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立體書  
瀲灩江山  上下冊精彩試閱

大陸原創小說作家,不嫉妒推薦
熱播劇《美人心計》原著作家 瞬間傾城︱《夢回大清》超人氣暢銷作家 金子
水墨江湖新武俠流派創始人 施定柔

芳心默許後才發現一手鑄成家仇的竟是自己的情郎,
和白衣將軍秦文感情一波三折的陶花,會不會被處處體貼她的趙恆岳給融化?

到來年開春,天氣漸漸暖和起來,陶花的寒症才慢慢好轉。離榻之後第一件事就是去練箭,而後又把羅焰叫進宮來演習了一遍推雲手。 

陶花一邊拆招,一邊低聲詢問:「他還好嗎?」 

羅焰點頭,「還好,只是話更少了。」 

當晚趙恆岳留羅焰在宮中飲宴,把秦梧也叫了來,陶花才知道他二人已成眷屬,只是因她在病中而沒請她去婚禮。 

席間,四人說起吳越國事,秦梧口口聲聲說想要出兵討伐。 

趙恆岳笑道:「是你想出兵,還是你兄長想?」 

秦梧也是一笑,「我眼下還不能獨自領兵,自然得帶著他去才行。」 

羅焰大笑起來,「好,是你帶著他,從小到大,都是你帶著他,不是他帶著你。」

 秦梧不惱這諷刺之語,倒是順水推舟更加得意道:「那是當然,他除了戰場上爭先,其他時候都慢吞吞的,又說過天下不定便不婚娶。我再不催著他去,奶奶要著急壞了。」

 羅焰聽到此處,斜覷了秦梧朝她使個眼色,秦梧卻不退縮,硬硬回瞪他一眼。

 陶花輕輕咬唇,側頭問坐在身旁的趙恆岳:「吳越之事,大王有甚打算?」

 趙恆岳柔聲道:「這裡沒有外人,你不用叫我大王。羅焰是你三哥,秦梧是你新嫂嫂,又是我的表妹,咱們都是一家人。」

 陶花改口:「好吧,小滿。」

 趙恆岳卻沉默不言。

 陶花等了片刻,見他依然無語,只好嘆口氣道:「恆岳,吳越割據已久,此番興兵須當從長計議,也要找一個合適的由頭。」

 趙恆岳這才點頭開口,「我也這麼想,一直在苦思找個好藉口,巴不得吳越先來犯邊境。這一戰又是大仗,憑秦家兄妹兩人是不夠的,鄧將軍要留駐幽州以防契丹,李涵慶的老母親臥病在床,不宜叫他,阿陶你恐怕要出陣領兵了。」 

陶花即刻點頭,「那是自然,收復吳越亦是我的心願,自然得奮勇上前。」 

趙恆岳微微一笑,「這收復吳越如今已是眾人心願。吳越不服,秦將軍不娶,孤王這臥榻之側,便總有人酣睡。」 

陶花聞言微微皺眉。 

趙恆岳伸個懶腰,「既然你們幾個都去,那我自然得跟著,免得……」他後半句話硬生生被陶花給瞪了回去。 

羅焰趕緊出聲打破僵局,「聽說吳越朝中同樣憂心此事,有大臣獻計和親呢。」 

陶花一哂,「憂心別國來犯,應當勤加練兵,先去想什麼和親之策,已經輸掉一陣。」 

羅焰點頭道:「這吳越皇帝生在深宮,長於綺羅,聽見刀兵就先害怕。聽說主戰的官員都不被重用,倒是這和親之策甚得他歡心,只不過……」他頓了一頓才說下去,「吳越國中只剩下一位未出嫁的公主,據聞是位稀世美女,乖巧伶俐,品貌才華都是一等一的。吳越皇帝愛若掌珠,竟然頗不捨得,這才留她到如今都未出閣。」 

趙恆岳淡淡揚眉,「真要不捨得倒正好,咱們以此為由發兵,讓吳越國中都去埋怨那個皇帝。」 

陶花聽到他開口才回過神來,問眾人:「這和親……是給誰的?」 

秦梧和羅焰一起微笑,「當然是給大王。」 

陶花側頭,趙恆岳即刻傾身過來,伸手在案下重重握住她的手腕,低聲道:「阿陶,我不會當真娶她的。」 

陶花忙大力搖頭,「恆岳,你也到了年紀,娶吳越公主是一樁般配的好姻緣,只是不知她能不能忍下將來的滅國之恨。」 

趙恆岳臉色有些黯然,沉聲對羅焰說:「我剛剛接到信息,吳越皇帝已經派了使臣送公主出界,看來他是終於決定和親了。咱們此時出兵十分不妥,有傷人和,還是好好待這使臣,盡快迎娶吳越公主。等她嫁過來,我自然有辦法把她逼得逃回國去,到時候咱們便師出有名了。」 

