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立體書  
瀲灩江山  上下冊精彩試閱
 

大陸原創小說作家,不嫉妒推薦
熱播劇《美人心計》原著作家 瞬間傾城︱《夢回大清》超人氣暢銷作家 金子
水墨江湖新武俠流派創始人 施定柔

契丹長大的周國爽朗美少女陶花,擁有一身百步穿楊的好武藝,十五歲時慘遇變故失去父親和弟弟,逃命途中遇上同為淪落人的趙恆岳(小滿),兩人共同患難相依相隨,好不容易回到大周的他們,又會遭逢什麼變故?


過了石橋渡便進入大周邊界,陶花帶著小滿一路前行,路上越來越熱鬧,頓頓都有店舖吃飯。兩人想著已經離開契丹,也就不再似原來那般小心。

小滿體貼懂事,跟陶花一起吃了幾頓飯,便記住她的口味,以後就總是把她愛吃的留給她;天氣冷暖寒涼、雨雪風霜,也都是他想著告訴她穿備些什麼衣物;路過州府各縣,有些什麼風土人情需要留意小心,他也一件件提醒她。陶花卻注意不到,心思疏落如她,從不去注意這麼細微的小事,所以她一直覺得是自己在照顧小滿。

中原山河壯麗,風物宜人。這兩個孩子一路相依為命,走走停停,過了好多天才到汴梁京城。小滿進城之後,找了幾個小販打聽汴梁府在何處,又問過府尹是否姓顧,得到肯定的答覆後,便順著指引走過去。陶花見他十分篤定,也就沒有過問。

轉過街巷,遠遠望見汴梁府門,氣派非凡。契丹國自遊牧民族發展而來,雖然早已開始建築定居城郭,卻遠沒有大周京城的熱鬧。陶花四處張望,帶些羡慕說:「要是留居汴京,也不錯。」

小滿聽出了弦外之音,微顯驚訝地側頭問她:「難道你還想去別處?」

陶花點頭,「我在汴京本沒什麼親友,把你送到也就放了心,再轉到別處去看看。」

小滿聽見她這麼說,完全停下腳步,「你要去哪裡?等我安頓下來,一塊陪你去好了。」陶花張口結舌,她有心想說我總帶著你這個小孩多累贅啊,可終只是苦笑,「我也沒什麼地方去,就是想各處走走。」

小滿在原地沉吟一刻,「我看你這一路也勞累不堪,先跟我在汴梁府休息一陣好了。」

陶花微覺好奇,問了一句:「這位府尹大人是你的親戚?」

小滿搖頭,「不是,算朋友吧。」

「那我還是不叨擾了。」

陶花起步要走,小滿一把拉住她,「咱們兩人一路走來,患難與共、生死相依。你答應跟我一起,咱們再往前走,不然哪裡也不去了!」

陶花微覺驚異,沒想到這小孩子這麼重義氣,讓她有些感動。她是個性情直爽的人,當即攬過小滿的肩膀點頭說:「好吧,咱們一起,患難與共、生死相依。」

小滿這才泛起笑容起步前行,拉著陶花走上汴梁府臺階。

門口站崗的軍士低眉看了看他們兩個,揮手趕道:「一邊去,一邊去!」

陶花正要跟那人理論,卻聽見身後有馬蹄聲,兩旁軍士一齊行禮,口中稱「顧大人」。

陶花轉頭一看,一個官袍朝服的中年人剛剛下了轎子,看姿勢便知身懷武功。他看見陶花和小滿頓時一愣。小滿抬頭仔細看他,十分謹慎地並不先開口。那人回神之後,威嚴詢問兩人:「二位來自何方?」

陶花爽直,搶先答道:「我二人來自契丹……

話音未落,那中年人哈哈大笑,「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來人!將這兩個契丹奸細給我拿下!」

陶花大驚,拉著小滿想要斜刺裡衝出時,那顧大人上前來一把拉住小滿,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把鋼刀,當頭向陶花劈下。陶花只能鬆了小滿,疾步後退,兩旁兵丁卻已經擁了過來。她退到街角,重又看向小滿,但見顧大人一掌拍在他前胸,小滿當即倒下。

