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乃食色2_立體書_20120912
感謝鄉民網友強力推薦《吾乃食色》!

甫一推出即登上金石堂文學排行榜

好評加碼再試閱 每週一三五連載


因為她,雲易風第一次嚐到被女人打倒的滋味
還以為對手開始使用新式武器
準備添購防毒面具

事發後寒食色到醫院探視受傷的童遙
好巧不巧在電梯裡遇見雲易風的人馬
她該如何脫身?














事情發生後第三天,我提著裝了雞湯的保溫罐到醫院為童遙送飯。搭上電梯,正要關門,擠進來兩個人。

我眼尾一掃,腳趾頓時縮緊。那個頭上包著紗布、手臂紋著一條龍的人,不就是那晚在包廂洗手間裡,被我和倒楣服務生打倒的那個紋身混混?意識到這,我恨不得將頭別在腳踝處,忙側過身子,縮在角落中。幸好,那紋身混混沒有注意到我,一直專心地和同伴說話:「我記得很清楚,一定是那個女人打了雲哥。」

同伴疑惑:「媽的,一個女的怎麼可能把你和雲哥打倒呢?老子實在想不通。」為了維護自己的形象,紋身混混趕緊辯解:「老子是被偷襲的,那女的非常奸詐,雲哥不也是被她偷襲的?」同伴道:「反正啊,雲哥醒來以後臉色鐵青,我跟他跟了這麼久,還是第一次看他這麼生氣。雲哥下令,要不惜一切代價把那女的給挖出來,所以今天才會把你找來,想要你畫出那女人的樣子來。」紋身混混拍胸口保證,「放心,老子唸小學的時候,畫畫還得過學校的特優獎,絕對能畫得比照片還像。」話說到這,電梯到了,兩人一同走了出去。

我站在電梯裡,呆若木雞。那個雲易風也住到這間醫院來了?聽剛才那兩個混混的意思,雲易風似乎灰常灰常灰常灰常的生氣,居然要挖地三尺把我揪出來,鐵定是要把我剁成八大塊。然後,不久的將來,我的屍塊將會出現在這座城市的每一個大型垃圾堆裡,嚇壞撿廢棄物的老婆婆……想到這,我臉白了,手涼了,腳抖了,連髮絲都豎起了。不過,好在雲易風當時沒看見我的模樣,還有時間把童遙轉移出去。下一秒,我趕緊衝到童遙的病房,鎮定地把雞湯端給他,接著再鎮定地出了病房,然後用堪比牙買加飛人閃電波特的速度,衝到主治醫生辦公室,要求為童遙辦理出院手續。可是,醫生居然不在,想必是去巡房了。

我心急火燎,一刻也等不得,正準備去找醫生,但是在門口卻發現那個紋身混混正朝辦公室走來。我頓時手足無措,只得退回辦公室,在房間裡四處轉動,甚至還趴在窗邊,尋思著是不是該跳下去。但樓層實在太高了,這麼一跳,我的腦漿想必要像散落的番茄醬一樣了。情急之下,我看見桌上放著一副眼鏡,還有衣架上隨意掛著的白袍……於是,一個念頭形成了。當他進來時,我已經戴著眼鏡,穿著白袍,坐在辦公座位上裝模作樣地寫著病歷。

紋身混混站在門口吼道:「醫生,我們大哥的頭有點暈,妳趕緊去看看。」我沒有抬頭,也不敢抬頭,只壓低了聲音道:「你們大哥的主治醫生在查房,你們去找他吧。」紋身混混不樂意,道:「這麼說,豈不是要讓我們雲哥等很久!那怎麼行?妳不就是醫生嗎?別囉嗦,快點跟我走。」「我不是主治醫生,對你們大哥的病情不熟悉,你們另外找別人吧。」我的手心裡,背脊上,胳肢窩下,腳底板,連喉嚨中也全是汗,簡直快脫水了。紋身混混火了,惡狠狠地威脅道:「喂,妳是不是看不起我們大哥!妳這個醫生,膽子不小嘛,信不信我們把妳這醫院給拆了?快跟我走!」我屈辱地、被逼地、無奈地站起身,低垂著頭,一步一挪地走向雲易風的病房。但還沒走近,我的心就涼成冰了—病房門口居然站著一整排穿黑衣的小弟,個個臉上都是殺氣騰
騰。我扳著手指頭數了數,發現如果我在裡面被碎屍,他們一人拿一個屍塊離開,根本就是神不知鬼不覺。

