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陵2  

好讀出版/真小說37‧38
蘭陵皇妃

【上冊】交錯時光的愛戀

【下冊】明月應笑我多情

新一代古風言情掌門人
楊千紫◎著
【類別】:言情小說、穿越小說
【出版日】:西元2013年11月15日
【開本/頁數/定價】:14.8*21公分/240頁/定價250元
【ISBN/CIP/條碼】:
ISBN 978-986-178-298-0‧978-986-178-299-7/
CIP 857.7 102015354(單色/平裝)

新一代古風言情掌門人 楊千紫 奇幻穿越代表作
東陽欣尚新影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湖南衛視合作籌拍「蘭陵王妃」(四十集)原作小說
香港名導演葉昭儀執導,陳奕張含韻沈建宏領銜主演

《甄嬛傳》、《畫皮2》專業服化造型團隊
精心打造華美視覺盛宴

結合奪寶冒險、迷離綺情、神怪奇幻、穿越重生等豐富元素
最有趣精彩的跨時空戀曲
百萬網友引頸翹盼影劇化

上冊──交錯時光的愛戀
現代少女端木憐為了保護祖傳寶物青鸞鏡,在與歹徒對抗中遇害,靈魂穿越至一千四百年前陷入混亂戰局的南北朝時代,附身到北周司空宇文邕府內不受寵的侍妾元清鎖身上。
她心知唯有找回青鸞鏡才能夠重返現代,遂在危機重重的古代世界中展開一段超級「尋寶任務」,一次次展現機警化險為夷。而每次危機中,總有一位白衣勝雪又神祕的蒙面將軍適巧出手相救,那雙藏於猙獰面具後的溫柔美瞳早已將她心神攝去,彷若似曾相識。

另一方面,誤打誤撞下,原本對她全無好感只有好奇的夫君宇文邕,卻不斷被這性情大變又行徑怪異的侍妾給吸引,情種深埋。兩人間慢慢地發展出一段教人拍案叫絕的關係。

他面上戴著一副表情猙獰的銀色面具,透出冷峻肅殺之氣,手執長劍策馬而來。銀鎧戰士左擋右擊迅速殺出一條血路,一時間無人得以逼近,他卻忽然勒馬站住,高舉長劍朝天一指。

定下神來,才發現他正被我壓在身下,我雙手還緊緊環著他的頸,竟是一個如此曖昧的姿態。我與他如此接近,近到可以感覺到他絨毛般的呼吸和有力的心跳聲。我心中一窒,掙扎著想要坐起身來,慌亂中手腕一痠,再撐不住身體的重量,身子往下一墜,嘴唇忽然觸到一片柔軟,溫熱的、綿延的,彷彿有股電流沿著雙唇蔓延至全身。隔著冰冷的銀色面具,他湖泊一樣幽深寧靜的眼眸泛著瀲灩的光芒,溫溫的幾乎要將我融化……

下冊──明月應笑我多情
現代少女端木憐為了保護祖傳寶物青鸞鏡,在與歹徒對抗中遇害,靈魂穿越至一千四百年前陷入混亂戰局的南北朝時代,附身到北周司空宇文邕府內不受寵的侍妾元清鎖身上。

她心知唯有找回青鸞鏡才能夠重返現代,遂在危機重重的古代世界中展開一段超級「尋寶任務」,一次次展現機警化險為夷。而每次危機中,總有一位白衣勝雪又神祕的蒙面將軍適巧出手相救,那雙藏於猙獰面具後的溫柔美瞳早已將她心神攝去,彷若似曾相識。

另一方面,誤打誤撞下,原本對她全無好感只有好奇的夫君宇文邕,卻不斷被這性情大變又行徑怪異的侍妾給吸引,情種深埋。兩人間慢慢地發展出一段教人拍案叫絕的關係。
爭奪青鸞鏡的過程中,小憐意外牽扯入另一段情感糾葛。操控百鳥神力的妖媚男子「香無塵」、冷血的白衣女子「妙無音」及癡情於香無塵的桃花仙,三人背後的祕密勢力,與蘭陵王的命運有怎樣的干係?

她那一份曖昧不明的情愫,又該往何處寄託?

