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女成凰(3)立體書封 

好讀出版/真小說32
木子西作品集03──
棄女成凰〈卷三〉奪后之路

「紅袖添香文學網」必讀宮鬥名作
木子西◎著
【類別】:古代言情、宮鬥
【出版日】:西元2013年8月1日
【開本/頁數/定價】:14.8*21公分/232頁/定價220元
【ISBN/CIP/條碼】:978-986-178-287-4(平裝)/857.7 102005099(單色)

媲美《萬凰之王》
直追《後宮甄嬛傳》的恢弘宮鬥長篇大作

【湖南衛視簽約電視劇火熱改編中】

一入宮門深似海,能依靠的終究只有自己!平步青雲,寵冠六宮,敵不過太后的彈指一揮。
權傾天下,感到的卻是無比倦怠,為什麼我的心總是空落落的?我愛過他嗎?或許。

無權無勢的莫言,錯結孽緣誕下「龍子」鞏固自己在後宮的一方之位,同時牢牢縛住皇上寵愛,尤用盡心機鏟除了麗貴妃,培植莫氏家族成為自己在朝中的後盾。
可面對不斷冒出的新人爭寵,以及皇后與各宮妃嬪聯手不斷擲出的暗箭,她決心一不作二不休,直取那中宮之位!

然皇后大位看似一步之遙卻是咫尺天涯,她只得步步為營,瞅準時機出手。
--------------------------------------------------------------------------------------------------------------------------------------------
棄女成凰01-立體書封  
【卷一】 女兒當自強
優惠價200元

她是爹爹眼中毫無價值的女兒,但為了娘親,莫言決定拿自身命運做交易。
一入宮門深似海,能依靠的終究只有自己!
-------------------------------------------------------------------------------------------------------------------------------------------
 
【卷二】一手遮天攻心計
定價220元

為了在宮中生存,她不能再姑息敵人!
唯有得到皇帝百分百寵愛,成為後宮發號施令的強者,才是她的生存之道。
-------------------------------------------------------------------------------------------------------------------------------------------

【卷四】9/1上市|【卷五】10/1預定上市 |精彩可期!

隨書贈品
每冊內頁皆附:【珍藏版】大尺寸封面繪圖海報

作者簡介
木子西
生於1980年代初的書香門第,自小愛好閱讀,畢業於武漢大學。2007年底,工作之餘開始於網路寫文,逐日走紅。

年幼無知時總羡慕後宮嬪妃們雍容華貴的生活,恨自己生不逢時以得榮光一回,及長才知那光鮮背後的辛酸血淚,明曉「宮鬥」一詞,深深體會到女人間的戰爭不見刀槍、不見硝煙,卻能比諸政壇上男人們的角逐更見殘酷無情。自此迷戀上了宮鬥,熱中探究嬪妃們爭鬥手段和計謀的邏輯合理性,進而產生強烈的寫作欲望,創作出本作品《棄女成凰》。
目前本作品已由湖南衛視簽約改編電視劇。

繪者簡介
無多

台中人,輔大應用美術系畢業,曾於遊戲公司任平面美術設計,現為專職插畫家及電腦繪圖講師。自幼喜愛日本漫畫及電玩,原本立志當漫畫家,後專注於單幅插畫及角色設計,畫風綺麗帶有幻想,飽滿色彩予讀者強烈印象,生動展現人物個性。

書摘

二十六 借刀殺人

木蓮雖知到御前侍奉難免被皇上寵幸,可如今已然侍奉過皇上的她,心中仍覺著萬分對不起竭力提攜她的我。她羞愧異常,只微微點頭道:「是,衛公公他們待奴婢都很好。」

我略略坐近些,又問:「那皇上待你好不好?」

木蓮臉上微微泛紅,低下頭道:「皇上待奴婢也很好。」

我滿意地一笑,細細打量著木蓮,小安子果未看走眼,當初單顯出青春嬌美的少女,如今做了新婦益發成熟動人。

「最近身子可好?御前伺候固然重要,可皇上時常熬夜,你自個兒身子也得多注意著。」我詳加囑咐著,「平日裡有甚難處,需要些什麼只管來找我,知道麼?」

我如親人般的關懷引她眼中蒙上了霧氣,受寵若驚地連連點頭。

我又上上下下仔細打量著木蓮,她身上除卻一對珍珠耳墜外便再無別的飾物。我拔下來時刻意簪上的那支雕鳳烏沉木簪,輕簪在她的髮間,柔聲道:「還是淑妃姐姐想得周到,先給你備下了這份禮物。你如今在御前當值,怎地還這般樸素,趕明兒我也去尋幾套首飾給你送過來。」

