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福帝姬(中)趙構面對舉手投足莫不誘惑自己,卻又屢次冒犯自己的柔福,在極端矛盾的心態下將柔福嫁給永州防御使高世榮。高世榮深愛柔福,柔福卻始終對他冷漠不接受他,而高世榮也在極端苦悶之下與侍女喜兒有了私情,不料卻被柔福發現……

四 賜婚

離開書齋後,趙構前往嬰茀閣中。嬰茀見他微鎖雙眉,隱有怒色,便上前扶他坐下,輕言軟語地說:「官家可是聽見了什麼閒言閒語?不過是宮人無聊之下胡亂猜度的瞎話,官家何必如此介意。」

趙構聞言睜目道:「閒言閒語?宮中又有人在傳謠言?怎麼說的?」

「官家沒聽說?」嬰茀先詫異地反問,隨即忙掩飾說:「沒什麼,幾句話而已,臣妾也聽得不真切。」

趙構疑心愈甚,不斷追問,嬰茀面露難色,撚著裙帶躊躇了半晌才緩緩說:「高防禦使年輕有為,家世人品都很好,又公開向長主求婚,可見是思慕長主已久的。也許是嫉妒長主有望結此良緣,宮中幾位侍女便說了些不敬的話……」

說到這裡停下來,遲疑地看了看趙構。趙構盯著她,命道:「說下去。」

嬰茀垂首繼續說:「她們說……高防禦使若以前與長主沒有過多接觸,斷不敢貿然當眾求婚……長主當初是由高防禦使護送回來的,想必他們一路上……由此情根深種,兩心相映,私訂終身也未可知……」

「一派胡言!」趙構拍案大怒:「是哪些侍女說的?」

「官家息怒。」嬰茀立即跪下懇求道:「具體是誰說的請官家不要追究了。她們只是見長主內有官家照顧,外有高防禦使戀慕,難免就有了些撚酸心理,說出話來不中聽,其實也無甚惡意。」

趙構道:「事關長主名節,豈能任由她們胡說!」

嬰茀低眉再說:「她們是在猜測官家會否同意把長主下降給高防禦使時才說這話的,若非覺得高防禦使與長主郎才女貌、十分相襯也不會這樣說。她們是哪裡的人不應細究,一則本是下人說的閒話,未必與宮中主子有關,官家若追查,她們因此被連累,嬰茀實在於心不安;二則若大動干戈地追查處罰,勢必又有人說官家此舉是欲掩蓋此事,說不定謠言反倒越會被他們當成真的來傳了。」

趙構心下一沉吟,伸手將嬰茀扶起,又問她:「宮中人都在猜測朕是否會答應高防禦使向長主的求婚?」

「是。」嬰茀頷首,然後微笑道:「潘姐姐和張姐姐還為此打了個賭。」

「她們怎麼賭?」趙構問。

嬰茀答說:「潘姐姐說高防禦使人才出眾,如此年輕又無妻室,臨安實難再找第二個這樣合適的駙馬人選,所以官家必會答應他的求婚。張姐姐則不同意,說官家這般疼愛妹妹,多留一天是一天,必不會這麼快就將她嫁出去。兩人爭執不下,就各拔了一支金釵為賭注,等著看官家如何決斷。」

「張婕妤……」趙構頓時想起了那天從她那裡傳來的歌聲,臉色便微微一沉:「她是這麼說的?」

嬰茀稱是。趙構冷眼上下一打量她,再問:「那你呢?你沒跟她們一起打賭?」

「臣妾一向運氣不好,逢賭必輸,」嬰茀淺淺一笑:「若是與兩位姐姐一起賭,押哪邊都不合適,
都等於是害了那位跟臣妾一起下注的姐姐,所以還是不賭為好。」

「那咱們不說賭注。」趙構淡然問她:「只論你自己的看法。你覺得潘賢妃與張婕妤誰的話更有道理?」

嬰茀先是推辭說「臣妾不敢妄作評論」,趙構反覆再問,她才想了想,道:「潘姐姐說高防禦使的那些話都很在理,並無誇大,但是否同意他的求婚官家自有道理,我們後宮之人不應隨意猜測……而張姐姐的話臣妾覺得值得商榷。官家雖愛惜長主,但怎會不顧長主終身大事,不主動為她擇駙馬,『多留一天是一天』?張姐姐把官家想得忒也情長了,官家是行大事的人,行事決策必會冷靜地權衡利弊,豈會為了難捨親情而誤了長主終身?」

趙構聽後久久不語,目光就此鎖定在嬰茀臉上。嬰茀被他瞧得頗不自在,不禁以手撫了撫右頰,輕聲問:「官家,臣妾又說錯話了麼?」

趙構這才移開視線,略一笑,道:「怎麼會?你從來沒說錯過什麼。」

三日後,趙構下詔:降皇妹福國長公主予永州防禦使高世榮。

在被禁足的三日內,柔福居於自己閣中倒也不哭不鬧,只獨自看書彈箏,默默度日,但一接到為她指婚的詔書當即便怒了,猛地把詔書扔在地上,然後不管不顧地衝出宮去找趙構。守在宮外的禁兵見狀欲上前去攔,不想她揚手亮出一刃匕首,怒道:「誰敢上前我就自盡於此!」禁兵便不敢輕舉妄動,她繼續前行,知道此時趙構必待在書齋裡,便逕直朝那裡走去。禁兵與一干宮女內侍均被她的舉動嚇得不輕,怕她鬧出什麼事端,只好亦步亦趨地跟在她身後。

走至書齋門前,兩名內侍一見之下也大驚失色,忙趕上去攔住她,柔福便忿忿地怒斥他們。正在相持間,忽聞裡面傳出趙構沉著的聲音:「讓她進來。」

柔福開門進去。趙構正在書齋寫字,依然意態從容地牽袖揮毫,並不抬頭看她。

「我不嫁他!」柔福咬唇恨恨地說。

趙構靜靜寫完這幅字,然後擱筆,走過來,輕托她的下巴,引她看自己。

「嫁與不嫁不是你可以決定的。」他雲淡風輕地說。

他的雙眸幽深,探不見底的深邃,間或射出清冷的光。他雙唇有堅毅的線條,此刻尤其分明。接觸柔福肌膚的指尖冰涼,使她不禁打了個寒戰。

柔福握匕首的手便垂了下來,忽地悲從心起,黯然凝咽道:「九哥,你不要我了。」

趙構低歎一聲,輕輕自她手中取下匕首拋在一邊,和言道:「瑗瑗,九哥說過,無理由留你一輩子
的。」

「可是,為什麼要這麼快答應高世榮的求婚?」

「他是個合適的人選。」

「怎見得合適?」

「他愛你,會容忍你、珍視你。」

「你肯定?」

「我肯定。」

「好,」柔福點頭道:「讓我先見見他,有些話必須問清楚,否則我寧死也不嫁。」

片刻的沉默之後,趙構答應了她這個最後的要求。(待續)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