歃血3

劉太后病逝,宋仁宗趙禎真正掌控大權,太后臨終之際,特意找來狄青,啟示他尋找香巴拉之途。在為太后發喪期間,八王爺驚爆趙禎的身世之謎……
宋仁宗勵精圖治,重用一批忠臣良將,以圖重振西北,抗衡西夏。狄青主動請命戍邊,尋求建立功業的機會,正逢賢臣范仲淹執掌西北,重用狄青,狄青獨擋西夏鐵騎、大破後橋寨、獵殺西夏九部郡王,甚至刺殺西夏皇帝元昊。威震西北。然而,香巴拉的迷霧卻仍舊如層層蔽日,狄青在一次次失望中繼續找尋……

趙禎那一刻,神色比雪還要冷,他在看著一人。那人神色也冷,更多的是沉靜。那人並沒有望著趙禎,只是垂頭不語,那人就是兩府第一人呂夷簡!

呂夷簡沒有上前,參政薛奎跪行上前道:「啟稟聖上,太后仙逝前以手除服,用意明瞭,太后肯定是不想穿袞冕去見先帝。想先帝曾請太后照顧天子,讓太后在天子成人後,還政於天子,太后若穿袞冕見到了先帝,如何回答先帝的質疑呢?」

趙禎舒了口氣,喃喃道:「原來如此。」扭頭望向不遠處老邁的李迪,趙禎問:「恩師,太后臨崩前,一直在與你交談,想必你最明白太后的用心了。依你來看,太后是何心意呢?」

李迪渾身顫抖,眼中有著說不出的憂傷之意,見趙禎目光灼灼,低聲道:「老臣老了……也糊塗了。想薛參政所言……有他的道理吧!」

趙禎心中有些不滿,轉望呂夷簡道:「呂相,你意下如何呢?」

呂夷簡又沉吟了片刻,說道:「李大人說的不錯,薛參政說的是有他的道理。」

群臣有的不解,有的已明白了,呂夷簡、李迪二人看似附和薛奎,話語間卻是含糊其辭,只說薛奎有他的道理,可薛奎的道理對不對,他們是否建議天子採納,呂、李二人均不說。這兩個老油條,當然還在等天子的意思。天子至孝,到底怎麼來決定,誰也不知!

趙禎已道:「既然三位卿家意見一致,決定除去太后的袞冕,還太后本來的服飾,朕也覺得妥當。眾愛卿,你們可還有異議?」

群臣微怔,隨即參差不齊道:「聖上英明。」

趙禎的目光從群臣身上掠過,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呂夷簡,說道:「太后仙逝,朕這幾日暫不理朝。都退下吧!」

說罷,趙禎拂袖回宮,群臣跪送,私下議論,三三兩兩地散了。

趙禎回到宮中,見狄青還立在那裡,像根本沒有移動的樣子。陡然間心中激盪,走過去,一把抓住了狄青手臂,哽咽道:「狄青,太后她……去了。」宮中滿是人手,可他眼中只有狄青。

宮人見狀,都是大吃一驚,不解趙禎如斯傷心下,不找宮人、不找親人、不找皇后,為何只找狄青流露心事。狄青也有些吃驚,手足無措,半晌才道:「聖上,逝者已逝,你……節哀。」

趙禎哭泣了許久,好像察覺到失態,緩緩鬆開了雙手,坐下來,低聲道:「狄青,當初朕見你在楊羽裳面前,傷心欲絕,還不理解。可朕此刻才體會到,失去至親至愛的那種悲痛。太后去了,朕再無法盡孝,一想到這裡……」他哽咽難言,用衣袖擦擦眼睛,喃喃又道:「朕……要好好地辦理太后的身後之事……」

「聖上,眼下並不急於給太后辦理身後事的。」

趙禎勃然大怒,喝道:「你……八王爺,你說什麼?」他本以為方才那句話是狄青所言,忍不住地憤怒,可扭頭望去,才發現說話的竟是趙元儼。

八王爺跪行上前,顫聲道:「聖上,臣冒死有一事相求。」

趙禎雙眉豎起,寒聲道:「你要求什麼?你可知道,就憑你方才說的那句話,朕就可以賜死你嗎?」狄青也有些奇怪,不解八王爺為何在這時候,說這些不合時宜的話。八王爺聲音反倒變得低沉,再沒有了畏懼,「有些話,臣寧死也要說。臣一片忠心,不想聖上此刻擔負不孝的罪名。」

趙禎臉色已變,陰沉道:「皇叔,你可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

八王爺挺起了胸膛,一字字道:「臣當然知道。臣要說的是,劉太后並非聖上的生母!而聖上的生母,另有其人!」

趙禎倏然站起,臉色又變,失聲道:「你說什麼?你胡說什麼!」

狄青一旁聽到,心中微驚,也記起了李順容所言,一時間心神不定。八王爺所言不假,可八王爺怎麼知道這件事?這件事應不應該說出來?八王爺為何要說出此事?

