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氏璧立體書去背  

好讀出版/真小說46
吳蔚作品集09
和氏璧

新銳歷史小說家、劇作家 吳蔚 ◎著
(深受二十世紀福斯電影公司青睞的當代華文歷史小說家,《包青天:滄浪濯纓》一書已被買下原著小說改編電影版權)

【開本/頁數/定價】:14.8*21cm╱336頁╱350元
【紙張/顏色】:70磅原色道林紙╱單色
【適讀年齡】:無分齡
【類別】:中國歷史小說、探案推理小說

捷報!
吳蔚老師歷史探案新作《包青天:滄浪濯纓》,
已被「二十世紀福斯電影公司」(出品《少年Pi的奇幻漂流》),
買下原著小說改編電影版權!

中國歷史上最出名的美玉當數和氏璧,
不僅因為玉璧本身,更因為它凝結了豐富的歷史和文化內涵,
後來更是被秦始皇雕琢成為傳國玉璽,
成為中國至高皇權的象徵,引無數英雄競折腰。

本書講述的即是和氏璧的傳奇歷史。
從一塊玉璧的爭奪,折射出春秋戰國烽火連天的歲月。
戰國時期,七雄爭霸,逐鹿中原。
強國連橫而鬥諸侯,意圖席捲四海,包舉宇內。
弱國會盟謀取合縱締交,力圖安命保身。
禮崩樂壞,風雲亂世。

傳聞有巫師占卜道:「得和氏璧者得天下。」
和氏璧是楚國鎮國之寶,
觸手生溫,不染塵埃,能在黑暗中發光,所以又稱「夜光之璧」,
是舉世公認的稀世奇珍,
最近才被楚威王賜給了獻上緩兵之計有功的令尹昭陽。

戰國時期巫風盛行,巫師有著極高的地位,沒有人會懷疑他們的占卜之語。
天下人的目光,立即轉而投向南方的楚國上。
由此圍繞著楚國鎮國之寶和氏璧,上演了一場激烈的奪璧之爭。

各方讚譽與力挺
※好評肯定!吳蔚歷史探案小說《韓熙載夜宴》《璇璣圖》《樓蘭情咒》分別獲2012、2013、2014年台北國際書展華文媒合平台重點選書,香港、大陸多家影視業者均有意改編為電影
※《韓熙載夜宴》《孔雀膽》兩部小說同時入圍2011年第八屆茅盾文學獎決選
※《魚玄機》獲第五屆全國偵探推理小說提名獎
※《韓熙載夜宴》獲台灣中央日報「每週好書讀」推薦介紹
※長踞中國大陸當當網、卓越亞馬遜歷史小說暢銷榜,5顆星推薦
※與二月河、當年明月、易中天,同獲廣東最大出版集團《新周刊》選為「十大新派講古佬」(即新一代歷史說書人)


作者簡介
吳蔚
七○後新銳歷史作家。祖籍湖北,畢業於北京理工大學,曾在IT產業工作多年。喜文史,思敏捷,文史功底深厚,自稱「故紙堆中尋生活」。已出版多部歷史紀實體文學作品、歷史小說,並參與多部電視劇的編劇創作。
喜歡以現代人的視角關注歷史,以女性獨有的細膩來描述歷史,無論是獨特的切入角度,還是細膩的語言描述,都帶有鮮明的個人印記,能帶給讀者新鮮輕鬆的閱讀體會,真正體會讀史的樂趣,並且相信──歷史可以做為今日的借鑒。

‧《韓熙載夜宴》《孔雀膽》,同時入圍2011年大陸長篇小說最高榮譽「茅盾文學獎」
‧《韓熙載夜宴》《璇璣圖》《樓蘭情咒》,分別入圍2012、2013、2014台北國際書展「華文媒合平台」重點選書
‧《包青天》,創下還未落筆、即被二十世紀福斯電影公司買下原著小說改編電影版權,厲害紀錄


目錄
引子 卷九 豈曰無衣,與子同袍
卷一 有女同行,顏如舜英 卷十 振振君子,歸哉歸哉
卷二 南山之下,殷殷其雷 尾聲
卷三 心之憂矣,如匪浣衣 背景介紹 風風雨雨和氏璧
卷四 泛彼柏舟,亦泛其流 戰國形勢圖
卷五 為此春酒,以介眉壽 楚國郢都平面圖
卷六 夜如何其,夜色未央 趙國邯鄲平面圖
卷七 日居月諸,胡迭而微 秦國咸陽主要宮苑圖
卷八 北風其涼,雨雪其雱 秦國咸陽布局示意圖
  後記 文/吳蔚 

作者序
中國有著歷史極為悠久的玉文化。有學者認為,在新石器時代後期,存在著一個稱之為「玉器時代」的時期。在遠古先民的眼中,堅硬光潤的玉石是天地鬼神的食物,即所謂「天地鬼神,是食是饗」,而凡人佩玉,則可以趨吉避凶。正是這種美好的願望,激勵先民們耗費巨大的時間和心血,將玉石一點一點琢磨成精美的玉器。

到了後世,玉成為禮器。《周禮•春官•大宗伯》記載說:「以玉作六瑞,以等邦國。……以玉作六器,以禮天地四方。……以蒼璧禮天,以黃琮禮地。」可見玉器已經具備了社會功能。

