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乃食色書盒(final)  


吾乃食色全集盒裝版
都會愛情文藝爆笑寫作小天后 撒空空◎著

【類別】:現代文學、都會愛情
【出版日】:西元2014年2月15日
【開本/頁數/定價】:14.8*21公分/752頁/定價500元/特價350元/單色印刷
【適讀年齡】:無分齡

張小嫻純愛接班人、都會愛情文藝寫作小天后──撒空空
送上夠猥瑣、夠爆笑、最毒舌、最深情之作

※ 撒空空──晉江文學網重量級言情小說寫手
※ 《吾乃食色》華文世界第一次面世,兩岸三地網友/鄉民千呼萬喚之作
※ 一刀未剪、絕不和諧/河蟹的男女旖旎風光
※ 完整收錄:「童遙」番外3篇、「溫撫寞」番外6篇
※ 作者厚愛新增,獨家收錄:「盛悠傑(盛狐狸)」番外

寒食色,女,泌尿科醫生,整天的工作便是磨刀霍霍對準男性同胞瑟瑟發抖的小鳥……
我叫寒食色,姓寒,名食色,沒錯,食色性也的食色。
爸媽為我取名的奧義是──性慾和食慾都是人的本性,
尤其是性慾,就讓它自由旺盛地像《聖鬥士星矢》不死鳥一輝的小宇宙那樣燃燒吧!

寒食色,中等美女,姿色中等、身材中等
最引以為傲的是一頭閃閃動人又黑又直的長髮,以及一對剛好能雙手掌握的華麗麗B罩杯
她人如其名,渾身上下一天到晚都在爆發「食慾」+「性慾」,而且生平最討厭嚴肅思考

溫撫寞,是她上高中後第一個色眼瞇瞇愛上的男人
他淨白如玉、溫雅脫俗、內斂愛靜,沒想到竟會喜歡上她這個徹底猥瑣的同班同學
就連母親大人也忙著要女兒解放身心:
「女兒啊,第一次總是不好受的,不過,就當被狗咬了一口,忍忍就過了。
妳看撫寞長得這麼好看,簡直是人類中的哈士奇啊,被他咬一下妳也不虧啊。」

戀愛的味道是甜蜜的,讓人心醉。可是一旦失敗,那種痛苦,也能讓妳心痛如絞。
原來,溫撫寞一直都將她當成另一個人的替代品,甚至在那個決定性的夜晚,選擇陪在那個女人身旁
原來,她不是溫撫寞的白雪公主。她懂了──
原來,在王子解救公主的路程中,除了惡龍,也會遇到一些野丫頭
野丫頭的作用就是,和王子談戀愛,讓王子明白,原來他心中最愛的,還是真公主。
她就是溫撫寞生命中的一個野丫頭。
沒有人願意成為炮灰,但當生命分配給妳這個角色時,妳是沒有能力辭演的。

寒食色的心,從此跟隨著溫撫寞走了,
她的傷口沒有結痂只是掩蓋,她剩下的只是一個薄薄的殼......

多年後,老天爺愛開玩笑依舊,為她準備了一個得整天四目相對、鬥智鬥勇比犀利毒舌的男同事
而且還是個大帥哥,是令她身體髮膚都起了色心的「溫撫寞型」小白臉大帥哥
不想談愛只想有性的寒食色,終是開啟了與帥哥同事盛狐狸大戰N回合的煉獄生活
孰料,每一天上演的裝烈女攻防戲碼,只是加速她陷入盛狐狸霸道愛情的前戲

──「寒食色,妳死定了!我絕對要讓妳成為我的人!」

作者簡介
撒空空
重慶人,巨蟹座,二○○六年開始在網路上進行作品連載。資深宅女,平生最愛小猥瑣,偶爾發神經裝氣質。一減肥就先瘦胸的悲劇,一圓臉頭大的怪胎,一信仰帥哥的花癡女。愛生活,愛自己,愛自由,愛可樂雞翅。最大的願望是出去看看天有多高,海有多深,帥哥有多好推倒。
其文風詼諧爆笑,情慾高漲卻情意清新,以此舔舐世間男女難全的愛情憂傷。已創作二十餘部長短篇愛情小說,如:《吾乃食色》《緣緣相報何時了》《半相親》《教官你好,教官再見》《我的男友是條狼》《包養惡鄰》《小吵鬧》等等。

作者自序

食色,食色性也

想到這是第一次寫繁體序言,想到臺灣居然也有我的讀者,想到這本如此生猛的書能在有生之年出版,我的心情是十一分的激動,還有十二分的壓力,十三分的狂喜,十四分的緊張,十五分的惶然,十六分的淚流滿面,十七分的慨然長歎。

