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女成凰(4)立體書封  

好讀出版/真小說33
木子西作品集04──
棄女成凰〈卷四〉君恩淺薄(全五冊)

「紅袖添香文學網」必讀宮鬥名作
木子西◎著
【類別】:古代言情、宮鬥
【出版日】:西元2013年9月1日
【開本/頁數/定價】:14.8*21公分/232頁/定價220元
【ISBN/CIP/條碼】:978-986-178-289-8(平裝)/857.7 102005099(單色)

媲美《萬凰之王》
直追《後宮甄嬛傳》的恢弘宮鬥長篇大作

【湖南衛視簽約電視劇火熱改編中】

一入宮門深似海,能依靠的終究只有自己!平步青雲,寵冠六宮,敵不過太后的彈指一揮。
權傾天下,感到的卻是無比倦怠,為什麼我的心總是空落落的?我愛過他嗎?或許。

莫言頂替姐姐入宮,被皇帝親點而入嬪妃之列,從此擺脫不了爾虞我詐的宮鬥生涯。
她產下「龍子」晉身德妃,和不理事的淑妃協管六宮事務,等同獨握中宮權柄。皇后縱非弱獅亦難與之匹敵,抑鬱而終,后位之爭旋在前朝、後宮兩邊掀起了波濤暗潮。
臨門一腳屢屢受阻,溫婉如兔的淑妃忽地變得張牙舞爪,原來背後有藏鏡人擺布著一切。一場輸不得的戰役即將展開,賭注的是皇帝的信任,莫言能否躲過這場危機?
--------------------------------------------------------------------------------------------------------------------------------------------
棄女成凰01-立體書封  
【卷一】 女兒當自強
首冊優惠定價200元 

她是爹爹眼中毫無價值的女兒,但為了娘親,莫言決定拿自身命運做交易。
一入宮門深似海,能依靠的終究只有自己!
-------------------------------------------------------------------------------------------------------------------------------------------
 
【卷二】一手遮天攻心計
定價220元

為了在宮中生存,她不能再姑息敵人!
唯有得到皇帝百分百寵愛,成為後宮發號施令的強者,才是她的生存之道。
-------------------------------------------------------------------------------------------------------------------------------------------

【卷三】奪后之路
定價220元

面對不斷冒出的新人爭寵,以及皇后與各宮妃嬪聯手不斷擲出的暗箭,
她決心一不作二不休,直取那中宮之位!
-------------------------------------------------------------------------------------------------------------------------------------------
【卷五】10/1預定上市 |精彩可期!

隨書贈品
每冊內頁皆附:【珍藏版】大尺寸封面繪圖海報

作者簡介
木子西

生於1980年代初的書香門第,自小愛好閱讀,畢業於武漢大學。2007年底,工作之餘開始於網路寫文,逐日走紅。
年幼無知時總羡慕後宮嬪妃們雍容華貴的生活,恨自己生不逢時以得榮光一回,及長才知那光鮮背後的辛酸血淚,明曉「宮鬥」一詞,深深體會到女人間的戰爭不見刀槍、不見硝煙,卻能比諸政壇上男人們的角逐更見殘酷無情。自此迷戀上了宮鬥,熱中探究嬪妃們爭鬥手段和計謀的邏輯合理性,進而產生強烈的寫作欲望,創作出本作品《棄女成凰》。
目前本作品已由湖南衛視簽約改編電視劇。

繪者簡介
無多
台中人,輔大應用美術系畢業,曾於遊戲公司任平面美術設計,現為專職插畫家及電腦繪圖講師。自幼喜愛日本漫畫及電玩,原本立志當漫畫家,後專注於單幅插畫及角色設計,畫風綺麗帶有幻想,飽滿色彩予讀者強烈印象,生動展現人物個性。

書摘

四十 鳳臨天下

我二人又閒敘了幾句,小曲子突然過來傳話,稟說皇上人正在御書房,特旨傳我過去。我心裡縱存疑惑,卻也不敢有所耽擱,忙喚人進來伺候著整妝一番,向木蓮歉然笑笑,旋出門上了軟轎,一路朝御書房而去。

我跟著小曲子行近御書房,小玄子早已候在門口。

隨小玄子進屋行過禮,見皇上正埋首案前專心致志書寫,我不敢打擾,只靜立一旁候著。

不料皇上卻突然擱下筆,抬頭對我說:「言言,你來。」

我以為皇上有甚吩咐,忙走到他身旁。未料皇上卻突然拿起那案上攤開的摺子遞到我跟前,「言言,你瞅瞅。」

我不由詫然,原就百思不解皇上怎地突然召見,今又叫我看甚摺子,不知所為何事?

