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滿霜河(上)立體書封  

好讀出版/真小說39
簫樓作品集05
月滿霜河〈上冊〉春風解凍(全三冊)
長踞「晉江文學網」前十名的古言才女
簫樓◎著
【類別】:古代言情、武俠
【出版日】:西元2014年1月15日
【開本/頁數/定價】:14.8*21公分/256頁/定價250元
【ISBN/CIP/條碼】:978-986-178-305-5(平裝)/857.7 102022144(單色)
【適讀年齡】:無分齡

薛蘅,一位穿扮像道姑、個性冷若冰霜的女教主
謝朗,一位果敢開朗、愛恨分明的世家君子 
當寒冰遇上熾焰,愛情在冰火之中萌芽,隨著一路長伴相惜,情種深植

他們從初會那時就注定是對冤家,性格相違,頑劣少年謝朗在早熟的天清閣未來閣主薛蘅眼中只是個尋常世家子弟,好玩樂又不思進取。薛蘅一句「小謝,小謝,驚起鶯燕無數!」諷刺下,激勵謝朗步上戎馬生涯,脫胎換骨變成功勛卓著的「謝將軍」,且被公主屬意而指為準駙馬爺。

三年後再遇,兩人為完成皇命任務,一路犯難與共,冰與火相觸卻情愫漸生。霜河邊點點星芒,明月當空,連心扉深處一塊照亮。面對皇族婚約的桎梏,以及身分、年齡、門第的世間倫常鴻溝,一方願拋下一切去愛,偏偏另一方情願退讓離去。

愛情何其強大,總教人生死相許,連蒼天亦不忍斬斷這份情緣。一段曲折纏綿、直顫人心的愛情喜劇,夾雜恰到好處的酸甜苦澀,必讓有情人終成眷屬!什麼是兒女江湖?晉江文學網第一才女簫樓說了算
什麼是兒女情長?都在簫樓俏皮又悠長的淡靜筆觸裡

★《月滿霜河》〈中冊〉〈下冊〉 → 2014年2、3月 接力登場!

隨書贈品
每冊內頁皆附:【珍藏版】大尺寸封面繪圖海報

網友/鄉民讚譽

這篇文章真是把姐弟戀的可愛之處發揮得淋漓盡致~每次看都歡喜的不行。──龍貓801

這是一段一波三折,衝破了層層艱險阻難,最終收穫圓滿的古代姐弟戀情。作者文風十分大氣,行雲流水,有權謀的複雜深沉,有江湖的血雨腥風,有沙場的萬種豪情。故事的主脈絡清晰,人物感情發展隨故事情節的發展一波三折,十分自然且動人。──哆啦小熊

《月滿霜河》是簫樓最新的作品,也是至今最完美的一本。堪稱到達一個頂峰,白璧微瑕,卻是瑕不掩瑜,幾乎完美。情節單線發展,簡單而不簡約!──星槎

緊緊抓住了我的心,讓人欲罷不能。讓人感歎愛情的力量,很強大啊!──彼岸涅槃

蕭樓的作品總能緊緊抓住你的心,讓你欲罷不能。緊湊的情節,細膩的感情,大氣的故事,優美的文字。值得一讀。──無名

作者簡介
簫樓
籍貫湘,現居粵。工科出身,現為房地產估價師,從事與建築和數字打交道的工作,寫文純屬業餘愛好。自幼始於家學淵源,有了對文字的愛好,更鍾情於武俠與歷史的海洋中,提筆寫文,希望能將夢想訴諸於筆端,讓真情與俠義能在文中的世界得以實現。

繪者簡介
伊吹五月
湖南長沙人,熱愛動漫,熱愛《仙劍》《劍網》等遊戲,最愛畫同人,曾出版數本畫冊,新浪微博粉絲近五十萬人次。畫筆下的人物,動靜皆美皆俊,不落凡俗,瞬間讓人定格於彼情彼景,無可自拔地愛上。曾為唐七公子、海飄雪等言情名家繪製書封。

序言
《月滿霜河》自序 ——簫樓

做為寫手,怎樣在講好一個故事的同時,向人物的內心世界做更深入的開掘,是我一直在思考的問題。因為故事是永遠講不完的,而幽微曲折的人性才是最深不可測的黑洞。

我曾看過一本心理懸疑小說,裡面講到一種心理現象:人在遭遇了創傷性經歷以後會產生一種心理保護機制,會透過自動過濾、遺忘、改造來覆蓋掉自己的痛苦遭遇。可是這種覆蓋並不能真正治癒人的心理創傷,潛藏在意識深處的創痛常常會透過偽裝的形態重現於人的噩夢之中,如影隨形。只有當人勇敢面對真相,接受自己內心的黑暗,才有可能真正地放下。

