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朗神父的智慧布朗神父的智慧
The Wisdom of Father Brown

【作者】:G. K. 切斯特頓
【譯者】:李廣成
【條碼】:9789861781396
【定價】:250元

穿著黑色牧師長袍,手中拿著長柄雨傘,行動遲緩、言語木訥。再離奇詭異的事件,只要這位布朗神父一來到,犯人的心理變化,馬上就會被他敏捷的觀察力一一捕捉,無所遁形。

布朗神父探案全集(全五冊)
【第二部】《布朗神父的智慧》
外表憨厚的布朗神父遇上「盜賊的天堂」、「測謊器的錯誤」、「紫色假髮」,
他將如何運用驚人的洞察力來解開謎題?

英國首相邱吉爾和恐怖大師希區考克最推崇的古典偵探小說
運用犯罪心理學推理案情的鼻祖,與福爾摩斯的物證推理派比肩而行

12則短篇故事,認識這號人物的超凡智慧,揭開另一場精采的探案之旅!

「盜賊的天堂」:銀行家家族和兩位保鏢一行隊伍在山中遇劫,只有矮子神父察覺事有蹊蹺,究竟這劫難背後隱藏何種陰謀呢?
「測謊器的錯誤」:誰是從監獄脫逃的犯人,測謊器能讀出犯罪者的心嗎?布朗神父拆招說道:再精準的儀器仍是不精準的儀器――人在操控!
「紫色假髮」:艾爾斯家族鬼怪耳朵的恐怖傳聞,迴盪在布朗神父造訪的鄉間酒館,他將如何看穿紫色假髮底下最大的秘密?

【作者簡介】

G. K. 切斯特頓(Gilbert Keith Chesterton, 1874 - 1936)
      出生於英國倫敦西區的肯辛頓,切斯特頓原先對插畫極有興趣,但在1900年左右,受邀為一些雜誌撰寫藝術評論後,就此激發了他對寫作的熱情,成為極為多產的作家,包括各類專著、散文集、小說和戲劇。他文筆幽默詼諧,處處顯現機峰,兼顧理性與感性面,用矛盾手法來探討各種主題,且涉獵範圍極廣,舉凡世界情勢、政府、政治、經濟、哲學、神學無一不包。
尤其他所創造出的著名推理人物「布朗神父」,更是首開以犯罪心理學方式推理案情之先河,與福爾摩斯注重物證推理的派別分庭抗禮,至今仍為全球讀者所喜愛。

【譯者簡介】
李廣成
     1949年畢業於北京師範大學英語系,現為退休的英語教授。曾任教於北京大學、北京師範大學、北京旅遊學院。譯有:《文藝學引論》、《文學概論》、《福爾摩斯探案全集》(合譯)、《福爾摩斯四大奇案》(合譯),曾經參與多部英語辭典的翻譯,以及多篇短篇文論和文藝作品。

目錄】
1. 格拉斯先生失蹤
2. 盜賊的天堂
3. 赫什博士的决鬥
4. 走廊中的人
5. 測謊器的錯誤
6. 凱撒的頭像
7. 紫色假髮
8. 潘卓剛一家的死亡
9. 鑼聲的威力
10. 格瑞上校的沙拉
11. 布爾諾的奇怪罪行
12. 布朗神父的童話

