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讀者你們好呀,這麼久沒跟各位見面
重出江湖的感覺真好啊!
至於毒總我,身處滾滾出版潮流裡
的確有點喘不過氣來了呢!



自然過了兩年半的現在,毒總去了哪裡呢?

我相信大多數讀者應該沒什麼太大興趣知道,既然這樣我就略過不談了(剛好避免了沒人關心的尷尬),不過,在這兩年半裡,好讀到底出了哪些書呢?嗯,讓我捻指算算,我們做了很多改版書,因為很多書缺的只是新封面、新排版,我們也做了一些新嘗試,例如「一本就懂」圖解系列以及帶大家用另一個角度讀經典的「名家私塾系列」,還有一些舊計畫,緩慢而奮力的抵達目標了,例如做了快兩三年的《西遊記》和《水滸傳》,並且持續經營原有書系,例如出版世界經典小說「珍‧奧斯汀系列」、「布朗神父探案系列」,接下來還有白朗特三姊妹的代表作,以及許多人童年時的偶像亞森‧羅蘋冒險小說,光想到都會讓人興奮的發抖哪!

當然這兩年半以來,毒總有沒有接到讀者的來信詢問呢?嗯讓我算算,如果扣掉五十個問有沒有工作機會,二十個想當編者譯者,無數個投稿作者的來信,好像真的沒有耶,喔當然讀者回函卡上偶爾也會有一些讀者的回應,例如說:「喂你們這本書錯字很多,要不要臉啊?」(前人之錯,概括承受,嗚嗚)幸好沒人指名道姓問毒總要不要臉,毒總雖然很毒但其實是個臉皮薄如面紙的傢伙,大家最好不要寫這麼重口味的信來,拜託拜託。

因為沒有人提出問題,那我就自問自答吧(反正又不是沒做過),這次的題目是「為什麼出版社需要行銷企畫?」

話說毒總剛入出版這個行業時,還只是個沒用的小編輯,那時的出版社事務,說實在的比現在簡單多了,至少編輯不需要考慮什麼市場問題,(那時有個雜誌界的前輩曾說,有一半的讀者叫你往東,一半的讀者叫你往西,你往北往南去就好了)也就是說,我們雖然偶爾會想到世界上還有讀者這件事,但在我們純潔柔軟的心靈裡,讀者應該可以跟編輯的天線接在一起,我們要教育讀者,而不是被讀者牽著鼻子跑,因為擁有這樣的驕傲,所以剛入行的毒總也曾是個做著夢流著口水、啥事也不懂的天真小編,偶爾做到暢銷書作家的書,也無法感受到「錢嘩啦嘩啦滾進來」的貼身感受,因為書送印後直到印製完成,只要沒發生什麼大狀況,後面就不干小編的事了,宣傳?那是什麼?行銷?那又是什麼啊?

隨著台灣出版社的增加,通路種類又此起彼落後,往日那種「生孩子出來就放他自生自滅」的狀態終告結束,比較先知先覺的出版社察覺到宣傳對書籍的加分效果,之前台灣也沒這麼多媒體,所謂宣傳,不過是寄書給平面媒體,期待他們大發慈悲選上你家的書介紹,或有私交者,則搶先一步先行曝光,但無論如何,若非名人、明星,不是醜聞緋聞或粉絲新聞,一般作者想要搭上宣傳的順風車,簡直是天方夜譚,若有幸被拍成電影,則謝天謝地興奮不已,有時出版社甚至沒發現自家的書搭上電影這個重金宣傳的載體,後知後覺的結果是書本痛失曝光機會,書店也不見得有那閒工夫幫你搭線,這樣被動的年代裡,出版社能做的宣傳,只有雙手合十祈禱能上開卷讀書人版面,但你若不投報社編輯之愛,也就一點力也使不出,只能徒呼負負。

從網路興起後,通路面貌改變了,出版社宣傳的媒介也活潑興起,幾乎沒有哪家出版社沒有自己的部落格或網站,也沒有哪家出版社的新書資料竟然找不到網路消息,大家競相出版同類型的書籍,也拼風格近似的封面設計,行銷手法更是一家烤肉香、萬家都想鑽研烤肉醬,這時代比的不只是書好料多價格低,而是很潮有話題能炒作,但你真以為那些佔據通路最好位置的書便是你想買的那種書裡最佳選擇?錯錯錯,毒總雖然很毒,也不願意故意貶低同業的智慧,但說實在話,能夠強烈、奮力、激情、熱切、迷人、聰明的推銷你家的書,哪個通路會不愛?比起不願意(或沒辦法)推銷自家孩子優點的父母,我們是不是會受到多數熱情促銷子女的父母影響?假使你拼了命的,像水準書局老闆那樣以碎碎念推銷書是一計,如許多以行銷著稱的出版社,以華麗的手法大規模包山包海,又是低價促銷,又是通路全吞,又有豪華贈品,又是暢銷作家,又狂上媒體宣傳也是一計,試問誰不買帳?誰能不買帳?

