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立體書  
瀲灩江山  上下冊精彩試閱

大陸原創小說作家,不嫉妒推薦
熱播劇《美人心計》原著作家 瞬間傾城︱《夢回大清》超人氣暢銷作家 金子
水墨江湖新武俠流派創始人 施定柔

阿陶心上只有傲嬌秦文將軍,而趙恆岳故意將情敵編制在不同行伍中,並製造與陶花相處機會
這天大軍兵臨吳越城下,混亂之中陶花一時不防中了蠱毒,秦文將軍能及時幫助陶花脫離險境嗎?

趙恆岳冷冷一笑,「想不想嫁亦由不得她,一旦攻下建康,我自然要會會此女,看看她到底傲成甚模樣,居然連本王都不放在眼裡。只是既與旁人有染,我才懶得理她,別人碰過的女人我不會碰。」 

陶花虛張了兩下嘴巴,到嘴邊的話沒說出來。趙恆岳看她神色似有話說又不敢說的樣子,便把耳朵湊到她嘴邊去,聲音柔得能滴出水來,與他剛剛的冰冷腔調判若兩人,「阿陶想說什麼?悄悄告訴我就好了。」 

陶花期期艾艾地說:「其實,我……我也是……呃,與旁人有染。」她心裡想的是,最好他也就懶得理她算了。 

趙恆岳卻一皺眉頭,「你怎麼一樣?我從沒把你當女人看。」  

陶花被他說得怔住,「可是、可是……我也不是男人啊!」  

他微笑著攬住她,「你先是我的夥伴、朋友、親人,其次才是女人,明白嗎?作為女人,你要是喜歡謝懷暢,或者其他人也罷,我都可以容忍,幫你弄到手也可以。」

陶花垂頭,「那,我喜歡他呢?」  

趙恆岳撇撇嘴,立刻打住換了個話題,「此次征伐吳越,由你領兵可好?你我在中軍,秦文領左軍,秦梧和羅焰領右軍。」 

陶花奇道:「你既在中軍,還用得著我來領兵?」 

他攬著她的肩膀拍了拍,「如今國事繁忙,只能每日藉飛鴿傳書和快馬信使往來,鄭丞相也無暇跟去,我恐怕沒多少時間待在軍中了。」  

陶花知道他說的確是實情,趕緊說:「那你也留在汴京吧。我和秦將軍都飽經戰事,能在軍前作得了主,你盡管放心就是。」  

趙恆岳冷哼一聲,「放心?我可放不下你們倆的心!」陶花聞言皺眉時,他把聲音轉溫和些,說起正事,「已經挑了一個月末的吉日大軍出發,你既是元帥,該當率軍祭旗。只是按禮法女子不能領祭,到時還是由我來領祭好了。」  

陶花不悅地論道:「這周國禮法真是對我們女子刻薄萬分。」  

趙恆岳微笑著安慰她,「周國禮法不好,咱們家中的禮法以阿陶你為尊,可好?」  

大軍出行之日,鐵甲鏗鏘聲傳播數十里,隊伍在汴京城外排列綿延,齊齊遙望城郊祭臺方向。 

陶花身著輕甲,手按佩刀,與趙恆岳相偕踏上祭臺。眾將在臺下跪拜大王,陶花雖在臺上,也欲俯身下拜,趙恆岳伸手拉住她衣袖,極快極低地說了句:「不用了,他們又看不見你。」 

陶花舉目一望,人人都跪著,倒真看不見她沒下拜。她便站在臺上,安然望著臺下眾人,聽他們山呼萬歲聲震耳欲聾。  

趙恆岳親手宰牲祭血,完成儀式之後,朗聲對眾將說道:「本王平生心願有二,一是統一天下,另一是娶陶花為妻,但願此番出征回來,兩者皆可成真。」 

 陶花心中大聲叫苦,萬萬沒想到他竟在如此場合說了如此言語。  

臺下眾將全都重甲在身,一齊再行跪禮,冷硬的鋼鐵碰撞聲過後,人人伏頭向地,瞬時鴉雀無聲,沒人說話也沒人起來。趙恆岳看了陶花一眼,她猛然省到這是在等她這元帥訓示。  

陶花跪下去,這次趙恆岳沒攔她。她抱拳於頂,「不滅吳越,不歸汴京!」 

臺下眾將這才齊齊隨她喊了一聲。  

趙恆岳拉著陶花的手臂把她扶起,命大軍出發。在一片號令整隊聲中,他向著她微微而笑,低聲問道:「我的心願有兩個,你為什麼只答了一個?」

 

