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體書月滿霜河(下)  

好讀出版/真小說43
簫樓作品集0 7──
月滿霜河〈下冊〉雲開月明(全三冊)
長踞「晉江文學網」前十名的古言才女 
簫樓◎著
【類別】:古代言情、武俠
【出版日】:西元2014年3月1日
【開本/頁數/定價】:14.8*21公分/256頁/定價250元
【ISBN/CIP/條碼】:978-986-178-310-9(平裝)/857.7 102022144(單色)
【適讀年齡】:無分齡

什麼是兒女江湖?晉江文學網第一才女簫樓說了算
什麼是兒女情長?都在簫樓俏皮又悠長的淡靜筆觸裡

內容簡介
薛蘅為謝朗洗刷冤屈,刀下留人,自身卻陷夢魘。
兩人緋聞傳遍京城,名節俱損幾乎將薛蘅逼瘋。
唯有那雙璀如明星的眼眸,那抹燦如朝陽的笑容,繼續照亮她的生命。

他們從初會那時就注定是對冤家,性格相違,頑劣少年謝朗在早熟的天清閣未來閣主薛蘅眼中只是個紈袴子弟,好玩樂又不思進取。薛蘅一句「小謝,小謝,驚起鶯燕無數!」諷刺下,激勵謝朗步上戎馬生涯,脫胎換骨變成功勛卓著的「謝將軍」,且被公主屬意而指為準駙馬爺。

三年後再遇,兩人為完成皇命任務,一路犯難與共,冰與火相觸卻情愫漸生。

霜河邊點點星芒,明月當空,連心扉深處一塊照亮。面對皇族婚約的桎梏,以及身分、年齡、門第的世間倫常鴻溝,一方願拋下一切去愛,偏偏另一方情願退讓離去。

謝朗這時卻無端扯入一樁疑雲重重的命案,劊子手刀落,千鈞一髮之際,薛蘅趕抵刑場刀下留人,並為他洗刷冤屈。

兩人的關係隨即浮上檯面,種種不堪傳聞直襲而來,更指薛蘅早已失貞不適任閣主之位。纏繞薛蘅多年的夢魘,猶如層層黑雲壓得她喘不過氣來,這回,謝朗那不遜於烈陽的熱情性格還能撈起她那顆沉於黑暗中的心靈嗎?

《月滿霜河》絕美歡樂溫馨大結局,不可錯過!!

※ 簫樓作品《月滿霜河》,兩岸三地網友大愛狂推,「晉江網」「當當網」「豆瓣讀書」好評推薦!!
※ 簫樓──GOOGLE大神網路搜尋,關鍵字前三名
※ 力邀大陸古風繪畫第一人、漫畫家「伊吹五月」,量身訂製書衣封面(GOOGLE大神網路搜尋,關鍵字第一名)
※ 一刀未剪、絕不和諧/河蟹的江湖兒女旖旎風光
※ 晉江網連載文字 + VIP番外篇,均大器收入繁體中文版
※ 不管男生或女生,只要喜歡古代小說、喜歡帥氣的江湖味,本書絕對合胃口。

《月滿霜河》〈上冊〉春風解凍 

moon-river[1]  

《月滿霜河》〈中冊〉朗日拂情

隨書贈品
每冊內頁皆附:【珍藏版】大尺寸封面繪圖海報

作者簡介
簫樓
籍貫湘,現居粵。工科出身,現為房地產估價師,從事與建築和數字打交道的工作,寫文純屬業餘愛好。自幼始於家學淵源,有了對文字的愛好,更鍾情於武俠與歷史的海洋中,提筆寫文,希望能將夢想訴諸於筆端,讓真情與俠義能在文中的世界得以實現。曾出版「流水三部曲」:《試問東流水》《青山接流水》《流水迢迢》,《流水迢迢》繁體版已由好讀出版。

繪者簡介
伊吹五月
湖南長沙人,熱愛動漫,熱愛《仙劍》《劍網》等遊戲,最愛畫同人,曾出版數本畫冊,新浪微博粉絲近五十萬人次。畫筆下的人物,動靜皆美皆俊,不落凡俗,瞬間讓人定格於彼情彼景,無可自拔地愛上。曾為唐七公子、海飄雪等言情寫作名家繪製書封。曾出版「流水三部曲」:《試問東流水》《青山接流水》《流水迢迢》,《流水迢迢》繁體版已由好讀出版。