所以,這個時代誰能不擁有行銷企畫?毒總常覺得其實每個人都需要一個行銷企畫,那麼,以賣書為生的出版社當然更不能置身事外。

接下來當然要再度宣傳一下敝社進行的徵人活動,當然目前是收到了不少有為青年投寄履歷過來,有些人的確感覺不壞,但毒總是個相當機車又挑剔的傢伙,總覺得目前投履歷來的朋友們,並不瞭解好讀是個什麼樣的出版社呀!假使你不瞭解,就很難燃起熱情,若無熱情,就會變成例行公事,而敝社人這麼少,萬一多一個例行公事員,可糟糕了啊!

做一場羅蘋大夢
從童年到成年,羅蘋夢一直都在

◆東方出版社出版的兒童版,其實譯寫自南洋一郎的版本,連封面也照樣搬來用。

民國五十四年,當東方出版社推出一系列黃皮繪圖封面的「亞森‧羅蘋系列」時,羅蘋這一號人物,突然像平地一聲雷,轟翻了所有兒童讀者的心思,雖然在那之前,義賊如台灣民間人物廖添丁、英國傳說人物羅賓漢等並不少見,但揉合偵探、盜賊、冒險家、詐欺犯、變裝高手於一身的羅蘋,以帥氣瀟灑的姿態翩翩降臨當時民風純樸的孩童心上,他帶來的神秘氣息與出奇智慧,以及讓人忍不住嘴角揚起的狡獪幽默,還有詭譎離奇的冒險遭遇,時而輕盈、時而緊繃、時而驚心動魄、時而出人意表,在平淡無奇的童年生活裡,像是背著光圈,讓人心生嚮往之情,彷彿可以藉著那些活潑懸疑的故事,稍稍接觸從未想像過的世界、那樣衣香鬢影的巴黎上流社會,要說那時的小孩們,是以亞森‧羅蘋的故事開始認識法國這個國家的,恐怕也不為過。

彼時東方出版社並未出齊所有羅蘋的故事,更久之後,當年的孩子們才會知道自己那時迷戀的怪盜紳士羅蘋故事,並不是法文原版翻譯,而是譯自日本Poplar社(ポプラ社)出版,由作家南洋一郎翻譯改寫而成的童書版,其中甚至有南洋一郎自編或其他法國作者寫的羅蘋故事,故事自然是精采萬分,但你嘗過了味道,怎能不渴求原汁原味的成人一品?

創造出羅蘋這個讓人愛之迷之角色的生父乃是法國作家莫里斯‧盧布朗,盧布朗原來寫的並非摻雜冒險色彩的娛樂小說,而是以法國大作家福樓拜或莫泊桑為標竿,以純文學為個人寫作重心,那時正值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英國作家柯南‧道爾筆下的名偵探福爾摩斯探案,席捲了整個歐洲,但盧布朗沒把這類娛樂普羅大眾的小說看在眼裡,直到1905年,皮耶‧拉菲特創辦了一份名為《我全知道》(Je Sais Tout)的雜誌,為了吸引讀者,拉菲特情商好友盧布朗寫了一則短篇推理小說〈亞森‧羅蘋就捕〉,有人認為這個角色影射的是當時正接受審判的法國神偷亞歷山大‧約伯(或名馬利厄斯‧約伯),據稱馬利厄斯的幽默感與劫富濟貧的義行,就是羅蘋的原型。

那時心不甘情不願的盧布朗為了斬草除根,還故意安排羅蘋在故事結尾被捕,沒想到二十世紀初期貧富懸殊,困頓的老百姓對於攪亂上流社會又愚弄法國警方的羅蘋大有好感,這則短篇故事的成功,讓嘗試純文學創作卻無法出人頭地的盧布朗慢慢接受了現實,開始認真經營羅蘋系列,雖然在晚年,他也曾喟嘆自己只是羅蘋的影子,被這個風流瀟灑的怪盜拉著跑,但在他的創作生涯中,羅蘋終究成為不容忽視的要角,盧布朗的名字注定要跟羅蘋連在一起。

◆圖左是法國版之一的亞森‧羅蘋,圖右則是美國版羅蘋對上福爾摩斯,美國版這個封面設計得巧妙,你看得出究竟是SHERLOCK HOLMES還是HERLOCK SHOLMES嗎?

盧布朗雖然創造出這麼多離奇的故事,但不知是不服氣抑或想藉羅蘋損一下在羅蘋誕生前已經大獲人心、成為英國偵探代表人物的福爾摩斯,在第一個單行本最後一篇故事〈遲來的福爾摩斯〉裡,盧布朗創造了一位叫做福洛克‧夏爾摩斯(Herlock Sholmès)的英國名偵探,據說盧布朗原來寫的是夏洛克‧福爾摩斯,卻遭致柯南‧道爾嚴正抗議,因為盧布朗把這個福洛克寫成一個一板一眼的英國佬,不但在開場時就被魔高一丈的羅蘋給比了下去,後來在《怪盜與名偵探》這本書裡,又頻頻吃鱉,這讓福爾摩斯的作者與書迷情何以堪?即使到今天,仍有許多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要跳出來幫大偵探福爾摩斯澄清這回事,事實上,兩人既是虛構人物,又各自有不同作者,也就毫無同台較勁、公平競爭的可能,今天不管是柯南‧道爾或莫里斯‧盧布朗執筆,必有一方佔上風,讀者無需為此大動干戈,或許那正是盧布朗當初創造怪盜與名偵探對壘的原始動機,挑戰或消費既有品牌與名人,本來就是新品牌和新人造勢的手法,你越是氣憤、不悅,越是花篇幅釐清事實,反而幫後起之秀羅蘋做了宣傳。

