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乃食色2_立體書_20120912
感謝鄉民網友強力推薦《吾乃食色》!

甫一推出即登上金石堂文學排行榜

好評加碼再試閱 每週一三五連載

寒食色遇上那天結下樑子的大哥雲易風,
她能順利脫險嗎?

小乞丐就是雲易風在尋找的人,
他們會有什麼不尋常的過去?
 

 

「妳,」他的聲音低沉,危險:「我好像在哪裡見過妳?」我表面鎮定,但其實此刻已瀕臨尿崩邊緣,「我是大眾臉。」雲易風慢慢地將眼睛移到他手中那幅畫像上。我承認,在此刻,我已經尿崩了;我閉上眼,等待著他摔杯為號,大吼一聲:「把這女的給我剁碎了,只留胸前的兩個饅頭就行!」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我額上的冷汗匯聚成河,一行行地往下淌。我的心臟平均每秒鐘要噗通跳十下。我的皮膚開始收縮、收縮,不斷地收縮。不知過了多久,雲易風放開了我,接著淡淡道:「看來,是我認錯了。」我猛地張開眼,有點懷疑他是故意的,畫像都拿在手上了,怎麼可能弄錯呢?但是,當我看見那張畫像時,我立即就信了雲易風的話因為,那上面的人,我也不認識。一大一小的綠豆眼,一張大餅臉,成龍式的鼻子,占據了半張臉的厚厚香腸嘴,還有滿臉的爛瘡。我要很自豪地說一句,和這幅畫比起來,我簡直就是李嘉欣那種等級的美女。雲易風低下頭,不再看我,「麻煩妳了,醫生。妳可以出去了。」我長吁一口氣,忙腳底抹油,趕緊溜走。但在離開時,我聽見他問了一句:「二少找到了嗎?」他身邊的手下恭敬地回道:「雲哥,那晚我們追著二少去到霞飛路,在巷子口他便不見了。我想,他應該就在那附近,已經加派人手去查了。」接下來,病房門關上,我也就沒聽見下面的話。但我很確定,他們口中的二少,就是小乞丐。這不難猜,因為我家就在霞飛路附近,加上出事那天,雲易風確實是在追小乞丐。

我討厭複雜的事情,所以,死裡逃生出來後,我飛速為童遙辦了出院手續,帶著他去到另一間醫院。將他安頓好之後,我立刻跑回家去找小乞丐算帳。算算時間,小乞丐現在應該在喬幫主家中。因為喬幫主有時會值班,無法回家,怕發生什麼瓦斯忘記關、水龍頭忘記關之類的事情,就配了把屋子鑰匙給我。自從有了鑰匙之後,我就常趁喬幫主不在來到他家,偷翻他冰箱裡的東西吃。我輕車熟路地打開喬幫主家的門,卻沒看見小乞丐。奇了怪了,難不成落跑了?正當我發散思維展開無數設想之時,卻聽見浴室中傳來了「嘩嘩」水聲。

我承認,我寒食色是不純潔的給我顆葡萄,我可以聯想到它在兩張嘴之間徘徊的情景;給我根香蕉,我可以聯想到男性身體上與它形似的東西。而浴室中的水聲,則瞬間讓我腦海浮現起許多旖旎的畫面。是的,裡面是小乞丐;是的,小乞丐在裡面光著屁股洗澡。我扳著手指頭計算了許久,最後確定,這半年多來我在小乞丐身上確實花了不少銀子,足夠去牛郎店親親帥哥的小嘴,摟摟帥哥的小蠻腰,摸摸帥哥的翹屁股。這麼一想,我就心安理得了。是摘果子的時候了!於是乎,我悄悄推開了浴室門,在一片霧氣濛濛中,我看見了自己想要看的小乞丐光著身子,站在水柱下。那晶瑩的水珠像水晶簾子般在他光滑的皮膚上流淌,此刻他正仰著頭,水落在他的臉上,濺起顆顆透明的璀璨。黑色的髮絲被水浸濕,緊緊貼在他的頸脖上,勾勒出靡麗的圖騰。小乞丐像穿上了一件透明的水做的紗衣,嫩白的胸膛,纖細的四肢,年輕有彈性的屁股,還有那……粉紅色的小弟弟,真是看得我熱血上揚,鼻血狂飆啊!

