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2-13_124621.jpg

 

我不知道有多少沒編過言情小說的編輯,在成年以後仍會以言情小說作為閱讀重心,但在女生成長過程中,不看個幾本言小,簡直像沒度過青春期,自然,就跟許多年前一個租書店老闆分析的:「外國羅曼史是家庭主婦的菜,本土言情小說主力是國高中女生。」因此,那些已經長大了的、沒變成鎮日忙於家務的主婦之前的女生,還看言小嗎? 

然而近年來,言小從中學女生、家庭主婦的讀物,大學女生用以賺零花的標的物,慢慢也出現了全民言小風潮,現代人戀愛已經不稀奇,那些隨心所欲穿越時空到各朝代與古人大談戀愛,現代人舉止言談的歡樂古代,以及傳統中重重復重重的宮廷內鬥,依舊大有市場,現代上班族一邊過著都會快速的科技生活,另一方面卻又掉進百轉千迴、進度緩慢的古典戀愛中,幻想自己就是小說裡那個集千萬寵愛於一身的女主角,身旁總會出現數不盡的各式各樣帥氣男角,更重要的則是:他們都愛你。

雖然你讀完滿滿兩三百頁的糾結虐戀後仍得重回崗位:回去念書、工作或操持家務,但言情小說彷彿已經幻化成你的好友,現實生活極其無聊乏味皆可看開,投入那些現實中不可能出現的、激烈的、純真的、癡心的戀愛情節,那百般糾結、痛不欲生的感受完結後,你從書本抬起頭,竟然感謝自己生活得很平實。

因而所有言情小說,不管你多麼鄙夷它的一廂情願、多麼癡迷它的纏綿悱惻,到頭來你其實要的是徹底的療癒功能,大哭洗滌你的不如意,大笑解脫你的不自由。

也就像我們才剛出的《傾世皇妃》這套小說一樣,宮廷內鬥、兒女情長、政治陰謀……難關、情關、美人關,關關都讓人喘不過氣,非得一次看完三本、五十幾萬字才能稍作歇息,因為你不知道,此時放下書,書裡的馥雅會逃到哪國去?祈佑會怎麼對付自己的棋子?連城又會遭受什麼樣無情的傷害?還有其間讓人愛不釋手、各有特色的皇子與禁軍頭領,以及諸多以愛為名卻行背叛的骯髒事,總之你就是不能擱下這些愛恨情仇,因為在呼吸之間,彷彿這些由文字堆砌出來的真實就會分崩離析,自然你也想歇口氣,把亓、夏、昱三國之間的恩怨丟在一旁,把馥雅、祈佑和連城的三角關係也拋諸腦後,於是你打開電視,腦海裡竟圍繞著「潘玉亦兒臣心之所愛」一言,你上網留言,竟留下「你就是這樣愛我的嗎?」等語,你便知道,這些小說都有些神奇的召喚力量,進入了,就不要想隨便脫身,除非已到終場。

那是一種自虐、也療慰的過程,你從來當不了皇妃,現實世界也沒開設穿越管道可以讓你投身古代宮廷與皇子、皇帝發生戀情,但所謂穿越,正可以心靈為之,這也是為什麼,言情故事可以在人類這麼悠久的閱讀史中佔有一席之地,它們自古以來,一直就是女人愛情心靈的最佳時空穿梭機。

因之,我們才需要言情。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