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服》

勸服
Persuasion

【作者】:珍‧奧斯汀 Jane Austen
【譯者】:簡伊婕
【條碼】:9789861781419
【定價】:250元

‧ 評價更勝《理性與感性》的愛情小說
‧ BBC2007年新影片《勸服》原著

一段因被勸服而放棄的舊情,
一段因忠於自我而獲得的真愛,
迂迴的女性心路肯定值得再三回味!!

     年屆不惑的才女珍.奧斯汀,以創新的筆法與不同以往作品的成熟角度,描繪出一段曲折多磨的成人愛情。


     身為從男爵千金,安在十九歲時與青年海軍軍官溫特伍相戀,私訂婚約。但卻因男方家無恆產且地位卑微,這段純樸的姻緣,便在父親沃特爵士和她最信任的教母羅素夫人勸說反對下告終。

     八年過去了,已晉身海軍上校、頗有一番積蓄的溫特伍重回故地。因緣際會之下,安與昔日戀人再度重逢。以眼神猜心的一場捉迷藏自此上演,兩人該如何化解昔日的情怨、擺脫旁人的意見牽絆,以彼此真心相對…

【作者簡介】 
     珍‧奧斯汀(Jane Austen, 1775―1817)
     珍‧奧斯汀出生於英國鄉村裡的一個牧師家庭中,她從來沒有受過正規的教育,可是卻是英國文學史上公認的才女。
     珍於17歲開始進行寫作,不過直到36歲她的第一部小說《理性與感性》才問世,而且她的作品大多是以匿名方式發表,唯有《諾桑覺寺》和《勸服》兩部小說是以真名發表。此外,珍還有《愛瑪》、《曼斯菲爾德莊園》等作品留世,並深受大眾所喜愛。

【譯者簡介】
     簡伊婕
     輔大大傳系畢業。喜歡語言、文字、圖像,喜歡翻譯、撰稿、編輯,希望能在出版業安身立命一輩子。目前為自由文字工作者。

【精采內容精選】
     摘錄自《勸服》第七章
     她的妹夫和妹妹回來之後,對於他們的新朋友和晚宴聚會,無不顯得滿意。聚會中,音樂、歌唱、聊天、笑聲無一不缺,一切是那麼令人感到愉快。溫特伍上校舉止大方,不害羞也不拘謹,他們似乎一見如故地相處熱絡。第二天早上,他要跟查爾斯一起去打獵。他會先來用早餐,本來提議請他到別墅來,但主宅那邊卻堅持要他過去用餐,再加上因為別墅這邊孩子身體不適,他也唯恐太叨擾別墅的女主人。因此,他們也不知為何,最後決定由查爾斯前往主宅,和他碰面一起吃早餐。
     安明白了,他想避免見面。安聽說,他在聚會中曾淡淡地問候她,就像對一個稍有認識的舊識那樣。他似乎想藉此承認他認識安,就像安之前也曾表示自己認識他那樣。兩人分別這麼做的動機,當然是希望日後相見時,可避免尷尬地不被當作是需要引見的陌生人。
別墅的早晨作息,向來開始得比主宅晚,但這天早晨則更遲。當瑪麗與安才正準備吃早餐,查爾斯卻已從主宅回來,說他們就要出發,他是回來帶獵犬的;兩個妹妹也將隨溫特伍上校一同過來,兩位小姐要來探望瑪麗和孩子,溫特伍上校則說若方便的話,也希望來拜訪瑪麗幾分鐘。當查爾斯告訴他,孩子復原情況很好,直接拜訪很方便,但溫特伍上校仍希望查爾斯先行回來給予通知。
     對於溫特伍上校的關心,瑪麗開心極了,愉快地準備接待他。安則千頭萬緒,唯一的安慰是,這次會面將很快結束。會面的確結束得很快。就在查爾斯通報後的兩分鐘,他們就到了,並在客廳等候。安與溫特伍上校的眼神幾乎相會,男的鞠躬,女的屈膝,行禮如儀。安聽見他的聲音,他正和瑪麗說話,字字句句適切合宜;他也和兩位瑪斯格羅夫小姐說話,是十分輕鬆爽朗的對話。一時間,房子充塞著人影與歡語,但幾分鐘內即戛然而止。查爾斯人已在窗外,訪客再次鞠躬行禮後隨即一同離去;兩位瑪斯格羅夫小姐也離開了,因為她們突然決定步行送兩位狩獵者到村口。房子頓時清空,安可以安心吃早餐了。
     「一切都過了、一切都過了,」安在神經緊繃之中,仍充滿感激地一直、一直對自己說:「最糟的情況已經過去了。」
     瑪麗在說話,安卻聽而不聞。她見到他了,他們相見了,他們又再次地共處一室!
     但安隨即試著說服自己要以平常心面對。自從當年她放棄了一切,八年了,近八年的歲月涓涓而逝。在時間力量的淘洗下,一切心緒早已被放逐到最遠、最幽微處,如今若再要騷動起來,豈不太可笑了?八年裡什麼事都可能發生,各種各樣的事件、變化、讓與、搬遷……,這些全都必須包含在其中,對了,還有「遺忘過去」這一項也要加進去,如此自然,如此真切!八年,幾乎是她人生的三分之一光景呀!
     啊,再怎麼說服自己也無用。她發現,對一份充滿執著的感情而言,八年並不算什麼。
     
