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朗神父的懷疑布朗神父的懷疑
The Incredulity of Father Brown

【作者】:G. K. 切斯特頓
【譯者】:李廣成
【條碼】:9789861781402
【定價】:250元

穿著黑色牧師長袍,手中拿著長柄雨傘,行動遲緩、言語木訥。再離奇詭異的事件,只要這位布朗神父一來到,犯人的心理變化,馬上就會被他敏捷的觀察力一一捕捉,無所遁形。

布朗神父探案全集(全五冊)
【第三部】《布朗神父的懷疑》
踏上美洲大陸的布朗神父遇上「死而復活」、「金十字架的詛咒」、「有翅膀的匕首」,
他將如何發揮異想天開的頭腦來破除疑點? 

英國首相邱吉爾和恐怖大師希區考克最推崇的古典偵探小說
運用犯罪心理學推理案情的鼻祖,與福爾摩斯的物證推理派比肩而行

12則短篇故事,認識這號人物的超凡智慧,揭開另一場精采的探案之旅!
「布朗神父復活」:布朗神父竟然死而復生?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裡頭又隱藏著什麼陰謀,連布朗神父都身陷其中!
「金十字架的詛咒」:教堂地下的墳墓有件神祕的金十字架,帶有可怕的詛咒,布朗神父一行人將會遭遇到何種難題,他該如何破解十字架上的詛咒?
「有翅膀的匕首」:艾瑪家族的三個兒子一個接一個的死去,凶手竟會使用巫術操縱有翅膀的匕首行凶?請看布朗神父如何解決這件詭異的事件。

【作者簡介】
G. K. 切斯特頓(Gilbert Keith Chesterton, 1874 - 1936)
      出生於英國倫敦西區的肯辛頓,切斯特頓原先對插畫極有興趣,但在1900年左右,受邀為一些雜誌撰寫藝術評論後,就此激發了他對寫作的熱情,成為極為多產的作家,包括各類專著、散文集、小說和戲劇。他文筆幽默詼諧,處處顯現機峰,兼顧理性與感性面,用矛盾手法來探討各種主題,且涉獵範圍極廣,舉凡世界情勢、政府、政治、經濟、哲學、神學無一不包。
     尤其他所創造出的著名推理人物「布朗神父」,更是首開以犯罪心理學方式推理案情之先河,與福爾摩斯注重物證推理的派別分庭抗禮,至今仍為全球讀者所喜愛。

【譯者簡介】
李廣成
     1949年畢業於北京師範大學英語系,現為退休的英語教授。曾任教於北京大學、北京師範大學、北京旅遊學院。譯有:《文藝學引論》、《文學概論》、《福爾摩斯探案全集》(合譯)、《福爾摩斯四大奇案》(合譯),曾經參與多部英語辭典的翻譯,以及多篇短篇文論和文藝作品。

目錄】
1. 布朗神父復活
2. 來自天空的箭
3. 獵犬的預言
4. 新月市的奇蹟
5. 金十字架的詛咒
6. 有翅膀的匕首
7. 達爾納威家的厄運
8. 吉迪恩.懷斯的鬼魂

【精采內容摘錄】
摘錄自:第一章 布朗神父復活

      瑞斯以自己也不能理解的興趣看著。他不知道神父要往哪兒去,做什麼,在這個穿黑袍的矮子走去之後,他還長時間地凝視著月光照亮的大街。然後他又看到令自己更迷惑的事。有兩個人在月光下邁著舞臺步經過他的窗前。凝重的藍色月光照在酒商艾克斯坦頭上直豎的濃厚頭髮上,照出了幽靈的光環。月光還照出一個較高的黑色人影,頭部是鷹鼻式的側影,戴著極舊的高頂黑帽,這帽子使整個輪廓更顯得奇怪,像是影戲中的一個人形。瑞斯怪月光讓自己引起一些幻想。他第二次再看的時候,他看出來了這個人是有著西班牙式黑色連鬢鬍、高額頭的考爾德倫醫生,是鎮上受人尊敬的醫務人員,在他給門多薩看病的時候遇見過。這兩個人低聲說話和張望大街的樣子令瑞斯感到有些不同尋常。他稍微考慮一下便跳出了矮窗臺,沒有戴帽子來到街上跟蹤這兩個人。他看見這兩個人在黑暗的拱門處消失,隨後一會兒遠處傳來可怕的喊叫聲,又高又尖,讓瑞斯尤其震驚的是,喊聲用他聽不懂的語言說了一些什麼。
      緊接著傳來忙亂的腳步聲、喊叫聲、混雜憤怒和悲哀的吼聲,這吼聲震撼著那兒的角樓和高大的棕櫚樹。人群中出現一陣騷動,像是從出入口處往裡衝來。黑暗拱門那兒響亮地傳來一陣喊聲,這次瑞斯聽清楚了。這喊聲是悲慘的命運之聲,有人在出入口處大喊:
      「布朗神父死了!」
      他不知道自己心中的哪一根支柱倒了,或者說他失去了自己一直依靠的東西。他還是跑向出入口。正好遇見記者史奈斯,從黑暗的入口處走出來,臉色非常蒼白,神經質地扳著手指發出劈啪聲。
      史奈斯帶著近乎崇敬的心情說:「他死了,是真的。醫生檢查過了,沒有希望了。有一個該死的西班牙人,在神父走過出入口時,用棍子打了他。不知道動機為何。這實在是這裡的重大損失。」
      瑞斯沒有答話,也無法說出話來,繼續急忙走向拱門以外的現場。一個身材不高的黑衣人倒在滿是大石塊的荒地上,地上到處是一叢叢的綠色荊棘。有一大群人被擋在周圍,前面有個高大身影用手勢指點著。許多人隨著他的手勢移動,擺來動去,好像他是魔術師似的。
      阿瓦雷斯是個專政者也是煽動家。他身材很高,搖搖晃晃,穿著總是顯得頗炫耀。在這種場合下,他穿著綠色的軍禮服,上面繡滿銀色的蛇,脖子上掛著一枚紀念章,紀念章別在鮮豔的紫色絲帶上。他的短捲髮已經灰白,襯托出其金黃色的面龐,臉上像是戴著金製的面具,他的朋友稱之為橄欖色,他的敵人稱之為八分之一的黑色血統。他的面龐常表露出權威和幽默的神色,現在適當地顯出莊嚴和憂傷。他解釋說,他一直在咖啡店等待布朗神父,聽見沙沙作響和跌倒的聲音,出來一看,發現了躺在石板上的屍體。
      他驕傲地向四周看著說:「我知道你們在想什麼。你們害怕我,我替你們說出來。我是個無神論者,有人不信我的話,我沒有可以呼籲的上帝。我是以一個戰士和人的根本榮譽向你們說,我沒有參與這件事。如果我抓到幹這件事的人,我會很高興地把他們吊死在那棵樹上。」
      老門多薩嚴肅地直立在這位倒下的主教助理的屍體旁說:「聽你這樣說我們當然很高興,這個打擊對我們而言太可怕了,目前還說不出我們的感覺。我建議把我的朋友的屍體移開,讓來的人散開,這樣做更合適。」他又對醫生嚴肅地說:「不幸的是他死了,這毫無疑問。」

創作者介紹

好讀出版部落格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