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流水迢迢封面01

 

 

 





簫樓「流水三部曲」系列

流水迢迢卷一   好評試閱

首刷限定加贈2013好讀文學小說桌曆
3d桌曆2013-s

無臉貓抓住小慈要殺她滅口,這時突如其來的轉機打斷了假面人的計畫,這位出手相助的英雄到底是何方神聖?
OS:小編最愛看的男女鬥嘴,這篇也有喔[]~( ̄▽ ̄)~*

匕首緩緩刺入肌膚之中,江慈終有些不甘心,又猛然睜開雙眼,死死地盯住那假面人。忽見他身軀急挺,手中匕首向後一擋,堪堪抵住背後數丈處飛來的蛇信般劍勢。寒光再閃,叮聲四起,假面人如貍貓竄樹自江慈身側斜飛,一劍一刃,瞬息之間過了數招。

 江慈死裡逃生,心頭大喜,鎮定心神,這才見與那假面人拚力搏殺的,竟是自己在心中痛罵過無數遍、才剛從其手中逃脫的大閘蟹—左相裴琰。 

黑暗中又有數十人湧出,點燃火把,圍在四周。其中一人步過來,解開江慈穴道,將她拉起,正是裴琰的得力手下安澄。江慈恍然省悟,看來這大閘蟹又是不懷好意,料定自己要藉前往攬月樓之機逃匿,索性以她為餌,釣出這名假面人。自己先前洋洋得意以為逃出他的控制,卻不知每一步均在他的算計之中。 

她意興索然,脖間傷口疼痛,腹中絞痛一陣勝過一陣,只得又靠住柳樹坐下,面無表情地觀看裴琰與那假面人的生死大戰。 

「蕭教主,素聞你生得容顏俊美,裴某能否得幸一睹尊容!」裴琰一聲長笑,寒光忽盛,連人帶劍向假面人衝去。 

假面人悶不作聲,手中匕首如銀蛇亂舞,「叮」聲四起,擋住裴琰一波又一波的襲擊。裴琰手中招式如水銀瀉地,織成一張無邊無際的劍網,將假面人罩於其中,假面人步步後退,卻始終默然不語。 

「蕭教主,既然到京城來了,裴某想請你痛飲一番,不知教主可願賞裴某這個面子?」裴琰邊說邊鬥,劍招如流雲飛捲,寒光耀目,壓得那假面人只有招架之功,無還手之力。 

安澄等人立於一旁,見裴琰勝算極大,便不上前,只是四散圍著,防那假面人逃匿。 

激烈搏鬥間,假面人腳下一個踉蹌,似是有些不支,裴琰劍勢收住,笑道:「蕭教主,裴某勸你還是束手就擒吧!」 

假面人左手撫胸,垂下頭去。裴琰緩步上前,手中長劍卻始終保持攻擊態勢,防他做臨死前的掙扎。 

眼見假面人左手猛然揮出,裴琰心呼不妙,身形平平後飛。但聽「轟」的一聲,紅光乍閃,煙霧四溢,一股難聞的氣味令眾人劇烈咳嗽,瞬息間,那假面人已然遁去。裴琰怒哼一聲,如大鳥般掠上鄰近一棵柳樹,極目四望,已不見了假面人身影。 

黃昏時,他見江慈在樹上東張西望,便猜到她有心逃跑,是以精心布局,設下這圈套,以求引出星月教主殺人滅口。不料功虧一簣,被這假面人借煙霧彈遁去,實是有些惱怒。躍下樹梢,見安澄正欲帶人向南追趕,冷聲道:「不必了!你們追不上的。」 