那麼,他的心情又該怎麼解讀呢?他是真的想避開她嗎?下一刻,安又因為自問了這個傻問題,而痛恨起自己來。
     但安還想問另一個問題,任她再有智慧也無法絕斷這樣的念頭。這問題的答案很快就揭曉了。後來,當兩位瑪斯格羅夫小姐折回別墅,好好探訪別墅這邊後,瑪麗便很主動地告訴安這個訊息︰
     「安,溫特伍上校雖然對我問候備至,卻對妳表現得很冷淡。稍早,當他們離開別墅後,亨麗耶塔曾問他對妳的看法如何,他說,妳變得太多,以至於他都快認不出妳了。」
     瑪麗一向不懂得尊重、照顧姐姐的心情;這番話刺痛了安,她卻渾然不覺。
     「變得快讓他認不出了!」聽到他對自己的看法與評價,安默默帶著深沉的羞辱,徹底屈服了。但,這的確是事實啊,而且想反擊也無從報復起,因為他完全沒變,即使變了,也只是變得更好看。安早已坦然面對自己容貌的改變,除此之外她又能怎麼想,他愛怎麼看待、怎麼評價就隨他吧!然而,他竟絲毫未變。光陰摧折了安的青春美麗,卻不減他好看的外貌,甚至益發燦然出眾、有男子氣概、神態自若。他依然是當年那個腓德烈克‧溫特伍。
     「變得快讓他認不出了!」這句話一直在她腦海盤旋不去。但她很快轉念,反倒高興聽見這話。這可以使她變得清醒,平息她騷動的心緒,將心情沉澱下來,她也就能夠變得更快樂一些。
     腓德烈克‧溫特伍的確說了這樣或類似的話,但絕沒想到話會傳到安的耳裡。他看見安的容貌竟變得如此憔悴,才會在第一時間感嘆地脫口而出。他一直不曾原諒安‧艾略特。當年,她羞辱、拋棄他,使他失望至極;更糟的是,這麼做無異展現了她性格上的懦弱,這絕非個性果決堅定的他所能忍受的。她因聽從別人的話而拋棄了他;她,屈服於旁人的強力說服,臣服於自己性格上的懦弱與膽怯。
     他曾經那麼愛慕她,而且後來再也不曾遇到能與她相媲美的女性;即使如此,他仍克服了人性中好奇心的作祟,絕不願再見到她。在他心中,她的魅力已永遠消失了。
     現在的他,目標是結婚。他已變得富有,且調任到陸地上,一旦遇上適合的對象就會定下來。事實上,他正在四處張望,並盡可能帶著清楚的頭腦、敏覺的審美觀,全速讓自己愛上某人。他對兩位瑪斯格羅夫小姐都有情意,若任何一位能擄獲他的心,他也會完全獻上自己的。所謂情意,簡而言之,就是任何讓他有好感的年輕女性出現在眼前,他都很樂意奉上自己的情意;但是安‧艾略特除外。
     溫特伍上校的姐姐猜測著他目前的情感動向,除了安‧艾略特遭他祕而不宣地排除在外,他如此率爾地回答:
     「是的,我來了,蘇菲亞。我已經準備好締結一門可笑的婚姻。任何十五至三十歲的女性,只要願意,誰都可以嫁給我。有點姿色、多點笑容、對海軍稍有傾慕的女性,就能讓我拜倒;做為一名海員,我一向缺乏和女性交往的機會,本來就沒有什麼權利挑剔,一旦遇上具備這些條件的對象,豈不足夠?」
     他姐姐知道,弟弟嘴上這麼說,是故意希望遭到反駁。他那雙明亮有神、自傲不群的眼睛,就是他對結婚對象必然挑剔的最好證明。但當他以較為正經的口吻形容心中理想對象的條件時,腦海裡依然存放著安‧艾略特的身影,而「心志堅定、舉止溫和」這項擇偶條件,則是他從頭到尾一再強調的。
     「這就是我想要的女性。」他說:「稍微遜色我還可以接受,卻不能差得太多。我是傻子嗎,我真的是個傻子,關於這個問題我想得可比一般男性都多。」


珍.奧斯汀精選藏書:
《傲慢與偏見》:最愛小說票選中永遠高居榜首的愛情經典
《理性與感性》:珍.奧斯汀最峰迴路轉的作品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九
  • 持續支持珍奧斯汀系列~
    請務必要將所有作品出完~
    支持好讀版本^^~
  • 謝謝九的支持,我們會繼續加油!!

    好讀出版 於 2010/06/22 13:3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