我立時「咚」的一聲跪下,「臣妾不敢!祖宗家法訓示,凡內廷后妃不得干政。」

皇上忍不住一笑,趕緊將我扶起,「你呀,這麼重的身子別動不動就跪來跪去。言言要相信朕啊,朕哪兒不知祖宗家法,再說朕是那種需依賴後宮指點政務的皇帝麼?」

我聞他這麼一說尤感萬分惶恐,連連搖頭道:「不,不是。皇上恕罪,臣妾並無此意……」

皇上見我手足無措之狀,忙拉了我安撫道:「傻瓜!朕當然明曉言言不是這意思。朕讓你看,自然有朕的道理在。」

他強行把摺子塞到我手中,我雖摸不清今兒皇上怎麼了,這麼做是何意,但也不能違逆,只得硬著頭皮打開摺子,胡亂地掃了幾眼。只見摺子上書著:

「奉天承運……今中宮懸虛,六宮無主,有礙國體……德妃莫氏,度嫻禮法,德容兼備……協助先后代理六宮……有母儀天下之風範……今冊立為后,實乃眾望所歸,著內務府擇吉日良辰行冊封之禮,欽此!」

這,這怎麼可能!我又驚又喜,心中百味紛雜,捧著奏摺的手不住顫抖,「皇、皇上,這、這……」

皇上握著我的手,憐惜地看著我慌亂之狀,柔聲道:「言言,這些年……委屈你了,從今往後朕會補償你的。」

「皇上……皇上……」我連連搖頭,眼淚如斷線珍珠般滾落而下,順勢依偎在皇上懷中,激動地哽咽道:「皇上,臣妾從不曾感到委屈,臣妾知道很多事是沒有辦法的,皇上有皇上的難處。臣妾不怨皇上,更不怨太后,只歎臣妾的父親走錯了路。」

皇上扶我的肩,輕輕替我拭淚,深深凝看著我,「朕明日就詔告天下,責成禮部負責冊后事宜。言言,朕就將這後宮全權交與你了。」

我噙著淚,滿掛淚痕的臉頰上綻開了一絲欲語含羞卻舒心滿足的美麗笑容,我慢慢跪下,俯身磕頭道:「是,臣妾遵旨!」

寬鬆衣袖下的十指緊緊收攏,我於心中默默祝禱:「娘,您我心有靈犀,您可曾感應到了?女兒終於成功了!您等著吧,女兒會將父親接回來的,一定會!」

皇上上前將我扶了起來,對著我微微一笑,正待開口,門口卻傳來小玄子慌慌張張的聲音:「皇上,不好了,不好了!」

皇上眉頭一蹙,臉色立時陰沉下來,沉聲喝道:「作死的奴才,慌慌張張成何體統?究竟所為何事?」

「回皇上,方才寧壽宮傳來消息,太后病危!」小玄子嚇得目不斜視,只低頭恭敬回道。

我一顆心驟地沉落下去!但我面上卻不動聲色,只慌忙拉了皇上,急道:「皇上,快去看看吧!」

皇上愣看著我,為難道:「言言,這……」

我急急拉了他往殿外而去,口中直道:「皇上,這都什麼時候了,先去探看太后要緊。衛公公,還不快把龍輦喚來!」

小玄子忙答應著出去了,皇上未再說話,只陰沉著臉偕我朝殿外走去。

趕抵寧壽宮時,御醫們已為太后請完脈。

皇上一入暖閣,便匆匆問道:「南宮陽,母后的身子如何?」

南宮陽微微搖了搖頭,沉痛地說:「回萬歲爺,太后這幾年的身子是一天不如一天了,今兒午後玉體狀況急轉直下,如今一直昏迷不醒,微臣只怕……臣等自當盡心竭力!」

我感到皇上拉著我的手猛然添勁,神情微顯激動,便知他也清楚太后的情況。

皇上威嚴聲音中夾著些許顫抖,「那還愣著做甚?還不快去開方子!」

太醫們戰兢兢地迎受他的怒氣,行過禮後全退了出去。皇上親自守在太后跟前,熬夜伺候了幾次湯藥,終於翌日清晨,太后從昏迷中甦醒過來。

皇上欣喜若狂,顧不得失態,趨前跪在矮凳上拉著太后的手痛哭哽咽道:「母后,您醒來了?您沒事,真是太好了。」

太后反握住他的手,沉聲道:「皇兒,你這是做甚?快起來,母后沒事。母后啊,還硬朗著呢!」

太后說著,用冰冷深邃的目光瞟了一眼默立在旁的我,我止不住渾身打了個激靈,忙上前扶起皇上柔聲勸道:「皇上,您一宿未闔眼,如今太后已然醒轉,您先回去歇著吧,這裡有臣妾伺候著就成了。」

