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愛新覺羅‧玄燁

 

──抹粉的聖君

廖彥博◎著

第五章
河堤上的康熙

明珠不是什麼大魔王,索額圖也不是第一罪人,而郭琇等人的出場,更是工具性質濃厚—他們全都是「康熙王朝」這台大戲的木偶。後台裡,只有一個操縱者,他扶起這個來打那個,引進那個來攻這個,維持住一個動態中的平衡政局,這個人,就是康熙皇帝,愛新覺羅‧玄燁。

郭琇的神奇三年

康熙九年(一六七○年)是一個神祕的年份。如果你看看這一年的進士金榜,會發現上面有不少熟悉的名字。

比如一甲「賜進士及第」的三名進士裡面,前面才剛提過的工部尚書、開浚海口欽差大臣孫在豐,就是第二名探花郎。

又比如再前面些,當李光地不願替出演無間道的同鄉同年陳夢雷講話求情時,決定出面搭救的刑部尚書徐乾學,正是一甲第三名,堂堂榜眼。

至於那個事件裡的雙男主角,李光地與陳夢雷,是的,這對老冤家也榮登康熙九年「賜進士出身」的金榜(李光地二甲第二名,陳夢雷二甲三十名)。看來這年的主考官慧眼獨具,錄取了不少日後發光發熱的歷史名人。

就在這「庚戍科」金榜(康熙九年為庚戍年)錄取的兩百九十九名進士菁英隊伍的後半列(第三甲、同進士出身)裡,走著一個不起眼的人,他的名字叫郭琇(一六三八年—一七一五年),字端甫,號華野,山東即墨人。

與許多年紀不過二十來歲,就從生員而舉人而進士,科場連戰皆捷的春風少年相比,三十二歲才考中進士的郭琇並不特別,而且,大隻雞慢啼,考運不佳這也就罷了,很快他就會發現,自己的官運也實在好不到哪裡去。考中進士的郭琇,開心的回家等吏部的委任札,這一等,就等了八年。直到康熙十七年,吏部委他為江南吳江縣令的派令,才慢吞吞的送到了郭琇手上。當時在老家耕讀維生的郭琇,差點還記不起自己曾考中進士這回事。

不管怎麼樣,高齡四十的新任縣長郭琇收拾行李,到吳江縣上任去了。郭縣長七年期間精力充沛,辦事認真,尤其擅長疑難刑事案件的審判(善斷疑獄),而且絕對秉公處置,不稍徇私。他這種鐵面作風,終於獲得上司湯斌的欣賞,給了他全省第一的考績(治行為江南最),並且向吏部推薦升官,朝廷並不認識郭琇是哪號人物,接到江蘇巡撫的推薦,就隨便找個理由,說他徵稅不足額,想搪塞過去(部議以琇徵賦未如額,寢其奏),可是康熙看到報告,卻決定拔擢他當都察院主管江南地區監察彈劾的江南道御史(從五品),這一年是康熙二十五年(一六八六年),御史郭琇人生中最精彩的一段時間就此展開。

一上任御史,郭琇立刻便開炮,炮轟的對象,赫然就是河道總督靳輔。康熙二十七年(一六八八年),郭琇再上疏彈劾靳輔,說他「偏聽幕客陳潢」,阻撓開濬下河,背後還有黑手下指導棋;康熙非常重視,親自到乾清門召見大臣,交下郭琇的彈劾奏摺,讓大臣們看著辦。果然,靳輔罷官,陳潢被捕下獄。

正當朝廷內外開始注意到郭琇這麼一號人物的同時,更猛烈的炮火已經蓄勢待發,指向靳輔身後的黑手。郭琇呈上〈糾大臣疏〉,彈劾大學士明珠、余國柱結黨營私、收受賄賂、公然賣官鬻爵、箝制言官等八項大罪,並揭發靳輔每年於治水上耗費的大量預算,都遭到該黨中人的侵吞分肥。

