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新覺羅‧玄燁

──抹粉的聖君

廖彥博◎著

第 一 章
康熙王朝的來龍去脈

康熙這個年號,不是玄燁自己取的,是他的祖母孝莊太皇太后和大臣們商量後選出來的。「康」有安寧的意思,「熙」既代表興盛繁榮,又有明亮祥和的意思。康熙,就是希望這個皇帝統治底下的百姓們,安詳康樂,興旺繁榮,大家一起過好日子。

不,等等,其實還有一個人

皇太極的莊妃(不是正宮皇后)博爾濟吉特氏,出身蒙古科爾沁部落,她個性沉穩,有政治眼光,敢於拼搏,可說是巾幗不讓鬚眉。莊妃看出多爾袞和濟爾哈朗的聯盟,其實非常脆弱。經過幾番非常驚險又曲折的談判,莊妃成功的說服了包括多爾袞在內的各方實力派,把自己六歲的兒子福臨推出來,放在皇帝寶座上。這就是滿清入關的第一個皇帝—順治。兩大實力派,多爾袞和濟爾哈朗,擔任攝政王大臣,莊妃博爾濟吉特氏,也光榮登上孝莊皇太后寶座。她的故事,後面還有得說。而我們的睿親王則硬是在皇位這一站,過站不停,繼續往前開去。

六歲的福臨在盛京即位,改元順治,許多天翻地覆的變化,都在這一年發生:山海關內的大明,還沒被關外的大清打垮,就先被內部的流寇逼上了絕路。大明平西伯、山海關守將吳三桂向大清討援兵,一起對付在北京過皇帝癮的李自成,攝政王多爾袞答應了,還順便也把行李收拾好,整個家都搬過去紫禁城。開關引清兵的吳三桂很快就歸順大清,幫著收拾流寇和南明,大流寇李自成很快就敗得稀里嘩啦,另一個大流寇張獻忠不久也垮得嘩啦稀里。大清入關,後腦留著辮子的滿洲人,已經在淮河以北站穩腳跟。這一切,當然都是睿親王多爾袞的功勞,順治每天的功課,是在紫禁城裡努力學寫中文方塊字。多爾袞雖然沒當上皇帝,卻完成了努爾哈赤、皇太極兩任大汗念茲在茲的夢想。

既然功勞這麼大,和皇位擦身而過的多爾袞,心裡面過一把皇帝癮的那個想頭,又癢起來了。他先擠垮了鄭親王濟爾哈朗,單獨攝政,實際上成了沒有皇帝名號的皇帝。部院大臣們都是睿親王提拔的人,為了知恩圖報,他們踴躍的擔任馬屁精的角色。在文書奏摺裡,皇上對多爾袞的正式稱呼,從「叔父攝政王」,到「皇叔父攝政王」,最後成了「皇父攝政王」。若干搞不清楚狀況的漢人官員,見了「皇父攝政王」的浩大排場,還趕快趴下去三跪九叩。弄得多爾袞有點不好意思,諸臣工啊,我不是皇上,我只是皇上他乾爹啦!

「皇父攝政王」這個稱號,讓我想起一則故事:清乾隆時,兩個到省城裡趕考的生員在抬槓,某甲說孔子是至聖先師,文壇至尊,就連康熙爺、雍正爺,到了孔廟還得向先師叩頭,誰還能大過孔夫子?某乙咬牙想了老半天,突然大呼有了!不就叔梁紇(孔子他爹)嘛!孔子再大,見到他爹也就大不起來了!皇上再大,能大過皇上他爹嗎?雖然不是親爹,當個乾爹也能讓多爾袞過把乾癮。

順治七年(一六五○年)十二月,過足了癮、威風不只八面的皇父攝政王多爾袞,在縱馬奔馳,率諸貝勒狩獵時,不慎從馬背上摔下來,不久後,他就去了。朝廷上下悲痛萬分,於是皇上頒發詔命,追諡他為成宗「義」皇帝。

我可能不想當皇帝

多爾袞旗下的大臣悲痛老主子駕鶴西歸沒多久,就發現朝廷上下只剩他們在哭了。所謂朝廷上下悲痛萬分,好像不太精確,正確的說,朝廷之「上」,那個名義上的皇帝,好像對於攝政王之死,不但不怎麼難過,而且已經磨刀霍霍,躍躍欲試了。

