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蘭情咒  精彩試閱(4)蜃景血光-3

東方版魔戒
盪氣迴腸的魔幻神話愛情故事

若生死摯愛與家國大義背道而馳,你選擇哪一方?

喻大華閻崇年鮑鵬山酈波文史四大家震撼推薦

集動作冒險、神話愛情、戰爭謀略於一身的史詩巨作

 

艾弟脾氣甚是火爆,見他硬氣,正要繼續策馬拖行折磨他,一名于闐武士打馬追了上來,叫道:「等一等!」

這武士一身黑衣勁甲裝扮,頭盔和濃密的落腮鬍遮住了大半邊臉,難以看出本來面目和年紀。艾弟對他甚是恭謹,也不敢如稱呼其他武士般直呼其名,欠身問道:「公子有事麼?」

那被尊稱為「公子」的武士道:「艾弟君明知這樓蘭嚮導無辜,卻下如此狠手對付他,未免不大光彩。」

艾弟臉色登時為之一變,警覺地問道:「公子是如何知道的?」

正好菃木帶領數十人的大隊人馬追了上來,艾弟忙上前低聲稟告道:「原來漢人公子早就知道了夜明珠一事,適才一定是他將真相暗中告訴這樓蘭嚮導。」 

菃木命武士先將阿飛遠遠拖開,這才上前問道:「果真是公子暗中指點了樓蘭嚮導麼?」

漢人公子搖頭道:「不是我。」菃木道:「敢問公子是何時發現真相的?」

艾弟嚷道:「這還用說,他一定是在驛站暗中偷聽到我們的談話。」

漢人公子道:「不是,我沒有偷聽。大相不斷召人密議,肯定是有所圖謀,不過我一直以為跟帶我出關之事有關……」輕喟一聲,似不願再多談這個話題,乾脆直接解釋道,「我猜到夜明珠一事真相,是適才樓蘭嚮導阿飛站出來承認盜取聖物之時。」

菃木道:「噢?」漢人公子道:「大相趕來關卡向韓牧將軍告發,稱朝廷賜給懷玉公主的聖物失竊,又稱有驛卒見到樓蘭商隊的人進來過驛站。大相要求韓將軍派人徹底搜查樓蘭商隊,顯是對找到竊賊、搜出夜明珠早有心理準備,可是當阿飛主動站出來時,大相似乎完全沒料到會有這種情況出現…… 

菃木重重歎息一聲,道:「公子不必再多說,我知道公子目光如炬,這件事原也難以瞞過。嗯,只是…… 

一時沉吟不語,轉過頭去,將目光投向遠方。艾弟見主人發窘,忍不住插口道:「這是我們于闐和樓蘭的恩怨,不干公子的事。」

公子淡淡道:「我知道不干我的事,可是你們用夜明珠陷害樓蘭商隊在先,用私刑拷問這位嚮導在後,實在非英雄所為。」

艾弟冷笑道:「英雄?莫非公子想要到我們西域出頭當英雄?中原那麼大,難道容不下你這位英雄……

菃木忽然扭轉頭來,喝道:「住口!不得對公子無禮!」厲聲斥退艾弟,這才溫言道,「坦白說,我起初謀畫夜明珠這件事,其實也是為了營救公子你。公子該知道,邊關各處都貼有通緝你的圖形告示,就算你裝扮成我的侍從,出關之時也一樣要經過嚴格查驗,要想萬無一失,只能事先弄點動靜來轉移那些中原兵士的注意力。若不是夜明珠這件事,我怎麼可能如此輕易帶公子出關?」

裝扮成于闐武士的漢人公子沉默了好半晌,才道:「多謝。」菃木已與這身分神祕的漢人公子相處了一段時日,知他雖然性情平和,卻極重道義,滿以為他會說出寧可自己死也不願靠陷害旁人來脫險的話,哪知道他卻僅僅簡單說了一句「多謝」,不免很有些驚奇,仔細想了想,才回答道:「不必謝我,是我國國王陛下答應了懷玉公主,一定要營救公子出中原,所幸不辱使命。夜明珠之計實出無奈,還望公子不要外洩讓他人知曉。」