登場人物
蘭陵王(高長恭):南北朝時代北齊名將,身世成謎,驍勇善戰。世間傳說為了威嚇住敵人,其以猙獰面具藏起原本無雙柔美面容。故事中時時幫助女主角脫困,然似有一道倩影常存於他心中不滅。

端木憐:穿越後名叫元清鎖,嫁給時任司空大人的北周國皇戚宇文邕為侍妾。一次次用小聰明度過危機。穿越之後即迷戀上神祕又溫柔的蘭陵王,對好色夫君宇文邕心生戒備。

宇文邕:北周皇帝宇文毓的弟弟,五官俊美如雕像,日後將成為震世明君「北周武帝」。府中侍妾成群,風流名聲遠播。對元清鎖性情的突然轉變感到好奇而不解。

神器
青鸞鏡
說起「青鸞鏡」,來頭可就大了,關於它的故事三天三夜也說不完。當時爺爺就給我講了很久,可惜我只記住了其中一小段。青鸞鏡是上古神物,相傳乃是女媧娘娘煉石補天遺留下來的一枚石子,掉落在瑤池數百年,被水漸漸沖刷成一面蘊含著無限神力的鏡子。這面鏡子曾助黃帝滅蚩尤、周武王滅商紂,不但通曉古今,亦可預知未來,顛倒時空,攝人靈魂,簡直無所不能,尤其它還是開啟黃帝所留下巨大寶藏的鑰匙。古老的傳說加上「鸞鏡一出,天下歸一」的預言,讓青鸞鏡在每個朝代都成為眾人爭奪的寶物。而我們端木一族的職責就是世代守護青鸞鏡,不讓它落入奸人之手。否則不但會動搖國本,甚至有可能會給人間帶來一場浩劫,因為沒有人知道,青鸞鏡的能量到底有多大!

鎮魂珠
相傳端木家的鎮魂珠是一顆比普通珍珠略大的夜明珠,在黑暗中會發出熒熒紫光,有凝神辟邪的功效。同時它也代表著端木家繼承人的身分。

作者簡介
楊千紫
楊千紫,生於瀋陽的80後白羊女。時而沉靜似水,時而熱情如火。
喜歡在寂靜午夜敲出自己的前世今生,或許那些曾經發生過。
喜歡美男與才子,兩者兼具尤佳。
喜歡無怨無悔地去愛一個人。

文章風格多變,筆風空靈若水,筆下多江山美人故事,短篇散見於各大青春雜誌,2006年起陸續出版長篇小說《冬至之雪》、《時光倒流的童話》、《四月櫻花》、《時光旅館》、《蘭陵皇妃》、《簫月傾城》,其中《蘭陵皇妃》盛獲好評。

序言

《蘭陵皇妃》臺版自序 文/楊千紫

《蘭陵皇妃》這本書寫於我讀研究所的第一年,當時在某雜誌擔任編輯,主編邀我寫連載,我看了些史料,決定寫一篇關於「蘭陵王」的故事,於是有了這本《蘭陵皇妃》。雖然宇文邕後來喧賓奪主搶去了蘭陵王許多戲分,不過故事裡最初的男一號設定確實是蘭陵王。當時這本書帶給了我很多東西—自信、榮譽以及許多粉絲,一經連載就受到許多好評,在編輯的催稿下,我也在讀研究所的第二年寫了這本書的續作。

二○一二年,我到北京簽約,把這本書的影視版權簽給了一個漂亮姑娘成釧,釧兒於我印象裡是個漂亮的白富美,對電視行業懷抱著熾熱的追求和夢想。在《蘭陵皇妃》改編的過程中,編劇姐姐曾因考慮成本問題,建議把「櫻桃堆滿樓」等較燒錢的戲碼改編,不過釧兒極力留住了這場戲,決心不計成本地再現原著。

現在回顧這部作品,那時年輕的自己有許多地方處理得不夠完美,不過也正因為如此,才更顯得感情真摯,貼吧裡有個帖子我覺得寫得十分有意思,在此引用一下:

每個女子生命中都會有形形色色的男子走過,《蘭陵皇妃》一書基本上是將他們做了影射,以下一一談及。

蘭陵王,影射第一次愛的人。

哪個少女不懷春?每一個女子心中,都有道身影來開啟她愛情之門。對於第一次愛上的人,或許是瘋狂的欣賞,或許是對其某一方面的崇拜,或許是在她最脆弱的時候挺身而出,就此印刻在心裡,成為無法磨滅的存在。對於女子而言,那個人或許不愛她,她卻無法不在乎他也無法拒絕他,蘭陵王就是類似這樣的存在。不過也許是因為千紫姐姐太愛蘭陵王的緣故,所以儘管蘭陵王的形象突出,但言行舉止卻始終無法展顯他應有的性格。