看完這部小說,我深受觸動:人的心靈是最善於自我欺騙的,但它同時又是最堅韌和最強大的。我始終堅信,人的心靈中天然就有著嚮往光明的本能,這是人抗拒沉淪,實現自我救贖的希望。從林歸遠到孔瑄再到衛昭,都是如此。曾經有讀者反映,我的書裡男主角總是比女主角更出彩。而我自己卻一直期待能寫出一個不遜色於男主角的女主角,所以這一次,我想塑造出一個不一樣的女主角。她不萬能、不甜美,還有著明顯的性格缺憾,但她堅強獨立又刻苦,有血有肉,更貼近我們。

我想寫一個遭受過心理創傷女子是如何克服內心的陰影,戰勝自己,勇敢追求幸福的心路歷程。就像題記中所寫的:愛讓我們完滿,勇敢讓我們堅強。有的苦難會變成癰疽,而有的,歷經時光的磨礪之後卻會化為光彩奪目的珍珠。於是就有了《月滿霜河》這個故事,有了薛蘅這個主人公的誕生。

相比起《流水迢迢》中的衛昭和裴琰,薛蘅這個角色更不好寫。衛昭和裴琰都是屬於比較極致的人物,傳奇性更強。而薛蘅,我希望她更靠近生活一點。她的缺點和優點同樣突出,寫作時既要顯示她乖僻的性格但又不能過火,不能讓讀者討厭她,所以掌握的難度會更大。而且這還是一個偏向「女強男弱」意味的故事,有些讀者剛開始閱讀的時候甚至可能會有點心理抵觸。不過也正因為在這個角色身上花費的心血更多,所以作者我才更偏愛她,薛蘅這個人物部分地表達出了我理想中的女性形象。

在原來的設想中,書中的兩個主角都有著各自的隱痛,有著不同的心理黑暗面,但這樣一來,文中的心理描寫必然要占更重的分量。對於古言武俠這種類型來說,顯然不太適合,所以有些設計好的、更有衝擊力的橋段就只能忍痛割愛了,男主角謝朗的性格也做了相應的調整。不過細想一下,恐怕也只有這樣充滿陽光氣息、毫無陰霾的少年,才能打開薛蘅的心門,照亮她的人生吧!

除了薛蘅,文裡還寫了一系列的女性群象,有天真癡情的柔嘉、豪爽直率的裴紅菱、機警的聰慧柴靖、睿智慈祥的太奶奶,還有對薛蘅人生影響至深的薛季蘭。這篇文也算是她們的成長故事和人生傳奇。就個人口味而言,我更偏好江湖傳奇,所以我讓這些可親可愛的古代女性也有機會和男性一樣橫戈躍馬、縱橫四海,雖然知道這純只是個美好的幻想,但話說回來,「武俠故事」本身不就是成人的童話麼?

拉拉雜雜了一堆,就算是我在創造這個故事過程當中一點微不足道的心得和體會吧。如果拙作能讓讀者諸君讀後有片刻的愉悅和感動,那就是我最大的滿足了。

目次

《月滿霜河》上冊
引子
一 相見難歡
二 試玉
三 少年心事當拿雲
〈番外〉打雀英雌傳——謝府姨娘們的馬吊大戰
四 君心只在凌煙閣
五 竹廬驚夢
六 長歌起
七 信任
八 胸有雄兵
九 雲海之鷹
十 垂髫梳罷靈犀通
十一 春風入夜來
十二 月滿霜河
十三 紫鳳初鳴
十四 風塵出奇俠
十五 書中自有寰宇志

書摘

摘錄自《月滿霜河(上冊)》 三 少年心事當拿雲

宴過三巡,景安帝有了些醉意,他能在先帝諸皇弟中被選中為皇儲,方道之功不可沒。他也極尊重方先生,見方道之淡淡而飲,眉宇間仍籠罩著多年來揮之不去的惆悵,便微笑著問道:「方先生,你看今年這詩詞,誰可評為首者?」