回過頭,裴琰正望上滿面嗤笑之色的江慈,冷聲道:「笑什麼笑,你這條小命還留著,該燒香拜佛了!」 

江慈嘻嘻一笑,站了起來,拍手道:「相爺好身手,不當武林盟主,實在是可惜了。」 

裴琰冷哼一聲,凌厲的目光盯著江慈:「你確實沒見過他的真面目?」江慈撕下衣襟,為自己包紮起頸間傷口,搖頭道:「對天發誓,確實沒見過。」 

「那就是聽過他的聲音了?」 

江慈深知無從否認,點了點頭:「我是聽過他的聲音,可我與他素不相識,井水不犯河水…… 

裴琰不再理她,轉身就走,安澄等人急忙跟上。江慈猶豫了一下,終怕那假面人再來殺人滅口,便緊跟裴琰背後。 

裴琰神情嚴肅,轉過身來:「江姑娘,眼下我救你一命,你我互不相欠,還是我走我的陽關道,你過你的江湖遊俠生活。從此你我,宦海江湖,天涯海角,上天入地,黃泉碧落,青山隱隱,流水迢迢,生生世世,兩兩相忘。」 

江慈未料裴琰將自己那日隨口所之話記得一字不差,又原樣還給自己,心中氣得直翻白眼。可而今眼下,相府才是唯一安全、能保小命不被追殺的地方,此時就是借她天大的膽,她也不敢獨自一人遊蕩。 

江慈心中不停咒罵著大閘蟹,面上卻裝出一副極為可憐的模樣,伸手拉住裴琰的衣袖,哀聲道:「相爺,那個,那個……」支吾一陣,也想不出賴在相府的理由,情急下脫口而出:「那個……救命之恩當以身相報,相爺救我一命,我怎能一走了之,我就留在相府給相爺當牛當馬,為奴為婢,以身相報好了!」 

安澄等人在後面聽得清楚,哄然大笑,有那等頑皮之人起鬨道:「相爺,你就收了她吧,人家小姑娘可是要以身相報的。」裴琰眼神凌厲一掃,眾人懾於他的積威,紛紛止住笑聲,低下頭去。裴琰冷冷道:「方才誰說的話,自己去領二十棍。」 

江慈見裴琰馭下如此之嚴,與他素日笑如春風的模樣大不相同,心中有些害怕,慢慢鬆開了揪住裴琰衣袖的雙手。 

裴琰轉頭見江慈垂頭喪氣,脖間鮮血滲紅了布條,髮辮散亂,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笑道:「這可是你自己要留在我相府的,不要過兩天又爬樹或跳湖什麼的。」江慈大喜,抬起頭來:「不會了不會了,絕對不會再跳湖的,再說,我今天也沒跳湖。」 

裴琰微微一笑,負手向前行去。江慈忽想起一事,追上去問道:「相爺,你怎麼知道我還在這湖邊,沒有逃到別的地方去?先前你不是以為我跳湖逃走了麼?」 

裴琰笑得十分得意,卻不回答,過得一陣,忍不住伸出右手,在江慈的面前晃了晃。江慈見他右手五指在空中做爬行狀,恍然大悟,指著裴琰叫道:「大閘蟹!是大閘蟹!」 

她叫聲十分之大,步於其後的相府諸人,還是頭一次見到有人公然指著自家相爺戲稱其為大閘蟹,皆笑,低下頭去。 

江慈見裴琰笑得陰森無比,忙搖手道:「那個……相爺,我不是叫您大閘蟹,我是說,我明白了,您在最後那隻大閘蟹上下了香藥,如此便能追蹤到我在何處。」裴琰淡淡道:「你倒不笨,還知道躲在素大姐床底下。」江慈腹誹不已,卻仍只得老老實實隨著裴琰往前走。 

此時已是子夜時分,一丸冷月,照著寒湖霜路。江慈跟在裴琰背後快步走著,肚中絞痛漸甚,慢慢地,渾身似有螞蟻咬噬,疼癢難熬。她腳步逐漸拖滯,終一手捂著腹部,另一手不停抓撓前胸後背,蹲於地上,痛哼連聲。 

