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4 一心尋找香巴拉的狄青,無意中聽到趙明談起香巴拉,如同世外桃源的香巴拉,為何在趙明口中,卻如同地獄般恐怖慘厲?元昊圖謀攻略涇原路,狄青奉范仲淹之命,前往報告守備涇原路的韓琦,卻遭高高在上的文官們輕視。一心只想報國衛民的狄青,屢遭困厄,北宋重文輕武的政策,會對一觸即發的宋夏戰爭帶來何種結果?戰無不勝、威震西北的狄青,終於得知了香巴拉確切的地點,香巴拉、飛雪、飛鷹、元昊之間,到底有何神祕的關聯? 

那人躍到樹下,不等奔走,林中已有五六人奔出,向那人圍來。那人身形陡轉,霍然向狄青衝來,厲喝道:「狄青,拿命來。」他手腕一動,袖口突然冒出個鐵杆模樣的東西,尖端有如鷹喙。

眼看他離狄青不過丈許,那鷹喙已倏然而動,就要轟然一擊。

狄青竟動也不動,皺眉問道:「飛鷹,你做什麼?」

那人倏然而止,立在狄青身前,哈哈一笑道:「好一個狄青,這都嚇不了你。」他手臂上的鷹喙嗖的一聲,已縮回到了衣袖。

那人臉上戴著眼罩,只露出薄薄的嘴唇,和鷹勾一樣的鼻子,目光犀利若鷹,正是和狄青聯手刺殺元昊的飛鷹。

狄青一擺手,手下人隱去。狄青皺眉道:「你覺得很好玩?」他不想飛鷹突然到了這裡,飛鷹來興慶府做什麼?

飛鷹歎口氣道:「一點兒也不好玩。上次我殺了夏隨後,被人追殺,一路逃到了玉門關,差點兒送命。不過我沒想到,那種計謀竟也殺不了元昊。」他談話間傲氣不減,狂性依舊。

狄青眼中光芒閃動,若有所思道:「那你這次前來,要做什麼?」

「找你!」

狄青問道:「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飛鷹撇撇嘴,高傲道:「你殺了毛奴狼生,夏人找不到你,我卻能跟上你。」

狄青皺眉,暗想這人神出鬼沒,連元昊也敢得罪,到底是誰呢?沉聲問道:「你找我做什麼?」

飛鷹緩緩道:「我準備找你聯手,再殺元昊,為郭大哥復仇!」他目光咄咄,滿是狂熱。

狄青哦了聲,輕淡道:「你真的想為郭大哥復仇嗎?」

飛鷹身軀微震,目光陡然變得淬厲,緩緩道:「那我費盡心力地聯繫野利旺榮,讓你混入宮中刺殺元昊,攪亂興慶府,逃亡玉門關,都是吃飽了撐的?」]

狄青目露思索之意,半晌才緩緩道:「你逃往玉門關,因為你知道……香巴拉在那附近!你和野利旺榮合作,也是為了香巴拉。你要殺元昊,不過是因為他阻撓你接近香巴拉!」

飛鷹眼中光芒暴閃,身形微弓,已現殺機。

狄青知道自己猜中了。

二人方才均在試探,看誰能掌控局面。飛鷹一直故作神祕,狄青就要在這方面,揭穿他的神祕,取得先手。

與飛鷹對話的過程中,狄青一直在想著和飛鷹交往的經過。

飛雪、元昊、野利旺榮、玉門關—玉門關豈不在沙州的附近?

想到沙州的時候,狄青又想到趙明曾說的敦煌和曆姓商人,更不能不想到香巴拉。

念及香巴拉的時候,狄青霍然省悟,飛雪非要穿越沙漠去興慶府,可能就是去找飛鷹。飛雪和飛鷹竟能聯手,是不是因為他們有個共同的目的?

飛雪要去香巴拉,這麼說,飛鷹也是為了香巴拉!狄青想到這個答案,其餘的事情豁然開朗,他接連三個推斷,水到渠成。

見飛鷹神色緊張,狄青更加輕鬆,他知道自己不必再被飛鷹牽著鼻子走了。

「就算我說中了你的心事,你也不必劍拔弩張吧?」狄青神色愜意道。

飛鷹舒了口氣,突然笑道:「狄青,你其實也不敢肯定的,對不對?我一緊張,反倒告訴了你實情。」

狄青微微一笑,不再多說。有時候,不說比說要管用。

飛鷹正視狄青,半晌又道:「你還知道什麼?」

狄青模稜兩可道:「該知道的自然就會知道。」心中卻想,飛鷹顯然沒有進入香巴拉,他沒有成功,所以又回到興慶府。興慶府有香巴拉的祕密嗎?還是他還要找合作之人?如果說一定要找合作的人手,難道說要入香巴拉,單憑一己之力不行?不然何以飛雪一定要找個同伴前往?

以前模糊的概念漸漸清晰,狄青知道得越多,愈發地冷靜。他更知道一點,他不急,急的就會是飛鷹。

飛鷹眼中意味深長,突然道:「我知道你也在找香巴拉,對不對?」

狄青心口一痛,還能神色不變,「因此你一直不對我提及香巴拉,你怕我會和你搶?」

飛鷹笑了,神色中,驀地變得自負,「該是我的,就是我的,誰都搶不走!」

狄青諷刺道:「你不必這麼著急把香巴拉劃在你的地盤裡。我必須要告訴你個現實,現在香巴拉還在元昊的地盤中。」他依舊在試探,果見飛鷹眼中露出憎恨之意,「元昊這個雜碎,我遲早有一天讓他知道,得罪我的下場。」

狄青再次肯定了自己方才的想法,香巴拉就在沙州!元昊控制著沙州,不讓任何人接近。狄青倒也有些駭然飛鷹的狂傲和自信,飛鷹甚至不把元昊放在眼裡。

這個飛鷹,到底是什麼來頭,又有什麼底氣如此自信呢?

飛鷹陡然放緩了語氣,「狄青,既然你也知道不少,那我就和你直說吧!我找你,就是為了和你聯手找出香巴拉的祕密。這天底下,如果以你我之能,還不能找出香巴拉的祕密,那只怕沒有別人能找出這祕密了。」

「是嗎?」狄青不鹹不淡道,「飛雪加上野利斬天也不能嗎?」

飛鷹冷笑道:「他們是癡心妄想。」

狄青心中微動,微笑道:「你聽我說飛雪和野利斬天在一起,根本不驚訝?是不是說,你已見過他們了?」

飛鷹微震,已意識到狄青早非沙漠時的那個狄青。眼下的狄青,更加地睿智成熟,心機很是深沉。他雖什麼都沒有說,但狄青已知道了很多。(待續)

創作者介紹

好讀出版部落格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