畫作是建築意念的無限延伸

建築是活在空氣中的藝術品

當都市推手塞爾特碰到詩夢畫家米羅

《米羅與塞爾特》

 

 

→序文
米羅與塞爾特:地中海的神話

……塞爾特和米羅的創作生涯開始於1920年代,在這一段期間內他們也切身參與了西班牙的命運。他們消除一般人對地中海落後的印象,其作品融合了深植於家鄉加泰隆尼亞的傳統以及巴塞隆納在新世紀之初所展現的文化環境,開啟了以他們為代表的現代主義。儘管二人均是當時歐洲的先鋒主義運動(Vanguardist Movements)的活躍分子,卻一直保持著個人獨有的特徵。而二人也與他們在伊比利半島地中海沿岸所學習的事物一直緊密相連:米羅深深眷戀著大塔拉甘那(Camp de Tarragona)地區,他表示那裡是他的創作萌芽的地方;而塞爾特則特別鍾情於巴利阿里群島(Balearic Islands)和加泰隆尼亞海岸的典型建築與其在建築上極為聰明的特殊方法,例如中央天井和加泰隆尼亞拱門。

……塞爾特和米羅是親密的朋友,他們有共同的興趣和關注,並不只是因為他們生於同一時代而且成長在同一城市中,更因為他們有類似的生活經歷‧二人均對簡單性極為關注,更執迷於事物本質的探究,但也深爲人類所吸引。然而,儘管他們的藝術成就在形式上因不同的專業而有所不同(繪畫與建築),但是他們作品的相通之處卻非常明顯。最能證明二人相似處的應是他們曾合作完成的創作:位於馬略卡島(Majorca)帕爾馬的米羅畫室以及巴塞隆納的米羅基金會美術館。人們可以感覺到米羅的作品安逸閒適的生活在塞爾特設計的建築空間中。

要接近兩位藝術家的共通世界,必須經由藝術創作的元素:平衡、空間、光線、色彩以及流行藝術,而對地中海─他們二人最基本的聯繫─的認識,也是不可或缺的。除此之外,他們對簡單的熱情、對故土的熱愛、對日常生活的實體持著驚奇的態度以及純化自然的熱愛,也是了解米羅與塞爾特的途徑。

 

→目次
都市推手:霍塞普‧路易士‧塞爾特
美國現代主義建築運動的倡導者
重現萬國博覽會風華─西班牙共和國展廳
夢想成真的天堂─霍安‧米羅的畫室
藏寶的地方─邁特基金會
哈佛大學校園生活特區─皮博迪•特拉斯宿舍樓
校園建築秩序的重整─波士頓大學
流放地的新面貌─馬提內海角別墅
步步高昇—科學中心
走進米羅的世界—霍安•米羅基金會

藝術與建築:米羅與塞爾特
協調的世界—建築、繪畫、以及環境中的平衡
空間的處理—建築規劃和繪畫空間
南方的光線—陽光的作用
純粹的色彩—調節空間,瞭解生命
民間藝術的影響—向手工藝學習

詩夢畫家:霍安‧米羅
「米羅」就是一種藝術
人與天地的神奇關係—《農莊》
故鄉的氣息—《酒瓶》
拼貼,創造—《繪畫1933》
不安之外的巨大能量—《上樓梯的裸體》
飛出畫布—《晨星》
精煉的繪畫語言—《夢想逃走的女人》
生命的暴力終結—《被定死罪的人的希望I,II,III》
破壞!創造!—《頭》

→好文欣賞

〈協調的世界—建築、繪畫、以及環境中的平衡〉
農地上的農夫與其土地的平衡關係讓米羅非常著迷,超現實主義者的圈子裡有這樣一個說法,認為米羅之所以總要回到蒙特羅伊(Mont-roig),是因為他與那片土地之間密不可分的關係,就與農夫的情形一樣。塞爾特在他的都市規劃中,設法於所有相關元素中創造協調,使房屋、交通、自然與人,都處於平衡的狀態之中。

莫德斯特‧烏爾赫伊是米羅巴塞隆納的羅塔耶美術學院(Llotja Fine Art School)時期非常尊敬的老師,他以浪漫主義式風景構圖為名。在他的作品中總有一條明亮的線條把天空與大地分隔開來。烏爾赫伊的教導雖與前衛主義藝術相差甚遠,但烏爾赫伊作品中樸素構圖的平衡感一直是米羅自學生時代起就非常欣賞的。

米羅所有的作品中,也總是表現出平衡的感覺。在《農莊》中,我們所見的是人類正處於一個和諧的世界中。面對米羅晚期的作品,不少評論家發現它們表達出既未曾遺失,也不存在的感覺。由極少的元素構成的作品上更是極度的平衡。這種和諧狀態來自於高度精細的構圖技巧,一切都事先計畫過,經由大量的筆記和觀察與嘗試不同的靜物畫和草圖研究後完成的。

塞爾特在哈佛大學城市規劃系教學時,曾講授過元素平衡的概念,亦即新建物與城市其餘部份的關係。當時美國尚無精心規劃都市的思想,在這方面既缺乏相關法令的訂定,又沒有形成具歷史性的市中心,因而導致郊區無限制的發展。從塞爾特在拉丁美洲的建築設計案中,才顯現出人們開始對都市發展的設計和規劃投以關切。事實上,他是最早認為於干預一座城市的規劃之前,必須先深入研究其現實狀況的都市計劃專家之一,而1955至1958年間,他爲古巴哈瓦那所做的試驗計畫就是按照他的想法完成的。

塞爾特總是關注於建立所謂「平衡建築」的原則,不僅影響人類與大自然,更是與社會及文化相關的平衡關係。做為一名建築師,多年來塞爾特一直試圖建立一種勞力工作者也能獲得的住宅類型,例如巴塞隆納的卡薩大樓。塞爾特的企圖使他的建築物與其環境以及未來即將遷入的居住者之間產生平衡的關係。也因此使塞爾特成為最早以平衡思想來看待程式的建築師之一。在他的著作《我們的城市能存活嗎?》一書中,他曾經仔細探討平衡的概念。如今,平衡的思考在長期的都市規畫領域中已成為最廣受討論的議題之一。

在手工藝品即將被工業化產品所取代的時期,不管是米羅─因家庭出身的影響,或是塞爾特,都深受民間手工藝的吸引。兩位藝術家都從手工藝品察覺了人類與自然之間的平衡。精確而言,因為手工藝品的產生是因為它是人類生活必需品的一個例子,從自然所提供的材料而製成的,幾乎未經任何加工處理,更不多餘(多餘是米羅和塞爾特二人都厭惡的)。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