八王爺愈發地鎮靜,沉聲道:「聖上,此事千真萬確。當年太后生下一女,聖上本是宮女所生。太后為求皇后一位,這才向先帝謊稱生下了聖上。當初臣在宮中,因此知道此事,聖上若是不信臣所言,可找李迪詢問。這件事先帝知曉,李迪當年在宮中,也是知道的。」

八王爺所言,如雷霆般轟來,擊得趙禎搖搖欲墜。趙禎手扶桌案,良久才道:「宣李迪前來。」

李迪本未離開宮中,聽天子宣召,顫巍巍地趕來。他見到八王爺的那一刻,似乎明白了什麼,眼中藏著深切的悲哀。

趙禎望著李迪,咬牙道:「恩師,八王爺說……太后本非朕的生母,此事可是真的?」

李迪蒼老的臉上,盡是畏懼和悲傷。他緩緩跪倒,良久才道:「此事的確是真的。」

趙禎笑了,笑容淒慘,許久後,怒拍桌案喝道:「一派胡言!你既然早知道朕非太后親生,為何不早些說出來?你難道不知,欺君可是大罪!」

李迪跪在那裡,老淚縱橫道:「聖上,臣罪該萬死。」

「將李迪推出去……」趙禎不待判決,狄青驚醒,暗想李迪若死,那八王爺不也是死罪?他那時還沒有想到自己,毅然上前道:「聖上,李大人絕非有意欺瞞,請聖上明察。」眾人一奇,不想這時候竟是狄青出來為李迪求情。

更奇的是,趙禎竟冷靜下來,問道:「狄青,你怎知李迪絕非有意欺瞞呢?」

狄青一言既出,無法收回,只能硬著頭皮道:「聖上,李大人不說出真情,我想是對聖上的一片衛護之心。他怕說出來後,反倒對聖上不利!」

李迪望向了狄青,滿是訝然,眼中那一刻的表情,複雜千萬。

趙禎沒有再問下去,他當然聽得懂狄青的言下之意。

有太后垂簾,誰說出此事,逼急了太后,不但臣子有過,只怕天子也難保性命。

良久,趙禎才歎道:「狄青,你說的對。朕險些錯怪了恩師。」說罷上前攙扶起李迪,歉然道,「恩師,朕一時糊塗,誤解了你的好心,你莫要怪朕。」

李迪激動得老淚縱橫,喃喃道:聖上……老臣不敢。聖上英明,先帝在天之靈,也能放下心事了。先帝當初吩咐老臣照看聖上,可老臣無能,有負聖恩呀!」說罷哽咽抽泣,哭得傷心。

趙禎見李迪真情流露,也是眼簾濕潤,良久才道:「可只憑八王爺和恩師所言,朕總感覺難信此事……」

李迪哽咽道:「聖上,呂相當年曾在宮中,也知道此事。不但呂相知道此事,聖上的身邊,還有另外一人知曉此事。」

狄青心頭一跳,心想李迪總不會知道是我吧?不想李迪道:「殿前侍衛李用和也知道此事。」

趙禎擰起眉頭,詫異問道:「李用和?這等機密大事,他又如何會知道呢?召李用和、呂夷簡入宮見駕。」陡然想到了什麼,趙禎臉色蒼白,盯著李迪道:「朕的生母若非太后,那生母是誰?」

李迪半晌才道:「臣只知道,那女子姓李,是個順容。」

趙禎身軀晃了晃,扶住了桌案,向狄青望過去,那眼神中,有著說不出的悲傷哀思。

聽到李順容的時候,他就想起了永定陵。聽到了李順容三個字,他就明白為何李用和會知道此事。

他眼中已有了了然。

原來那哀痛欲絕、深情款款望著他的女子,就是他的生母!原來那捨身救他、為他擋難赴險的女子,就是他的生母!原來這些年來,孤孤單單獨守永定陵、仰視他輝煌無邊的女子,就是他的生母!

趙禎不再質疑、不再懷疑。當初的一切疑惑都有了解釋,血濃於水,只有生母才會如此待他,又何須理由?

原來他曾見過生母,卻形如陌人……

趙禎那一刻,淚如雨下。
狄青見趙禎望著他落淚,垂下頭來,已不能語。(待續)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