木蓮慌忙站起來,正欲開口婉拒。門口的彩衣催道:「主子,時候不早,該回去了。」

我起身笑著跟她告別,退出門外。彩衣迎上前來,我小聲說道:「成了,快走吧,耽擱好一陣子哩。」

步下臺階,早已候在那裡的小安子扶我登上軟轎,一路小跑直奔儲秀宮。

入得東暖閣中朝皇后問過安,呷飲著宮女奉上的蓋碗茶,我方才問道:「不知皇后姐姐今兒個喚妹妹來,所為何事?」

「聽說皇上御書房裡新添了個隨侍宮女,妹妹聽說了沒?」皇后瞟了我一眼,不冷不熱地問道。

「妹妹聽說了,也不知皇上打哪兒調來的,只吩咐人到我跟前打聲招呼便留下了。」我不動聲色地回道。

「哦?連妹妹亦不知?」皇后一臉不信之色。

「是啊,妹妹本想一問,可既是皇上金口開的,妹妹便就不好多言。皇后姐姐怎生突地問起這樁,是否其中有甚不妥之處?」我一副不明所以的樣子。

「倒非何樁大事,純是本宮聽聞御書房中已然夜夜笙歌,說那宮女魅惑君王,本宮甫請了妹妹來問問。」

「哦?有這等事?今日睿兒身子不好,倒是妹妹疏忽了。姐姐不妨把人喚來問問,不就明曉了麼?這傳言未必是真啊!」

皇后頷首而應,吩咐寧英姑姑差人去傳木蓮前來問話。我復與皇后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著,不一會寧英姑姑便過來稟報,說是木蓮拜見。

我含笑道:「姐姐,妹妹還是迴避迴避較妥。」

「怎麼?難不成妹妹畏懼見她不成?」皇后斜瞥了我一眼。

我笑應:「皇后姐姐傳她前來問話,已然令她萬分惶恐難安,倘妹妹同現此間,在那奴才眼裡還不成了三堂會審?到時來個愣不知聲,皇后姐姐可不白傳了這一回?」

皇后甫才笑道:「到底妹妹心思細些,想得周全。」說著示意我往內室而去,「既如此,就委屈妹妹暫避片刻。」

寧英姑姑領我至內室坐候,便退到皇后跟前伺候著。我起身立於門邊,透過繡簾縫隙細瞧著外間。

木蓮跟著宮女進了屋,雙腿一屈,「咚」的往地上跪落行著叩拜大禮,口中道:「奴婢給皇后娘娘請安!」

「先起來吧。」皇后平和聲音穩穩傳來,感覺不出有甚異樣,木蓮忐忑不安的心稍復平靜,暗自鬆了口氣。

因著皇后近日長時於儲秀宮中調養,如今又是在自己屋裡,穿得甚是簡單,髮髻上未插半件飾品,但那莊重的氣質卻已壓得木蓮心頭突突直跳。

「近日傳你來,是本宮有幾樁事情想問問。」半晌,皇后的聲音才再次響起,她說得輕鬆如常,可話中隱透的威嚴已令人不住肅然起敬,「這幾日都是你在皇上身邊伺候著?」

木蓮點頭回道:「是。」

「有多久了?」皇后又問。

木蓮想了想,回道:「回娘娘的話,約有個把月。」

「皇上早已臨幸過你吧?」

木蓮不想皇后會說得如此直白,霎時面紅耳赤地低下頭去,算是默認了。

皇后微微蹙眉道:「你可知宮中規矩是被臨幸過的嬪妃必須及時搬出御書房,住進內務府安排的宮殿。你這是壞了規矩,知不知曉?」

木蓮臉上血色頓失,兩腿一軟跪坐在地,顫聲道:「奴婢不知,每日都是皇上派人到下人房中傳奴婢的。」

皇后瞧她那羸弱的身子,又說得百般可憐,心中略生不忍,歎了口氣軟言道:「皇上喜歡你是你的福氣,你初來不曉規矩便也算了,但你伺候皇上的時候應當注意分寸,不能為了討皇上歡心就做出此等魅惑君王之事。」

皇后語氣雖輕話意卻重,木蓮又是慌亂又是委屈,自覺已是萬分對不起德主子了,如今又招皇后冤枉,不自覺地握緊了手。她想也沒想便衝口而出:「奴婢不敢,奴婢沒有。若是奴婢品行不端污了皇上的聖明,則奴婢甘願調去雜役房做粗使雜役。」

