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4一心尋找香巴拉的狄青,無意中聽到趙明談起香巴拉,如同世外桃源的香巴拉,為何在趙明口中,卻如同地獄般恐怖慘厲?元昊圖謀攻略涇原路,狄青奉范仲淹之命,前往報告守備涇原路的韓琦,卻遭高高在上的文官們輕視。一心只想報國衛民的狄青,屢遭困厄,北宋重文輕武的政策,會對一觸即發的宋夏戰爭帶來何種結果?戰無不勝、威震西北的狄青,終於得知了香巴拉確切的地點,香巴拉、飛雪、飛鷹、元昊之間,到底有何神祕的關聯? 

狄青見狀,搖頭道:「你什麼都瞞著我,那我們如何合作呢?」心中卻想,飛雪和野利斬天肯定也沒有成功,不然飛鷹的目標就是那兩人。葉知秋這麼久沒消息,曹佾也在苦苦尋覓……

這個香巴拉,到底有什麼玄奧?

半晌後,飛鷹試探道:「狄青,其實你比我更想去香巴拉。你若和我聯手,尋出香巴拉的機會更大。我的確有一些事瞞著你,但現在顯然不是說出真相的時候。」

狄青斜睨著飛鷹,突然道:「你和我合作可以,但我有個條件。解下你的眼罩,你必須讓我知道你是誰!我不習慣與不知底細的人合作。」

飛鷹身軀一震,凝聲道:「我若不解開眼罩呢?你又如何?」

狄青心中一緊,暗想飛鷹為何對身分如此重視,飛鷹怕什麼?他幾乎想要動手揭開飛鷹的眼罩,但他終於克制住衝動。

眼下他沒有擒住飛鷹的把握,他也沒有必要和飛鷹撕破臉皮。

「不告訴我你的身分,那就請便吧!你說的不錯,我的確也想尋找香巴拉,但我……不必一定與你合作!」

飛鷹臉色突然變得極為古怪,凝聲道:「狄青,你今日若不和我合作,你肯定會後悔!因為天底下,只有我一人才知道如何破解香巴拉之祕!元昊都不行!」

「是嗎?」狄青心中雖緊張,仍是滿不在乎的表情,「那你自己去找吧,何必來找我呢?」

飛鷹眼中已現怒意,長吸一口氣,仰天長笑道:「好,你莫要後悔!」他言畢,霍然轉身,身形一晃,已消失在密林之中。

狄青微有失望,不想飛鷹突然說走就走,卻示意手下人莫要攔截。他和飛鷹一番談話,有些收穫,但意義不大。他更知道,飛鷹來興慶府,也絕不會是因為他狄青。

在殺了毛奴狼生之前,誰都不會想到他狄青已來到了興慶府,飛鷹也不例外。

飛鷹到興慶府,多半有另外的目的!

正沉吟間,韓笑已趕到。方才在太白居給狄青送信的人就是韓笑,他一見狄青,就道:「狄將軍,有最新消息。范大人急召你回返!」

狄青微怔,猜不到范仲淹召他回返是因何事,但知道范仲淹不會無的放矢,當下吩咐道:「韓笑,你傳令下去,讓李丁、暴戰今夜進攻長雞嶺的夏軍。一戰之後,莫要停留,全部撤走!」

韓笑傳令下去,狄青不再耽擱,和韓笑、戈兵一路向南,準備過群山上官道回返大順城。到了山腳處,狄青忍不住向戒臺寺的方向望了眼,見遠方戒臺寺虎踞龍盤般,不由止住了腳步。

山風幽幽,繁花似錦。

狄青收回目光,望著那山野中嬌笑的花兒,不知哪一朵是楊羽裳的笑,又是一陣惆悵。他本以為可以不想,原來那相思只是刻得更深……

他舉步要走,突然止步。

這時天藍草綠,花紅風輕。爛漫的山光中,過來了一頂小轎,轎子金頂玉簾,在青青山色中,顯得那麼的引人注目。

轎子前後都跟著夏軍,共有十六人。轎子旁跟著一婢女,垂首低眉,輕移蓮步。

韓笑留意到狄青在看婢女,有些奇怪。那婢女雖唇紅齒白,有些姿色,可狄青絕非好色的人,狄青盯著那婢女要做什麼?