宇文邕,影射真愛。

有一種人,似乎一直是和你鬥氣不休的,但有那麼一天,你會發現你和他的默契是其他任何人都沒有的。又有那麼一天,你會發現在你身處危險的時候,這個曾經氣得你牙癢癢的人是第一個衝上來保護你的。也許是你會先發現你們並不討厭彼此,甚至彼此之間有愛深植,但是你會逃避,因為你害怕「失去」。而你會等,等到他發現的一天,等待他下定決心向你表白的一天,那是女子一生中最幸福的時刻。宇文邕就是這樣一種人!記得千紫姐姐對蘭陵王的定位是絕美孤傲,給宇文邕的定位是心機深沉而冷酷。但在我看來,蘭陵王更顯溫柔,孤傲一詞用於宇文邕反而更合適。如他一般的人不是一開始就愛上端木憐的,但在他愛上以後就不會放手,甚至願意付出生命去擄獲對方,拚盡一切給她最想要的,這才是真愛。相形之下,蘭陵王失色不少。

宇文毓,影射暗戀你最深的人。

也許你從不曾發現,在你所到之處總有那麼一雙目光在注視你,但在你轉身之時,那雙目光又會不自覺地避開去。他會在你和你愛的人吵架後獨自失落時,用愛憐的眼神望著你,悄悄來到你身邊不著痕跡地關心你。他是個對你好得讓你產生負罪感的人,你也會對他好,只是你永遠無法愛上他,因為他不是你命中注定的那個人。這就是宇文毓,一個靦腆而隱忍的男子,沒有任何熱烈情愫,只有偶爾經過時的幾句對話,淺淡而深沉,讓人難以忘懷。

香無塵,影射藍顏知己風流客。

人總是要長大的,而長大以後就不能老沉浸在情情愛愛之中,長大了就要走出去,面對一切。在外面紛繁冗雜的世界中,你會遇到一種人,明明和愛情無關,卻和你有些火花。有時在眾人眼中,你們顯得毫不相關,但當你在他的管轄範圍內遇險時,那只能說一句,害你的那個人倒楣了。香無塵恰是這種人,他是個百分百的妖精,帶著一股魅惑氣質,讓人不禁想起了那句輕薄的詩句:「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無賴是揚州。」那個愛美男子看起來也是如此,其愛深,其情純,永遠教人無法討厭。

諸葛無雪,影射畸形愛戀。

這裡用「畸形」,並非因為我鄙視,相反的,我對任何一種愛戀都是基本理解的,包括同性戀、忘年戀、婚外戀甚至亂倫。但理解是一回事,社會不贊同是另一回事,所以在社會意識中,這始終被歸為「畸形」。在身邊,偶爾會出現這類戀情。這個從不讓女人碰的小春城城主,以為自己愛上了男人,但當他發現清鎖原是女子時,他亦沒有再回頭,因為此愛已深。其實那些所謂的「畸形愛戀」,亦不過只是種心靈的依託罷了,無關乎正不正常,至少,他們沒有傷害到任何人。

坦白說,在寫這本書的時候我並沒有想這麼多,只是行雲流水鋪寫出了這個故事,現在回首,也許《蘭陵皇妃》裡凝結了那個年紀的我對愛情的全部理解。轉眼間這本書也出版好幾年了,第一版已經賣到斷貨。當年看過這個故事的人,和如今即將閱讀本書的人,希望你們能夠喜歡書裡的每個人物。當然,也希望你們繼續關注阿紫的其他作品,在探索愛與生活真諦的過程中,讓我們一塊成長。

楊千紫 書於瀋陽
二○一三年二月二十五日

上冊目錄
蘭陵皇妃【上冊】──交錯時光的愛戀

引子

第一章 人生若只如初見
第二章 鸞鏡清輝鎖清秋
第三章 落花時節又逢君
第四章 別時容易見時難
第五章 山重水複疑無路
第六章 非雲非煙瑤池宴
第七章 問君能有幾多愁
第八章 花自飄零水自流

下冊目錄
蘭陵皇妃【下冊】──明月應笑我多情

第一章 亂花漸欲迷人眼
第二章 楊柳青青渡水人
第三章 望仙樓上望君王
第四章 愛此山花四五株
第五章 倚遍危樓十二闌
第六章 畫眉深淺入時無
第七章 報答生平未展眉
第八章 至又無言去未聞
尾聲

