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女成凰(5)立體書封  

好讀出版/真小說34
木子西作品集05──
棄女成凰〈卷五〉夙夢回翔(全五冊)

「紅袖添香文學網」必讀宮鬥名作
木子西◎著
【類別】:古代言情、宮鬥
【出版日】:西元2013年10月1日
【開本/頁數/定價】:14.8*21公分/232頁/定價220元
【ISBN/CIP/條碼】:978-986-178-290-4(平裝)/857.7 102005099(單色)
【適讀年齡】:無分齡

媲美《萬凰之王》
直追《後宮甄嬛傳》的恢弘宮鬥長篇大作

【湖南衛視簽約電視劇火熱改編中】

一入宮門深似海,能依靠的終究只有自己!平步青雲,寵冠六宮,敵不過太后的彈指一揮。
權傾天下,感到的卻是無比倦怠,為什麼我的心總是空落落的?我愛過他嗎?或許。

莫言如願以償登上后位,又迎來了雙面煞星端木雨,表面與之交好,私下卻欲除去她這眼中釘。
兩個女人的戰爭,竟是為了與莫言糾纏難斷的西寧將軍而起。為愛癡狂的端木雨使出離間計,將莫言逼進牆角退無可退!
絕境之中乍見真情,莫言總算迎上他柔情雙瞳,不再壓抑那低迴已久的綺思。原來她始終所渴望的只是……--------------------------------------------------------------------------------------------------------------------------------------------

棄女成凰01-立體書封  
【卷一】 女兒當自強
首冊優惠定價200元 

她是爹爹眼中毫無價值的女兒,但為了娘親,莫言決定拿自身命運做交易。
一入宮門深似海,能依靠的終究只有自己!
-------------------------------------------------------------------------------------------------------------------------------------------
 
【卷二】一手遮天攻心計
定價220元

為了在宮中生存,她不能再姑息敵人!
唯有得到皇帝百分百寵愛,成為後宮發號施令的強者,才是她的生存之道。
-------------------------------------------------------------------------------------------------------------------------------------------

【卷三】奪后之路
定價220元

面對不斷冒出的新人爭寵,以及皇后與各宮妃嬪聯手不斷擲出的暗箭,
她決心一不作二不休,直取那中宮之位!
-------------------------------------------------------------------------------------------------------------------------------------------


【卷四】君恩淺薄
定價220元

溫婉如兔的淑妃忽地變得張牙舞爪,原來背後有藏鏡人擺布著一切。

一場輸不得的戰役即將展開,賭注的是皇帝的信任,莫言能否躲過這場危機?

-------------------------------------------------------------------------------------------------------------------------------------------
隨書贈品
每冊內頁皆附:【珍藏版】大尺寸封面繪圖海報

作者簡介
木子西
生於1980年代初的書香門第,自小愛好閱讀,畢業於武漢大學。2007年底,工作之餘開始於網路寫文,逐日走紅。
年幼無知時總羡慕後宮嬪妃們雍容華貴的生活,恨自己生不逢時以得榮光一回,及長才知那光鮮背後的辛酸血淚,明曉「宮鬥」一詞,深深體會到女人間的戰爭不見刀槍、不見硝煙,卻能比諸政壇上男人們的角逐更見殘酷無情。自此迷戀上了宮鬥,熱中探究嬪妃們爭鬥手段和計謀的邏輯合理性,進而產生強烈的寫作欲望,創作出本作品《棄女成凰》。
目前本作品已由湖南衛視簽約改編電視劇。

繪者簡介
無多
台中人,輔大應用美術系畢業,曾於遊戲公司任平面美術設計,現為專職插畫家及電腦繪圖講師。自幼喜愛日本漫畫及電玩,原本立志當漫畫家,後專注於單幅插畫及角色設計,畫風綺麗帶有幻想,飽滿色彩予讀者強烈印象,生動展現人物個性。

書摘

五十五 為愛癲狂

我端跪在正殿之中,不吃不喝也不言語,小安子,彩衣等人在旁焦急萬分,卻又莫可奈何。

「莊懿皇后,想不到你也有今天!」清脆中帶著幾分譏諷的語音響起,我抬起頭,卻見端木雨在雲秀嬤嬤的攙扶下邁著蓮花碎步走了進來,背後的胭脂帶著一群太監擁了進來,其中兩人押著口中塞著軟木嗚嗚掙扎著的小安子。

