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立體書  
瀲灩江山  上下冊精彩試閱

大陸原創小說作家,不嫉妒推薦
熱播劇《美人心計》原著作家 瞬間傾城︱《夢回大清》超人氣暢銷作家 金子
水墨江湖新武俠流派創始人 施定柔

吳越美女靖玉公主可能會以和親身份嫁給趙恆岳,阿陶絲毫不吃醋的反應惹惱了他;
另一方面吳越使臣謝懷暢獻計給陶花,她和秦文真能遠離這個充滿是非的朝堂嗎?

陶花上馬回宮,路上她問林景雲:「此人多大年紀?」

林景雲回道:「今年的新科探花,聽說還不到弱冠。」

陶花點點頭,「還好,雖然機靈,到底仍不是十分世故。」

林景雲笑道:「原來您剛剛說的話都是騙他,只充作緩兵之計。」

陶花本非心思複雜之人,只是久在戰場朝堂,就是看也看出了些門道。這謝懷暢卻不同,雖然聰敏,但到底是新科探花,沒經歷多少實戰場合。剛剛陶花探問過他吳越國為何派新科探花前來,他卻並未實答。

陶花帶點駭怕說道:「他安排如此周密,我要是不允,誰知道在林子裡有沒有埋伏。」

林景雲卻搖搖頭,「這倒未必,您練箭的這片樹林,大王早就派了重兵保護,只是怕擾了您的興致,一直沒告訴您罷了。今天他能進來,恐怕是……

他頓住不語,陶花側頭看他,以眼神命他說下去。

林景雲於是輕聲續道:「恐怕是拿有朝中重臣的腰牌,林中的衛兵便放行了。」

陶花皺住眉頭,「你是說,朝中藏了內奸?」想到此處,她心裡驟然焦急,雙腿一夾火雲追,馬匹縱躍出去。她回身對林景雲吩咐:「速速回見大王。」說著一人單騎飛身而去,拋下侍衛們在後追逐。

陶花進了長寧宮內還有些氣喘吁吁,急急問侍從大王下朝了沒。侍從答說大王在書房,陶花又疾步跑出長寧宮,往書房奔去。路上碰見才剛緊趕慢趕過來的幾個侍衛,她也不及說話。書房外侍衛的警戒線有十數丈之遠,陶花一看即知有事,立刻二話不說便往裡走。