【精采內容摘錄】
第七篇 紫色假髮
     「我知道記者的通常寫法是把故事的結局放在開頭,作為標題。報刊文章多半這樣寫:對從來不知道有過一位瓊斯爵士的人們說『瓊斯爵士逝世了』。我這個記者認為以上的做法及其他的報刊文章的通常寫法並不好,我認為《改革者日報》應當樹立好的榜樣。我還以為講述任何事情,都要按照發生的順序,一步一步地講。在這篇報導中,我要用有關人們的真實姓名,而且他們多數都會認證。至於標題或是轟動人的說法,我放在結尾。
     我走在一條公共小道上,這條小道穿過德文郡的一家私人果園,並且通到一家賣蘋果酒的酒館。我順著路走,一下子就到了這家酒館,這酒館又低矮又狹長,實際是由兩座糧倉和一間農舍拼凑而成。屋頂是草鋪的,草是灰褐色的,看似年代久遠。門前有一塊招牌,上面寫著『藍龍』。招牌下面有一張桌子,是在禁酒者和釀造者發生重大爭端之前,在酒店門前常見的那種農村長桌。這張桌子旁坐著三位紳士,他們古怪得像是百年以前的人。
     觀察了他們一陣子之後,就不難把這三個鬼怪給我的雜亂印象,梳出一些條理。最顯眼的是那個面對著我的高胖身影,顯眼是因為他著實魁梧,還因為他就坐在桌子中央。他穿著一身黑衣,面色紅潤,像患上中風的面色,光禿禿的頭頂,面容露出不悅。我不能準確地說出,除去他的白色牧師領是舊式的,以及前額有一道道的皺紋外,他身上有什麼使我覺得他是個老古董。
     坐在桌子右角的人給我的印象,倒較容易說清。老實說,這個人很一般,隨處都可看到這樣的人,深褐色的頭髮,鼻子短平而上翹,也穿著黑色牧師服,衣服還較合身。當我在他身旁的桌子上看到他的寬沿帽子時,我才明白,我為什麼把他也認為是老古董。他是一個羅馬天主教的神父。
     在桌子另一頭的第三個人,與其他兩人相比,似乎能把這個故事講得更清楚,儘管他身材瘦小,衣著也很不注意。他的四肢又瘦又細,穿著很緊的衣袖和褲腿,可以說是捆在身上。他臉形較長,臉色灰黃,鷹勾鼻,下顎瘦長,卡在他的領子和老人用的領飾中。他的頭髮(本來是深褐色的)顯出奇怪的黃褐色,而在黃色面容的襯托下更像是紫色。
     ………穿黑衣服的大個子頗有見識,嫺熟當地的往事;穿黑衣服的小個子雖然話不多,但他廣博的文化修養令我吃驚。我們幾個人談得十分融洽,但是第三個人,那個穿著緊身燈籠褲的老紳士,在我談到埃克斯莫公爵及其先人之前,顯現出頗為傲慢和疏遠的姿態。
我覺得這個話題令那兩人有些為難,卻成功地打開了第三個人緊閉的口。他說起話來有些矜持,帶著受過較高等教育的腔調,吸著教堂執事用的長菸斗,講了幾則嚇人的故事。很久以前,艾爾斯家族的一個成員如何吊死自己的父親,另外一個把妻子捆在馬車後拖拉過了全村,還有一個放火燒了滿是孩子的教堂等等。
     …………我對敘述者說:『你好像不很喜歡埃克斯莫這貴族之家。』
     他看了我一下,他的雙唇仍很端正,但是發白且咬緊,然後他故意地折斷他的長菸斗,又打破桌上的玻璃杯,並站起身來,全然一副怒氣沖沖的紳士模樣。
     他說道:『這兩位先生會告訴你,我應不應該喜歡這家人。往昔艾爾斯家族的災難給了本地人們太多痛苦,許許多多的人吃了苦。這兩位先生知道誰也沒有像我吃的苦那樣多,說著,他用腳跟碾碎了地上的一塊玻璃片,並在晚霞照耀下發出綠光的蘋果樹林中,大步走開了。
     我對另外兩人說:『他不是一般的老紳士,你們也許知道埃克斯莫家的人怎樣對待他吧?他是何許人也?』
     穿黑色衣服的大個子帶著受驚公牛般的蠻橫神氣,瞪眼看著我;他起初似乎還沒能理解我的問話。過一會兒他才說:『你知道他是誰嗎?』
     我又說了一遍我毫無所悉,接著又是一陣沉默。小個子神父眼睛仍直盯著桌子說:『他就是埃克斯莫公爵。』
