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七O後新銳歷史小說家、劇作家 吳蔚 

中國古代探案歷史小說首部曲 

一位才貌雙全的佳人,追求自我獨立的情況下,難免要與複雜的社會背景交織在一起,陷入複雜人事糾葛,歷史名女子的傳奇人生是如何演變的呢? 讓我們來還唐朝豪放女一個清白吧!

前情提要:
魚玄機取出酒令,說明遊戲規則,原來這酒令每一句都是唐詩,頗為雅致。眾人見她目光眉彩,奕奕動人,大多為其風姿神韻所傾倒,說是玩酒令,其實都在暗中品度美人。這一場歡宴,一直持續到凌晨五更天晨鼓響時才結束。不料,勝宅傭人忽來回報:「裴家娘子的嫁妝銀菩薩丟失了!」眾人均是一般心思,裴玄靜昨晚才到,偏偏銀菩薩於昨晚失竊,下手者必是內賊無疑……

卷二 夜宴VI

到得廊下,只見數株菊花如黃金般精光燦然,花瓣為正方形,整齊如裁減。裴玄靜道:「好奇特的菊花!」魚玄機道:「此花名為『黃金印』,是極難得的品種。不過最奇的是,此花只有在咸宜觀才能開出方形花瓣,一旦移植到他處,便如同普通菊花一般了。」裴玄靜道:「古語有云:『淮南為橘,淮北為枳。』可見地傑方得人靈,花草亦有靈性,想來它們也不願意屈就俗人俗物。」魚玄機笑道:「昨晚宴會上一見,便知娘子不是俗人。今日交談,正是如此。」

當下二人回到廳堂坐下。綠翹奉了菊花茶上來,聽說裴玄靜丟了財物,問道:「想來那失竊的銀菩薩是極貴重之物,為何娘子不見絲毫緊張?」裴玄靜歎道:「不瞞二位,那尊銀菩薩是昔日玄奘法師從印度帶回的法物,為家母的傳家之寶。在我手中丟失,也算是它的一劫。緊張又有何益,只能徒增自己和他人的煩惱。」魚玄機道:「娘子極有慧根,竟比我這個方內人還要看得開。」又笑道:「換作我,是務必要追究到底的。」裴玄靜只是微笑,並不作答。綠翹倒似極感興趣,詳細問過昨夜情形,沉吟道:「看來必是內賊作案。」魚玄機驚訝道:「你也是這樣想?」綠翹點頭道:「嗯。嫌疑最大的就是于闐王子尉遲鈞。」魚玄機大為驚訝,失聲道:「你怎麼會這樣想?」綠翹道:「王子殿下可是個識貨之人,比不得張直方那樣的糾糾武夫。適才娘子說過了,是尉遲鈞最先認出銀菩薩的不凡之處,又是他堅持要將銀菩薩代為收藏到自己的寶櫃裡,而一大櫃子寶物,偏偏只丟失了銀菩薩,他自己的東西一件未失。不是他還會是誰?然後他再來一招賊喊捉賊,便可以瞞天過海,騙過大家的眼睛了。」

裴玄靜道:「聽起來也有道理。不過據我觀察,尉遲王子為人熱情大方,可不像這樣的人。」魚玄機道:「應該不會是王子殿下。不然他不必特意交代人將銀菩薩收入他的寶櫃,任娘子放在行李中,不是更好下手麼?且不會惹人懷疑。」綠翹笑道:「還是鍊師說得有理。我只是胡說罷了。鍊師,我先去坊門口替你雇車。」魚玄機的心思還在失竊事件上,苦苦思索著什麼,也未理睬綠翹。綠翹一笑,自走了出去。裴玄靜勸道:「鍊師不必為此煩心……」魚玄機忽道:「我想到了!」裴玄靜道:「你知道誰是竊賊了?」魚玄機道:「誰是竊賊我還不知道。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銀菩薩現今應該還在勝宅內。」見裴玄靜睜大了眼睛,便解釋道:「宴會直到今天早上夜禁解除時才結束,不論下手的人是賓客還是勝宅府內的人,都不方便公然帶著銀菩薩離開,不然定會引起街卒和坊正的留意。走,我們再去勝宅看看。」裴玄靜道:「鍊師不是還有事要出門麼?」魚玄機道:「幫你尋回銀菩薩要緊。萬一遲了被人轉移了,可就麻煩了。」裴玄靜見她如此熱心,渾然不似清修之人,不由得十分感激。