侍衛領頭者過來低聲阻她,「公主,大王交代……

「交代什麼本宮也得進去!」她用推雲手一帶,把前面一個侍衛推到後一個身上,正好閃身而過。那兩名侍衛並非如此膿包,只是不敢真與她動手罷了。

剛跨越書房門,迎頭便聽見熟悉的話音,陶花一路奔跑的腳步立時頓住,滿心的焦急全消失無蹤。她怔怔立在門口,眼睛搜尋著他的身影。

書房另一側的窗邊立著兩個人,明晃晃的正午陽光將兩人影子長長拖曳在地上。

趙恆岳眼望窗外,微微低著頭,「虎符、鐵箭令、樞密使,全都給秦家,我在親族中選一位樣貌勝過她的公主,風風光光嫁給你。」

秦文背負雙手遠眺群山,淡淡答道:「軍權本來就該歸屬秦家。我確實想娶一位公主,但這個公主得是她才行。」

趙恆岳一笑,「我以為,你對女人一向不怎麼上心的。」

秦文語氣依舊淡淡,「那是你看錯了。況且,就算我不上心,也不會讓天下人看著她被擄走。」

「我會顧及秦家的顏面,你盡管放心,我給你選的這個公主,肯定比她強。」

「比她強?我還沒見過比她強的女子。」

「這麼說,你無論如何都不肯放手?」

「你打算現在殺了我嗎?」

趙恆岳大笑起來,「怎麼這麼說話!項羽和劉邦爭天下,鴻門宴上也還沒殺人呢。」「你不必殺我,一樣可以強娶她。」

趙恆岳臉色沉下來,「你要逼我作個承諾是嗎?好,你放心,我不會為情事動你們兩人一根指頭。」

秦文轉回頭來抱拳行禮,「多謝大王。我想請駐陽關,即刻離開京城。」

趙恆岳沉默片刻,「你想走隨時可走,不過,我們跟吳越開戰在即。我知道令尊死在吳越,難道你不想報仇?」

秦文抿唇沉吟,貌似難以決斷。

陶花在門口清咳一聲,「秦將軍,征伐吳越是軍中大事,你怎能錯過?」

窗邊的兩人一起回頭。

陶花走到跟前去,悄悄地上下把秦文看了一遍,他明顯清瘦了些。

秦文同樣把她仔細瞧了一遍,而後點頭,「好,那我們一道去打這一仗。」說罷轉身而去。

陶花還怔怔望著他離去的方向時,突然聽見清澈悠揚的樂聲自旁響起。

她轉頭,看見趙恆岳正站在琴側撥弄。陶花移步到他身邊去,一把按住琴弦,「我有事跟你說。」

「除了婚事,其他任憑何事都不該急到闖我的書房。」

「是急事,十萬火急!」

「我說過了,除非是你打算嫁給我了,咱們得趕緊準備各項婚儀,其他事都算不得十萬火急。」他說到最後興味索然。

陶花怒道:「家國天下,都不算十萬火急麼!」

他哼了一聲,「我早就說過,家國天下,都沒有我的阿陶一笑重要。」兩人談得僵住。

他繃著臉,不打算讓步。

她先軟化下來,「好了,是我不該擅闖大王居所,對不住。」說著一笑圓場,「要是再像上次一樣撞見個姑娘啥的,豈不尷尬。」

他本有些不悅,聽見這話也就笑了,在她頰上一彈,「沒碰見姑娘,倒碰到個比姑娘還俊的。」

陶花故意一撇嘴,吊他的胃口,「我今天碰見了別個比他還要俊的,嘖嘖……

趙恆岳大笑,「謝懷暢去找你了?」

她驚問:「你知道?」接著便把今天早晨的事情細細說了一遍。

趙恆岳心不在焉地聽著,聽完後問:「阿陶,你也覺得這小子好看,是不是?」

陶花皺著眉,一臉苦相,「大王,我在跟你稟報國事呢。」

「哦,國事啊,國事早在意料之中。這天底下的事情,偏只有阿陶我把握不住,所以先要問問你喜不喜歡他。」

「你問這做甚,莫名其妙!」

「瞧,還害羞了,你要是中意他,咱們就讓他陪著你好了。」

陶花更加莫名其妙地看著他,「你不是說,你想……想跟我在一起的?」

「是,我說過想娶你,可這也不妨礙這個俊小子陪著你。」他微微有些赧然,「我不如你的秦將軍長得俊,所以,你要是跟我在一起,我就總覺得像欠你點東西似的,這樣還了也挺好。」

陶花詫異,「我又不是什麼絕色佳人,你何須這樣說?」「可我總覺得,這天底下一切最好的東西,包括這個漂亮的謝懷暢,都應該是我的阿陶的。」

陶花愣愣地看著他,目光慢慢感動而柔和下來,「恆岳,你對我的情意,我承受不起,但望來世能夠報答。這一世,我誰都不想要,只想請你成全我和秦將軍。」

數日之後謝懷暢晉見周王,禮數完備,趙恆岳卻在金殿之上斥責他送來的靖玉公主是假,更有謝懷暢的隨從出列指認。由此又牽出左相之子寧致遠通敵,當日謝懷暢入林所用正是左相寧諍的腰牌。於是趙恆岳趁此時機大發雷霆,將吳越來使連同寧氏一家全入了獄,當場下令征討吳越。

早有侍從在變故伊始便報給陶花知道,她也吃了一驚,這麼大的事情趙恆岳從未在她跟前露過半點口風。她立刻到他下朝的路上去等著,看見他時卻是一點也看不出他發過脾氣的樣子。

趙恆岳滿面春風迎著她走過來,悄聲問:「為什麼來等著我?想我了是嗎?」

陶花不及與他閒話,只問他:「靖玉公主當真是頂替的?」

他點頭,「我本想著,你若是喜歡那姓謝的,就放他一馬。既然不喜歡,藉此機會發兵了事。」

陶花更加吃驚,「你老早就知道了?」

趙恆岳耐心講給她聽:「我聽說他們派個新科探花來使就覺得蹊蹺,後來才知道,這謝懷暢跟靖玉公主竟然有情,他才一意冒死前來。旁人誰肯擔這份差事?都巴不得把真公主送過來和親算了,只有他和吳越皇帝兩人想送個假的過來。謝懷暢這人倒是頗有骨氣,只是他這一行人卻不見得個個如此。」

陶花聽到這些,先沒去想國家大事,倒微微嘆了口氣,「這麼說來,那位靖玉公主是不願嫁給你了。」

(週五待續)

 

(摘自瀲灩江山下 誰道無情勝有情)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