據說,郭琇在上奏前一天,特地抽空去了趟明珠府上。當時明珠正在舉行宴會,聽到郭御史親自來訪,感覺十分榮幸,連忙出來相見。在清朝,主司監察的官員,一般不和大臣往來,以示迴避;就算要串通情報,也是私底下偷偷摸摸為之,以耿直敢言受到注意的郭琇,竟然這樣光明正大前來拜訪明珠這位權傾朝野的大臣,豈不是替他的清廉掛保證嗎?所以明珠很高興。

明大人聰明奸巧一世,此刻大概是酒喝多了,腦子運轉得有些不靈光,他喜上眉梢的迎著面無表情的郭琇進到內堂,郭御史不肯入座,只冷冷的說:今日未備薄禮,謹以奏摺一道,為納蘭大人賀!於是便逐字逐句的,將那篇〈糾大臣疏〉咬金斷玉的朗讀出來。明珠的笑容還掛在臉上—只是顏色已經轉為鐵青。

此折一上,朝野震動,康熙馬上宣布處置:原太子太保、武英殿大學士明珠一切職務全部罷免,」交與領侍衛內大臣酌用」,戶部尚書余國柱也跟著丟官,黨附明珠的官員(例如靳輔)大部分落職,當時內閣七個大學士,就有四個去職,政府算是來了個空前大改組。郭琇也因為此案,所謂」直聲震天下」,升官為都察院左僉都御史(正四品)。

不過郭琇的風光時刻,到此便嘎然而止。明珠一案才過沒有多久,他就立刻身陷一場請託關說疑雲,康熙派人調查的結果,郭琇確有關說行為,於是他被降五級任用。康熙二十九年(一六九○年),吏部上報告,稱讚郭琇工作認真,建議他升任通政司參議(受理陳情與公文收發單位的處長級幹部,正五品)。康熙的回答竟然是:讓他回家養老去吧(上命改令予琇休致)。

事情還沒完。郭琇雖然強制退休回山東老家,人家還沒這麼快放過他,尤其是明珠的餘黨們。江蘇巡撫說,郭琇在吳江縣令任內侵吞漕糧;山東巡撫說,郭琇他爹參加過亂黨。弄得郭琇回山東老家,還沒待上幾天,就被逮到江寧(南京)受審去了。郭琇他爹參加亂黨的指控,後來證實是含沙射影的栽贓誣告,不過他在吳江縣任內的漕糧帳目確有問題(坐侵收運船飯米兩千三百餘石),郭琇就在冗長的司法、申訴過程裡,度過了十年。

康熙三十八年(一六九九年),皇上又想起了他,並且為他父親的名譽昭雪。一介平民郭琇再次搭乘直升機,拔擢為湖廣總督,四年後,他卻因田土丈量申報不實、地方平亂諱敗為勝等罪名遭到彈劾,再度被罷免下台。

郭琇在官場上的起落,讓兩百年以後的《清史稿》為郭琇作傳的執筆者發出了感嘆,為什麼鐵面御史郭琇的官場生涯如此坎坷,屢遭攻訐打壓?要知道,他頭上的大老闆可不是什麼「惠帝」、「後主」之類容易蒙蔽的昏君,而是有「大帝」之稱的聖祖康熙爺啊。

不過問題又來了:如果之前郭琇連等一紙縣長的派令,都可以等上八年;之後申訴老爹被冤枉一案,又花了九年才能平反,為什麼在入京城當御史的三年內,他告誰誰倒,轟誰誰垮,如此神奇、這般風光呢?

《清史稿》想出了其中的緣故:郭琇那得意的三年,全是因為康熙老早就想要砍明珠了,郭琇不過是一把正好冒出頭來,讓皇帝順手抽出來使用的寶劍(蓋由聖祖已悟其奸,而琇遂得行其志)。

是的。看完了郭琇的遭遇,我們發現,郭琇官場人生如直升機般高速升空的那三年,與明珠集團的倒台,時間上正好重疊。風雲際會,郭琇是康熙所揀選的一柄利劍(雖然也就用上這麼一次)。

所以,說完了利劍,該要請被利劍砍的人出場了。大魔王納蘭明珠,你請上到歷史的前台來吧。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