皇后微微一愣,萬沒想到眼前這個宮女竟有如斯脾氣和骨氣,心中倒對她添了幾分好感,索性將話挑明了說。皇后心想看她如何解釋,便又道:「宮裡最近傳言你當值之時御書房中夜夜笙歌,還時常唱些民間小調,可有此事?」

木蓮咬了咬唇,挺直腰桿直直盯著跟前的地毯,回道:「那是皇上問說起,聖上知曉奴婢會唱,便命奴婢唱了一曲江南小調,統共僅此一回。奴婢不敢欺瞞皇后娘娘,娘娘可喚衛總管和殿前侍衛對質。」

皇后又一愣,仔細打量起眼前看似嬌弱的少女,未曾忽略少女挺直的腰身和身側微微顫抖的拳頭。皇后忽兒嘴角一勾,扯出個笑容來,柔聲道:「寧英,扶她起來。」

木蓮猛吃一驚,她愣愣地抬起頭,看著皇后身邊的姑姑走到她跟前,攙她起身落坐皇后身旁。

皇后呷了口茶,將茶杯放在旁邊的几上,轉頭看著眼前的木蓮,笑容生生地僵在臉上。先時木蓮跪得遠皇后看不分明,如今坐到跟前,皇后才看清了木蓮那張秀氣絕美的小臉,心下明瞭皇上何以召她入御書房,又為何令她唱那江南小調。

皇后甩甩頭,努力驅走心中那團不祥陰影,暗自安慰自己薛皇后已經去了,如今眼前這丫頭即便再像也代替不了薛皇后,告誡自己切莫先亂了陣腳。

皇后一把拉住木蓮的手,一雙細長丹鳳眼凝神注視著她,歎了口氣道:「聽妹妹這麼說,本宮便就放心。只是妹妹不能再住在下人房,也不能再去御書房,晚些時候本宮會吩咐德妹妹給你安排個住處搬過去。」
皇后又再嘆道:「妹妹別怨姐姐我多疑多慮,只是這祖宗規矩本宮不能隨便破了。往後之日,還要靠妹妹多替皇上解憂才是。」

木蓮看皇后這等親切,又說得那樣真摯,心裡莫名生出幾分愧疚,她低下頭喃喃道:「奴婢無能,怕會辜負皇后娘娘的厚望。」

「怎麼會……」皇后笑著正要寬慰她幾句,倏地臉色一變,霎時住了口。方才木蓮跪得遠她不曾注意,坐在跟前又只注意到她那張酷似薛后的臉蛋,這會兒木蓮低著頭,烏黑髮間那支烏沉木簪才被看得一清二楚。簪尾鳳首被打磨得光滑鮮亮,甚至微微反射著光澤。

「你……」皇后警覺地看著木蓮,一時心中轉過千百種念頭。她不會看錯的,那鳳簪分明和故去薛皇后曾有的那支一模一樣。她竟有如此心計仿造了這麼一支不成?

不,不可能。那支鳳簪乃薛皇后陪嫁品而非宮中之物,之後薛皇后便轉送他人了,況且薛皇后逝去時她還不曾出世,根本沒機會見到,更遑論仿製。

皇后審視著眼前的人兒,心裡又生出另一個念頭來:「難道是她?」一想到自己所猜測的可能,她頓生幾分心寒,握緊五指,手心裡已然一片濕冷。

「妹妹這髮簪好獨特,是皇上賞的麼?」皇后儘量穩住自己的語氣,存心試探道。

木蓮渾然不知,搖了搖頭答道:「不是,是淑妃娘娘賞給奴才的。」

真是她!皇后倒吸一口冷氣,一下嗆著,猛咳起來。

「主子,您怎麼啦?」木蓮和寧英姑姑見皇后咳得厲害,一時焦急不已。

皇后撫著胸口,腦海裡雜亂異常,那些久遠往事忽從心底浮了上來,重現腦海中。

——「主子,奴婢只盼能早日替您產下皇子!」

——「什麼奴婢不奴婢的,你今後要喚我姐姐了。妹妹,我把已故皇后姐姐贈的此物轉送予你,望你能沾上先皇后姐姐之福,早日有好消息。」

時至今日她還鮮明記得當時的「她」是多麼興高采烈地接受了那支簪子,還一再承諾會好好侍奉主子,好好愛惜鳳簪。

皇后瞥向前來扶她的木蓮頭上,髮間那隱隱閃光的鳳簪彷彿在嘲笑她的天真、她的愚蠢,她從未想過有一天她會背叛自己,如此算計自己……香草!淑妃妹妹,果然是你!

皇后猛咳一陣,一時氣急攻心,身子朝後一躺,暈了過去。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