二女趕回勝宅之時,勝宅已經有人把守,不許人隨便出入。原來萬年縣縣尉杜智帶人趕到,詳細問明案情後,跟魚玄機的推測一樣,認定是內賊所為,且贓物一定還在勝宅內。只是上上下下、仔仔細細地搜過一遍後,並沒有任何發現。尉遲鈞還不死心,與杜智商議,打算再尋一遍。杜智當此情形,只覺難堪,他有意避開昨晚勝宅的宴會,不料卻還是被迫來了這裡。

剛巧魚玄機陪同裴玄靜進來。裴玄靜聽說後,便道:「銀菩薩是家母心愛之物,於我意義重大。不過既然離奇失蹤,那也是命中註定該有此劫。各位不必再多費心。」又對李言道:「夫君,咱們這就回鄠縣罷,別讓親友們久候。」李言自不甘心,但也無計可施。尉遲鈞滿臉愧疚,歉然道:「實在是抱歉了。」裴玄靜笑道:「殿下不必內疚。我猜這銀菩薩多半是那飛天大盜所為。」她如此說,自然是不想令賓主難堪。尉遲鈞心如明鏡,低聲道:「銀菩薩失竊,理該不可能是飛天大盜所為,想來那盜賊,要麼是我府中之人,要麼就在昨晚的賓客當中。」杜智與李言對視一眼,心下均想:「原來你也想到了。」

一旁的蘇幕忽插口道:「昨夜奴家在咸宜觀外見過一個黑影飛簷走壁,說不定真的就是飛天大盜。」當下講了事情經過。眾人目光一下子集中在魚玄機身上,各有狐疑審視之意。魚玄機卻猶在沉思當中,似乎正回想起什麼。蘇幕擔心眾人就此懷疑上咸宜觀,急道:「不過肯定跟咸宜觀無關,因為奴家當時親眼見到魚鍊師、綠翹與張將軍在一起。而那黑影的身形,分明是個男子。」

眾人這才想起張直方來,他昨夜喝得爛醉如泥,迄今仍在客房中呼呼大睡。杜智思索片刻,感覺有必要到咸宜觀看看究竟。正欲開言,魚玄機已然道:「既然勝宅已經找不出線索,便請各位移步咸宜觀一觀。」不等眾人反應,便急急轉身離去。杜智是個老練的角色,頓感她神態異常,衝李言一使眼色,自領著眾人跟了上去。黃巢剛好驚醒起床,聞訊也趕緊跟去看個究竟。

一干人來到咸宜觀,適逢綠翹租了馬車回來,忽見眾人潮水般蜂擁而至,不明就裡,一時呆住。魚玄機也不多解釋,逕直領著人群穿過殿堂,來到後院廊下。眾人大多是第一次見到黃金印這等奇花,無不歎為觀止。黃巢生平酷愛菊花,更是嘖嘖稱奇,心中暗想:「他日一定要向魚鍊師討取幾株花苗,帶回山東老家,栽種在後園之中。」轉念又想道,「是了,我即將參加科考,功名利祿唾手可取,即便不在京城為官,也必宦遊他鄉,哪裡還顧得上種花養草這等閒事。」一念及此,豪情壯志頓生。

卻見魚玄機纖手指向最邊上的一株黃金印,道:「各位,請看那裡。」原來她適才帶裴玄靜參觀咸宜觀時,曾留意到廊下有塊泥土有新翻動的痕跡,不過當時未曾多想罷了。

杜智一望便即會意,命差役上前用腰刀掘開泥土。差役才挖了幾下,刀尖便觸到硬物,當即叫道:「果然有東西!」隨即捨棄了腰刀,改用手刨,將所埋之物挖將出來一看,正是裴玄靜的那尊銀菩薩。

銀菩薩就這般傳奇地丟失,又這般傳奇地尋獲。然而案子並沒有破,尚有許多謎團未解。如果真是飛天大盜所為,為何他不順手將寶櫃中的其他財物席捲一空?既然他能飛簷走壁,坊門夜禁於他根本無礙,為何他不似往常那般揚長而去,而要將贓物藏在咸宜觀?為何他選擇咸宜觀埋藏贓物,是不是因為他知道咸宜觀只有魚玄機主僕二人,不易引起注意?