「雨妹妹,你這是……」我從未見過如此神情的端木雨,忍不住脫口而出。

「收起你那副偽善的面孔吧!」端木雨再也沒了往日的溫柔優雅,冷冷地看著我,一副不屑的模樣,「不要張口閉口就妹妹長、妹妹短的,你說著不覺得噁心,我聽著還嫌寒磣呢!」

我終於明瞭:來者不善,善者不來!端木雨,也終於露出她的真面目來了。

我不再說話,在彩衣的攙扶下,站起身來,冷冷地看著端木雨。

「聽說龍陽公主聰明伶俐,乖巧可愛,本宮明兒個便是她的母妃了,有如此聰慧的女兒,也是本宮的福氣了。」端木雨看著一眼拳頭緊握,竭力隱忍的我一眼,不緊不慢地說道:「這也難怪,龍陽可是宮中除了歿了的長公主潯陽之外唯一受封的公主了,皇上的恩寵是顯而易見的。」

「我不會讓你得逞的,龍陽是本宮的女兒,永遠都是!」我咬牙切齒,一字一句道。

「你一個被幽的皇后,還有甚資格跟我爭?」端木雨瞟了我一眼,冷冷道,緩緩朝階上正中的赤金鳳椅走去。

端木雨端坐赤金鳳椅上,細細地撫摸著那精緻的雕花,似笑非笑道:「莊懿皇后麼?如若本宮願意,這鳳椅又豈是你能坐的?不過本宮對這皇后之位不感興趣,對皇后您的孩兒卻是喜歡得緊。」

端木雨用護甲輕敲旁邊小几,發出「嘎嘎」響聲,同時朝我詭異一笑後緩緩道:「這一次是龍陽,下一次……便輪到六皇子了……」

這個女人!她究竟想些什麼,究竟想做什麼?不管她想怎樣,我絕不許她打我孩子們的主意!

我霍地轉身,凜然與坐在鳳椅上的她對視而立,半晌才一字一句道:「雨妃,就因為如此,你便不惜犧牲自己,一次又一次打掉自己腹中胎兒,甚至連蓮婕妤也不放過,幾次三番陷害本宮麼?」

「你、你知道了!」端木雨失聲驚呼,隨即又回復了神色,笑道:「即便是你知道了又能如何?而今所有人都知是你下的毒手,連皇上也下令幽禁了你。人都說落難的鳳凰不如雞,我今兒個就是來看看落難的莊懿皇后究竟是鳳凰還是隻雞?」

端木雨仰頭大笑起來,刺耳笑聲在幽深空蕩的莫殤宮中越發引人毛骨悚然。

我卻顧不得去計較她話中之刺,只抓緊機會追問道:「我早就料想到是你,只一直都沒想明白你在我宮裡是怎地下毒……」

端木雨冷眼睇看身旁的奴才們,一揮手,胭脂便帶了奴才們退下,我一揮手,彩衣也帶了奴才們退了下去。一時之間,殿中除了端木雨和我外,僅只雲秀嬤嬤和小安子。

端木雨這才不冷不熱地嘲諷道:「都說皇后娘娘蘭心蕙質,心機過人,原也不過如此,連這等簡單的計謀都能騙過。」

「如今的雨妃娘娘寵冠六宮,威名傳遍大順宮祠,自然非尋常人所能比了。本宮這等俗婦,又豈能相比呢?還請雨妃娘娘不吝賜教!」

我看著得意忘形的端木雨,不禁想利用這樣個機會從她口中套出更多話來。

「皇后,你落得今時下場,要怪就怪你自己過分自以為是!」端木雨露出洋洋得意之狀,「自你坐鎮六宮起,上至各宮嬪妃、下至雜役房的奴才,你處處維護周全,只望能博得眾人歡喜滿意。皇后,你說本宮該說你太善良,還是該笑你太蠢?」

「你!」我自嘲地笑笑,「本宮一心想博眾人滿意,卻不想仍是徒勞無功!」

「那是因為皇后娘娘忘了,人都是需索無度的。你對六宮再好,又能如何?宮裡人人皆望得到的不是你的好,而是皇上一人的恩寵,是晉位,是為妃為后!」

端木雨一副我是傻瓜的模樣,嘴角逸出一絲冷笑,「本宮懷了身孕之後,你尤盡心竭力,處處小心防備,可你忘了,日防夜防偏偏家賊難防,你防得了宮裡其他人,又怎麼防得了本宮呢?」

「但這一次明明是你和蓮婕妤二人同時在我宮裡出了事,難道……你是趁蓮婕妤回去後派人下的手?」

「哼!」端木雨嗤笑一聲,白了我一眼,「我說喜歡酸湯,你就真信了麼?不過是想利用這樣個難得機會罷了。來時我便已在袖中揣放藏紅花,酸湯呈上時我知道機會來了,於袖中用護甲勾了些藏紅花,趁著攪拌酸湯之際倒進了湯中……」