事實上,這把刀不只是指向淚痕未乾的多爾袞諸黨羽,還指向了屍骨未寒的多爾袞本人。

距離多爾袞死才四十幾天,順治就開始進攻了。先是有大臣上書,說多爾袞在病中,曾對左右說「如果今天是我當皇帝,當今(順治)是皇儲,我哪裡會有什麼病!」皇上隨即龍顏大怒,宣布褫奪多爾袞的「成宗」諡號,以「謀逆」論罪,還把埋了的多爾袞刨出來,挫骨揚灰,就算是死了,這筆帳也要算!

這樣還不夠消氣,親政的順治馬上給所有多爾袞的黨羽,所有這些一個多月前正眼也不看他一下的部院大臣,一人一個親切的問候,這個問候歸納起來只有兩個字:滾蛋。

愛新覺羅‧福臨,是個不幸的少年,登極八年,當了八年傀儡皇帝,如今竟然才第一次做一回自己的主人。皇帝大位是他媽叫去當的,頭兩任皇后是他媽硬塞給他的,皇叔父的話是他媽說要聽的(以上純屬事實,不是髒話),在他媽孝莊太后巨大的身影背後,年輕的皇帝完全沒有自己的影子。如今,老娘還健在,親政的皇上只好把積累多年的滿股怨氣,全都發洩在多爾袞的身上。

他的性格從小就多愁善感,漢話說得不夠流利,漢人大臣講話他聽不太懂,中文常寫錯別字(所以,請各位千萬不要相信電視劇裡面,一位位風流倜儻又深情的「順治爺」們,能夠流利的說著漢語),多爾袞又故意不讓他接觸漢人大臣的奏摺,我相信,在每個惡補漢文、漢史的深夜裡,順治一定打心底發出一聲又一聲的嘆息。

如果可以選擇,我不想當這個皇帝。

把多爾袞從墳墓裡刨出來算帳以後,順治皇帝親政了又十年的時間。這十年裡面,他的天下並不是太亂,老實說,是非常亂:雖然該死的也已經死了多爾袞叔叔替他搞定了華北、四川,但是南方並不平靜。有多股南明抗清勢力,比如西南的永曆政權、東南的鄭成功勢力、浙江沿海的張煌言游擊隊,一直讓清軍吃癟打敗仗。順治十六年一六五九,鄭成功甚至率兵從福建沿海北上,和張煌言會師,進入長江,連破鎮江、瓜州,差點就打下南京,長江中下游大為震動,幾十個府縣投降鄭軍。

順治的後宮裡也同樣不安靜。他在位的時候,一共冊立了三位皇后,他和第一位莊太后的親姪女鬧翻,順治十年時把她給廢了;第二位孝莊太后的姪孫女和他沒什麼感情,順治十五年,皇上也想把她給廢了,不過被眾大臣和他娘大力反對,只好作罷。順治真正愛戀的,是內大臣鄂碩的女兒董鄂氏,在這件事情上,皇上拿出了罕見的魄力,不顧母后與眾滿州勛貴的反對,在順治十三年一六五六年的短短幾個月內,先冊為賢妃,再晉皇貴妃,連董鄂氏剛生下的皇四子,順治也打算立為太子。

沒想到,上天好像要跟情感特別豐富的順治開玩笑,他和董鄂氏所生的愛子,連名字都來不及取,就不幸在三個月大的時候夭折(提醒一下各位賢明的讀者,同一時間,剛好也是鄭成功北伐,聲勢最浩大的時候);過沒多久,身心都遭受打擊的產婦董鄂氏,竟然也跟著一命嗚呼!順治難過得快瘋掉了,二話不說,當即追封董鄂氏為皇后,接著哭天搶地,萬念俱灰。皇上傷心到了極點,甚至連退位出家的法號(行癡)都取好了,哪還有什麼心思批閱奏章,管天下大事?一生裡沒做幾回主的順治皇帝,就這樣抵抗力變差,染上了滿人最害怕的天花病毒,於順治十八年(一六六一年)正月初七,駕崩於養心殿,享年不過二十四歲。

如果可以選擇,這個皇帝,我真的不願意當。(待續)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