問題越多越是不解。唯一能解釋得通的便是,盜竊銀菩薩者並非飛天大盜。咸宜觀的圍牆並不高,一般男子均能翻入,當時天黑,也許蘇幕看得並不真切,並不是她說的「飛入」那般神奇。不是飛天大盜,那便肯定是內賊所為,而且這個內賊一定是當晚的賓客之一。他聽說銀菩薩的不凡之處後,當即起了貪念,找機會潛入尉遲鈞的房間,拿走銀菩薩。又因為他本人還須參加宴會,不便將銀菩薩帶在身上,便選擇了地廣人稀又是清淨之地的咸宜觀,翻牆而入,將贓物藏好,打算日後方便時再行取走。不料出去時剛好被蘇幕撞見,直接導致後來的功敗垂成。關於這一點,好幾個人都想明白了。只是裴玄靜堅持不必追究,李言婚禮在即,也同意此案就此了結。

但杜智與尉遲鈞日後暗中調查,發現在蘇幕所言的時間內,張直方、李近仁剛好都在咸宜觀附近,二人嫌疑理當最大。但當時張直方又跟魚玄機在一起,如果張直方犯案,魚玄機必然也是同謀。可是銀菩薩明明為魚玄機指引找到,之前的推斷便不能成立。且當晚情形,魚玄機直到下半場宴會才出現,對之前發生的事情一概不知,理當沒有捲入其中。何況以張直方的身分,說他堂堂大將軍盜竊一尊銀菩薩,恐怕就是告到皇帝面前,也無人能信。如此一來,李近仁便成了首要嫌疑犯,尤其是蘇幕提到在咸宜觀外遇到他時,魚玄機露出極為意外的表情,顯然他在那個時候不該出現在那個地方。只是,偏偏李近仁這個人,是尉遲鈞認為最不可能的盜賊,原因只有一個——李近仁富甲一方,富得流油,從來只有他贈予他人財物之事,斷無覬覦旁人財物之理。

不過,尉遲鈞言之鑿鑿後,卻又突然想到當日在長樂驛遇到半途折返長安的李近仁時,其言行多有異常之處。且當晚魚玄機到達宴會後,眾人爭相參與酒令,均以能與魚玄機交談為幸,唯獨他一直埋頭飲酒,未發一言。他的性格寬厚隨和,處事綿軟周全,怎如此一反常態?

再深入調查,又發現當時除了李言李凌兄弟、裴玄靜和韋保衡在花廳中玩葉子戲外,其他賓客如黃巢、李可及、杜荀鶴均是獨自一人,並無旁證。也就是說,從時間上來看,這三個人也有嫌疑。杜荀鶴為杜智的堂弟,李可及官高位顯,將三人的背景來歷比較來看,只有黃巢嫌疑最重。況且他與李凌結識在先,因帶給李言家信而住進勝宅,似乎一切看起來早有圖謀。可是尉遲鈞又力證他新到長安不久,如何能熟知咸宜觀的情況和地形,想到將贓物藏於其中?

有人曾質疑杜智輕易排除了堂弟杜荀鶴,實有包庇之嫌。杜智卻道:「他並非真的是我堂弟。」原來杜荀鶴母親程氏本為著名詩人杜牧的愛妾,杜牧外出為官時,杜妻將程氏趕出了家門。程氏當時身懷六甲,無依無靠,只得改嫁鄉士杜筠,杜筠即為杜智堂叔。雖是都姓杜,卻並非同族同宗。之所以不懷疑杜荀鶴盜竊了銀菩薩,實是因為他受杜家排擠,貧困之極,總是自稱為「天地最窮人」,就算偷,也該偷那一寶櫃的金銀珠寶,而並非一尊銀菩薩。

總之,這樁神祕的失竊案,在杜智看來,奇特難解之處猶勝飛天大盜案。飛天大盜案不過是一個身手高明的盜賊四處作案而已,而偷取銀菩薩的竊賊明明就在他眼前,他卻不知道到底是誰。

對於這樁莫名其妙由自己了結的奇案,魚玄機也百思不得其解。在前往鄠縣的馬車上,她思來想去,始終覺得山東貢生黃巢的嫌疑最大。從她第一眼在咸宜觀大門看到他那時起,她便強烈地感覺,這絕對不是一個普通人,他的眼中,有一股難以遏制的勃勃欲望和生氣。

(卷二  夜宴完)

卷三  溫庭筠之死   

創作者介紹

好讀出版部落格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oy Huang
  • Hello好讀您好:

    想請問你們有在招募人才嗎?
    感謝
  • 暫時還沒有耶!

    好讀出版 於 2011/06/14 14:2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