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立體書  
瀲灩江山  上下冊精彩試閱
 

大陸原創小說作家,不嫉妒推薦
熱播劇《美人心計》原著作家 瞬間傾城︱《夢回大清》超人氣暢銷作家 金子
水墨江湖新武俠流派創始人 施定柔

小滿已死,陶花被赤龍會黑衣人逼上落霞山
此時落霞山草寇羅焰也出來攪局,定要留下陶花當壓寨夫人,
進退兩難的陶花究竟能不能逃出生天?

黑衣人還想再問,羅焰卻已不容他多話,自樹杈上一躍而下,正落在白馬上陶花身後。他一扯韁繩,白馬便在眾人注目中踏蹄遠去。

陶花見他坐在自己身後,覺得有些唐突,又知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亦不便推他下去,只是身子朝前傾了些,不欲與他接觸。羅焰察覺到,一笑跳下馬來,在前頭牽著飛雪踏奔跑。

 陶花看他身形極其迅速,竟然不落後於馬匹,不由讚歎一句:「你真厲害。」

 羅焰仰頭,「你不是契丹人嗎?怎麼會說漢話?」

 陶花搖搖頭,「我不是契丹人,只是在那裡住過。」說著勒停馬韁,「多謝羅大哥救命之恩,來日定當報答,只是,你……你能讓我走嗎?」

 羅焰也停下來,「你要去哪裡?」

 「我想離開這裡,我……我可沒打算做你的……什麼夫人。」陶花臉紅低頭,聲音變得細小。

羅焰大笑起來,半晌才停住,「真是個小姑娘。我可不敢動你的心,你就是想跟著我,我還不敢要你這累贅呢,連赤龍會那幾個人都對付不了,恐怕我這後半生會三天兩頭被人要挾。」

陶花本來對他存有疑忌,怕他對自己別有用心,剛才見他跳下馬時,疑忌已去了一半,這時聽見他如此說,頓時完全放了心,也跳下馬來與他並肩而行。

羅焰指指背後,「你要是想走我管不著,只是這些人未必這麼容易就退。你還是小心些,先跟我上山避幾天吧。」

陶花就跟羅焰上了落霞山。這裡是羅焰幾個結義兄弟避居的地方,他們厭煩了武林爭鋒,躲在這裡尋個清靜。近些年周朝天下不治,常有附近黎民百姓投奔他們而來,也有平時路見不平救回來的民眾。

這樣下來,山上遂聚集了數百人,日常在山上耕種自給自足,也跟他們兄弟幾人學習武藝防身,奉他們為首領。

大哥二哥都是武林中盛名人物,平時各處雲遊,不在山上,只有羅焰與何四在。何四見過陶花後,上下打量半天,對她殷殷囑託:「你記住了,晚上務必把門關好,我三哥可什麼事都幹得出來。」

羅焰冷笑道:「我可告訴你,這位陶姑娘的好箭法我見識過,就是在武林當中也算得上數一數二,你別偷雞不成蝕把米。」

陶花剛也見識過了羅焰不羈的調笑風格,不以為忤地笑看他們二人唇槍舌劍。兩人笑著鬧著順勢動起手來,羅焰身手如鬼魅般,雙手推了幾下就按住了何四的胳膊。陶花只覺這幾推之中深有玄機,便問道:「羅大哥這是什麼功夫?」

何四被按著,仍勉強抬頭回她:「這麼有名的『推雲手』你都不知道?這『推雲手』博大精深,在敵人跟前未必有用,對付自家兄弟最為有效。哎喲……你看,我說對了吧。」

笑鬧一場後,何四問道:「我們兄弟共四人,陶姑娘可願做我們的五妹?」

陶花一聽,當即下拜,喊道:「三哥,四哥。」

何四本來最小,從來都是他拜別人,這下有了更小的墊底,也有人來拜他了。他立刻笑得嘴都合不攏,高興地扶起陶花,叫一聲「五妹」。

羅焰卻閃到一旁,「她箭法雖好,近身功夫卻是不堪,我丟不起這個臉。」

陶花十分羞愧,「我從小就只天天練箭,其他的都沒學過。」何四拉回羅焰,「她功夫不好,等三哥來教啊。你不願認她做義妹,難不成是別有用心?」

羅焰被他擠對得無法,只好也回來叫了一聲「五妹」。

此後陶花便留在山上,平日跟羅焰學習功夫。羅焰也曾問起她的遭遇,她把自己經歷細細講過,說起小滿死於顧大人之手時,仍難掩悲憤。羅焰當夜就帶她去汴梁府找那顧大人尋仇,只可惜府中卻換了主人,羅焰把那新府尹從臥榻拖出,刀架在頸子上,新府尹抖抖索索說出顧大人剛剛獲罪被斬,陶花只好作罷,回來給小滿燒些紙錢了事。