陶花皺眉道:「好好的親事,你怎麼現下就想著要害人家?她只是一個弱女子……」話還沒說完,

趙恆岳已恨恨起身離席。

這該吃醋的時候不吃,也是一樣會惹惱人的。

 

數日之後的清晨,陶花照例起了個大早出去練箭,身邊只帶著林景雲和他在赤龍會中的三個親信屬下。到了郊外她日常練箭的那片樹林,陶花剛剛下馬,就聽見前面傳來一陣笑聲。接著有道紫色身影走過來,一邊下拜一邊說道:「人言公主麗色如花,今日一見乃有過之而無不及。」 

他話音未落,林景雲已經飛身衝出,隔在他和陶花之間。 

那人一笑,抬頭道:「林七爺忠心可嘉,但在下並無惡意。」 

陶花看了他一眼,忍不住心內稍稍吃驚,對方是個豔麗至極的少年男子,眉目間盡是風流之態,顧盼橫波,華光耀目。這一笑之間,竟讓人心神蕩漾不已。 

林景雲看見他面容後,退回陶花身邊,輕聲道:「這是謝懷暢,吳越國使臣,聽說是今年吳越國的探花。」 

陶花又看了那人一眼,淡淡開口說:「既是吳越使臣,該當拜見大王,為何在此處攔住本宮?」

謝懷暢仍是一臉春風笑意,再次下拜,「在下曾是金榜探花,這探花之意,自然是要探訪名中有花的公主。」 

陶花被他這番牽強解釋給逗得一笑,又想到此是敵我交鋒,頓時收住面上笑意,帶些促狹說道:

「你吳越國不派狀元、榜眼,倒是遣了排第三的探花,本宮還以為是怠慢我國,原來竟是為了我這異姓公主。」 

那人也不以為忤,笑著回答:「公主雖非趙氏出身,卻比那趙氏公主多得了三千寵愛……

 

陶花當即大怒,「什麼叫做三千寵愛?本宮未嫁,你敢如此口出狂言!」 

謝懷暢盡顯江南才子風流,也不跟她動氣,一笑說:「公主跟在下申明未嫁,究竟何意啊?」 

陶花氣到最後張口結舌,一時語塞不敢接話,反倒苦笑起來,「你找我所為何事?」謝懷暢再次下拜,神色掩在衣袖中看不清楚,只聽見他低低的聲音:「我昨夜剛拜訪過秦府,帶去了吳越國寶『綠綺』,將軍愛極,撫琴至黎明。琴聲淒切,密密相思,想必公主心中也明白。」 

陶花緩緩地下了馬,想要開口卻不知道該接些什麼。 

謝懷暢走近幾步,「在下有些話想告訴公主,卻不知……」他抬頭看了看跟在陶花身邊的侍衛。 

陶花把林景雲叫在身邊,而後揮手讓其餘人等退開。 

謝懷暢這才開口,「吾國聖上是性情中人,不喜刀兵,尤愛惜將軍與公主這般的英雄美人,亦願良緣天成。聽說公主如今陷於深宮之中,聖上為你二人憂心,這才遣了靖玉公主遠嫁。只是麼,靖玉公主雖然也是美人,卻乏把握能得周王之寵,還要請公主教個計策才好。」 

陶花點點頭,已然明白吳越此番來使是做了周密安排的。遣公主遠嫁自然不是為了她陶花,然而要讓吳越公主得到周王之寵、平息吳越兵禍,卻需她這周王跟前的女子來指導了。若在平時,她是傾力也要為之,巴不得趙恆岳能與旁人墜入情網,她和秦文從此高枕無憂。可是此刻她面對敵人,心思便不能不多一層。 

陶花沉思無語時,謝懷暢又悄悄進言:「就算美事不能成,我們也有意安置公主和秦將軍於吳越國中。」 

陶花大驚,「京郊大軍十萬人,你一個吳越來使,怎敢妄出此言?」 

謝懷暢微笑答道:「我自有辦法送公主出城,到時你二人進可列於吳越朝堂,退可居於江邊水鄉,便似世外桃源一般。」 

世外桃源,陶花忍不住心馳神往,目光游離了一陣。她又低頭沉吟片刻,輕聲道:「你暫等幾日,要走也得安排一下。靖玉公主之事,須容本宮幾天想個好計策。」

謝懷暢大喜點頭,「但聽公主佳音。」(週三待續)

(摘自瀲灩江山下 誰道無情勝有情)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