書摘
第二章 鸞鏡清輝鎖清秋

「你幹什麼!」我心中一怒,忿忿地說。

「這句話合該是我問你吧。說,你來這兒到底有何目的?」宇文邕負著手,冷聲說道。一雙黑眸沉沉地望著我,幽深中夾雜一絲厭惡。

我還未見到面之前就對這位什麼「司空大人」沒啥好感,現在才知他果真不可理喻。我大怒之餘,面上卻綻出大大的笑靨,微挑了挑眉毛,柔聲說:「你猜我是什麼目的呢?或者說,你希望我是什麼目的?」

宇文邕一怔,星眸直直逼視著我,探究眼神夾帶著幾分驚訝。

「讓別人覺得你沉迷聲色、荒淫無度,不正是你企盼的嗎?我方才那場戲演得那樣好,你該好好謝謝我才是吧!」我抱著肩膀,撇了撇嘴巴,幽幽地說。

要不是帶著看過相關歷史書籍的先知先覺,我又怎能夠看穿他心中所想?

只見宇文邕眼中精光一閃,烏亮眸子裡霎時風起雲湧,緊接著復歸於平靜,看我的神色卻愈顯震驚。溶溶月色下,他一身絳色錦衣翩然翻飛在夜空中,白霜似的月光照在他稜角分明的臉龐上,遠遠看去俊朗無比。

「不過司空大人請放心,你我同在一條船上,害你對我可是一點好處都沒有。其實我的目的很簡單,你敢不敢跟我做筆交易?」我淡淡地說,看著他冰冷的表情,心底一聲歎息,好好的一個大帥哥,性格卻這麼惹人厭,真是白白糟蹋了這副好面孔。

「哼,憑你,也配跟我談條件?」宇文邕聞言又是一怔,劍眉一挑,不屑地問。

◇◇◇

西廂房裡堆著四只大大的桃木箱子,鎖頭是金製的,鎖孔裡透出燦燦的光芒。顏婉揚了揚下巴,四名侍女同時掀開那四只箱子,一時間,房裡彷若籠罩一層金霧,就像正午陽光照耀下波光粼粼的水面,奪目光輝足可刺痛人的眼睛。

「喏,這是商朝的銅爵,這是陳國來的玉如意,這是南海的紅珊瑚……」顏婉一件接一件介紹這些寶物,我卻自顧自地翻看著,心想青鸞鏡會不會也在這批寶物裡頭,可是燦燦金輝中半點碧色也無。白天的青鸞鏡與尋常鏡子無異,估計是不會讓尋常人當成寶物的。

不過顏婉送來的壽禮果然皆是奇珍異寶,我好奇地在箱子裡翻看著,剛把手伸到箱子底部,手指忽然碰觸到箱子深處某樣冰涼柔軟之物,低頭一看,原來指尖觸到的是一個一尺來長的銅製人偶,周身黑漆,混在一簇珠光寶氣中很是顯眼,臉上的五官是畫上去的,目如銅鈴,雙唇血紅,笑容陰森可怖,我心中猛地打個寒噤。

眼前忽地黑光一閃,一團黑暗將原本金燦燦的光輝掩蓋下去,房間中霎時充斥著一股詭異幽暗的氣息。四周頃刻間漆黑似夜,那黑色人偶忽然騰空而起,懸在半空,一雙駭人的眼睛彷彿在看我,發出聲聲淒厲的笑聲。我嚇得倒退一步,它的手臂猛地伸長,一把扼住我的喉嚨。我脖頸上傳來冰冷痛感,它的笑聲愈加尖利,有如夜梟。

此時房間裡頭的人早已四處奔逃,完顏莞離我較近,已是嚇得蜷縮在角落裡。

我死命握住那人偶的手,艱難地對顏婉說:「你……」剛說出這一個字,喉嚨一緊,就再也發不出聲音來。

顏婉如夢初醒,跌跌撞撞地奪門而出,說:「姐姐,我這就去找人來救你!」

此時我已被勒得喘不過氣來,本能掄起身邊的紅木椅子像那人偶頭上砸去。椅子應聲碎裂,它身子一歪,在空中晃了晃,握著我脖頸的手微微一鬆。

我乘隙朝門口衝去,可是身體還沒越過門檻,雙腿又被它緊緊扼住,我死命抓著門檻,用盡全身力氣往外爬,漸漸模糊的雙眼中,只見一個素淡的人影從牆頭上翩然躍下。那人面上戴著熟悉的面具,在淺淡天光中泛著星輝般的銀光。竟是在戰場上救我的那位將軍!