序言
《月滿霜河》自序 ——簫樓

做為寫手,怎樣在講好一個故事的同時,向人物的內心世界做更深入的開掘,是我一直在思考的問題。因為故事是永遠講不完的,而幽微曲折的人性才是最深不可測的黑洞。

我曾看過一本心理懸疑小說,裡面講到一種心理現象:人在遭遇了創傷性經歷以後會產生一種心理保護機制,會透過自動過濾、遺忘、改造來覆蓋掉自己的痛苦遭遇。可是這種覆蓋並不能真正治癒人的心理創傷,潛藏在意識深處的創痛常常會透過偽裝的形態重現於人的噩夢之中,如影隨形。只有當人勇敢面對真相,接受自己內心的黑暗,才有可能真正地放下。

看完這部小說,我深受觸動:人的心靈是最善於自我欺騙的,但它同時又是最堅韌和最強大的。我始終堅信,人的心靈中天然就有著嚮往光明的本能,這是人抗拒沉淪,實現自我救贖的希望。從林歸遠到孔瑄再到衛昭,都是如此。曾經有讀者反映,我的書裡男主角總是比女主角更出彩。而我自己卻一直期待能寫出一個不遜色於男主角的女主角,所以這一次,我想塑造出一個不一樣的女主角。她不萬能、不甜美,還有著明顯的性格缺憾,但她堅強獨立又刻苦,有血有肉,更貼近我們。

我想寫一個遭受過心理創傷女子是如何克服內心的陰影,戰勝自己,勇敢追求幸福的心路歷程。就像題記中所寫的:愛讓我們完滿,勇敢讓我們堅強。有的苦難會變成癰疽,而有的,歷經時光的磨礪之後卻會化為光彩奪目的珍珠。於是就有了《月滿霜河》這個故事,有了薛蘅這個主人公的誕生。

相比起《流水迢迢》中的衛昭和裴琰,薛蘅這個角色更不好寫。衛昭和裴琰都是屬於比較極致的人物,傳奇性更強。而薛蘅,我希望她更靠近生活一點。她的缺點和優點同樣突出,寫作時既要顯示她乖僻的性格但又不能過火,不能讓讀者討厭她,所以掌握的難度會更大。而且這還是一個偏向「女強男弱」意味的故事,有些讀者剛開始閱讀的時候甚至可能會有點心理抵觸。不過也正因為在這個角色身上花費的心血更多,所以作者我才更偏愛她,薛蘅這個人物部分地表達出了我理想中的女性形象。

在原來的設想中,書中的兩個主角都有著各自的隱痛,有著不同的心理黑暗面,但這樣一來,文中的心理描寫必然要占更重的分量。對於古言武俠這種類型來說,顯然不太適合,所以有些設計好的、更有衝擊力的橋段就只能忍痛割愛了,男主角謝朗的性格也做了相應的調整。不過細想一下,恐怕也只有這樣充滿陽光氣息、毫無陰霾的少年,才能打開薛蘅的心門,照亮她的人生吧!

除了薛蘅,文裡還寫了一系列的女性群象,有天真癡情的柔嘉、豪爽直率的裴紅菱、機警的聰慧柴靖、睿智慈祥的太奶奶,還有對薛蘅人生影響至深的薛季蘭。這篇文也算是她們的成長故事和人生傳奇。就個人口味而言,我更偏好江湖傳奇,所以我讓這些可親可愛的古代女性也有機會和男性一樣橫戈躍馬、縱橫四海,雖然知道這純只是個美好的幻想,但話說回來,「武俠故事」本身不就是成人的童話麼?

拉拉雜雜了一堆,就算是我在創造這個故事過程當中一點微不足道的心得和體會吧。如果拙作能讓讀者諸君讀後有片刻的愉悅和感動,那就是我最大的滿足了。

目次

《月滿霜河》下冊
三十一 太清春回
三十二 心似指南石
三十三 孤勇
三十四 誰無痼疾難相笑
三十五 舊事如天遠
三十六 幸有心事難成灰
三十七 蚌傷成珠
三十八 馬踏雄關箭指心
三十九 雲中幼雀終振翅
四十 世上已無陸元貞
四十一 駿馬星馳始見君
四十二 戰地斜陽猶比翼
四十三 百劫執手仍相待
四十四 剖心療毒歎黃花
四十五 如此良辰如此夜
尾聲
〈番外〉小謝婚後的吃醋生活

書摘

摘錄自《月滿霜河(下冊)》 三十三 孤勇

清思堂內。

薛勇看著面色蒼白的薛蘅,眼睛微微瞇起,彷彿在欣賞一尾在漁網中不停跳躍掙扎著的魚兒。

「閣規第三十二條,閣主若為女子,須得保持貞潔之身,終生不得嫁人。所以……」薛勇略略提高了聲調,「但凡我乾字系女弟子,在十二歲時,通常會由女性長輩在其手臂上點下守宮砂!」

