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福帝姬(中)趙構面對舉手投足莫不誘惑自己,卻又屢次冒犯自己的柔福,在極端矛盾的心態下將柔福嫁給永州防御使高世榮。高世榮深愛柔福,柔福卻始終對他冷漠不接受他,而高世榮也在極端苦悶之下與侍女喜兒有了私情,不料卻被柔福發現……

五 紗幕

思慕許久的人此刻就在薄薄的兩重簾幕之後。

這個事實令高世榮感到喜悅。透過竹簾的間隙和紗幕的煙障,可以隱約窺見她的身影。她端雅地坐在朱漆籐椅中,離他不過數步之遙。她對向她行禮的他說「免禮」,依然是他記憶中明淨悅耳的聲音。

終於離她越來越近了。他想,或許下次再見她時,連這數步距離也將不復存在。

於是不知不覺間,他的喜悅牽動了唇角。

「你為何要向我求婚?」紗幕後的柔福淡淡發問。

高世榮一怔,似有千言萬語欲述,卻又覺無一句能準確明晰地形容他的所有心情。她是他的目標,他的理想,和他憧憬的華美夢境,這些話他無法以言辭表達,而她想必也不會明白。

最後他微垂雙目,選用客套話來回答她的問題:「長主容止端雅,嫺良淑德……」

「我並非如你想像的那麼美。」他尚未說完,柔福便很無耐心地打斷他:「有些話我要先與你說清楚,倘若你覺得有任何一點不可接受,現在後悔還未遲,你可以去向我九哥提出退婚。」

高世榮想亦不想便道:「得尚長主是世榮之福,豈會輕言『退婚』二字?」

「聽我說完。」柔福漠然道:「我南歸之前的經歷你並不知曉,你可以保證一輩子不聞不問不介意麼?」

她是指她在金國的屈辱經歷,暗示她已非完璧。高世榮略有些黯然。這其實也是他反覆想過千萬次的事,無法不引以為憾。但是這點缺憾畢竟不能與他對她的感情相較,世事並不總是完美圓滿,他想他可以做到不計較,像她說的那樣「不聞不問不介意」。

他回答:「是,我保證。過去的事……並不是長主的錯。」

「我說是我的錯了麼?」她即刻冰冷地反問。

他一驚,忙道歉說:「世榮措辭不當,長主見諒!」不認為她言辭尖刻,心下倒有些懊惱,覺得是自己失言觸到她痛處,傷到了她。

她停了停,再繼續說:「我可未必嫺良淑德,常有發脾氣使性子的時候,你會容忍麼?」

高世榮微笑答道:「長主是皇女帝姬,一向尊榮矜貴,性情自然要比別的女子略強些。世榮以後自會用心與長主相處,凡事皆順長主之意,不會讓長主感到任何不滿或不快。」

柔福追問:「你保證會處處尊重我的意見,不會做我不允許你做的事,而你也不會強迫我做我不願意做的事?」

高世榮明確稱是。

「最後一點,」柔福又說:「我見你也是個屢入沙場為國建功的有志男兒,想必也有自己的遠大抱負,但我不得不提醒你,你若娶了我,雖能以駙馬都尉的身分享有半生富貴、一世尊榮,但以後只能改任虛職,想再獲得晉升的機會,為將為帥領軍禦敵可就難了。」

「這……」高世榮斟酌著道:「依大宋慣例,駙馬不得握實權、掌兵柄,但靖康年間今上也曾打破過宗室不領兵的禁令出任兵馬大元帥,如今是非常時期,今上還是會恪守舊規不授實權予姻親外戚麼?」

紗幕後的柔福淺淺一笑,反問:「你覺得呢?」

高世榮一時緘默不語。柔福略等一會兒,再問:「怎樣,你還願意娶我麼?」

高世榮深吸一氣,抬頭,堅定地說:「為了長主,拋棄一切功名利祿又何妨。」

「那好罷,」柔福淡淡的語調聽不出任何喜怒之情,像是陳述一樁交易的結果:「我嫁給你,帶給你駙馬都尉的頭銜和隨之而來的富貴榮華,而你要付出的代價是放棄你中興之將的前途,尊重我,忠於我。這些你都答應了,記下了?」