雖然羅蘋早已過了百歲誕辰,但在法國,羅蘋受到的重視其實遠不及在貝克街執業的福爾摩斯,後人向經典致敬的著作也未如福爾摩斯眾多,難道羅蘋只是孩童等級的娛樂小說嗎?但我們看著羅蘋用聲東擊西、以假亂真的手法回敬吝嗇的鉅富,道德不及格、正義感卻滿點的行為,還有諸多讓人看了捧腹大笑的《法國迴聲報》報導,彷彿你童年時那個充滿朦朧魅力的神祕閱讀經驗又回來了,翻開書頁,從來沒老過的羅蘋就在這裡,就像那些急著想跟羅蘋致敬的角色:日本漫畫家Monkey Punch創造的漫畫人物,據稱是羅蘋孫子的魯邦三世(「魯邦」的確比「羅蘋」更接近法文讀音)、日本推理小說名家江戶川亂步筆下變幻莫測的怪人二十面相、武俠小說家古龍筆下風流倜儻、以盜竊為生的盜帥楚留香、甚至是卡通《名偵探柯南》裡出現的怪盜基德(柯南對決怪盜基德,嗅到較勁的味道了嗎?)或那些留著小鬍子,在片中努力模仿羅蘋的電影明星。他們都是變身的羅蘋,卻也都不是羅蘋。

唯有老老實實重來一遍,再讀許多遍那些看似陌生、骨子裡卻熟悉的敘述,亞森‧羅蘋才不會只是過氣的小說人物,打從他六歲偷了第一條項鍊開始,就注定要走上一條與人不同、又艱辛又瑰麗的路程,你打開書,也注定要墜入一場與眾不同、繁花似錦的閱讀大夢。

【後記】

最近重看福爾摩斯系列時,發現《最後致意》這本書裡〈不尋常的委託人〉一篇有這樣一段對話︰

「順便問一下,福爾摩斯先生,」他說,「你知道勒布倫嗎?那個法國偵探?」
「知道。」
「你知道他怎麼了嗎?」
「聽說他在蒙馬特區被流氓襲擊,成了跛子。」
「對極了,福爾摩斯先生。碰巧他在那一週之前調查過我。所以別那麼做,福爾摩斯先生……」


所以誰說柯南‧道爾沒有反擊呢?勒布倫(Le Brun)跟盧布朗(Leblanc)這個文字遊戲比盧布朗那個更不明顯,而且,道爾先生下手更狠,他直接打斷盧布朗勒布倫的腿,所以福爾摩斯迷別氣啦,你們家老大早就幫福爾摩斯報仇了。

還有,各位有志青年,好讀已經找到行銷企畫了,接下來請拭目以待新同事上場現身手吧!

亞森羅蘋封面300.jpg

創作者介紹

好讀出版部落格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阿薔
  • 總編果然重度熱愛著亞森羅蘋,重新出版,延伸童年夢想。(讚)
  • 毒總:那當然是的,不然進出版業所為何事?不就是偷渡自己的愛好嗎?(嗄誰說不是!)

    好讀出版 於 2010/07/27 18:47 回覆

  • 穆梅
  • 毒總的文字,說到了我這現在還是天真小編的心坎.
  • 喔現在還天真嗎?也很不錯,變得像毒總這麼世故就不好了XD

    好讀出版 於 2010/08/24 17:57 回覆

  • thx
  • 沒做這行業的.

    毒總好,看到你blog覺得心有戚戚,雖然不在出版業.不過求學時也是混在這產業,前幾年本來還非常有想自己開出版社(汗). 能不請毒總對出版業多談點想法 應該很有意思.

    另外像當初遠流 新浪漫小說經典. 這套系列當年(可能10年前) 是鎖定客戶再寄完整DM廣告方式,好毒這套要不要考慮?可以改發EDM..

    也許年輕時對出版業有很多想法,現在大了..卻沒辦法去實踐
  • thx,毒總對出版這行業可說沒想法而且滿腹都是抱怨啊(以上大誤),假使我有時間又不會被同業追殺的話,當然會盡可能的洩漏一些出版界的秘辛,說不定你看了之後,也會發現「原來出版業說穿了就是這樣啊……」(又大誤)

    至於羅蘋系列,我們會盡可能認真宣傳並找異業合作,不過DM或EDM老實說都已經氾濫了,連毒總這種熱愛看垃圾郵件寫些什麼鬼話的傢伙都受不了各式各樣葷的素的廣告信函攻擊,我們當然會盡量滿足想趕快得到最新出版消息的讀者,但也得讓人不起厭才行哪你說是吧?

    總之,還請多多留言交流。

    好讀出版 於 2010/09/07 15:1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