顧大人大笑道:「這娃娃已死,快去追那女奸細,格殺勿論!」他口中雖如此說,人卻踏前一步,恰巧擋住了官兵對陶花放箭的視線。

陶花倉猝之間,驟見小滿在她面前遇害,悲痛莫名,一時竟顧不得自己,取下弓箭想為小滿報仇。

飛雪踏卻通人性,奔到她身旁來,陶花這才想到自己不是對手,只能跨上白馬飛奔而去。

她順著來路奔出城門,一路上行人紛紛躲閃,後面的士兵並未追來,城門口的士兵也未攔阻她。到得郊外停住腳步,她以為已經脫險,卻忽見遠遠十數個黑衣人朝自己這邊奔來。陶花舉目四顧,見西面是一座高山,想起自己在上京郊外逃命時,曾在無牙山上與敵周旋,當即縱馬向西而去。

飛雪踏雖是寶馬良駒,卻揹負兩人長途奔跑多日,一時間竟甩不開追兵。陶花到了山腳下,看地勢迂迴,索性將馬放慢些,取出弓箭來連射五人於馬下。可是這一緩的工夫也讓那些黑衣人趕得更近了,她放下弓箭,打算轉回身全力驅策馬匹時,一轉頭卻見前面近處赫然站著幾個裝束一樣的黑衣人。陶花心內叫苦,那幾人橫刀在胸,硬衝必然會斃於刀下,她只能勒停馬匹,站在原地,後面的追兵也趕上來停下,將她圍在正中。

陶花舉目四顧,高山巍峨險要,敵人窮凶極惡,只怕自己一踏足,便要葬身在這大周的大好河山。站在道路前面的黑衣人中走出一個,冷冷開口,「你最好束手就擒,回去聽我們首領問話,免得大家動了刀槍,保不住你性命。」

陶花還未答言,山路邊上響起略帶嗤笑的聲音:「你們這麼多人圍攻一個小姑娘,也不怕丟了赤龍會的臉面。」眾人聞言一齊轉頭,見山道邊一株大楊樹的樹杈上坐著一個年輕男子,正低頭俯看山路上的眾人。

那領頭的黑衣人看見他,聲音明顯有了忌憚,「羅三,此事與你無干。」

羅三沉下臉來,「與我無干?你且看看你站在何處?是我的落霞山還是你們赤龍會的青峰嶺?」

黑衣人退後一步,雙手抱拳,「不錯,這是落霞山,是我禮數不夠周全,請羅三哥恕罪。這女人是契丹人,與你非親非故,容我們捉去,日後我親自上門賠罪。」

羅三側頭看了陶花一眼,一笑,「我管他什麼契丹、西涼,她既然此刻在我落霞山上,便該由我所得,你說是也不是?」

黑衣人再後退一步,與夥伴們低聲耳語幾句,又仰頭看了看四周。羅三當即笑道:「你不用找,我大哥二哥都不在,山上弟兄們也不在。這裡只有我一個,你盡管來試試,看你們這些人能不能在我羅焰眼前帶走這位姑娘?」羅焰說到最後,聲音中仍是滿帶笑意,那黑衣人卻似受驚,拱手言道:「我們沒這個意思,只在商量怎麼跟主人回話。」

「你去跟你們的戚二爺說,此名女子,我羅焰留下來做了壓寨夫人,看他賣不賣給我這面子。若是不肯賣呢,你們盡管回來,再把羅三嫂劫去青峰嶺便是,只要你們有這個本事。」

那黑衣人當即收刀回鞘,「不敢。我們也只是想問她一句話,還望姑娘如實告知。」他已知今天帶不走這個女子,言語間也就客氣起來。

陶花冷冷看著他,並不回答。

黑衣人續道:「我們只是想問問,姑娘從契丹一路帶來的那個小孩,現在何處?」(週一待續)

(摘自瀲灩江山上 盼若雙燕長相守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