「妳這個醫生是怎麼回事?走得這麼慢,簡直沒有醫德,不拿病人當一回事!」紋身混混在我背後發洩著自己的不滿。我委屈啊,大哥,不是我不想走快,我的腿都被你們給嚇軟了,我怎麼走得快啊?紋身混混繼續在我背後嘀咕著:「外人都說我們是黑社會,依我看,醫院才是最大的黑社會。我們收保護費是明碼實價,但這醫院簡直就是吃人不吐骨頭,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一個小小的感冒都要花幾百塊,簡直是土匪,強盜!」

在這樣的控訴聲中,我推開了病房的門。一眼就看見那個雲易風正在床上躺著,手中拿著一張紙,眉宇微皺。那天晚上與他的兩次見面,都是在黝黯之中,瞧不清晰,而現在,我總算徹底看清了他的模樣。蜜色的肌膚,散發著屬於男人的濃濃氣息;一雙鷹眸漆黑,深沉,如黑洞般有著噬人的黑暗和深邃;他的鼻梁異常高挺,為整張臉勾勒出剛毅、偉岸的線條。他的全身上下都凝聚著一股凜然的王者氣息,讓人不由自主地被他震懾想要臣服。

此刻,他看著那張紙,問道:「你確定那女人就是長這樣?」聲音低沉,威嚴。我身邊的紋身混混忙道:

「雲哥,千真萬確,那個女人化成灰我都認識!」我低低地嚎了一聲,骨頭又開始軟了。雲易風不做聲,繼續看著那張紙,眼神中有股低調的銳利。紋身混混諂媚地說道:「大哥,您剛才不是說頭有點暈嗎?我把醫生找來了……喂,妳站在這裡幹嘛,難不成還要我們大哥來請妳?快過去啊!」我就這麼被紋身混混一掌推到雲易風的病床前。給我一百個膽子,我寒食色也不敢抬頭啊。於是,我壓低聲音隨便問了幾個問題,接著下了斷言:「沒什麼大礙,閉眼養一下神就好了。」沒錯,快閉眼吧,大哥!說完之後,我繼續保持著頭低到腳踝的姿勢,想要轉身,不動聲色地離開。但就在我的腳剛邁出一步的時候,一隻大而有力的手挾帶著驚雷之勢,如鷹般抓住了我的下巴。那動作穩,準,狠,就跟我們老院長抓錢以及我搶菜時一樣。我估計被他這麼一抓,我的下巴能瞬間美容成最近流行的錐子下巴,而且不出血,不開刀,效果自然,無副作用;這雲易風可惜了,要是去當整形專家,絕對能掙得個缽滿盆滿的。在我正感歎著的同時,雲易風擒著我的下巴,逼迫著我把臉抬起來。他看著我的眼睛裡有探究,有深邃,有灼灼;我看著他的眼睛裡有恐懼,有強自鎮定,還有……一顆不大不小不軟不硬的黃燦燦眼屎。我在心中安慰著自己:「別怕、別怕,我穿著白袍,戴著黑框眼鏡,等於套著馬甲,他認不出我的。」但才剛這麼想,雲易風的另一隻手就如閃電般伸過來,「刷」的一下把我的眼鏡取了下來。頓時,我透心涼,晶晶亮。這時,雲易風的眼睛慢慢地半闔了起來……


(週一待續,吾乃食色文學小說展優惠75折起、買書好禮雙重送)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