     我還沒安下心來,這位神父又帶著能把事情理順的神氣,安詳地說:『這位是我的朋友,莫爾博士,公爵的圖書館員。我的名字是布朗。』
     我結結巴巴地問道:『如果他就是公爵本人,為什麼他會那樣地譴責已故的那些公爵?』
     這位名叫布朗的神父回答道:『他好像真的相信,已故的公爵在他身上留下了災難。』然後他又像漠不關心似的說:『這就是為什麼他要戴假髮。』
     過了好一會兒,我才明白神父的意思。『你是指那個古怪的耳朵的傳說?』『我當然聽說過,不過這肯定是迷信,大概是從殘害人的故事裡瞎編出來的。十六世紀時常常把罪犯的耳朵割掉。』
     矮個子神父沉吟道:『我以為情況不止於此。一個家族世世代代有某些生理上的畸形,例如一個耳朵比另一個大,這也是合乎自然規律的。』
大個子圖書館員用發紅的兩手撐住光禿的前額,大概是在想自己應該怎麼辦。他用低沉的聲音說:『你理解錯了。你要明白,我絕不會為他辯護,或相信他。他對我和別人都很專橫。你不要看見他隨隨便便地坐在這兒,便認為他不屬於惡劣貴族之列。他會把一英里以外的僕人叫回來給他搖一下離他一碼遠的鈴,同樣地,也會把一個三英里以外的僕人叫回來給他拿離他三碼的火柴盒。他有一個僕人幫他拿手杖,一個隨身僕人給他拿觀劇鏡……』
     布朗神父突然淡漠地說:『但是不要一個僕人給他刷衣服,因為這個僕人也會要刷他的假髮。』
     圖書館員扭頭看神父,似乎忘了有我在場。他非常激動,我以為是喝酒多了一點兒。圖書館員說:『布朗神父,你怎麼會知道,你說對了。他會讓千百個人幫他做這做那,只是在著裝時一個人也不能在場。他著裝時,永遠是獨自一人,像是沙漠中的孤獨者。要是有人靠近他的更衣間,不管是誰一律被踢開。』
     …………『我敢說他有理由遮住他的耳朵,像國王邁達斯那樣,』神父又滿心歡喜地接著說,在當時情況下這似乎有些輕浮,『我完全理解用假髮遮住耳朵,比用銅片或皮子要好。但是他既然用了頭髮,為什麼不弄得和真的頭髮一樣?世界上從來沒有這種顔色的頭髮。這種顔色很像從森林中透射出來的落日雲彩。如果他真的以此為恥,何以不將這個家族的畸形掩藏得更妥當些呢?我告訴你吧,那是因為他並不以此為醜,反而以此為榮。』
     我說:『他引以為榮的假髮是很難看的,那個故事聽來也不好。』
     那個不尋常的矮個子說:『請你考慮一下,你對於這種事是怎樣看待的。我並不是說,你的看法比一般人更世故、陰暗,是否你模模糊糊地覺得,一個舊世家真有什麼禍殃反倒是一件好事?如果常常發生恐怖事件的葛拉米斯家族有人當你是他們的朋友,或者拜倫家族有人信任你,把他們邪惡的冒險活動告訴你,你覺得是羞恥呢,還是驕傲呢?貴族的心理與我們一樣軟弱,我們對於他們也不必太苛刻,他們把自己的遺憾之事也當作是高貴的。』
     我大聲說:『是的,你說得很對。我母親的家族裡有過一個女鬼。現在我覺得,這女鬼在我心情沮喪的時候,給了我很大的安慰。』
     神父又接著說:『你想一想,你一提到公爵的祖先時,從他的薄唇裡透露出來的盡是謀殺。他向每個陌生人講那麼多恐怖故事,他不是以此為榮,又是為什麼?他不遮掩他的假髮,不遮掩自己的血統,不遮掩他家族的禍殃,不遮掩家族的罪惡……但是……』
     神父的語調突然變了,突然合上雙手,他的眼睛突然變得更圓更亮,像是貓頭鷹的眼。
     他最後說:『他確實是遮掩了他的化妝。』
     神父的這些話,使我為之一驚,正在這時,公爵默默地出現在閃爍的樹叢中,他輕緩地邁著步伐,頭上戴著落日輝映的假髮,同他的圖書館員從牆角走來。在他走近之前,布朗神父又安詳地說道:『為什麼他能用紫色假髮遮掩他祕密事蹟?因為這個祕密不是我們想像的那個。』……………………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