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四十多萬字的小說根據宋朝真假公主柔福帝姬的歷史疑案展開想像,以北宋靖康年間二帝被擄至金為背景,描述了一個亡國公主的一生,借宋徽宗的女兒柔福帝姬這樣一位身份特殊的女人,關照國難家仇對女性身心的摧殘和撕裂,以細膩的筆觸譜寫了湮沒在破碎山河間的一闋悲歌,頗能引人深思。 

柔福帝姬(上)

八 笄禮

這些天趙構並無再找柔福,甚至有意無意地躲避著她,即便入了艮嶽也不過是去見父母及皇帝哥哥,商議一些關於出使的事,再不涉足鳳池池畔和竹林中的蕭閒館,習慣於議事之後立即回府,以一戶朱門將華陽宮的繁花魅影拒之門外。

不想有一日,柔福的同母哥哥鄆王楷親自登門拜訪,給他帶來一個關於柔福的消息:「三日後瑗瑗在龍德宮行笄禮,她希望你能前去觀禮。」

三日後,那是他出發去金軍寨的前一天。趙構覺得突兀而異樣,問:「為何選在三日後舉行?所有兄弟都要去麼?」

「沒有,除了我等同母的兄長,只請了你。」趙楷一笑,道:「是她向父皇和太上皇后要求的。她說她已滿十五,三日後是個大吉大利的日子,比原定那天還利於行笄禮。另外,還特意提出請你去觀禮,說希望這及笄之喜能帶給你好運,佑你出使之後平安歸來。」

趙構一時並未答應,但望著簾外暮煙沉默不語。

趙楷側首以一種觀察的姿態注視著他,唇角的笑意意味悠長:「照理說帝姬行笄禮除父皇母后外只有嬪妃、姐妹、宗婦等內眷觀禮,兄弟很少參加,可瑗瑗指定請你觀禮,並將行禮日期定在你出行前一天,倒像是特意為你安排的一樣。你們平日常有接觸麼?」

趙構微有一驚,卻未形之於色,只斷然否認:「不,我上次見她時她還只有六歲。」

趙楷頷首:「其實這也不難理解。自九哥上次出使歸來,宮中少女莫不欽佩仰慕你英勇氣概,瑗瑗雖與你並不相熟,但想必對你也更加敬愛,而今對你竟像是比對我這親哥哥還要親幾分。」

「三哥此言差矣。」趙構淡然道:「難道我就不是瑗瑗的親哥哥麼?」

趙楷一愣,隨即大笑開來:「不錯不錯,是三哥失言了,九哥當然也是瑗瑗的親哥哥。」

「請三哥轉告瑗瑗妹妹,那天我會去觀禮的。」趙構終於應承。

趙楷點頭,微笑起身告辭而去。他是皇室之中最著名的美男,長袍廣袖地行走在晚風中,那炫目的容光有劃破暮靄的力量。趙構透過他與柔福相似的眉眼,再次分明地憶起了那日在華陽宮花影裡天真爛漫地誘惑著他的小妖精,心情越發沉重如暗夜來臨。

柔福笄禮當日,趙構隨趙楷一同前往龍德宮觀禮。趙佶頗喜歡這個女兒,也邀了趙桓及朱皇后前來,並讓鄭太上皇后親自為柔福加冠插笄。

兩位皇帝升御座後,提舉官啟聲奏道:「帝姬行笄禮。」於是笙樂大作,在女官的引導下散髮垂肩的柔福緩步入大殿東房,等候在其間的朱皇后為之梳髮總髻,梳成後再引至殿中,樂聲稍歇,宮人唱祝詞:「令月吉日,始加元服。棄爾幼志,順爾成德。壽考綿鴻,以介景福。」

先由主持宗婦為柔福加一普通釵冠,施以首飾,然後柔福再入東房著裙背、飲執事者所酌之酒,象徵性地略進饌食,又加大袖長裙,再進酒。最後再入正殿,宗婦為她脫去適才所加之冠,置於盤中命人撤去,然後太上皇后起身,含笑將帝姬的正式釵冠九翬四鳳冠給柔福戴上,並從一旁宮女所托的盤上緩緩取過一支支冠笄、冠朵,細心地一一插到她的頭上。隨後有執事者奉褕翟之衣進殿,請柔福著衣,並再酌一杯酒,請太上皇后親執,祝詞再響:「旨酒嘉薦,有飶其香。咸加爾服,眉壽無疆。永承天休,俾熾而昌。」祝畢太上皇后賜酒,柔福飲完,再食執事者所奉饌食。

此時的柔福身形雖依舊嬌小玲瓏,但加冠著服之後已有一派少女風姿,眼波偶爾流轉顧盼,落到趙構身上時卻仍會不禁地流露出他熟悉的那一抹頑皮之色。禮成後女官引柔福至趙佶面前,柔福朝父皇下拜,趙佶微笑命她平身,她依禮謝恩而再拜。經過一番瑣碎累人的儀式,柔福看上去略有倦意而有些不耐煩,平身之後微微朝前壓低聲音笑著對父皇說:「是不是這樣就可以了呀?」

趙佶正色道:「都及笄了卻還這般不懂事!先聽宣訓,再拜你母后,然後接受內眷及幾個兄弟的祝賀。注意行動走路要輕柔優雅,再不能像以前那般蹦蹦跳跳了。」

柔福略嘟了嘟嘴,說:「哦。」於是再拜聆聽提舉宣訓:「事親以孝,接下以慈。和柔正順,恭儉謙儀。不溢不驕,毋詖毋欺。古訓是式,爾其守之。」

隨後柔福再拜,一字一字地背出她的答辭:「兒雖不敏,敢不祗承!」

歸位再拜,並再三拜謝太上皇后。

禮畢,柔福如釋重負地朝一旁坐席走去,準備接受皇后、妃嬪及眾內臣的道賀。應趙佶的要求,她行動間舉止輕柔而優雅,一抹清新純美的微笑綻開在她盛裝之下的華美容顏上,蓮步輕移,翩然生姿。

經過趙構面前時,她略停了停,輕喚一聲:「九哥。」眸中依稀有一簇溫暖的焰火閃動。

像是被灼了一下,趙構倉促點頭,想跟她說幾句祝賀的話卻不知如何開口,惟有清苦一笑。

柔福亦不再說話,自他身邊飄然走過。

趙構木然立於一旁,絕望地呼吸著被她風華暈染過的空氣,不覺一絲酸楚之意逐漸蔓延至鼻端。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