安澄忙過來問道:「江姑娘,怎麼了?」 

江慈肚中絞痛,無法利索說話,斷斷續續哼道:「我……肚子……疼,癢…………」身上奇癢無比,撓得前面又去抓撓背部,一時間,痛苦到了極點。 

安澄不知她為何如此,又有些疑心她是假裝,正猶豫間,裴琰大步走了過來。他盯著江慈看了幾眼,猛然抓起她的右手,將她衣袖向上一捋,看了一眼,笑出聲來。 

江慈正是最難過之時,不由怒道:「笑什麼笑!」「啊」一聲大叫,又反手去抓後背,不料腿上也漸漸癢了起來,她禁受不住,彎腰去撓,腳一軟,坐於地上。 

裴琰蹲於江慈身旁,看著她痛楚難當的樣子,笑道:「看你以後還敢不敢吃大閘蟹,又起疹子又鬧肚痛,真是報應不爽!」 

江慈性情再灑脫,此時見身旁圍著一大群男人,為首的偏偏還是她最痛恨的大閘蟹,他們又個個盯著自己的窘樣,不由漸漸有些羞惱。 

她心中直恨自己先前為啥貪圖口腹之慾,吃了那麼多大閘蟹,肚痛身癢不要緊,居然還讓這麼多人見到自己醜態,實是生平第一糗事。迷糊痛楚中,見裴琰的笑臉如大閘蟹般在眼前晃動,一時恨極,右手捏拳,猛然擊向那張可惡的笑臉。 

裴琰呵呵一笑,側身避開。江慈正待再擊,後背又是一陣奇癢,只得收回拳頭,反手去撓背部,偏那處搆不著手,又換左手,忙得不可開交。相府諸人看著她的窘樣,礙著裴琰,不敢放聲大笑,只見個個面上神情扭曲,五官走樣。 

裴琰站起身來,道:「走吧,回去讓子明幫你看一看,服點藥,這樣抓下去,不是辦法。」江慈怒道:「不走了,我不回去了!」 

裴琰悠悠道:「那你就留在這裡好了,蕭教主會好好照顧你的。」江慈倔性發作,坐於地上,冷冷道:「我就是不走,看他能把我怎麼樣!」 

裴琰眉頭一皺,見隨從牽了馬匹過來,輕笑一聲,俯身伸手。江慈腰間一麻,已被他點住數處穴道,攔腰放在馬背之上。裴琰縱身上馬,輕喝一聲,馬兒疾奔,朝相府馳去。 

江慈痛癢難當,顛簸難忍,一路上還得聽那大閘蟹不時發出輕笑,不由在心中咬牙道:「死大閘蟹,暫且先讓你得意一下,可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鬼心思!」 

回到相府,江慈被安華扶到床上躺下,她已然渾身發軟,連撓癢都沒了力氣,只是無力地朝裡躺著,蜷縮起身軀。 

裴琰負手看著她狼狽不堪的模樣,笑道:「你再忍忍,我已經差人去叫子明過來了。」 

江慈冷哼一聲,心中恨極,默然不語。 

迷濛中,聽得腳步聲響,聽得崔亮行至床前,和聲問道:「怎麼了?哪裡不舒服?」 

江慈死命住淚水,無聲地抽噎。崔亮早聽相府侍從說,江姑娘是吃蟹腹痛膚癢,見她身軀輕顫,卻不轉過身來,忍住笑,向安華使了個眼色。 

安華探頭向床內一望,見江慈眼角隱有淚水,抿嘴一笑,取過絲巾,輕輕替她拭去淚水,輕聲道:「江姑娘,還是先讓崔公子幫你看看,喝點藥,總這麼硬撐,也不是辦法。」 

江慈低低地「嗯」了一聲,平定心神,慢慢轉過身來,正望上崔亮略帶笑意的眼神,她臉上飛起紅暈,低聲喚道:「崔大哥。」忽有陣輕笑聲傳來,江慈視線一偏,只見那可惡的大閘蟹正站在門口,臉上還是那令人恨得牙癢癢的笑容。她心頭火起,猛然坐直,抓起床上的瓷枕,用力朝裴琰擲去。 

裴琰右足輕挑,瓷枕在他足尖滴溜一轉,又於空中劃出一道優美弧線,隨即輕輕落於床頭。他輕輕一笑,悠然步出房去。

(連載完畢,購書去)

創作者介紹

好讀出版部落格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