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8立體書封歃血01百萬書迷推薦,最令人著迷的歷史小當紅作家--墨武

 最新作品《歃血一.霓裳曲》試閱來囉!

最熱血的犧牲、最繾綣的深情、最撲朔迷離的探尋,看名將狄青橫空出世,造就一段歷史上的鐵血傳奇,從士兵到元帥,從布衣到宰相,從農家少年到與帝王歃血為盟,北宋涅面將軍演繹恢弘史詩傳奇……

第七章 妙 歌

狄青髓海受創之後,雖大難不死,但那根刺仍然留在腦中。他日常作息雖和旁人無異,可卻動不了力氣,只要稍用大力,就會頭痛如裂,甚至昏死過去。

狄青這數年來,一直受病痛折磨,心志消沉。好在他性格還算爽直,並不憤世嫉俗,在禁軍營中,反倒結交了不少朋友。但他受制於傷病,幾次磨勘均無表現,經年累月得不到升遷,難免心灰意懶。

但他今晨捏破茶碗,又擊斷木桌,就算是受創前完好無缺的他都不能夠做到這兩點,今日竟忽有此大力,到底是何緣故?

狄青怔怔地坐在地上望著殘桌破碗,突然怪叫一聲,霍然竄了起來。原來他方才震驚於所發生的一切,沒有留神還坐在碎瓷上,這會兒才感覺到屁股疼痛,有如針扎一般。這下顧不得再考慮什麼紅龍、紅綢,趕緊先脫下褲子一瞧,屁股上已是紅血流淌。費了好大氣力,才將屁股上的碎瓷盡數取下,然後塗抹上藥粉,簡單包紮下,又換了條褲子穿上。

這番忙碌後,狄青想起今日不必當差,不由長舒一口氣。彎腰取了根桌子腿,雙手用力一拗,感覺手心發痛。狄青忍住手痛,再次用力一拗桌腿,腦中又隱隱作痛。

狄青只怕暈過去,不敢再次發力,心中一陣迷惘。搞不懂為何方才可以,而現在力氣卻又消失?就在這時,郭逵跑了進來,見一地狼藉,詫異道:「狄二哥,來賊了?」

狄青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只好如實道:「桌子爛了,茶碗也壞了。是我弄壞的。」

本以為郭逵會刨根問底,不想郭逵眼珠一轉道:「我明白。桌子爛了,我讓人再買一張就好。」郭逵人小鬼大,只以為狄青心中鬱悶,這才打砸桌椅,竟不再追問。狄青有些過意不去,回應道:「正好今日不必當差,我去就好。」郭逵見狄青態度堅決,不再堅持,幫狄青收拾後,這才告辭離去。見郭逵離開,狄青正想坐下歇息一會兒,可屁股一沾床榻,又如中箭兔子般跳將起來。

狄青忍住痛,望向那黑球,眼中滿是好奇。他畢竟年紀尚輕,再加上生活枯燥,遇到這種怪事,心中非但不怕,反倒躍躍欲試。

可奇異再沒有出現,狄青覺得兩次奇景都出現在清晨,想必下次再現要等到天明,只好先出府辦事。出了郭府,狄青記得新門旁的大巷口有個烏姓匠人手藝不錯,所做的桌櫃椅凳雖算不上華美,卻極為結實。

要到大巷口,先要過曲院街。等到了曲院街,狄青只感覺屁股更痛,暗歎自己要臉不要屁股,真對不起這屁股了。正難捱間,狄青突然嗅到花香傳來,原來不遠處有個花棚,牡丹花開得正豔,不由湊了過去。

那賣花的婦人認識狄青,見狄青走法古怪,問候道:「狄青,你怎麼了?」狄青苦笑道:「熊家嫂子,我跌傷了……腿。」

那熊家嫂子埋怨道:「傷了腿,不在家中休息,還出來幹什麼?」回身拿了瓶跌打藥酒遞給狄青道:「這是跌打藥酒,挺有效的,拿著吧。」狄青是個十將,但當差巡視時從不借機敲詐勒索,甚至遇到百姓遭人欺壓時,還會出面幫忙,因此這一帶的百姓對狄青極有好感。

狄青推托不得,接過藥酒道:「多少錢?」

熊家嫂子笑罵道:「你小瞧嫂子了!一瓶藥酒,還要什麼錢呢?」

狄青無奈,說道:「那我買束花吧。」他掏出一串錢遞給熊家嫂子,突然問道:「這裡有姚黃賣嗎?」

熊家嫂子搖頭道:「那是大富人家才有的花,極為罕見。狄青,這裡沒有姚黃,倒是有眼兒媚,開得極好,你拿一支吧。」

狄青見那花兒呈淡紅色,花瓣做月牙狀,倒像是嬌羞少女那如月的眼波,既美又媚,不由笑道:「多謝你了。」他雖不喜花,可卻不想拒絕別人的好意。伸手接過花來,才要告辭離去,卻見前方站著兩人,其中一人埋怨道:「你倒是趕緊給我想個辦法呀。」那人眉清目秀,手中拿著把摺扇,臉上卻像是灰塵洗不乾淨的樣子,正是狄青在西華門外放過的那個年輕人。

