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4899_behind_bedroom_doors_ii
 文/撒空空


儘管開著空調,但我們兩人全身都遍布著一層薄汗。夏日午後的陽光透過窗簾縫隙潛入屋中,慵懶的、金色的光,照在我們身上。迷亂的陽光,濕潤的薄汗,青澀的喘息,切切種種凝結成最堅固的回憶。慾望的滋味在我們之間蔓延,讓稚嫩的意志力全線崩潰。我緊緊地抓著溫撫寞,挺起身子,想要索取更多。而溫撫寞也到達迷亂邊緣,他用盡全力,想將我融入他的體內。

他那骨節分明白淨的手,開始慢慢掀下我的內褲。我支起身子,配合著他,一起將那最後障礙給褪下。此刻,我的下身已是一片冰涼。我緊緊閉上眼睛,繃緊身子,開始迎接那最重要的時刻。但是,許久許久,在我身上的溫撫寞都沒有反應。我疑惑地睜眼,卻看見溫撫寞眼中的情慾迷霧已經慢慢消失。他深深吸口氣,努力平靜下來,道:「食色,我不能做。」

我埋頭捶打著床,老淚縱橫。一定是內褲惹的禍。我瘋了,居然在今天這麼重要的日子穿這種粉紅色、前面印著Hello Kitty,後面還有個小尾巴的小內內,這麼幼稚,溫撫寞有心情做才怪!溫撫寞卻道:「不是的,不關內褲的事。」我這才停了下來,詢問地看著他。溫撫寞歎口氣,道:「不是妳的原因,而是,我今天沒有準備。」隔了三秒,我就明白過來了──原來是套套的問題。我大大鬆口氣,想說:「沒關係,我這兒有。」但又覺得不夠矜持,這樣不好、不好。於是,我只能裝模作樣地歎口氣,道:「哎,就是啊,出了人命就不好了。」

他拿著被子包裹住我,緊緊地抱著,將那股灼熱的慾望慢慢舒緩下去。我清清嗓子,道:「反正沒事,我們就來看本書吧。」說著,便打開旁邊的床頭櫃抽屜──老爸買的杜蕾斯就乖乖地躺在裡面。我很做作地咦了一聲,接著道:「哎呀,這是什麼東西?人家怎麼沒有看過呢?」睹此情狀,溫撫寞臉上一片了然,他看著我,眼中帶笑,道:「我也沒見過,可能是氣球吧,妳吹吹看呢。」臭小子,居然在裝純的我面前裝純,故意破我的功。算了,慾火焚身,沒時間和他兜圈子,我恢復了慓悍本色,將那幾盒杜蕾斯放在他面前,開門見山地說道:「時間不多,快選擇一種口味,草莓,香蕉,還是香橙?」他低頭,手握成拳,放在唇邊,掩飾笑意。

那碎髮微微散落在額前,黑色的髮,白皙的肌膚,形成鮮明對比,給人極深的視覺刺激。那完美的側臉,每一根線條都透著柔和,此刻的他有著冰的容顏,但卻沒有冷的距離。我那個口水直下三千尺啊,忙捅捅他,道:「快選啊,傻笑什麼?」溫撫寞道:「要選也是妳選。」我納悶了,問:「為什麼?」他聲音中夾雜著曖昧,說:「我只是戴,而要『吃』它們的人是妳啊。」這話像一道天雷劈中了我,我痛心得使勁捶胸。我冰清玉潔的溫撫寞啊,居然被我給教成這麼猥瑣了,叫我情何以堪啊?算了,反正思想都已經被我給玷污了,那我就壞人做到底,把他的身子也一併弄髒了吧。說完,我選擇了比較應景的香蕉味,遞給他,催促道:「快點、快點,再晚,我的蓬門就不開了。」當然,我寒食色還是有一點女性矜持的,於是,便沒有偷看小撫寞穿雨衣的過程,乖乖地躺下,閉上眼,等待著。小撫寞啊,你別著急,以後多的是時間見姐姐。

正想著,溫撫寞清新的氣息又縈繞在我的鼻端。我的心臟,像打鼓一樣,咚咚咚咚地響個不停。我不敢睜眼,只是忐忑而激動地感受著溫撫寞的愛撫及親吻。此刻的我們都是赤裸的,像兩個嬰兒,正要失去聖潔,邁向繁華,走入人生的另一個階段。溫撫寞的唇,重新在我的皮膚上流連,每一次親吻都會點燃一點火星,最終匯集成燎原大火,焚燒我所有的理智。我在黑暗之中牢牢環抱著他的頸脖,環抱著那波濤洶湧慾海中唯一的浮木。兩具赤裸的身體覆蓋著薄薄的汗珠,在慵懶的陽光下反射著金色的光。細長的手腳相互糾纏,青澀的擁吻,不吝嗇地給予,滾燙的肌膚,彼此貼緊。終於,在一陣清晰的刺痛中,我和溫撫寞互相得到了彼此。

因為痛,因為欣喜,因為切切種種,我的眼睛浮上了一層水霧。眼前的世界迷亂,迷亂在這個夏日的午後……

吾乃食色_封面(小)  本文出自十月新書:《吾乃食色》
 敬請期待

張小嫻純愛接班人、都會愛情文藝寫作小天后──撒空空

送上夠猥瑣、夠爆笑、最毒舌、最深情之作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