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福帝姬(中)

六 趙瑗

那孩子重又被引入殿。柔福彎腰抱起跟在她身後跑進來的寵物貓玉獅兒,一面輕撫貓背一面對那孩子微笑:「你叫什麼?」

那孩子抬頭盯著她看了看,簡潔地答:「伯琮。」

一旁的趙令疇忙躬身補充解釋說:「伯琮公子是藝祖皇帝幼子秦王德芳的六世孫,為慶國公令譮之子子偁的夫人張氏所出,建炎元年十月戊寅生於秀州。」

柔福淡掃趙令疇一眼,道:「我只想知道他的名字,又沒有問你他是誰生的。」

趙令疇十分尷尬,只得垂首道了句:「是臣多言了。」

柔福沒理他,依然朝伯琮微笑:「好孩子。」

趙構招手命伯琮與剛才留下的胖孩子一齊走到他御座前,讓他們叉手並立,然後再度審視他們,目光在他們身上交替移動,默不作聲地細細觀察。

這時柔福懷中的貓忽然「喵」地叫了一聲,自她手臂間掙脫出來,一跳而下,一溜煙地跑到了伯琮足下。

那玉獅兒才幾月大,身形小巧玲瓏,通體雪白,毛長而光滑,兩隻眼睛一藍一黃煞是漂亮,是趙構見柔福最近心情不好,特意命人尋來給她的。此刻玉獅兒引首嗅了嗅伯琮的前襟,見他一動不動,沒任何反應,便大著膽子伸出一爪踏上了他足上的錦鞋緞面。伯琮只輕輕將那腳向後縮了一縮,低首默默看著不住在他足下蹭來蹭去的玉獅兒,神色仍然從容淡定,既不厭惡更不害怕。

玉獅兒在伯琮身邊玩耍了一會兒,見伯琮也不多睬它,便撒著歡要跑回柔福身邊,不料剛跑經胖小孩面前時,那小孩忽地飛起一腳朝它踢去,玉獅兒一聲慘叫,飛墜到御案下方,渾身痙攣不止。

柔福一驚,忙過去將貓抱起。而趙構當即怫然不悅,拍案斥那胖小孩道:「此貓不過是偶經你面前,又不曾礙著你什麼,你為何要踢它?輕狂至此,怎能擔當社稷重任!」然後轉目視趙令疇,道:「把銀子給他,讓他回家。」

胖小孩很快被趙令疇帶走。伯琮靜靜目睹這一切,滿含稚氣的小臉上還是不露絲毫喜憂,看趙構的眼神中也無恐懼之色,但有一縷隱約的戒備。

柔福把貓交給侍女,命她們找人醫治,然後走到伯琮身邊,撫撫他的頭髮臉龐,和顏悅色地對他說:「伯琮真是個好孩子。姑姑該送你什麼見面禮呢?……你想要什麼?」

伯琮搖搖頭,說:「我想回家,我想見我媽媽。」

柔福笑了笑,轉首對趙構說:「九哥,你準備讓誰做他的媽媽?」

趙構召侍立的內侍過來,道:「請張婕妤、吳才人速往潘賢妃閣,稍候片刻,朕帶伯琮過去。」

趙構與柔福又在殿中略問了問伯琮的情況,然後趙構牽著伯琮前往潘賢妃閣,柔福亦隨他們一同前
往。

潘賢妃、張婕妤與嬰茀三人正環坐於閣中廳內聊天,見趙構進來立即起身見禮,禮畢眾人各自落座,趙構便讓伯琮立於廳中,一指眾妃嬪,對他說:「伯琮,你看看她們誰比較像你媽媽?」

伯琮逐一看她們。潘賢妃見伯琮年紀與自己死去的孩子相彷,不免又觸及喪子隱痛,與伯琮目光相撞時愈發不樂,立即掉頭向隅,蹙眉不理他。張婕妤與吳才人倒是都微笑著,表情一樣地和善。伯琮環視了一周,最後目光落在柔福身上,旋即逕直走到她身邊,停下來,默默看她,卻不說話。

柔福輕聲歎息,拉他過來擁入懷中,無限感慨地說:「傻孩子,我只能做你姑姑,不能做你媽媽
的。再過些日子,我就要離開這裡了。」

的確,她的婚期日益臨近。這話聽得趙構一陣黯然,其餘人一時也不好接話,片刻的靜默成了必然的結果。

須臾,忽聽張婕妤輕笑出聲:「伯琮……你是叫伯琮吧?來,來我這邊!」她伸出手,招伯琮過去。

嬰茀隨即也微笑道:「這孩子長得真是靈秀……過來,讓我仔細瞧瞧。」

伯琮轉首看她們,甚是遲疑。柔福溫言對他說:「今後這裡就是伯琮的家了。去,到你喜歡的娘子身邊去,請她做你的媽媽。」

伯琮低頭想了想,然後轉身又反覆看了看喚他過去的二位妃嬪,最後朝張婕妤走了過去。

嬰茀目光一暗,略有些失望,但也只是一瞬而已,很快展顏對張婕妤笑說:「恭喜張姐姐喜得貴
子。」

張婕妤把伯琮抱起讓他坐於自己膝上,笑道:「我倒是真的很喜歡這孩子,但還不知官家是否放心把他交給我撫養。」

趙構聞言道:「他既選了你,以後你自然就是他的母親了。」

張婕妤立即笑顏逐開地欠身謝恩。

由此伯琮便認了張婕妤為母,隨她居於宮中。趙構雖未正式下詔收他為皇子,但世人皆知伯琮實際已成他養子,若他以後仍無親生子,伯琮將很可能是未來的儲君。

宋朝自真宗以後,皇子與宗室子的命名方式便有了區別,皇子名為單字,宗室子名為雙字。張婕妤收養伯琮不久,便請趙構為伯琮賜個單字名。當時趙構在書齋練字,嬰茀侍立在側。聽了張婕妤的請求後,趙構略一沉吟,道:「瑗。就叫瑗罷。」(注)

瑗?嬰茀與張婕妤均有一愣:聽音像是柔福的名字「瑗瑗」的「瑗」。

張婕妤輕聲問:「不知官家說的是哪個字……」

趙構揮毫在紙上寫下一「瑗」字,邊寫邊淡淡道:「瑗,就是指玉璧的那個『瑗』。伯琮以後就叫趙瑗了。」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