玉林殿內殿外,所有人都支起耳朵,等著聽方道之的點評。

方道之微微而笑,轉動著手中的酒杯,良久,搖了搖頭。

景安帝見他不答,也不以為忤,又笑向薛季蘭,「薛先生認為呢?」

「都好。」薛季蘭也淺淺而笑。

文臣們大失所望,看來大家費心作出的詩詞,都入不了二位先生的眼。

景安帝微感失望,他目光掠過坐在薛季蘭背後的薛蘅,心中一動,笑道:「不如小薛先生來作一首詩詞,讓大家看看天清門下的文采吧。」

薛蘅知皇帝有心為難,卻也不能退避,便離席跪下,「臣遵旨。」

景安帝來了興致,道:「小薛先生才華橫溢,得規定時間才顯公平。這樣吧,以一炷香為限,還有,詩詞須得吟誦涑陽美景,韻麼,倒是不限。」

薛蘅只得再領旨,有內侍抬過長案,磨墨奉筆,又點燃薰香。

此時玉林殿內殿外一片寂靜,人人都看著薛蘅,只有薛季蘭仍慢條斯理地喝著茶。她抬頭時與方道之的目光對個正著,微笑著頷首,仍舊低頭飲茶。

薛蘅執筆沉思,待薰香燃過兩分,腕底如風,輕巧落筆。她每寫一句,便有內侍大聲報出來。第一句是:「東嶺小雨初霽,西山落霞幾度。」

內侍念罷,景安帝讚道:「東嶺多雨,西山多晴,妙啊!小薛先生這一句,便將春末夏初涑陽東西兩座大山的景致寫盡了。」

大臣們忙附和著叫好。薛蘅繼續落筆,第二句是:「北塔望青雲,夜市翠湖閒步。」

七十多歲的老翰林夏松捋鬚讚道:「北塔、青雲寺、夜市、翠湖。涑陽城內四大風光名勝都寫盡,『望』、『閒』二字,道盡初夏心情,妙!」

景安帝則笑咪咪望著薛蘅,看她要怎樣寫下這〈如夢令〉的最末句。

薛蘅卻不再落筆,目光望向玉林殿外。

梧桐樹下,謝朗正與陸元貞等人圍坐一席。他們雖然沒有官階,卻因為是平王陪讀,所以得以隨平王列席盛宴。

謝朗一直掛念著前方戰事,本無心去聽這些詩詞,只是此時夜清風朗,人人都注目於那個藍色身影,他便也停了和陸元貞的話語,望向殿內的薛蘅,看她這最末句是否會技驚四座。

薛蘅的目光越過重重人影,看到謝朗後靈機一動,也未細想,揮筆落墨,待收完最後一筆,神色平靜地向景安帝行禮,回到薛季蘭背後坐下。

內侍低頭看著她這最後一句,微微愣了一下,但還是尖著嗓子將整首詞連貫著大聲念了出來:「東嶺小雨初霽,西山落霞幾度。北塔望青雲,夜市翠湖閒步。小謝,小謝,驚起鶯燕無數!」

景安帝正在喝茶,聽到最後一句竟是「小謝,小謝,驚起鶯燕無數!」一時掌不住,一口茶全噴在了龍袍上。

內侍們慌忙上來侍候,景安帝手指著薛蘅,又指向殿外謝朗那一桌,哈哈大笑。

謝朗身為世家子弟,相貌英俊,武藝出眾,又是平王的陪讀,與柔嘉公主秦姝同是青梅竹馬。皇后看在眼中,有心將秦姝下嫁給謝朗。只是謝朗在涑陽素有風流少年之名,他與翠湖珍珠舫的姑娘們交情匪淺,經常帶著一些世家子弟在珍珠舫上流連,這名聲也隱隱傳入宮中,加上秦姝年紀尚幼,皇后便將這念頭放了下來。

此刻景安帝聽到薛蘅這一句「小謝,小謝,驚起鶯燕無數!」,想起皇后在自己面前念叨過的事情,不由哈哈大笑。

謝朗風流之名在京城內早有傳聞,一眾臣工見陛下大笑,也都哄堂大笑。

坐在左首第二席的謝峻面色鐵青,眼睛裡似要噴出火來,死死盯著數席開外不肖子的身影,若非是在御宴,只怕就要當場執行家法。

梧桐樹下,謝朗俊面通紅,偏又無法為自己「洗冤正名」,眼見陸元貞等人也憋著笑,他氣得牙關暗咬,放在桌下的右手運力,「啪」的一聲,一雙玉箸斷為兩截。

景安帝笑罷,點頭歎道:「小薛先生這首〈如夢令〉,吟誦涑陽風光,可真是……十分應景。朕看,今年這入夏節詩詞的頭名,就定為……」

薛季蘭神情冷肅地看了薛蘅一眼,離席跪下,「啟稟陛下。」

「薛先生請說。」

「薛蘅這首詞,純係玩笑之語,又不合詞格韻律。且詩詞最要講究溫柔敦厚,她這首詞一味嘩眾取寵,太過尖刻,有失厚道,不宜取為頭名。」

景安帝「哦」了聲,再看看謝峻和謝朗的神色,沉吟片刻,轉頭望向方道之,「依方先生之見……」

方道之微微欠身,答道:「薛先生言之有理,此詞文辭雖佳,但終究少了些氣度。」

薛蘅被薛季蘭那一眼看得十分難受,竟似喘不過氣來,景安帝的話語也似在她耳邊飄浮,「既然如此,就依二位先生的意思,此次入夏節詩會不取頭名,所有作了詩詞的臣工,皆賞賜宮花一枝。小薛先生同賜宮花一枝。」

