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04.jpg  
遊俠餽贈
超值附贈一:男主角空空兒唯美英姿插畫,內頁拉頁海報大尺寸珍藏
(力邀2011年第四屆日本國際漫畫大賞金獎美女畫師張小白,深情打造帥哥劍客一枚!)

附贈二:唐長安城里坊、皇城書衣地圖
(虛擬POP-UP式立體閱讀概念,行走棋盤式街坊,轉角就是詩人白居易、韓愈、元稹的家)

附贈三:唐朝中期重要藩鎮分布圖
(了解中央與地方的位置關係後,便知「藩鎮割據」何以令當今聖上頭大!)

前情提要:帥氣男主角空空兒登場!他驚人的判斷能力,馬上就看穿了「無頭命案」的種種疑點,幫助侯少府破案,找出消失的頭顱;但在此同時,侯彝也懷疑空空兒的來歷並不單純…受空空兒幫助、死裡逃生的郎官清酒肆店主劉太白,他會怎麼作呢? 

正發呆時,忽被人扯到一旁,轉頭一望,原來是劉太白。不及張口,便聽見對方搶先抱怨道:「老唐,你不是不知道,現今長安米價翻了數十翻,你們官府又不准我們酒戶抬高酒價,照舊是斗酒三百錢,這五成的榷酒錢卻還是一成不變,這不是要我賠老本賣酒嗎?」

他與唐斯立打小相識,交往已逾四十年,如同家人般熟絡,明知道有些話不能在酒肆這樣的公開場合說,他平常也不是個多嘴多舌的人,可是此刻不說又能到哪裡去倒滿肚子苦水?見唐斯立只是皺起了眉頭,並不答話,知道他還是站在自己這一方的,便又繼續嘟囔道:「原本想今年是個大災年,指望聖人(註1)下詔免除榷酒錢,偏偏京兆尹瞞天過海,謊奏禾苗豐美,害得一切賦稅照舊。難道滿朝的文武百官,就沒有一人挺身而出,向聖人揭破他的謊言麼?」

他口中尊稱當今天子為「聖人」,心中卻不免怨恨這位貪財的德宗皇帝─唐朝自高祖到玄宗六代,朝廷不設酒稅,不加干預,任憑酒市交易,酒利極其豐厚,劉氏世代經營郎官清酒肆,時間長達上百年,自然積蓄有不少財富,也算是長安的大富商,即使經歷安史之亂、吐蕃侵入長安等也未遭逢大的損失。真正的改變是從德宗李适即位後開始的,德宗生母沈氏號稱「長安第一美人」,曾在安史之亂中淪入叛軍之手,後來唐軍收復洛陽,當時還是廣平王的李豫在東都掖庭中重遇沈氏,喜出望外。然而不久後史思明再度舉兵叛亂,重陷洛陽,沈氏再次落入叛軍之手,且從此下落不明。李豫追悔莫及,即位為代宗後,派人四處尋訪沈氏,並特意立沈氏之子李适為太子。當時瘋傳代宗皇帝最喜歡的兒子其實是崔妃所生的鄭王李邈,不過是出於思念沈氏才立了李适為儲君。李适登基後,感念母親恩德,立即尊沈氏為皇太后。沈氏淪陷於藩鎮叛軍之手,也一直是皇帝的心頭恨事,所以德宗皇帝即位之初,即銳意改變藩鎮專權的局面,然而朝廷不斷對藩鎮用兵,軍費開支巨大,月花費至少需要一百餘萬緡,而府庫積存僅夠支取數月。為了支付軍費,德宗將商稅由三十稅一增加到十稅一,還巧立名目,設立各種苛捐雜稅:如設立行稅間架,即徵收房產稅─每屋兩架為間,一間上屋稅錢二千,中屋稅一千,下屋稅五百,由官吏執筆入室,計算房屋間數。有的人家宅屋多,稅多達數百緡。如有故意隱匿不報者,一間杖責六十,賞告發者錢五十緡;又設有除陌錢,規定凡是交易所得錢物,每緡須向官府交納五十錢。敢隱瞞不報,錢一百杖六十,並罰錢二千,賞告發者錢十緡,賞錢由坐事者出;又下詔強行向富商借錢,判度支杜佑奉旨索取長安城中商人財貨,凡是懷疑對方有意隱瞞財產,即嚴刑拷打,不少商人不勝荼毒,因此而自殺。經此強行「借錢」後,長安全城蕭然,如被寇盜。即便如此,也僅獲得錢財八十餘萬緡,德宗皇帝當然不滿足,又轉向民間「借錢」,即所謂「僦質」,凡有蓄積財物者,都必須將四分之一上交朝廷。