她異常冷靜的語氣令高世榮有些詫異,隱隱覺得自己應該仔細琢磨一下她的話。此刻卻有風掠過,緩緩揚起那一層意在隔離的紗幕,像是薄霧散去,未垂及地的竹簾下方分明現出她那質地輕柔的羅裙。依然是華麗的豔紅,長長地曳地,附在光潔的雲石地板上橫於一側,有流霞的姿態。垂於膝下的對襟大袖邊口繡有精緻的花紋,一幅紗羅披帛順勢流下,透明,卻泛著淺淡的金銀色澤。

似被這奇異的景象灼傷,高世榮忍不住瞬目,再度睜開時紗幕已靜垂如常,而剛才在思索什麼卻再也想不起。

「長主在問你話呢。」一旁的侍女善意提醒。

他倉促地點頭,答了聲「是」,以掩飾自己剛才的失神。

這門婚事就此定下,趙構決定讓他們半年後完婚,吉日也早早選好了。柔福不再反對,只是忽然沉靜了許多,像剛回來時那樣,很少見她再露笑顏。趙構看在眼裡也頗不好受,取消了對她的禁足令,她卻甚少主動走出自己院落,倒是嬰茀常來拉她出去散心。

趙構曾在一年前派管理宮廷宗族事務的趙令疇於太祖後代、「伯」字行中訪求宗室子,以選入宮中養育。當時太祖「伯」字行的後代已達一千六百四十五人之多,趙令疇花了近一年時間精挑細選,終於選出了十個七歲以下資質不俗的孩子,將他們的詳細資料呈報給趙構看。趙構閱後御筆一勾,挑了兩個生辰與自己薨逝的親生子元懿太子趙旉最為接近的兩個孩子,命趙令疇帶他們入宮,由自己親自挑選。

紹興二年五月,這兩個六歲左右的孩童被帶至皇帝趙構面前。

兩個小孩一胖一瘦。胖者白白胖胖,體形健碩,長相頗喜人,也十分懂事,趙令疇讓他們向趙構叩頭請安,他按規矩行完禮後,又自己另多叩了三個,也沒人教他,他便自己開口,學著大人們那樣,大聲呼道:「皇帝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引得趙構解頤而笑,當下對他印象更好了三分。

而那瘦小孩行禮之後就默默立於一邊,神色淡定地看著胖小孩三呼萬歲,既不照此學樣也不見他流露任何局促惶恐不安之色,只是安靜地注視,像是在看完全與己無關的表演。

趙構再細看兩人相貌,覺得胖小孩耳大體健,頗有福相,而瘦小孩雖眉目清秀,但似稍顯文弱。於是決定留下胖者,令人取出白銀三百兩賜給瘦小孩,並分一部分命他親手捧著,讓人將他送回家。

瘦小孩依禮謝恩,然後接過給他的白銀,雙手捧著,慢慢走出殿門。

這時柔福正自外間緩步走來,尚未走近便看見了這個孩子。他身形尚小,捧著這麼多銀子未免力不從心,但因這銀子是趙構親口命人遞到他手上的,所以在他走出趙構視野之前,護送他的內侍也未便幫他拿。而他也一直默默捧著,繼續步履蹣跚地緩緩行走。

在跨越殿外大門的門檻時,他終於被這突兀的障礙物弄得失去了平衡,足下一絆,便摔倒在地,手中銀子也滾落四散。

內侍忙過來扶他,他卻迅速將手臂從內侍的掌握中掙脫出來,堅持自己爬起,站起的一瞬,一抹倔強的神色自他清亮的眼睛中一閃而過。

柔福走到也在目送那小孩的趙構身邊,說:「你不覺得這孩子很像你麼?」

趙構沒有答她此問,只盯著那個此刻挺身而立,以一種天然的高貴姿態靜靜俯視著彎身為他拾銀子的內侍的瘦小孩,命一旁的內侍道:「把他帶回來。」(待續)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