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愛新覺羅‧玄燁

──抹粉的聖君

廖彥博◎著

第二章
第一次當皇帝就上手!

從康熙四年皇上大婚,到康熙八年鰲拜被逮,處處有孝莊在其間運作的蛛絲馬跡:先是給索尼開外掛,索尼死後又盯上了不願意放棄權力的蘇克薩哈,等到鰲拜囂張到達忍受的極限時,讓年齡漸長的皇帝試試謀略身手,自己在後方護持壓陣。

顧命輔政四大臣

當八歲的康熙像個小大人般,第一次以皇帝身分,走到上書房御案前面的時候,他將看到有四位輔政大臣正跪在面前等著他。他們是索尼、蘇克薩哈、遏必隆、鰲拜。

這四個人能夠這樣在小皇上康熙的面前,其實本身就是清代政治史上的一次創舉。

在努爾哈赤老先生在世的時候,軍國大事由八旗旗主,也就是和碩貝勒共同掌理。在這些貝勒爺裡面,以「軍功勛貴」來決定地位高低,意思就是說,誰比較會打仗,抓得俘虜多,誰講話就能比較大聲。不過,各旗旗主都是努老先生的晚輩,不是兒子就是侄子輩,加上努老爹自己的威望,開會的時候咳嗽一聲全場安靜,所以他的地位最高,當然是無庸置疑的。

等到皇太極上台,雖然大汗有意在政治制度上,參酌明朝的體制,不過也只是「參酌」而已。滿族皇家親貴,還是居於政權的核心地位,皇太極給這套遊戲規則定下了名字,叫做「議政王大臣會議」。

順治皇帝親政,幹掉多爾袞的黨羽以後,雖然讓議政王大臣會議繼續存在,卻擺在旁邊當裝飾。福臨兄滿心想做一位明朝模式的皇帝,不但自己惡補中文,政治決策機制也整套照搬明朝,內閣啊翰林院啊通通成立起來,弄得皇室和滿洲親貴們非常不爽,成天嚷嚷「皇上被漢化啦!不要我們啦!」不過皇上後來忙著和董鄂氏爆發驚天動地的愛情,暫時沒空接受申訴。

現在,順治皇帝龍馭上賓,當上祖母的孝莊太皇太后是蒙古人,不便親自站在台前,她決心和滿洲親貴們合作,讓政治的鐘擺又重新盪回滿人這裡來。他們以大行皇帝(剛過世的順治)的名義,製作出一份遺詔,在這份來自天堂的遺囑裡,順治痛罵自己「漸染漢俗」的十幾條罪過,最後,為了表示懺悔,順治留下了來自天堂的訊息:請以四位滿人勛貴輔佐年幼的新皇帝吧。

或許你會問:怎麼不是由議政王大臣會議來執掌大政?相信賢明的讀者都不會忘記多爾袞從「叔父」變身成「皇父」的傳奇吧,孝莊太皇太后又不是頭殼壞去,怎麼會再來一次?

所以,就有了康熙元年四大顧命輔臣的上台。之所以挑選這四位大臣,有一個共同處:他們全部都得罪過多爾袞。

領頭的輔政大臣索尼,赫舍里氏,出身正黃旗,四人裡面他的年紀最大。索尼年輕的時候,就跟著努爾哈赤、皇太極打仗,算得上是一員大將,對旗主(皇太極)也是忠心耿耿。太宗駕崩時,多爾袞找他來講話,繞來繞去的試探索尼對繼位人選態度(召索尼議冊立)。索老兄板起臉說:「先帝生有兒子,繼位者必定要是皇子其中一位(先皇有子在,必立其一),其他的事情,我聽不懂你在講什麼(他非所知)。」多爾袞上台攝政以後,就把索老兄老遠的打發到瀋陽昭陵掃墓,還順便告訴他:你就一直掃下去,別回來了。沒想到,計畫趕不上變化,以為自己會掃墓掃到進墳墓的索尼,竟然等到了多爾袞進墳墓的那一天,他被親政的順治召回京師,還升了他的官(議政大臣、總管內務府)。

排名第二的蘇克薩哈,納喇氏,出身多爾袞、多鐸兄弟統領的正白旗,這人也算得上是一員戰將,不過,多爾袞翹辮子以後,第一個反出正白旗,向皇上告發睿親王「謀逆」的大臣就是他!蘇克薩哈之所以受到孝莊、順治賞識的原因,當然也就在這裡。

排行第三的遏必隆,鈕祜錄氏,出身鑲黃旗,身世高貴,他的母親是順治的姑姑,和碩公主、大清創辦人努爾哈赤的女兒。順治五年時,他的姪子投靠多爾袞,告密說叔叔遏必隆不爽正白旗諸王已經很久了,遏必隆便被多爾袞剝奪官職與旗下所有人丁。多爾袞一死,遏必隆馬上跑去向順治申訴,當然官復原職,連同姪子手裡的人馬也一併搶過來。

最後吊車尾的,就是知名度最高的鑲黃旗人,瓜爾佳‧鰲拜了。要說到戰功,此人絕對是四大輔臣裡,甚至是當時全滿洲人裡最厲害的。鰲拜是後金開國功臣費英東的姪子,他十幾歲開始就跟著努爾哈赤、皇太極打天下,清兵入關以後,鰲拜繼續打仗,在湖廣把李自成逼到絕路的是他,在四川把張獻忠亂棒打死的還是他。不過,這位滿洲第一巴圖魯(勇士),在太宗駕崩時站錯邊,跑去挺豪格當皇帝,惹毛了多爾袞,於是在順治五年時遏必隆吃癟的那件事情裡,讓人告了一黑狀,被多爾袞判了死刑,弄得第一勇士把家裡財產都捐出來繳罰款(罰鍰自贖),這才逃過一劫。

選擇這四個人組成新的康熙輔政班底,然後繼續把議政親王們晾在旁邊,除了他們都得罪過多爾袞之外,背後展現的,是孝莊太后的政治盤算。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