聶薇皺眉道:「這僅是條不成文的規矩,我記得第九代鄭閣主接位接得早,她的幾位師妹因為無須繼承閣主之位,就都沒有點過這守宮砂。我們也通常只在女弟子出閣嫁人之時才會點上守宮砂以證其貞。我天清閣乃堂堂正正的名門大派,閣中女弟子皆自重身分,恪守閣規,身為長輩的,若平白無故就懷疑她們的貞潔,傳將出去豈不讓人齒冷,惹人笑話麼?」
譚長碧不耐道:「聶師姐,眼下不是非常時期麼?如今外頭謠言滿天飛,若要堵住天下悠悠眾口,也只能行這權宜之舉了。只是,若閣主本就沒點這守宮砂,又怎生證明她的清白呢?」

薛勇一笑,「無妨。現下點也不遲,只要閣主未失身,守宮砂便能點上,且怎麼也不會褪掉。可如果閣主失了身,守宮砂點上後,用水一洗就會消失。」

聶薇道:「這也太冒犯了……」

姜延插話道:「雖說有些冒犯閣主,但事關天清閣生死存亡,仍應當驗清楚的。」

他們的話在薛蘅耳邊「嗡嗡」迴響,她呆站在原地,眼前一切漸轉模糊。滿堂賓客的面容如同一團團黑雲飄浮,他們的嘴唇似乎在動,可她聽不清他們到底說些什麼。
黑暗之中,那野獸一步步地逼近,猩紅眼睛裡閃著猙獰的光芒,對她悄悄張開了血盆大口……

她臉色慘白,但腰仍挺得直直。

薛忱不忍卒睹,低下頭,緊攥住椅子扶手的雙掌,骨節盡突。

薛勇看著薛蘅,緩緩道:「閣主,雖然有些冒犯,但如果你是清白的,就讓長老們為你點下守宮砂,看你是否仍為處子之身。」

「放肆!」薛忱一拍扶手,怒喝出聲,「堂堂一閣之主,清白女子的手臂,豈能暴露於眾目睽睽之下!」

「哦。」薛勇帶著歉意道:「二弟說得是,倒是我考慮欠周了。不過不怕,男子看不得,女子自是看得的。」他向聶薇和薛眉拱手,又指著坤字系的幾位女弟子,「聶師叔、四妹,麻煩你們和這幾位師姪,護送閣主到東廂房。」他又從姜延手中取過一個銀盒,微笑道:「這裡面是姜師叔從閣中帶來的守宮砂。」

薛眉應了,旋站起身。聶薇和坤字系的女弟子都看著另外幾位長老,面上露出遲疑之色。

姜延點頭道:「有勞聶師姐。為免外人猜議,保住天清閣百年清譽,總得驗個分明。」

薛眉走到薛蘅身邊,輕聲道:「三姐,咱們就驗個分明,也好堵了這些臭嘴!」

薛蘅表情恍惚、眼神迷茫,似乎魂遊物外。

薛勇冷笑道:「閣主,莫非你怕了不成?」

聶薇走到薛蘅身邊,柔聲道:「阿蘅,就驗個分明吧,你的名聲絕不容人隨意玷污。」

薛蘅還是未動分毫,但臉色更加蒼白,胸脯急劇地起伏。眾人的目光都凝聚在她身上,發覺她垂在身側的十指已緊攥成拳。

「三妹遲遲不願驗個分明,莫不是心虛了?」薛勇眼中閃著得意的光芒,大聲道:「看來傳言並非空穴來風!薛蘅若不是與謝朗有了姦情,失了貞潔,又豈會不敢試點守宮砂?如此失貞失德之人,我天清閣又豈能容你!」

「胡說!」怒喝聲響起,一個黑色身影捲著旋風衝進來,兜頭便給了薛勇一拳。

以薛勇的武功,來者本非他的對手,可他正說得快意,一時未加防備,竟被打了個正著。他捂著鼻子後退兩步,直抽冷氣,鼻血自十指間蜿蜒滴下。

堂內眾人齊聲驚呼,紛紛站起。大家看得分明,闖進來的黑衣少年滿面怒火、雙眼通紅,緊捏著拳頭,正是謝朗!

平王急忙站起身,喝道:「小謝!你別亂來!」

方道之搖了搖頭,嘀咕了一句:「這孩子,怎挑這節骨眼跑來了?」

謝朗氣得眼裡似要噴出火來,大聲道:「我與蘅姐清清白白,豈容小人這般污蔑!」

薛勇捂著鼻子,指著謝朗嚷道:「大家聽聽!他叫薛蘅什麼哪,真是恬不知恥!」

眾人皆是又驚又詫,有些人還連連搖頭,滿面不以為然。謝朗恍若未聞,轉頭看向薛蘅,輕聲道:「蘅姐,我來晚了。」

薛蘅卻宛若還在夢遊之中,眼神迷濛,定定地望著堂外飄飛的亂雪,一言不發。

謝朗看著她白得幾近透明的面色,心中一痛,抬頭怒視薛勇。二人目光相觸,如有兩把利劍在空中相擊,火花四濺。

薛勇心中暗道:「你小子來得正好,這就叫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自投!」他有意激怒謝朗,嗤笑了一聲,「謝師姪,你居然敢打長輩,看來謝師兄的家教確實有點問題啊。難怪你會戀上自己的師叔,做出違背倫常的醜事,還大膽妄為到在御前說出『愛慕蘅姐』這樣大逆不道的話來!」