陶花閒暇時也會想起草原,想起那裡曾有她青梅竹馬的戀人。可是家有深仇,要回去也須先向契丹皇帝尋仇才是,而這契丹皇帝卻偏偏是她愛人的父親。

這麼一想,相思漸漸跟著消淡了。

山中無甲子,寒盡不知年,轉眼間陶花在落霞山已過了五個春秋。她來時門口的小楊樹,如今已經參天,而這個當年的稚氣少女,也變成了能在山匪窩裡領頭兒的大姑娘。

這天山下忽然來了一支官兵軍隊招安,羅焰自是不從,談和無果,第二天便交上了手。大家本以為官兵羸弱,折了銳氣自然退去,不怎放在心上;可等到開戰了,才發覺這支軍隊比之其他更難纏,不過兩個時辰便已攻到山腰,戰況遠比想像的艱苦。

陶花站在位置最好的箭垛後面,放眼望去,滿山遍野都是朝廷的人馬。她隱隱望見一身黑衣的敵方主帥上山,立刻射出一箭,卻被躲開了。兵家出身的她見識過對方的凌厲攻勢,心知今日再也無幸,正要傾力以連珠箭三箭連發射殺主帥,驀見大隊驟然停攻,號令聲此起彼伏,竟然紛紛收隊到了山下。陶花與在遠處指揮的羅焰、何四對望一眼,均不解敵人意圖。

箭枝所剩不多,她與兄弟們一同到庫房取箭,再回來時便聽說羅焰下山議和去了。

陶花與何四在山上等候羅焰回來,直等到月亮升上中天也不見人影。兩人開始著急,略作商議,在山上選了幾個功夫不錯的,一道下山去探聽情形。

月黑風高之夜。

山腳下四處密佈巡邏崗哨,陶花近看這些士兵的穿著,像極了契丹軍,與她在汴梁城見的那些周國士兵很不一樣,不由覺得奇怪。

何四一向厭煩官兵,當即對陶花打了個手勢,帶人把距離最近的兩名哨兵給擊暈。陶花則拉開弓箭,將附近兩名站在原地的哨兵射倒,一行人便過了山腳下這第一道防線。何四悄聲對陶花說:「官兵軍心渙散,將領又不懂訓練之道,不必害怕。」

他話音未落,卻聽得背後一隊巡邏哨兵路過,有人高聲呼喊:「這裡倒了兩個弟兄!這裡還有兩個!」聲音一出,霎時間腳步紛沓,幾隊士兵拿著火把過來,立時發現了陶花一行,將他們團團圍住。

何四毫無忌諱,起手落腳間傷掉數條人命,陶花見他如此,遂也不再留情,箭箭穿喉,第一撥過來的士兵很快被擊退。然而緊接著就聽見響雷般的馬蹄聲,全身鎧甲的重騎兵急馳而來。陶花聽父親講過用兵之道,知曉重騎兵的厲害,當下示意何四退回山上,保持箭距;何四卻怎麼都不肯,他與官兵交手從未敗過,執意要先去救出羅焰。

領頭的將軍看見他們,又看了看遍地屍首,冷冷道:「王爺不欲傷你們性命,若束手就縛,可免你們殺害官兵之罪。」

何四在他說話間縱身躍起,一刀橫掃過去。那將軍豎起長刀相迎,兩人戰在一處。何四雖然功夫頗強,卻因在地上十分受限,不能即刻斃敵。後面的重騎兵已紛紛擁上來,陶花拉弓,照臉面沒有盔甲處射去,前面數人倒下,本以為可嚇退後面敵人,誰知後面的士兵並不畏懼,變換隊形提盾推行過來。

箭枝既已無用,在前面交戰的何四就先被大隊重騎兵圍住擊傷。那將軍命人綁住何四,對餘下眾人喊道:「你們今天來的那姓羅的匪首已經被俘,若想留住性命,就來此請降,否則大軍不日攻山,再不留活口!」

陶花聽得羅焰被俘,又看眼前實在插翅難逃,打到最後必然是力盡而亡。她自己並不懼一死,只怕連累山上眾多弟兄,當下再無辦法,只得放下弓箭,帶眾人過去。那將軍沒想到領頭的就是這個女子,垂馬鞭抬起陶花下巴看了看。陶花頓覺受辱,拍開他的鞭子,他見她如此不馴,翻身下馬一掌往她臉上摑過去。

陶花後退一步躲開他的手掌,袖箭甩出直射他臉面。他仰頭想躲開,箭枝擦破他鼻尖過去。陶花不欲重傷他,否則這般距離突然出手,他絕難躲過。

那將軍卻不曉道她手下留情,當即大怒,回頭拿過長刀劈頭就砍,登時對身後眾人說:「拿下這廝女賊!」

身後的兵士卻沒有行動,只是急忙提醒:「張將軍,王爺有令,不得傷害女眷。」

他一邊揮動長刀進攻,一邊說:「這他媽是什麼女眷!這就是一……

他不在馬上,地下長刀施展不開,又沒有旁邊的鐵甲重兵護衛,三兩下便落了下風。陶花的近身功夫不算強,對付他倒還綽綽有餘,不容他說完,手中一柄小小袖箭已經指住他右眼。

她笑了笑,「這就是什麼?」(週三待續)

(摘自瀲灩江山上 盼若雙燕長相守)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