眾臣跪低呼聖,薛蘅也離席跪下,只是心中頗不是滋味。

眾人尚未站起,忽聽到宮門方向傳來充滿焦灼意味的長喝:「八百里加急軍情!八百里加急軍情!」

眾人齊齊轉頭,景安帝心跳陡地加速,猛然站起。

傳訊官滿頭大汗、滿身灰塵,撲倒在御座前,大聲泣呼:「稟陛下,瑪西灘一戰,我軍戰敗,燕雲大將軍陣、陣亡了!」

景安帝眼前一黑,身形晃了晃,在內侍的攙扶下穩住,定定神,厲聲道:「快細細稟來!」

「是,瑪西灘一戰,我軍中伏,燕雲大將軍死在敵軍亂箭之下,所率三萬神武軍……」

「怎樣?!」

傳訊官垂下頭,泣道:「僅有五千人退守至燕雲關……」

景安帝一陣眩暈,群臣趴在地上,都覺四肢涼透。平王見不幸被自己料中,也心情沉重,悄悄偏頭,向陸元貞和謝朗使了個眼色。

傳訊官喉嚨嘶啞,稟道:「丹軍一路向南,所幸燕雲大將軍之前曾留了三萬人馬在岷山,由裴將軍指揮。由瑪西灘退下來的五千神武軍死守燕雲關,血戰數日,裴將軍派出人馬及時
支援才沒有丟掉燕雲關。現下兩軍正在燕雲關至岷山一帶交戰,戰事十分激烈,但我軍糧草藥材缺乏,將領也十亡六七。裴將軍請求陛下,速派大軍支援!」他跪前幾步,將手中血書高高舉起,泣道:「陛下,瑪西灘血流成河,燕雲大將軍死不瞑目,求陛下速派大軍為將士們報仇雪恨!」

殿內殿外,一片死寂。那個殷國人心目中的戰神,那個曾在西山空手殺虎、被景安帝笑著封為燕雲大將軍的靳燕雲,竟死於亂箭之下。而丹軍又兵壓岷山,所有人心中如被烏雲沉沉壓著,喘不過氣來。有些膽小的文臣想起那凶殘成性、燒殺擄掠的蠻夷丹族騎兵,更是嚇得瑟瑟發抖。

方道之輕轉著手中的酒杯,輕不可聞地歎了口氣。

就在這片死寂之中,忽有一把豪氣沖天的聲音喝道:「怕甚!和丹賊拚了!為燕雲大將軍報仇雪恨!」

景安帝與眾臣齊齊抬頭,只見梧桐樹下謝朗長身而起,英氣勃發,傲然環顧四周。

伴隨著他的喝聲,陸元貞等世家少年紛紛站起,大呼道:「對!和丹賊拚了,為死難將士報仇雪恨!」

少年們的呼聲震破雲霄。所有人望著他們,只覺這些熱血少年意氣風發、光彩奪目,令滿天星辰黯然失色。許多官員更想起了自己的少年時光,感同身受,先前因大敗而帶來的驚恐慢慢消失,數十人相繼呼道:「對,和丹賊拚了,為死難將士報仇雪恨!」

謝朗離席,大步走到御座前跪下,抱拳抬頭,大聲道:「微臣謝朗,願以一腔熱血精忠報國,願以這微弱之軀浴血沙場,願以鐵血忠心守疆衛土。求陛下恩准謝朗入軍殺敵,為萬千將士報仇雪恨!」

景安帝還未發話,謝朗又用力咬破右手食指,鮮血迸濺而出。他撕下披風,在披風上快速書上一個殷紅的大字「戰」,旋高舉起披風,眼光有意無意掃過一旁的薛蘅,朗聲道:「微臣以往多有胡鬧,今日得未來的掌門師叔一詞提醒,深悔昔日之過。求陛下給微臣為國效忠的機會,微臣願血戰至最後一刻,將這微末之軀捐於沙場!」 

, , , ,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