……好吧,撒空空又在湊字數了。

言歸正傳,《吾乃食色》是我至今所有作品中最生猛最激情最色彩斑斕的,就像家鄉重慶的火鍋般,麻辣鮮香。這麽一寫好像自己變成王婆賣瓜了(蹲牆角站一個)。

不過這部小說確實酣暢地表達了我內心深處最猥瑣最慓悍的一面,寫的時候正是大四下學期,我卻整日整日待在家,每天不停筆,待幾十萬字完成後,再出門去尋找工作,調整心情當一個職場新人類。所以可能再也寫不出《吾乃食色》這樣的作品──因為再也找不回當初那種執著與平靜。

挺多讀者喜歡本書的女主角寒食色,覺得她麻辣慓悍。我的初衷也就是想寫這樣一個女生,不做作,不淑女,不溫柔,看似堅強,實則又有一顆敏感脆弱的心,她愛著一個人,就是愛到骨子裡。

溫撫寞與寒食色,是在對的時間遇到了錯的人,他給了她最初的愛戀和最重的傷。
盛悠傑與寒食色,是在錯的時間遇到了對的人,他給了她最濃烈的愛戀和最愧疚的思念。
童遙與寒食色,是在對的時間遇到了對的人,他給了她最長久的守候和最後的歸屬。
也許,每個女生生命中都會出現這樣三個男人,他們帶給了我們完整的感情經歷,缺一不可。

這本書看似搞笑,但也有虐人成分,畢竟生命本就是歡樂與眼淚共存的,受過傷,肉身才能涅盤。我愛食色,就像愛所有外強內柔的女生,因為她們的傷更隱蔽,淚水更珍貴。

文藝完了,下面說說其他方面吧。《吾乃食色》這本書的內容有不少激情部分,總的來說,是辣文,且是一種猥瑣的辣,或許有讀者無法接受。可畢竟食色性也,解放本性才是王道。

很高興這部作品能在臺灣地區發行,希望能夠得到大家的喜歡。同時也很高興能與好讀這樣高水準優質量的出版社合作,對此感到很幸運!

書摘

很快地,一年就過去了。

按照我們學校的慣例,在高一期末會舉行一次大考,然後根據成績進行文理科重點班與非重點班的分科。總的來說,這次考試還是挺重要的,所以大家都卯足了勁,努力溫習,熬燈奮戰,恨不得削尖了腦袋往重點班裡面鑽。

終於,七月初考試結束,我們四個人為了慶祝酷刑完畢,暑假期間天天相約到處玩耍。這天,我們又約在KTV唱歌,還要了點酒,玩得特別瘋。

這樣一直鬧到十二點左右,童遙和柴柴去樓下超市買小吃,我則和溫撫寞待在包廂中。溫撫寞一向好靜,鬧了一晚,此刻正躺在沙發上,頭向上仰著,安靜地睡熟了。他的臉隱在黑暗之中,卻依舊有著無限光華,輪廓的弧度,每一條都形成了漩渦,讓我淪陷。他的睫毛,濃黑捲翹,與淨白的臉形成鮮明對比。他的鼻梁,挺翹秀氣,鼻翼微微地翕動著。他的唇,柔軟卻有隔離,沾染著雙重的誘惑。而他的臉頰則有著陰影,屬於我的陰影──我俯下身子,偷偷吻上了他。

至今我都不知道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真的,我發誓。當我回過神來時就已經坐在他身邊,而我們的唇則碰觸在一起了。溫撫寞的唇果然如預料中的一樣,泛著冷,可是卻有著那麼柔軟的觸覺,讓人淪陷的觸覺。當時,我覺得周圍的一切都很安靜,連音響中震耳慾聾的搖滾音樂都成為遙遠的塵埃。在這一刻,我對溫撫寞只有貪戀。

我只是吻了他一下,然後便離開,但後退的距離只有那麼零點一公分,我們的姿勢依舊是親吻,卻沒有實質性的碰觸。他的氣息縈繞在我的鼻端,一絲一縷牽惹了我全部的心神。忽然之間,他睜開了眼。那雙漆黑的眸子,在黑暗的包廂之中閃爍著流光,在清澈之中凝結著深邃。瞬間,我的心像打鼓般蹦躂起來,動靜大得都快跳出胸腔了。

這,次,糟,糕,了。

怎麼辦?怎麼辦?要不然就說他嘴唇上有隻蚊子,我不想他被咬,但同時又不願意殺生,就想用自己的唇把蚊子吸引過來?或者說,我懷疑自己是蕾絲邊,便想藉著吻一下他來確定自己的性取向?還是說,直接一個手刀把他敲暈,等他醒來後就死不承認?