正當我看得入神,小乞丐聽見了動靜。睜開眼看見我,他眉眼一挑,整個人「刷」的一下變得紅通通,耳朵,臉蛋,胸膛,甚至連小弟弟也象徵性地紅了紅,像隻煮熟的蝦子;不過,是隻嫩得讓人流口水的蝦子。小乞丐忙背轉過身,慌亂地想找東西遮住自己的身子。但是忙中出錯,旁邊掛著的浴巾被他顫抖的手弄到地上去了,於是乎,他只能俯下身子去撿。這麼一蹲,那屁股就這麼直愣愣地對準了我。我將雙指放在嘴中,吹了聲口哨,調戲道:「小乞丐,菊花露出來了!」我承認,我寒食色非常流氓。小乞丐手忙腳亂地以浴巾圍住自己的下半身,接著才想到要追究我這個女色魔的行為。怒火,將他原本就如星子的眼點綴得更加璀璨,將他柔嫩的臉蛋薰染得更加緋紅,將他嬌嫩的唇烘托得更加水潤,簡直是融化人心。

耍流氓的最高境界是什麼?那就是耍了,吃了甜頭,卻不承認。於是,我這個女流氓擺出一副把小乞丐的裸體當大蘿蔔的神態,道:「小乞丐,洗完了就出來,姐姐問你幾句話。」這樣一來,小乞丐就算心中有氣,也不知道該怎麼發了。想必是被我整得暈頭暈腦的,他裹著條浴巾就出來了。在這樣的光線底下,我看得更加清楚了小乞丐全身上下包裹著著一種接近聖潔的乾淨,有著男孩的純淨,也有著男人的力量。我忽然起了想繼續調戲他的念頭;開玩笑,只是看那麼一看,怎能滿足我寒食色無邊無際的獸慾呢?於是乎,我揮揮手將他喚到床邊坐下。他不疑有他,真的就過來了。小白兔上鉤,母狼當然不會客氣。我嚴肅地看著他,道:「小乞丐,你老實告訴我,那天晚上究竟怎麼回事?」說話的同時,我的爪子就這麼搭在他光溜溜的肩膀上,那肉質怎一個鮮美了得?聞言,小乞丐的臉僵硬了一下,但是他沒有做聲。我的手慢慢滑落到他的胸口,揚揚眉毛,「那麼,雲易風是你的什麼人?」聞言,小乞丐的身體更僵硬了。

我覷準時機,將他往床上一推,猛地壓上去,按住他的雙手,咧嘴,淫光在牙齒上一閃而過。其實,我並不是真的想要吃小乞丐,不過是想調戲他,想看他驚慌失措的模樣,想看他花容失色地喊道:「妳……妳不要亂來啊!」於是,我壓在他身上,「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地笑著。可是漸漸地,我笑不出來了。因為小乞丐的臉上,並沒有出現我渴望看見的驚惶,反而生出了一股鎮靜,有種豁出去的神色。正當我思考著下一步該怎麼辦時,他一個翻身,我們的姿勢調換了︱他壓著我,我被他壓著。然後,小乞丐很認真地看著我,臉頰依舊紅紅的,憋了半天,終於憋出了一句話:「我……我喜歡妳。」

我的心,猛地停拍了。三秒鐘後,我哭喪著臉道:「小乞丐,你……你不要亂來啊!」

(週三待續,吾乃食色文學小說展優惠75折起、買書好禮雙重送) 

好好讀X好好看!文學小說展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