「可是,母后……」皇上年紀漸長,這幾年身子骨大不如前,熬了一宿也相當疲憊,見太后雖已醒轉偏身子還很虛弱,不由得猶豫起來。

「皇兒,德丫頭說得沒錯,你得要保重龍體。母后沒事了。德丫頭如今身子重,這麼熬著對養胎可不好,你和德丫頭都回去歇著吧。哀家這兒,有太醫和奴才們伺候著便行。」

「太后,雨妹妹方才過來了,臣妾去請她進來陪著您吧。」我在一旁戒慎說道。

太后頷首同意,我這才行了禮緩步走出暖閣,吩咐幾位嬤嬤準備清粥,命她們好生伺候著,又敦請端木雨好生陪伴太后。端木雨進屋朝太后請過安,從雲秀嬤嬤手中接過清粥,用銀匙一小匙一小匙餵著太后。皇上這才放下心,領著我朝太后行禮告辭,扶我徐徐走了出來。我們一路默默無語,我知他心情定然沉重無比,只默默送他回去養心殿,自己則返歸月華宮。

此次大病,太后身子一下子變得虛弱無比,時好時壞,皇上不能日夜守在跟前,遂接受了我的建言,命各宮嬪妃以及朝中近臣貴婦輪流到寧壽宮看顧太后。我原本亦該輪值的,但因著我日間須處理後宮諸事且產期將近,皇上便免了我的值,只讓我時常過去探望太后。

一晃眼已是隆冬,太后病況一拖近個把月,卻無好轉跡象。新年將至,宮中不見半分喜慶氛圍,我心底卻擱著另一件更堪掛心之事,那就是我的產期及近。南宮陽照例抽空過來替我診脈,診完脈聊了幾句,因著太后的身子要緊,我便不好多留,示意彩衣送他出去。他二人行近門口時,卻見小安子引著雲英嬤嬤走了進來。

太后跟前的三位嬤嬤,就數雲英嬤嬤跟太后最為親近,實屬太后的心腹。雲英嬤嬤平日待人和善,所以宮裡諸人對這位嬤嬤極為敬重。太后同樣極為看重雲英嬤嬤,一般之事皆由雲琴、雲秀兩位嬤嬤出面打理,雲英嬤嬤甚少離開太后身邊。南宮陽見到雲英嬤嬤走入,眼中閃過一絲詫異,隨即微微向雲英嬤嬤頷首致意,隨後跟著彩衣步出。雲英嬤嬤趨前幾步,對著斜臥椅上大腹便便的我微微福了福身子,恭聲道:「奴才給德妃娘娘請安。」

她雖自認奴才,但太后跟前的幾位嬤嬤是從無人敢真把她們當奴才看的。我素來敬重幾位嬤嬤,儘管平日裡同雲英嬤嬤接觸極少,她溫柔又慈愛的笑容常常讓我覺著溫暖。「姑姑快請起吧。」我忙恭敬起身道。待她站起身,我才覺奇道:「姑姑今日裡來有甚事麼?」

太后跟前的三位嬤嬤之中,雲英嬤嬤與太后向是焦不離孟、孟不離焦,現下太后正病著,她會離開太后身邊實乃怪異,況且還是來我殿裡,想來……我心中一驚,不及細想,雲英嬤嬤已開口證實了我的猜測。

雲英嬤嬤瞧看一臉疲憊的我,又望了望我即將臨盆的肚子,打量著我的眼神之中竟存著一絲猶豫和不忍,低低說道:「娘娘,太后有請。」

我見她這般神情,隱隱湧出一股不祥預感,卻又拿不出理由推託不去,只得朝她點了點頭。

「主子,讓奴才陪您一塊去吧。」彩衣不知何時已進來和小安子並立於一旁,聽聞我太后傳我過去,她立即站出來說話,看著我的神情異常嚴肅,語氣之堅決是我從不曾見過的。我略微整妝,在彩衣攙扶下和雲英嬤嬤一起出了宮門,早有軟轎候在門口。我們一前一後分別登上軟轎,轎夫們抬起轎子踩著雪,一路朝寧壽宮行去。

我端坐軟轎中,聽著轎夫們咯吱咯吱腳步聲,聲聲直入心門,越想越覺不安。我產期將至,太后不可能找我服侍,再說我隔上一兩日總會過去探望她,她沒理由派人傳喚,何況來人還是雲英嬤嬤,今兒這情形怎麼看怎麼不對勁。

一進寧壽宮,我越發覺著今日情狀堪憂,正殿裡原本進進出出的宮女和太監此時竟都不知跑到哪裡去了,整座宮殿透著詭異的寧靜。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