正在三選一,溫撫寞問道:「妳在做什麼?」聞言,我的心跳得更厲害,都快超過信樂團的搖滾樂了,體內像著了火似的──血液在血管中像野馬般快速奔騰,而皮膚卻一陣陣發緊遍布著冷汗,腦子裡一片混亂,大腦小腦腦幹全部攪成一團,成為混沌。

「說話、說話,寒食色快說話!」我這麼提醒著自己。但嘴巴卻像黏了萬能膠,怎麼也張不開。我和溫撫寞相互對視著,那種氣氛是從未有過的尷尬,空氣都凝滯得不像話。「說話、說話,寒食色妳隨便說一句什麼都好!」我再次提醒自己,隨便什麼都行。這次,我聽從了自己的內心,回答了他的話:「我想強暴你。」

這確實是句大實話,但卻是句比殺了我還厲害的大實話。我淚奔啊,寒食色妳還是跑出去隨便找輛車撞死算了!說到做到,我轉身便朝包廂外跑去。實在是沒臉再面對溫撫寞啊!正當我要起身之際,手臂忽然被溫撫寞抓住,然後他一用力,將我拉到他懷中。

我的臀部(算了,通俗一點)──我的屁股就這麼坐在他大腿上,而我的雙手則看似抵擋其實是撫摸著他的胸。而他的雙手則抓住我的手臂。溫撫寞那雙黑眸彷彿秋夜的湖面,清澈平靜之下是神祕的深邃。這次,換我問他:「你、你想做什麼?」溫撫寞的臉上染著淡淡的微笑,說:「我不能吃虧。」接著,在我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什麼事情的時候,他的臉就慢慢放大,逐漸地逼近我,然後我們的唇有生以來第二次碰觸了。

我們的唇先是相互接觸,感受著對方沾染在唇瓣上的情緒,或是顫慄,或是激動,或是憐愛,或是其他。在熟悉之後,情緒開始高漲。溫撫寞輕含著我的上下唇瓣,彷彿將那當成鮮美的食物,細細品嘗著。接著,他伸出舌尖開始描繪我的唇形,一圈一圈,帶著環繞,帶著誘惑。他的舌間帶著微微的摩擦,在柔嫩的唇上引發一陣顫慄。他的動作不慌不忙,帶著閒適,帶著自信,一點點地將我牽入他的世界。原本以為這已經是最大的賞宴,但他的舌居然就勢進入了我的口中。

自始自終,溫撫寞都保持著閒適,他用自己的舌在我的貝齒上滑過,輕而滿含情慾地舔舐著,彷彿是一種頂禮膜拜,也彷彿是一種宣示,讓每一處地方都帶上他的味道,都留有他的痕跡。這項動作完成後,它開始追逐自己的同類,他的舌糾纏住我的,像一條靈巧的蛇,不斷地蜷曲著,不斷地挑逗著。我的身體逐漸熱了起來,情不自禁地擁抱上溫撫寞,學著他的樣子開始回吻。

我們互相纏繞上對方的舌,盡情地吮吸著對方的愛液,甜蜜刺激了味蕾。我們的吻激烈而纏綿,時而如平靜的溪流,時而如洶湧的大海。我們相互糾纏著,攀附著,像是要在這一個吻中拚盡自己的生命。

……以上,都是屁話。

想想看,我和溫撫寞都是初次接吻,難不成還能無師自通,看一下電視,吻技就這麼純熟了?那是天方夜譚。真實的情況是,我們吻得很吃力。大家都是第一次,不免是牙齒碰牙齒,牙齒碰舌頭,磕磕絆絆的。而且兩人的舌頭哪裡像靈巧的蛇啊,簡直就是兩條沒有眼睛的蚯蚓到處亂鑽,溫撫寞的舌差點就進我的喉嚨了,嚇死人。更重要的是,因為兩人的唇密封不好,那唾液啊滴滴答答地往下漏,當然在熱吻中的人,由於腦部產生了些化學物質,也不會覺得噁心。但此刻一旁若有觀賞的人,想必是只有嘔吐的分了。