我心中莫名一熱,掙扎著在半空中亂揮舞右手,聲音沙啞地說:「救我……救我……」

恐懼的淚水瞬時淌落,一片迷離中,正對上他那雙湖水般幽深寧靜的眼眸。

我再也支撐不住,手上一鬆,整個人便要被那人偶拖回黑暗中。就在這時,只見眼前白衣翩躚,仰頭一看,他已躍至我面前,一把抓住我的手腕,手上猛一添力,將我拽出房間。

可背後那古怪人偶哪裡肯放我,銅臂扼得更緊了,我心中一急,回頭死命地朝它頭上狠踹過去。面具將軍見到竟是個黑色銅人偶在箝制著我,秋水般眸子掠過一絲震驚,抽出腰中的佩劍,動作奇快地朝那人偶脖頸上刺去。

腿上的怪力驟然消失,面具將軍將我抱在懷裡,飛身躍到院子正中。我緊緊抱著他的手臂,眼看著那間屋子烏雲密佈般天昏地暗,人偶口中發出淒厲的叫聲,銅鈴樣的眼睛直直瞪著我,竟似充滿血絲般猩紅駭人。

我哪見過這等情景,心中大駭,尖叫著環住面具將軍的脖頸,把頭深深埋在他泛著淡香的懷抱裡。隱約感覺自己隨著他騰空而起,耳邊掠過赫赫風聲,然後是金屬碰撞的聲音。

睜開眼睛,我只見他長劍散發著冷霜一樣的銀光,所向之處,那黑色人偶已是身首異處,被砍成了兩截,它臉上那詭異的笑容卻還沒消失,像在目光空茫地看著我。

我心中一怕,急忙又縮回面具將軍懷裡。

一陣溫暖的氣息迎面而來,他的懷抱裡有淺淡的香草芬芳。我心跳驟然加速,忽然反應過來這樣似嫌不妥,一抬頭,只見面具將軍正垂頭看著我,澄如明鏡的雙眸泛著春水一樣的光。我急忙鬆開他,緊張得後退兩步,鞋尖卻險些碰到那人偶的頭,復又尖叫著跳回他身邊。乍見他澄淨的眸子中掠過一絲淡淡笑意,彷彿清風拂過湖面,激起波波寡淡的漣漪。

「它……它是什麼東西?」我驀然意識到自己老是在他面前出糗,面上微微一熱。

面具將軍不作答,收起長劍,俯身拾起人偶的半截身子,斷開的頸窩處塞著一個黃色的紙卷。我好奇之餘,忘了害怕,伸手拿出那細小的紙卷緩緩打開,只見黃色宣紙上用毛筆畫著古怪的圖案,又像是某種獨特的文字。

「這是什麼?」我眨眨眼睛,驚詫地望向他。

「也許是傀儡符。」面具將軍沉吟片刻,淡然回話。

「什麼……傀儡符?」我一怔,無意識地重複他的話。

不會吧,世上竟真有這種東西嗎?可是如今我親眼所見,卻也由不得我不信了,忿忿地抱怨道:「到底是什麼人,居然畫這種東西害人!」

就在這時,隱約聽見附近傳來由遠及近的腳步聲,聲音嘈雜,似是來了許多人。

「你快走,你是齊國的將軍,要是讓他們看見你就糟了!」我顧不得多想,將那道符收入袖袋,一邊拉著他往牆邊跑去。

面具將軍聞言,雙眸微微一怔,隨即很配合地隨我走到牆下。

此時已露曙光,東方天空散發著通透的淺淺明藍。大片輕薄流雲飄過頭頂,他烏黑的長髮飛揚在風裡,銀色面具泛著錚亮的光,依舊冷漠肅殺,可此時看來卻已不再猙獰。那雙幽深寧靜的眸子淡淡地望著我,隱約竟是一雙極美的鳳眼。

我不知道他為何總戴著這樣一張面具,難道他生來醜陋,或者臉上受了傷?難道他的真面目會比這面具還要猙獰?

我看著他的側影,只覺他這樣迎風站著,白衣翩躚,真真好似落下凡塵的九天嫡仙。

這樣個氣質出塵的男子,會有張不可見人的醜陋容顏麼?不管怎樣都好,他救過我兩次,就算他的真面目再醜再恐怖也好,我都不會嫌棄他。

「謝謝你。」我仰頭凝看他,一臉真摯地說。

面具將軍不吭聲地轉過身,剛要縱身躍起,我卻又叫住他。不知緣何竟頗有些羞怯,我輕聲地啟齒說:「以後……還會再見面嗎?」

他的身形頓了頓,沒有回答,白衣一閃,已經縱身躍出牆外。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