「你!可你如何知曉我那日裡會燉酸湯呢?趕巧帶了藏紅花在身邊?」

「呵呵,如果我說,其實我每次到你宮裡都帶在身邊呢?」

我一個寒噤,果真是天下最毒婦人心!如許處心積慮的計謀,怎防得了?她既下定決心要這般,即便沒有了這酸湯,也定然還有其他……

「你終於自己說出來了……」熟悉而磁性的聲音響起,殿中房梁角落處緩緩落下一道偉岸身影,「我等了你好久!」

眾人驚訝地看著從天而降的西寧楨宇,端木雨尤大驚失色,原本紅潤臉頰上血色盡失,顫聲道:「西……西寧哥哥!你……你怎麼在這裡啊?你何時來的?」

西寧楨宇冷冷睇看她,眼中再沒有她熟悉的溫暖,他不冷不熱地回道:「來得不早也不晚,剛好及得上聽到你如何親手虐殺自己腹中龍胎,誣陷皇后……」

「不是的,西寧哥哥,不是的!」端木雨滿臉焦急,上前拉了西寧楨宇,「西寧哥哥,我剛才不過隨口胡謅,都不是真的!」

「雨兒,你太讓我失望了!」西寧楨宇看著端木雨,痛心疾首道:「皇后娘娘這般真誠待你,你卻恩將仇報,你……」

「哼!」端木雨見西寧楨宇淡漠神情,不由得肅著臉放開了西寧楨宇的胳膊,退了兩步冷哼道:「她是真心對我好麼?她不過為了討好你罷了!」

「雨兒……」西寧楨宇凝看著端木雨,對她的改變無所適從,也許打一開始他便懷疑端木雨了吧,只是當揣測被證實而該面對的時候,總教人難能接受。

「西寧哥哥,為甚你老是那麼偏心?以前你的眼中只有姐姐,如今你的眼中只有這個女人……」端木雨看著西寧楨宇失望的神情,不由得揭斯底裡起來,「可是,雨兒的眼中始終只有你一人啊,西寧哥哥!」

「你……」西寧楨宇大吃一驚,被端木雨這突然的表白訝得愣在當場!

「你喜歡姐姐,眼中無我,我無話可說。可是姐姐去了後,你眼中仍舊沒有我,卻竭力攜持這個女人,為甚?為甚?」端木雨憋屈多年,終壓抑不住爆發而出。

「言言同你姐姐情同手足,你姐姐就是因為在宮中無依無靠方才被人所害,我受她所託,無論如何也要護得言言周全。」

「言言……」端木雨冷哼一聲,譏笑道:「叫得多親熱啊!什麼受姐姐所託,依我看你是喜歡上這個無恥的女人了!」

「雨兒!」西寧楨宇一聽,心虛地瞟了我一眼,轉頭朝端木雨厲聲喝道:「不許胡說!」

端木雨眼中頓時湧上了霧氣,雙目含淚痛心道:「你吼我?西寧哥哥,你居然為了這個女人吼我?你還說你沒有喜歡上她?」

我冷冷看著二人,一言不發。

西寧楨宇沉了臉,搖頭呢喃道:「雨兒,你何時變成這樣了?你為甚要這麼做?」

端木雨朝我詭祕地一笑,繼而朝西寧楨宇一字一句道:「為甚?我也是被你們逼出來的!西寧哥哥,你知道這個女人的真面目麼?你知道當初姐姐究竟是怎樣去了的麼?」

「呵呵!」端木雨突然冷笑連連,直笑得我心中發毛,暗自心驚,她果真是知道了……

直看到我心虛地轉過頭去,她才鏗鏘有力地朝西寧楨宇一字一句道:「今天我就替你撕穿這個女人的真面目,當初,姐姐就是被這個女人害死的!」

此話一出,我和西寧楨宇俱是一震,殿中一片死寂。過得許久,西寧楨宇顫聲道:「雨兒,此事切不可胡說,害你姐姐的麗貴妃早已被廢,得到應有的報應了!」

端木雨不加理會西寧楨宇,緩步走上前圍著我繞行一圈,站在我跟前緊盯著我,淡然道:「麗貴妃被廢,死後棄屍荒野,被那些個野狼野狗將身上雪白細膩的肉一塊一塊撕下來……皇后娘娘,那你呢?你這個真凶呢?你應該得到何等報應呢?」

西寧楨宇的目光緊瞅著我不放,我望他一眼後,含笑輕聲問端木雨:「雨妃因何如此言辭鑿鑿指責我才是害死晴姐姐的真凶呢?」

端木雨神祕地一笑,「皇后娘娘,你真的以為小初死了,就再無人知悉殿前階上結冰的祕密麼?」

「小初?她不是晴兒殿裡的宮女麼?又有甚殿前階上結冰的祕密?」西寧楨宇上前一把拉了端木雨,急切追問道:「雨兒,你快些說明白!」

端木雨看著笑容僵掛在臉上的我,輕聲道:「西寧哥哥,你別急,我會讓你好好看清這女人真面目的。」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