三軍先後而行。陶花隨趙恆岳乘馬車,他甚為忙碌,不停有奏摺書信呈遞上來,又需批閱,又需受顛簸之苦。陶花幾番想勸他回去,卻又知曉必然無功。

行進數日後,周軍大隊終於抵達吳越邊境揚州城下。  

陶花命三軍駐營,揚州駐軍堅守不出,周軍遂在隔日一早攻城。  

陶花在後督陣,眼見城牆上的吳越守軍並不多,且服色繁雜,己方士兵這邊順利搭好雲梯,輕易就攀上了城牆。然而,當他們想要翻入城內時,雙手一觸城牆,迅即痛叫跌下。這麼高的城牆跌下來九死一生,偶爾有些保住性命的,後隊上去救援時,大多也是一碰傷兵便痛叫跌倒,如此一來,周軍出陣的士兵竟沒人能回得去。 

陶花心內又是驚奇又是焦慮,仗著自己有金絲甲在身便上前了兩步。她靠近城池時,恰恰看見城上一人俯身向下查看城牆,兩旁不少隨從。陶花見他不去看激烈戰況反倒只窺城牆,知道必有古怪,又見兩旁隨從眾多,猜想是個首領,立刻摘下背上弓箭,選了三支鐵箭射發出去。 

這人正低頭看著城牆,哪想到會突有箭枝來襲,何況又是連著三箭。他身手甚佳,匆忙躲過前兩箭,到了第三箭時,俯身貼到城牆上才避過。陶花見他靠身形變換連躲三箭,正驚歎此人武功了得,卻見他兩旁眾人不來尋箭手,反先驚慌奔向此人。她心念電轉間,已然猜到這城頭怕是塗有劇毒,這人剛剛俯身到城牆上避箭時必也中了毒,其下屬趕過去定然是想施救。 

陶花一不做二不休,立時又取出箭枝朝那人近身射去,一時旁人接近不了。只一片刻,就見那人倒伏城上。他倒下前看了看這個害他的箭手,伸指在城牆上一彈,一團小小的綠色物事朝陶花飛來。  

陶花倒先猜著是毒物,所以未敢用手去擋而拿鐵弓一撥,那綠物到了鐵弓上,她正想查看,卻見那東西似會動一般,蹦跳到了她的手臂。她頓覺手上劇痛奇癢,還未來得及出聲驚叫,已聽見背後有人大喝「別動」,一人飛躍到她馬背上,一把捉住她受傷的右手,接著一柄薄刀往她手臂劃去。  

陶花聽出是林景雲的聲音,緊急之時也就未掙扎,她對他畢竟是信任多過懷疑。眼看著薄刀在她手臂處劃開,袖子頓時裂開半截,帶著綠意的鮮血湧了出來,滴滴答答往下流。 

她驚懼萬分,想要俯身看看那些綠血,林景雲手臂一緊,仍將她箍在懷中,低聲說道:「血中有蠱,幸而傷的是手臂。您別動,也別說話,靜等蠱血排盡,如果亂用氣力讓蠱蟲回流,再散至全身,就難救了。」他聲音低沉,語調嚴厲,陶花被驚得不敢言語。林景雲一分也不敢怠慢,在她身後緊緊箍抱著護住她,緩緩放馬回陣。 

恰在此時,左軍陣中有單騎奔馳過來,馬上之人急急想要拉陶花受傷的手臂探看,正是秦文。陶花已知這蠱毒傳播迅速,立刻著急起來。林景雲當然知道她心意,開口替她阻住了秦文。 

秦文看了他二人一眼,只見陶花的半截袖子聊勝於無,赤裸藕臂上一絲鮮血緩緩滴落。林景雲緊緊箍她在懷中,兩人既不迴避也不覺羞澀,顯然是日常便習慣了親近。眼前二人共乘在火雲追之上,這是他送給她的戰馬,他們兩人亦曾共乘此騎,那時的旖旎甜蜜,現下想來猶如昨日。

秦文臉色已然沉下,近前欲從林景雲手中把陶花拉過來。他如何能夠容忍眼睜睜看著她在別的男人懷抱之中? 

林景雲毫不退讓回了一句:「將軍留步。」說著又低頭對陶花說了一聲「別動」。 

秦文沉著臉看向陶花。陶花被幾番叮囑,知道事關緊要,遂只能不動不言,無聲看著秦文,見他臉色沉似冰川,一側身圈轉馬匹離去了。秦文是個心氣高傲而不願受委屈的人,對趙恆岳隱忍,那是為社稷蒼生,讓在明處;若讓他無緣無故退後,他寧可傲然轉身。 

陶花眼睜睜看著他離去,身形微微搖晃發抖,林景雲在背後牢牢扶抱住她,輕聲道:「公主別怕,是失血過多,蠱毒並未回流。」(連載完畢,購書去)
(摘自瀲灩江山下 誰道無情勝有情)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