謝朗熱血上湧,大聲道:「她又不是我的師叔!我為何愛慕不得?」

此言一出,滿堂之人愕然相顧。絕大多數人帶上了鄙夷之色,有的已大聲喝斥:「真正不知廉恥!」

謝朗見薛蘅在眾人目光注視下渾身輕顫,心中生急,猛地衝上前將她護在自己背後。他掃視眾人一眼,朗聲道:「我又不是天清閣的弟子,你們的輩分管不到我!再說了,你們自己,又都遵守天清閣的輩分了麼?」他不待眾人有思慮的餘地,指向前面正嘿嘿冷笑的一名中年人,道:「你是姚奐的表叔吧?」

那人一愣,回道:「是又怎樣?」

謝朗斜睨著他,直言道:「你的妹子,嫁給彭城蔡家的蔡清為妻。可據我所知,蔡清的一位堂兄是天清閣兌字系第十三代弟子,而你是震字系第十二代弟子!敢問,你們這算不算亂倫?」

那人張口結舌,半晌說不出話來。

謝朗這段時日被關在地窖裡,早將京城所有世家貴族的姻親關係理了個遍。此刻一一指向眾人,侃侃而問。

「若按天清閣的輩分,您與我爹平輩,我要叫您一聲師叔。可你家妹子,嫁到我姑奶奶家,我又一直按姑奶奶家的輩分,叫她一聲表嫂!

「還有你,你的姑表妹嫁的是弘王妃的兄長伍敬道。可是,伍敬道家不是有一位遠房的姪子,在天清閣時和你同輩學藝麼?

「還有這位,敢問你堂姐夫的妹妹,嫁到了哪一家?」

他如磐石般護在薛蘅身前,臉上寫滿坦然與無懼,望著眾人一一道來,彷彿在戰場上躍馬橫槍,將對手一個個挑落槍下。清思堂中被他這麼一攪,驟時人仰馬翻,被謝朗點中的人均狼狽無比。

由於太祖皇帝將青雲先生封為國師,青雲先生又是那般驚才絕豔的人物,所以涑陽的王公貴族子弟多有慕名而來,投入天清閣讀書學藝之人。他們指望有了天清閣弟子的光環,歸來後能得帝君看重,好在仕途上平步青雲。因此,在最初的幾代,天清閣內的輩分尊卑尚十分講究。

但到了世宗時,皇帝開始注重由科舉提拔人才,刻意淡化天清閣的背景,於是這輩分之論便不再那麼嚴格。加上兩百多年下來,天清閣各系長老擇徒分化嚴重,震字系尚是第十二代,坎字系卻已收到了第十五代。

涑陽世家貴族聯姻之風盛行,這盤根錯節的姻親關係,甚至令帝君都感到頭疼,正是這種龐大的關係網,他們才能在有事時互相施以援手。但他們在聯姻之時,考慮的僅是血姻族親之間的輩分,甚少有人去講究天清閣的輩分。

此刻被謝朗這般挑了出來質問,眾人甫才發現,若真在所有親戚之間論上天清閣的輩分,只怕在場的多數人都要被冠上「有悖倫常」之罪名。

謝朗得意地看著眾人慌亂的神色,朗聲道:「不許我愛慕蘅姐也行,你們先回家讓各自的親戚休妻的休妻、和離的和離。大家都謹守天清閣的輩分,我這個做晚輩的,自然會有樣學樣!」他環顧四周,冷冷一笑,「難不成輩分、禮教這玩意兒,就只是拿來約束我們這些小輩的麼?還是只要熬成了一把年紀,便可以陽奉陰違、為所欲為了?」
堂內頓時亂成了一鍋粥,坐在角落的方道之不由嘴角含笑,搖了搖頭,「這孩子,算得這麼清楚!」

薛忱默默看著謝朗,那俊朗面容上的勇氣似一把寶劍錚錚出鞘,綻放出耀眼鋒芒,守護著其背後的那個人不再在黑暗中踽踽獨行。他不自禁地低下頭,看著自己羸弱的雙腿,黯然歎了口氣。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abel
  • 請問『月滿霜河』盒裝套書什麼時候會出?
  • mabel您好,預計今年下半年推出喔,謝謝

    好讀出版 於 2014/03/28 11:0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