漢人公子答道:「是。在下十分感激大相費心,大相囑託不敢不遵。不過照目前情形來看,阿飛其實只是個局外人,對夜明珠之事毫不知情。」菃木道:「這我知道。」 

這是顯而易見的事,那夜明珠既然是菃木派手下暗中放入甘奇的水袋,目的在於陷害樓蘭商隊,製造混亂;而阿飛在關鍵時刻挺身而出,是擔心禍及樓蘭商隊,若是他早先知道夜明珠藏在水袋裡,肯定會搶先將珠子取出來。但他直到兵士搜查之時才站出來自認罪名,表示一定是那時才有人將夜明珠藏處悄悄告知了他,但他並不知情這一切的始作俑者正是于闐左大相本人,否則他一定會當眾揭穿菃木賊喊捉賊的把戲。可惜當時眾人的視線都矚目在樓蘭商隊首領甘奇身上,竟無人注意到嚮導阿飛在做什麼,又與什麼人交談過。  

漢人公子道:「既然如此,大相目的已經達到,何不就此放阿飛一條生路?」菃木道:「若是公子當場出言指點了阿飛,我還可以放他走。但公子原本也不知情,顯然很可能是我們于闐內部之人洩露了祕密,暗中指點阿飛挺身認罪,好為樓蘭商隊脫困。要想找出內奸,非得著落在他身上不可。我知道公子認定我目下的所作所為並不光彩,然而西域情勢複雜,非你們中原人所能瞭解。公子是尊貴之身,萬望你自重,不要捲入其中糾紛。再往前二十里就是馬迷兔,從那裡開始,就算是出了中原國境,這就請公子脫下我國武士的衣甲,帶上你自己的兵刃,逃命去吧。」毫不客氣地下了逐客令,命手下武士取出藏在行囊中的中原弓劍。  

漢人公子心中頗讚賞阿飛捨生取義,有意營救,哪知道菃木不肯退讓,言語處處占據上風,知道多說也是無益,只得收了兵刃,脫下黑色軍服,交還給武士首領尼巴。菃木道:「此地西去樓蘭國一千六百里,一半是戈壁,一半是沙漠,沿途淨是不毛之地,荒無人煙。公子不認得路,不知道沿途水源、客棧所在,為安全計,還是跟後面的樓蘭商隊一道上路為好。我還有急事趕著回國,這就告辭了。」也不待漢人公子回答,一舉馬鞭,率領于闐武士疾馳而去。阿飛倒沒有再受拖行的折磨,被艾弟抱起來橫放到馬鞍上。馬蹄紛揚,落地如雨,揚起一陣風暴塵土。漢人公子默默凝視著一行人遠去,歎了口氣,伸手揭下臉面上的假鬍鬚。他很年輕,不過二十來歲,眉宇間卻流露出與他年齡不相稱的風霜滄桑之色,緊抿的嘴角窩,微微上挑的眉梢,充滿著憂慮與憔悴。 

過了正午,于闐眾人到達圓月泉,菃木命手下下馬,在此處補充水源,略做歇息。這一帶戈壁的低窪地帶時常能撿到烏黑的鐵磚瓦塊,堅硬如石,據說是遠古的磚塊,因質地細膩,便有人將其製成硯臺,稱為「關硯」。 

據說用關硯研磨出來的墨汁,冬不結冰,夏不縮水,一時間竟成為中原十分搶手的物品。菃木腳邊湊巧就有一塊,不過他似乎沒有太大興趣,只瞪著那黑磚若有所思。 

負責警戒的武士阿涇在高丘上翹望一陣,趕下來稟告道:「大相,那漢人公子還跟在我們後頭。」菃木點點頭,道:「我早知道會如此,他一定是想救阿飛。」

阿涇大為不解,問道:「這可就奇怪了,漢人公子是中原朝廷通緝的要犯,明明是咱們于闐冒險救了他,他為何反而要幫跟他毫無干係的樓蘭人?」

菃木道:「你不懂,這些中原男子就愛自命正義。這一路下來,你們還沒發現麼,他跟我們不是一條道上的。」

阿涇道:「是不是一條道上的不知道,屬下倒看出那漢人公子雖然沉默寡言,卻是個極厲害的人物。他那柄寶劍倒也稀鬆平常,那張弓可是件神兵利器,至少是十石強弓。」昔日,只有萬人敵后羿才能拉開十石強弓。傳說天地初開時,天上總共有十個太陽,將大地烤成了一片焦土。神射手后羿見民間哀鴻遍野,頓生側隱之心,於是負了十支神箭,挽起十石強弓,立足天涯海角,連連射落九個太陽,只留下最後一個在天空照耀,於是萬物復甦。自那以後,還沒有聽說有人能拉開十石強弓。 