韓笑覺得轎中人身分不低,心中微動,向戈兵使個眼色。

戈兵走到狄青的面前,做個殺的手勢。狄青搖搖頭,扭頭閃到了路的一旁。韓笑方才只以為狄青要出手殺人,見狄青表態,知道會錯了意,也跟戈兵閃身到了路邊。

韓笑不知情,狄青卻是認得那個婢女,當初他刺殺元昊不成,避難丹鳳樓的時候,就見過那婢女。

那是單單公主的丫環。

轎中人是單單?

一想到這裡,狄青腦海中閃過那紫衣身影,還有那倔強略帶蒼白的面容。這裡離戒臺寺不遠,單單可能是去上香還願,如今回轉興慶府吧?狄青如此猜測。他心中並沒有殺機,只在靜等轎子過去。

狄青的舉動很尋常,普通百姓見到這種轎子,不用問,也是暫避以免麻煩的。

天往這方藍,轎往這方來。

那些夏兵盯著路邊的狄青三人,眼中露出警惕之意,畢竟當初單單曾被飛鷹抓過一次,這些人得兀卒的吩咐,隨時保護單單,如有失誤,難免人頭落地。

擦肩而過,如山色融雲,蟬過青草︙︙

淡淡的,似近實遠。狄青已待舉步,轎子突然停了下來。戈兵肩頭輕聳,韓笑笑容微凝,只有狄青還是不動聲色,斜睨著小轎。

轎簾捲開,果然現出熟悉的紫色,如丁香盛開。單單下了轎子,向狄青這方向望過來。她像是望著狄青,又像是望著青山連雲。

一如既往的高傲,一如既往的任性,但七分高傲中,夾雜一分惆悵、兩分憔悴。

單單人就如冰山般冷,但眼神中,有了分惘然和思念。

她思念著什麼?

狄青沒有再想,也沒有再看,他移開了目光,絕不是因為覺得單單會認出他。

單單終於移開了目光,狄青已變了裝束,她當然認不出來。可她為什麼要下轎?難道說……這裡曾經有過思念?

良久,夏兵無語,也不敢勸。單單突然拎著裙角,跳著腳向山坡上跑去。

護衛的夏軍都是臉上色變,但喊都不敢喊,只能低聲呼哨,分散開來衛護。幸好一望綠草無垠,沒有人的藏身之處,也不虞有刺客。

狄青滿是詫異,不解單單要做什麼。他就算猜得透飛鷹的心機,可卻看不透單單的心思。

單單蹲了下來,蹲在綠草中,撿起塊碎石,劃著什麼,又像望著什麼。片刻後,她起身下山,入了轎子。

轎子抬起,伊人遠去。

狄青望著那轎子消失不見,轉身要走。韓笑突然道:「這女子方才好像在寫什麼,就在那紅杜鵑旁。」

狄青微怔,搖頭道:「她寫了什麼,不關我們事。」

戈兵有些好奇,說道:「狄將軍,下屬去看看。」他知道狄青不會阻止,飛掠過去,片刻後回來道:「韓笑說的不錯,那女子的確寫了幾個奇怪的字。」

狄青不經心地問:「寫的是什麼?」

戈兵表情古怪,半晌才道:「她寫的是,『花兒悄悄開,你為什麼會來?』」

狄青一震,竟然呆了。

花兒悄悄開,你為什麼會來?

單單為何要寫這句話?難道說單單公主,方才已發現他狄青來了?她是怎麼發現的?狄青嘴角露出自嘲的笑,暗想道:她說的,不見得是我狄青。

狄青心情複雜,終於舉步到了方才單單公主寫字的地方。戈兵說的不錯,一叢杜鵑花旁,單單公主在一片褐土上,用碎石劃寫的就是那幾個字。

或許風過後,塵土終究會掩蓋字跡,但那刻下的字,就像說過的話,總是存在。不在地上耳邊,只在心間腦海。

輕風吹拂,山花搖曳。字跡尚存,人已不在。只有那隨風而走的花香,從那青青的山上飄過,掠過那疾步東行的人,到了那搖曳的小轎旁。

轎子搖啊搖的,轎中人冷漠不改,只是望著如玉的手掌。十指纖纖,還殘留著泥土的芬芳,花兒悄悄地開,但會來的人終究還是要走。

既然如此,是相見不如不見?抑或是,相見不如懷念?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