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歷史武俠文學推理的廣大書迷們有福囉!
大唐遊俠-s.jpg
現正舉辦的2012年台北國際書展──
「華文出版品及影視作品媒合平台」獲選焦點推薦書《韓熙載夜宴》

作者吳蔚最新作品《大唐遊俠》來囉

在影視媒合平台上,吳蔚的作品《大唐遊俠》《韓熙載夜宴》《魚玄機》等,
受到福斯電影等將近十家公司的青睞,
有望改編成電影作品

《大唐遊俠》
的故事背景為史之亂後,
唐朝藩鎮割據、兵馬倥總的年代。
朝廷無力控制地方藩鎮自立為王的局面,
新上任的唐憲宗皇帝意氣風發,亟欲有所作為,
於是祕密組織「遊俠集團」,
暗殺無法被朝廷控制的藩鎮首腦/重要人物。

現在就和唐傳奇主角空空兒、聶隱娘,歷史上的真實人物詩人白居易、元稹、宰相裵度等人,
前進四分五裂的亂世中唐吧! 

小提醒:試閱經由節錄,並非作者本心,
建議讀完試閱後,
購買書籍閱讀全本方為上策:) 

自「安史之亂」以來,割據藩鎮就是朝廷心頭之痛,當這十卷《元和國計簿》擺上憲宗皇帝案頭時,又往他傷口上狠狠撒了一把鹽。藩鎮,藩鎮,一定要削平藩鎮。

卷一
  無頭命案
 

 引言:
月光照耀的牆根下,並沒有什麼竊賊,而是一具無頭屍首,斷頸朝外,猶能見到鮮血汩汩冒出,血塗當地,一條腿大半伸進了牆洞中──也就是說,他父子二人適才抓住的並不是什麼竊賊,而是一具死屍的腿。
 

除了聲色犬馬樣樣皆有之外,蝦蟆陵還有一樣好東西為平康坊所沒有,這就是清酒──當然不是說平康坊沒有酒喝,而是名列天下十大名酒之一的郎官清就產自蝦蟆陵下。郎官本意是指尚書省六部諸司郎中、員外郎,雖不掌實權,卻是地位清貴,受人稱羨,「郎官清」取的正是郎官清要顯貴之意,用官職來為酒命名,也算十分罕見了。

此刻,郎官清酒肆的店主劉太白正捧著帳簿趴在櫃檯上,望著對面的牆壁發呆。別看那面牆壁斑駁陳舊,露出積年歲月消磨的老態來,那上面可留有不少名家手跡──唐代有酒肆飲酒、壁上題詩的風氣,後世所謂「壁間俱是斷腸詩」即言題壁創作之繁盛──初唐時的王績、陳子昂,盛唐時的賀知章、杜甫,大歷時期的韓翃以及現今猶在世的才子李益等,均在上面留下了墨寶,尤為著名的是韓翃的那首〈寒食〉:「春城無處不飛花, 寒食東風禦柳斜。日暮漢宮傳蠟燭, 輕煙散入五侯家。」韓翃閒居長安十年,全靠此詩傾城傳唱,傳入深宮德宗皇帝的耳中,才得到賞識,被拔擢為中書舍人,負責在中書省草擬詔旨,從此步入中樞,得意於官場。斯人雖逝,詩名猶存。不少酒客來郎官清酒肆,一面飲酒一面讀詩,不免要感歎一回韓與愛妻柳依依的際遇離合,痛斥幾句李益拋棄長安名妓霍小玉的負心薄幸,名士風流、文人韻事恰成了最好的佐酒菜──可以說,這滿牆壁的題詩跟酒肆祖傳清酒配方一樣,是郎官清的金字招牌。