侍從艾弟道:「大相,漢人公子既有如此強弓,料來射術也是非同小可,萬一他從後面突然發難,怕是不好對付。咱們不如先下手為強,我這就去將他誘過來,然後大相命黑甲武士出其不意地將其擒住,帶回于闐再說。」

菃木搖頭道:「國王陛下特別交代過,切不可與漢人公子翻臉,他雖然在中原暫時失意,將來卻未必不會得志。」艾弟道:「可是……

菃木道:「不用多管他,他沒有經驗,不識得大漠的厲害,過了今晚,管教他迷路。」轉頭見到一名武士正舉起水袋去餵阿飛,當即厲聲喝道,「不准給他水喝。」武士嚇了一跳,呆得一呆,這才喏喏退下。  

阿飛喉嚨如著火般炙熱,實在渴得難受,叫道:「喂,你們渴死了我,就只能帶我的屍首回于闐了。」

艾弟有意舉著水袋走到他面前,道:「大相只會讓你口渴,但不會讓你渴死。」說罷聚抿嘴唇嘬了幾口泉水,咂咂有聲。阿飛掙扎著站起來,一邊舔著乾枯發裂的嘴唇,一邊貪婪地盯著水袋。

艾弟問道:「你還是不肯說出,是誰指使你這麼做的麼?」阿飛道:「真的沒有人指使我,是我自己貪心。」

艾弟道:「是誰告訴你夜明珠藏在甘奇的水袋裡?」阿飛笑道:「這話問得奇怪,夜明珠是我親手塞進水袋,如何能不知道?」

艾弟笑道:「你不知道你這人很不擅長撒謊麼?不過你想當好漢,大相也樂得成全你。」

命武士將阿飛牽去縛在怪柳樹上,抽了二十馬鞭,直打得他奄奄一息、幾近暈死,這才灌了他幾口水,照舊綁在馬鞍上,繼續啟程。 

行了數十里,天色漸暗下來。于闐一行選了一塊避風之地,就地在戈壁灘上宿營。菃木寫好密信,放出飛鷹,這才將武士首領尼巴叫過來,摒退旁人,只留心腹侍從艾弟在一旁,低聲問道:「尼巴統領可發現手下武士有什麼奇怪的表現麼?」

尼巴十分納罕,想了半天,才撓頭問道:「沒有。大相問這個做什麼?」

菃木道:「夜明珠一事極為隱密,外人實難知曉。我本來斷定是我們內部人指點了那樓蘭嚮導,唯有如此才能解釋阿飛何以只知曉夜明珠藏處,卻並不瞭解是我們所為。我向韓將軍討下阿飛的性命,要帶他回于闐,那洩密之人未必能預料到,神態當十分緊張,必然會想方設法接觸阿飛,或是警告他,或是乾脆殺了他滅口。但我一路仔細觀察,竟沒有發現絲毫異樣。」 

 尼巴這才明白究竟,當即拍著胸脯道:「尼巴以自身性命向大相擔保,我手下的武士都是忠心耿耿的勇士,敢為國王陛下和大相赴湯蹈火,絕不會起二心。大相沒來由地心生懷疑,可是玷污了我們黑甲武士的名聲。」語氣十分憤慨,彷若是他自己受到了侮辱。

木忙道:「尼巴統領不必如此激動,我也覺得是自己多慮了,所以才找你過來商議。而今夜明珠之計已然失敗,樓蘭糧隊順利上路,事情十萬火急,我雖已經放出飛鷹,但還是需要派人趕回于闐向國王陛下面稟。只是阿飛這件事也不能就此置之不理,這件事……」似是一時難以想到合適的措辭,乾脆沉吟不語。 

尼巴遂自告奮勇地道:「不如由我先行回國報信。」菃木正等著他自動請命,忙道:「如此甚好,便有勞尼巴統領即刻動身。只是還請統領脫下盔甲,化裝成普通西域百姓的樣子,以免惹人矚目。」黑甲武士隸屬于闐王宮衛隊,直接受國王統領,個個都是百裡挑一的勇士,榮譽感極強。尼巴雖不大情願改裝,卻也不敢違抗左大相的命令,只得應道:「遵命。」當即叫過兩名武士,一起換上便服,打好行裝、牽了馬匹連夜上路。艾弟送走尼巴,趕回來稟告道:「果然如大相所料,漢人公子就在我們附近。尼巴幾人出發時,他也跟著動了。」菃木道:「嗯。你騎快馬請他過來一趟,說我有要緊話跟他商量。」 