郎官清酒肆就是在這幾項稅制和「借錢」中被搜刮光了豐厚的老底,而戰亂結束後德宗皇帝又大肆攬錢,實行花樣翻新的稅酒制與民間爭利,更讓酒戶再無翻身機會。郎官清上下兩層高樓,原本都是酒肆,因榷酒後酒利微薄,不得已只得借蝦蟆陵靠近南城門的地利之便,將樓上、後院改成了堆放貨物的棧房出租給胡人,以此來補貼酒利。而今年糧價如此之高,酒稅照舊,酒肆基本就是在賠本賣酒,郎官清酒肆以前從不叫賣,現下也不得不主動往達官貴人家送酒兜售,好多加收一些腳價錢、多得一些賞賜。

越想越是氣憤,劉太白的嗓門不由自主地就大了起來。唐斯立即刻慌忙叫道:「老劉,你小點聲!」探身望了望堂內,只見中間一桌三名文士正歡欣地交談著什麼,另外三桌的三名酒客各自悠閒地飲酒,並沒有人留意到外面的談話,這才鬆了口氣,回頭低聲道:「老劉,我知道你憋著一股怒氣,可你只能憋著,懂嗎?京兆尹是個什麼樣的人物,你不是不知道,剛才這些話你真不該說,萬一傳到他耳朵裡,可有得你受的。」

他只以為老友是對京兆尹不滿,卻不知其實是對皇帝惱火。然而劉太白一聽到他的提醒,登時想到京兆尹的厲害和手段,倒抽了一口涼氣,心底升騰起的無名怒火也立即熄滅,只好低下頭去。

唐斯立又道:「況且就算當今天子知道了今年關中大旱,京城糧食緊缺,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禁酒,到時你連酒都沒得釀了,對你又有什麼好處?」劉太白賭氣道:「我倒寧可老皇帝知道真相,至少可以免除關中百姓的賦稅,頂多我一年不賣酒!」唐斯立冷笑道:「你倒是有憂國憂民之心,可是誰來管你呢?你想想當年阿婆清與郎官清不相上下,就是因為一句話得罪了權貴,落得酒肆關門、酒戶流配的下場,那可是自太宗皇帝就有的百年老店。」

劉太白露出沮喪的神色來,過了好半晌,才訕訕道:「無論如何,榷酒錢總得再寬限幾天。」唐斯立道:「我官小言輕,只能盡力而為,你也知道,這上頭壓下來的事,逃得過今日,逃不過明日。」劉太白道:「這我知道。對了,前幾日店裡收到了一枚圖案罕見的銅錢,似乎是傳說中的『仰月』,你給看看是不是真的。」一邊說著,一邊從懷中掏出一枚開元通寶來。

唐斯立接過來一看─只見那銅錢內外廓分明,邊緣有幾點綠色銅鏽,更顯得古意盎然;正面是「開元通寶」四字,兼有隸書、篆書、八分書三體,正是唐初書法名家歐陽詢筆跡;背面別無圖案,只有一個「︶」形狀的印跡;當即悚然動容,道:「啊,真的是仰月。」