年輕人身旁還是那個胖白無鬚的中年人,聞言苦笑道:「這個……這個……」四下望了眼,說道:「我也沒有辦法,我……也沒有去過呀……

那年輕人跺腳道:「我不管,你要想不出個辦法來,我……」用摺扇邊敲中年人腦袋,邊威脅道:「我就讓你屁股開花!」

中年人聞言苦笑道:「聖……公子,還是回去吧,小娘娘只能為你遮掩一時,你若久不回去,大娘娘那面只怕不好交代。」

年輕人恨恨道:「我就不回去!你能如何?」陡然見到了狄青,眼中閃過喜意,快步走過來道:「喂,你還認得我嗎?」

狄青倒有些意外,含笑道:「當然認得。兄臺有事指教嗎?」他感覺這年輕人心事雖重,但言行舉止,還像個孩子。

年輕人詫異道:「你叫我什麼?」

狄青不解道:「我叫你兄臺,有何不妥嗎?」

年輕人哈哈一笑,極為開心道:「有趣,有趣!竟然有人叫我兄臺?很好,很好!我認識你,你就是上次西華門外那個禁軍,你叫什麼名字?」

狄青莫名其妙,不知哪裡有趣,疑惑回道:「在下狄青,不知道公子高姓?」

年輕人猶豫片刻才道:「我姓……尚,單名一個聖,你叫我聖公子就好。狄青,我想請你幫個忙。」

狄青見他出言直爽,也痛快道:「說來聽聽,我若能幫手,就儘量幫你。」

那白胖之人見公子和狄青竟然言談甚歡,不由睜大了眼,好像見鬼的表情。狄青瞧見了那胖子表情奇怪,可也沒有多想。

聖公子突然臉紅了下,扭捏道:「其實……我想……我想……」他想了半天,卻還是說不出個三六九。狄青見狀,奇道:「你就是想殺人越貨,也不見得這麼為難吧?」

尚聖嚇了一跳,盯著狄青道:「你殺過人嗎?」見狄青點頭,尚聖忙退後兩步,眼中露出警惕之意,問道:「你殺的是誰?」

狄青歎口氣道:「我也不知道他是誰,但是別人都叫他增長天王……」尚聖突然有種恍然大悟的表情,叫道:「你是狄青?你是郭遵的手下?我記起來了!」

狄青大為詫異,疑惑道:「你認識郭大哥嗎?」

尚聖似覺失言,支吾道:「實不相瞞,我在朝廷認識一些人。當年郭遵力闖飛龍坳,重創彌勒佛一事,朝廷很是轟動,我也就知道了。我說怎麼覺得你名字這麼熟悉呢,原來你是郭遵舉薦的人。郭遵人很好,我很喜歡。郭遵舉薦的人,我也很喜歡。」

他忽而扭捏,忽而大大咧咧,狄青感覺這人性情怪異,想起自己還有事要辦,問道:「對了,你到底讓我做何事?若沒有急事,我要去做些別的事情。」

「你別走。」尚聖一把抓住了狄青,終於吐露道,「我其實想去……看看張妙歌。」他說出這句話後,滿臉漲紅,好像用盡了全身的氣力。

狄青啞然失笑道:「要見張妙歌,去竹歌樓就好。她雖是有名,但不至於比皇上難見吧?」原來竹歌樓不過是個青樓,而狄青也知道張妙歌歌舞雙絕,是竹歌樓的頭牌,但是他從未見過。

尚聖緊張道:「你見過皇上?」

狄青搖頭道:「我這種身分,怎有機會見到皇上呢?」狄青說的倒是實話,他雖是禁軍,但在八大禁軍中只能排在外圍。每次聖上出巡,身邊總是有三班殿直近千人開路,尋常百姓若是視力不好,都看不到玉輅中有沒有皇上,更不要說見皇上一面。

尚聖輕鬆起來,「張妙歌雖不比皇上難見,但我還真的見不到她。兄臺若是老馬識途,倒還請指點一二。」

狄青感慨,禮下於人,必有所求,可他其實也沒有去過竹歌樓,但人家既然說自己是老馬,總不至於迷路,一拍胸膛,視死如歸道:「那好,我就帶你們去一趟。」不過又有點疑惑道:「聖公子,我看你年紀似乎也不小了,真的從未去過那種煙花之地?」(待續)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