艾弟一愣,問道:「不要先設下陷阱埋伏麼?」菃木道:「不必,我自有主張。」又命人押來阿飛審問。阿飛始終只說是自己貪心盜取了夜明珠。菃木便命武士將他帶到一旁刑訊,還打斷了兩根馬鞭,直至他皮開肉綻、暈死過去。艾弟帶著漢人公子進來于闐營地時,武士正將昏死過去的阿飛拖走。菃木請漢人公子坐在厚厚的毛氈上,和顏悅色地問道:「公子一路跟著我們,是不是想救阿飛?」漢人公子不願說謊,道:「是。」  

菃木道:「公子預備如何救人?」漢人公子道:「大相手底下都是訓練有素的勇士,行進、紮營極有章法,我還沒有想到一個萬全之策。」

菃木道:「我很欽佩公子肯為一個素不相識陌生人出頭的勇氣,不過我們才剛剛一起走出玉門關,公子大概也不願意就此跟我們動武。」漢人公子道:「是,大相於我有恩,我不敢忘記。」

菃木道:「既然如此,我倒有個提議,如果公子能勸得阿飛說出是誰告知他夜明珠的藏處,我就將他交給你處置,如何?」漢人公子轉頭望去,阿飛正被武士綁在一棵大怪柳樹上,渾身上下紅彤彤一片,不知是染滿鮮血還是火光的緣故,頭無力地垂在胸前,整個人死氣沉沉,當即應道:「好,我試試。」走近怪柳樹,輕聲叫道,「阿飛!阿飛!」  

一旁武士見阿飛不應,便取來水袋吮吸了一口水,噴在阿飛臉上。阿飛打了個冷顫,甦醒過來,結結巴巴地道:「沒有……沒有人……指使我……

漢人公子道:「樓蘭商隊出關前,你在做什麼?」阿飛呆滯地重複道:「我在……做什麼?」

他連日備受折磨,渾身鞭傷,痛如火炙,難以集中精力思索,勉力抬起頭來,打量面前這名新的審問者,困惑地問道:「你……你是中原人?」

漢人公子道:「是,我是漢人。我只想告訴你,我並沒有惡意……」阿飛驀然記起什麼,驚叫道:「啊,我認得你…………你是……

情緒陡然激動起來,本能地用力掙扎,觸發了傷口,登時又暈死過去。武士正待再噴水弄醒阿飛,漢人公子阻止道:「暫且不必了。他目下傷重,逃也逃不掉,何不先放開他?」武士不敢擅自做主,只遲疑不動。菃木走過來道:「就如公子所請,先解開他。」武士應道:「遵命。」 

菃木重新請漢人公子到營帳前坐下,笑道:「想必阿飛見過玉門關的圖形告示,認出了公子的形貌。」那漢人公子正是告示中被通緝的男子蕭揚,也不置可否,道:「大相明知道難以從阿飛口中問出實情,卻還是一路不停地折磨他,是不是刻意做給人看的?」

菃木道:「是,開始是給樓蘭人看的,後來是給我們自己人看的。」蕭揚道:「想來大相並沒有靠這個法子找出內奸。」

菃木道:「不錯。公子有何高見?」蕭揚道:「大相既能肯定于闐人內部並無奸細,就不必再折磨阿飛以觀察眾人反應。我猜樓蘭商隊要麼以為阿飛是真的竊賊,要麼認定他早被于闐收買,所以他們才會對阿飛這一路被拖行無動於衷。既然于闐一方無人洩密,樓蘭一方無人知情,那麼告訴阿飛夜明珠藏處的必然是個外人。只要大相准我向阿飛套話,我應該可以找出這個人。」

菃木略一思索即滿口應承道:「好,公子就跟著我們,只要你找出那個人是誰,你就可以立即帶阿飛離開。」蕭揚道:「一言為定。」 

次日一早,于闐一行帶著阿飛、蕭揚繼續上路,菃木有意下令加快行程,以徹底甩開樓蘭商隊。只是蕭揚的計畫很不順利,自從阿飛認出他就是那個被中原朝廷通緝的十惡不赦江洋大盜後,非但一個字也不說,連看都不願意看他一眼。(下週待續)

創作者介紹

好讀出版部落格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