唐朝建立後,在全國鑄造發行了開元通寶(註2),輕重大小成為後代鑄錢標準。不過不同時期的文字略有差別,最初為左挑開元,即字第二畫左端向上挑起,相應地又有「右挑開元」、「雙挑開元」、「不挑開元」。唐朝之前的貨幣,背面通常沒有圖案,稱為「光背」,開元通寶發行一段時間後,開始在背面鑄上星星、太陽、月亮、祥雲、飛鳥等花紋,其中星月同有的稱為「孕星」。更有一種背面帶有「︶」圖案的開寶錢,名為「仰月」,那其實是太宗文德皇后(註3)的指甲痕跡。貞觀年間,工匠將鑄錢的蠟模送來給太宗皇帝審閱時,正好長孫皇后在場,不小心用長指甲在蠟模上掐了一個痕跡,由於是皇后金手所留,工匠不敢擅自改動,於是這一爐銅錢背面都帶有甲痕,即後世所謂「藏得開元一撚痕」的典故。由於「仰月」發行量少,非常珍貴難得,其價值已經遠遠超過了銅錢本身。

劉太白聽到見多識廣的唐斯立也確認那枚銅錢就是「仰月」,忙道:「是真的仰月就好,一會兒讓我家大郎拿去金市找胡商看看,看能不能賣個好價錢。」

金市即西市,因聚集了大批富商大賈及波斯、大食商人,貿易遠比其他地方繁榮,而胡商更是以識寶聞名,且童叟無欺。昔日玄宗皇帝最信賴的宰相李林甫曾經往佛寺中捐了一塊朽釘般的東西,寺中僧人無人認識,就拿去西市找波斯胡商售賣,因是宰相饋贈之物,特意索高價一千錢。胡商聽了哈哈大笑,道:「這是寶骨,不可多得,價值一千萬錢。」由此出一千萬錢買下了那塊本可以一千錢得到的寶骨。此段故事在長安傳為一時佳話,自那以後,凡有珍寶欲售者均願意找胡商勘驗定價。

劉太白想,如果此事順暢,明日就能用賣仰月的錢先抵上榷酒錢,此刻一直陰鬱的臉色終於露出了一絲笑容,回頭見長子劉大郎為堂內客人上酒,正欲叫他出來,唐斯立卻道:「不忙。老劉,我知道有個大官專門收集這種仰月古幣,他為人也豪爽闊綽,不如由我拿去給他,至少可以包你今年和明年的酒稅。」

劉太白心中飛快地盤算起來:一斗酒官方定價三百錢,酒稅為酒錢的五成,就是一百五十文,一斛酒就是一千五百文,他家的郎官清每年有三百斛酒的定額,其中的一百斛是皇宮與官府採購,毋須繳納榷酒錢,剩下的二百斛統共是三百緡酒稅,加上今年有一半酒稅沒交,加起來有四百五十緡,也是數目相當大的一筆錢了。這仰月雖然罕見,卻並非奇珍異寶,無論如何都賣不到一百緡錢,唐斯立提出的價錢無疑是十分有利的。

只是劉太白卻沒有立即應承,反而覺得有些奇怪,暗暗忖道:「老唐明明是個謹小慎微的人,不愛輕易攬事,如何連問都沒有問那大官一聲,一開口就可以肯定對方會出四百餘緡來買仰月呢?」

心中疑惑未解,又聽見唐斯立道:「還有一件事,這仰月原來的主人是誰?」劉太白道:「嗯,是個新來長安的北方客,名叫空空兒。他也是我們酒肆的大恩人,你知道前些日子發生在我家酒肆牆下的無頭竊賊案嗎?」(待續)

註1  
聖人、聖上、大家、天子均為唐人對皇帝的稱呼。
註2  此開元並非唐玄宗李隆基年號,而是開創一個新紀元的意思。通寶,意為通行寶貨。開元通寶十枚重一兩,一枚重二點四銖,即一錢。自開元通寶始,「錢」才作為新的十進位重量單位出現。
註3  即唐太宗李世民的皇后長孫無垢。 

更多《大唐遊俠》精彩內容   

創作者介紹

好讀出版部落格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