越吻越沒勁,濕濕搭搭的影響心情,我們心有靈犀一起停了下來,拿餐巾紙抹了抹滿嘴的口水。然後,兩人再面色潮紅、眼睛發亮地看著彼此。這時,我想到一些比較重要的事情了,便問道:「溫撫寞,你女朋友怎麼辦?」雖然這話看似說得挺平靜的,但當時我心裡可是七上八下,完全找不到思路。幸好,他的話讓我忙活了一整晚的心重新安靜下來,「我沒有女朋友。」我暗自呼出一口氣,還好沒成為第三者啊,不然挨千刀也不足以謝罪。但頓了頓,溫撫寞又深深地看著我,道:「我的意思是,我有沒有女朋友,要看妳的意思。」我看了他好一會兒,終於明白過來,便問道:「你,是在向我表白嗎?」他的眼神躲閃了一下,眼底似乎晃過一絲羞澀,而冰白的臉頰上也有暗暗的紅雲。

……
我和溫撫寞的校園生活又恢復了正常。每次放學,我們都會在學校門前的飲料店坐坐,說些傻話,當然,是我說得比較多。溫撫寞不太愛說話,可是他會仔細聆聽,讓我非常有成就感。不過,我始終想分析他那愛靜的性格,便問他:「你媽媽是不是對你不好,你小時候是不是得過憂鬱症,你家裡是不是有過什麼變故啊?」他搖頭說:「沒有啊,我家挺正常的,妳幹嘛這麼問。」

我歎口氣,道:「偶像劇都是這麼演的啊,你本來是個活潑開朗的小男孩,但一般在十歲以下時家庭就遭到變故,從此就把自己封閉了起來。可是後來,你遇到我這個天真活潑外加三八的女人,情不自禁喜歡上我身上那種溫暖的感覺。接著在一連串事件底下,你對我打開心房,說出了自己的故事,開場白可以是──從前,有個小男孩,他爸爸找了新媽媽,或者他媽媽找了新爸爸巴拉巴拉巴拉巴拉巴……然後我就看著你刀削般的側臉,問道:『溫撫寞,那個小男孩就是你,對吧。』這時,你的身子或是睫毛一顫,沒有想到我是如此聰明,也不知道為什麼要對我說這番話,於是你沉默了。接著我就走過去,心疼地將你攬在我懷中,說:『溫撫寞,一切都過去了,真的,一切都過去了,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哪裡也不去。』最後,你發現,原來這個世界上最懂你的人是我。於是,我們在遍布星辰的夜晚許下愛的誓言。我總覺得,我們的故事應該這樣發展才是王道啊。」聞言,溫撫寞無奈地搖頭,說:「妳還是少看點電視劇吧。」

那三年中,我和溫撫寞似乎從來沒吵過架,有時候我實在無聊了,想找他吵架來培養一下感情,但他每次都不理睬我,害得我一個人在那唱雙簧戲,最後只能作罷。

每次我生日時,他都會問我:「妳想要什麼禮物?」我眼睛閃著淫光,吸著口水,「我想要你的身體。」他用手指彈我的額頭,「我說真的,正經點。」我十分委屈,因為我確實是說真的啊。以前沒和他在一起時,我就開始意淫他的身體了,現在在一起了,天天耳鬢廝磨的,卻始終不能進入正題,忍得我多難受啊。

不過,溫撫寞看上去是個好孩子,而且和我一樣,是個處,從他接吻的動作就知道了。我們高中在一起時,做得最超過尺度的事情,就是接吻。當然不是在學校。在學校時,我們倆連手都不好意思牽。我們練習接吻的地點,是放假時在我房間裡。那時候,老爸老媽總會自動離開家裡,留給我們自由發展的空間。開始時,我以為他們是信任我們不會亂來,誰知他們居然是想留空間成全我們的好事。
我媽那時便開始仔細為我說明注意事項,還說:「女兒啊,第一次是不好受的,不過就當被狗咬了一口,忍忍就過了。妳看撫寞長得這麼好看,簡直是人類中的哈士奇啊,被他咬一下妳也不虧啊。」我爸更過分,他居然主動將自己的套套送給溫撫寞,仔細跟他講解這個東西該怎麼用,最後還拿出自己珍藏的日本床上運動教育片,讓溫撫寞回去看看。

不過實在是辜負了他們的一番好意,我和溫撫寞關在一起從來沒有脫過衣服。但在那兩年之中,我們倆的吻技是日益見長,最後可以吻得像偶像劇中的男女主角那樣唯美,再也不會出現第一次那種口水滴答的場面。

窗外的人聲逐漸大了起來,而那絲絲縷縷的光也射入屋中,天花板上到處是晃動的光影。回憶到此為止,我揉著昏昏沉沉的頭起身,從抽屜中拿出感冒藥,合著清水喝了下去,接著躺在床上,慢慢進入夢鄉。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