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新覺羅‧玄燁

──抹粉的聖君

廖彥博◎著

第 一 章
康熙王朝的來龍去脈

康熙這個年號,不是玄燁自己取的,是他的祖母孝莊太皇太后和大臣們商量後選出來的。「康」有安寧的意思,「熙」既代表興盛繁榮,又有明亮祥和的意思。康熙,就是希望這個皇帝統治底下的百姓們,安詳康樂,興旺繁榮,大家一起過好日子。

那些年,我們一起搶奪的中原

亮出大清字號的皇太極一直在進行他消滅大明的偉大事業,雖然在山海關、寧遠、錦州這一路吃癟打了敗仗,但是山不轉路轉,他很快就想出替代方案:繞路!

從大清天聰三年(西元一六二九年,大明崇禎二年)起,皇太極或是御駕親征,或者是命將南侵,先後六次繞道蒙古、熱河等地,由大同、宣府攻進長城,直接威脅北京的西北面。第一次(一六二九年)入侵,就讓明末的「移動長城」袁崇煥被崇禎皇帝剝了兵權、丟到監獄裡。之後接連幾次,不但搜刮成千上萬的金銀珠寶,還俘獲幾十萬河北、山西、山東的漢人老百姓回去,當做奴隸,給滿洲人耕田生產。

崇德六年(即崇禎十四年,一六四一年)八月,皇太極流著鼻血,親自帶軍隊增援和明軍相持不下的多爾袞,在錦州附近的松山,打垮了明朝抗清最後的本錢,十三萬大軍。明軍總指揮官洪承疇被俘投降。雖然流著鼻血,頭有點暈,皇太極還是努力規劃隔年再一次的入塞搶掠。雖然流著鼻血,不太舒服,皇太極卻明白,明朝天下落入自己手裡,只是時間問題了。

只差最後一擊,滿洲鐵騎入主中原的日子,就要到了,我皇太極當上天下之主的日子,也要到了。皇太極用手絹擦拭著鼻血,這樣期待著。

大清崇德八年(一六四三年)八月初九晚間大約十點,有夢最美的皇太極,因為中風(鼻血流過多),在盛京(瀋陽)嚥下了最後一口氣,享年五十二歲。清朝的史官後來奉命給了他一個中國式的皇帝諡號:太宗文皇帝。

皇太極去得比老爹努爾哈赤更匆忙,本來各大親王貝勒正在厲兵秣馬,準備要再一次入塞劫掠中原,聽到大汗駕崩的消息,這些人手上動作不停,繼續把刀槍磨得鋒利雪亮,不過,刀口不是向著明朝而去,對的是自己人—第二輪皇位爭奪戰正式開打!

下一站,皇位?

當年,努爾哈赤老爹駕崩的時候,原本各旗貝勒議政的制度,被皇太極整碗端去,吃乾抹盡,有一個人默默的把這些看在了眼裡。

當年,他年紀還算小(十五歲),親眼見到同父異母的他八哥皇太極,是怎麼把一個個兄長,和他們背後的勢力剷除,或者壓制,怎麼樣成為後金說一不二、喊水會堅凍的新大汗。

當年,他眼睜睜的看著他八哥,為了斷絕讓他繼承皇位的可能,是怎麼假傳先皇遺詔,逼迫他的生母、也就是老爹努爾哈赤最寵愛的大妃阿巴亥自盡殉葬。

後來,他看到這位對兄弟無情的大汗,對待敵人時展現出令人驚嘆的政治手腕,顯露寬廣的政治格局,施行更加殘忍的軍事謀略,攻城掠地,收降納叛。他沉默的留在兄長身旁。沉默是因為佩服,佩服所以要學習更多。接下來這幾年,他漸漸成為皇太極的得力助手。戰場上衝鋒陷陣有他,改革政府體制有他,軍國大事決策還是有他。

後來,就在皇兄病重,一口痰卡在氣管裡吐不出來的時候,這個人已經學全了老哥的本事。

此人,就是努爾哈赤第十四子、正白旗旗主,和碩睿親王多爾袞。

新興的大清政權,最為關鍵的滿洲八旗,在皇太極龍馭上賓的時候,他原有的正黃、鑲黃兩旗,由長子豪格繼承。這個豪格從十多歲起,就是父親身邊的一員勇將,又兼轄正藍旗的旗主貝勒。他手下控制的三旗實力,要略優於多爾袞陣營的正白、鑲白兩旗。這時候的大清,還不講究什麼嫡長子繼承這種事情,誰手上握的實力夠,講話自然就大聲。看來,豪格有機會成為清朝第一位長子繼承的天子。可是,豪格打起仗來雖然勇敢果決,但面對登極稱帝的大好機會,他的眼神裡,卻流露出一絲的害怕和遲疑。

後來事情的變化,就從豪格這一眼瞬間開始。多爾袞機敏的抓住了這一瞬間,聯合起鄭親王濟爾哈朗,一起逼退了豪格,五年之後,更找藉口把他逼死。

皇兄,你的本事,我已經都學會了,現在,皇位之路無人能夠阻擋我。下一站,就是皇位了。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