只是劉太白此時注視那面詩壁的神態,卻帶著一言難盡的複雜。無奈和哀傷漸漸地浮現在半剝落的牆皮上,若隱若現,彷彿是從他心底透出來的虛弱。

長子劉大郎不知道何時無聲無息地站到了身邊,低聲告道:「阿爹,有人在咱們酒肆前後轉來轉去,怕不是好兆頭。」劉太白回過神來,問道:「什麼?」劉大郎道:「今晚必有梁上君子穿牆而入,我等不可不防。」劉太白卻是不信,斥道:「什麼梁上君子能到咱們酒肆來?對面的翠樓不比咱們家有錢麼?」劉大郎正色道:「那不一樣,對面的晚上是要做生意的,況且人家牆高,又是磚石所砌,竊賊不好下手。」劉太白道:「你知道什麼,還不快去送酒!」

斥退大郎,劉太白更加煩惱起來,他今年四十五歲,妻子八年前跟酒客私奔逃走,單留下膝下二子:如今長子大郎二十六歲,天生一張呆滯苦瓜臉,傻頭傻腦,從來不會笑,性情也有些古怪,至今尚未娶妻;次子二郎才十四歲,倒是長得聰明俊秀,可偏偏不想學祖傳的生意,一心要學什麼彈琵琶,打都打不過來。這樣兩個兒子,將來能指望誰來繼承家業?

悶悶不樂了大半天,到薄暮時分,劉太白倒真留意到有一名布衣漢子在酒肆前後轉悠,鬼鬼祟祟,似乎不懷好意,這才重新回憶起大郎的話來,心道:「俗語說,防人之心不可無,況且今年年頭不好,正是多事之秋,還是提防些好。」

他心中打定主意,也不跟家人說,晚上打烊關店後獨自守在堂內,也不點燈。當日正是九月十九,重陽過去一旬,外面素光皎潔,月色如水銀般悄悄流瀉大地。一直等到夜漏已殘,果然聽得房外有「噔噔」之聲,似有人在往土牆上扒洞。

劉太白暗道:「來了!」正要到後院去召集夥計,卻見長子大郎已經提了根木棒自內堂出來,心中略感寬慰,暗道:「今日這件事大郎倒是機靈。」父子二人心有靈犀,一聲不響地貓在牆邊,靜等那竊賊進來。

不一會兒功夫,土牆被打穿,從牆洞外先伸進一條腿來。劉太白看得清楚,猛地上前撲住那竊賊大腳,連聲嚷道:「快,快,大郎,快開門去捉住他。」劉大郎道:「是。」正要趕去開門捉賊,卻聽見父親「哎喲」一聲,原來那賊人力大,使勁將腿往外拔出了一大截。劉大郎見狀,忙回來與父親一道抓牢那條腿,一邊回頭叫道:「來人!快來人!」

酒肆裡除了劉太白父子三人,還住著數名雇請的夥計、廚子等,聽見喊叫聲,慌忙點燈出來。一陣忙亂後,夥計終於打開大門,蜂擁趕出去抓賊。

劉太白見被自己抓住的竊賊不再掙扎,料來已經被夥計逼住,不過還是不敢輕易鬆手,隔著牆高聲問道:「抓住他了麼?」不見夥計回答,不禁有些發怒起來,道:「到底抓住了沒有?」牆外卻依舊寂靜無聲。

忽見劉二郎睡眼惺忪地跑出來,問道:「出了什麼事?」劉太白不及向小兒子說明事情經過,只叮囑劉大郎道:「你抓牢他了,我去外面看看。」劉大郎道:「是。」

劉太白敏捷地跨出大門,卻見幾名夥計站在門外,死瞪著牆洞發呆,忍不住喝道:「你們站著做什麼?還不快上前……」一語未畢,自己也駭異得呆了──月光照耀的牆根下,並沒有什麼竊賊,而是一具無頭屍首,斷頸朝外,猶能見到鮮血汩汩冒出,血塗當地,一條腿大半伸進了牆洞中──也就是說,他父子二人適才抓住的並不是什麼竊賊,而是一具死屍的腿。(待續)

更多《大唐遊俠》精彩內容 

創作者介紹

好讀出版部落格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