玉不僅是文明的標誌,更是中國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孔子有語云:「夫昔者,君子比德於玉焉。溫潤而澤,仁也;縝密以栗,知也;廉而不劌,義也;垂之如隊,禮也;叩之其聲清越以長,其終詘然,樂也;瑕不掩瑜,瑜不掩瑕,忠也;孚尹旁達,信也;氣如白虹,天也;精神見於山川,地也;圭璋特達,德也;天下莫不貴者,道也。詩云:言念君子,溫其如玉,故君子貴之也。」

孔夫子用擬人化的手法闡釋了美玉,認為玉具有仁、知、義、禮、樂、忠、信、天、地、德、道等君子之風,玉由此成為潔典雅的象徵。君子愛玉,君子佩玉,至今人們仍將謙謙君子喻為「溫潤如玉」。

佳人遺我雲中翮,何以贈之連城璧。古代藝術品中,只有玉器本身材料即具美質,所以《說文》稱玉為「石之美者」。即使毫無雕飾,玉也以其質地顯示其能力,好的美玉價值連城。中國歷史上最出名的美玉當數和氏璧,不僅因為玉璧本身,更因為它凝結了豐富的歷史和文化內涵,後來更是被秦始皇雕琢成為傳國玉璽,成為中國至高皇權的象徵,引無數英雄競折腰。

本書講述的即是和氏璧的傳奇歷史。和氏之璧傾九州,戰國群雄逐兜鍪。從一塊玉璧的爭奪,折射出春秋戰國烽火連天的歲月。

書中人物均為真實歷史人物。極具傳奇色彩的筼簹在歷史上也是真有其人,他為公子熊發幾次深入齊軍大營,在守衛環伺中盜竊齊將私人物品亦是真人真事。故事所涉及的歷史背景、歷史事件,如楚國王室內部爭位、墨家弟子分化、宣太后報復楚國、秦昭襄王母子失和等均為史實。

在保持故事流暢的同時,我刻意在小說中加入了一些歷史細節,如城池建制、典章制度、風土人情、生活習俗等。細節均取自相關典籍及考古資料,以求最真實地再現戰國時期的社會風貌。我個人的出生成長之地離楚國王城郢都極近,也屬於古雲夢的範圍,算是地地道道的楚人,因而刻意在楚文化上花了更多筆墨。

書中都城插圖均為考古復原圖,即在發掘勘測遺址的基礎上描繪。由於年代久遠(楚國郢都於公元前二七八年被秦軍攻克,焚毀後徹底荒廢,屈原因此有《哀郢》之作:「鳥飛反故鄉兮,狐死必首丘。」),一些遺址先後被完全破壞,譬如現代高速公路穿過郢都遺址時破壞了其中的幾門,現只能考察出七門的具體位置,其中包括五座陸門、兩座水門。但從文獻考據來看,郢都實際上有八座陸門、四座水門,共十二門。因而如果出現地圖與小說中描述不相符的情形,以後者為主。

《和氏璧》這部小說,與之前出版的《魚玄機》《韓熙載夜宴》《孔雀膽》《大唐遊俠》《璇璣圖》《斧聲燭影》《包青天》《樓蘭情咒》等書,共同組成了我持續構思創作的歷史探案小說系列。寫作是一個不斷學習的過程,感謝讀者長久以來的支持,你們是我努力前行的最大動力。

謹以屈原的一句名詩來做為本書的結尾:「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吳蔚
2011年12月30日 於北京 

書摘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之子于歸,宜其室家。

《國風》中的這首《桃夭》說的是周王室的一位王姬要下嫁一名大夫,「歸」意為出嫁,詩中祝願她生活美滿,家庭幸福。因桃花花色最豔,故以喻王姬,開千古詞賦詠美人之祖。

紀山桃花足春風,滿谷仙桃照水紅。「紀山桃花」是楚國的著名美景。紀山位於楚國王城郢都正北二十里處,是郢都北邊的天然屏障。所謂的「山」並非崇山峻嶺,而是一大片綿延的丘陵,崗巒起伏,林木蔥鬱。每到春季,漫山遍野的野桃樹競相綻放,粉嫩瑩潤,紛披陸離,迎霞沫日。花枝臨風招展,柔美多姿,遠遠望去如霞似錦,光彩秀美。

花笑芳華,草豔春色。野生的桃花有一種不可遏制的旺盛的野性的生機,那種含情脈脈的嫵媚鋪天蓋地,勾魂攝魄,令人窒息。在它的映照下,周圍的一切景物黯然失色,輕拂的楊柳和萋萋芳草都成了點綴。

佳期紀山東,顏色桃花紅。桃花盛開的季節,也正是楚國一年一度「雲夢之會」的時節。

「夢」是楚語,意為原野,兼有丘陵和沼澤、叢林和水草,禽獸孳生,適於出遊,宜於行獵。雲夢是楚國國君的狩獵區,也是楚國桑林之祭所在地,地域極為廣闊,紀山也屬於其範疇。裡頭除了山林、川澤等各種美景,還有一個巨型湖泊,名為「雲夢澤」,是中原面積最大的湖泊。紀山東部即是雲夢澤,煙波浩渺,一望無際。而雲夢之會則是楚國的一種傳統習俗──每到仲春時,楚國國君都要在雲夢紀山高唐觀舉行盛大的桑林之祭。桑林是一種大規模的、國家級的祭祀活動,性質與祭社相同,因祭祀時要演奏《桑林》樂舞,由此得名。

楚人自認是火神祝融的後裔,崇拜太陽和紅色,座向東為貴,因而高唐觀建在紀山上極東之處,坐西朝東,東面山腳下即是水波蕩漾的雲夢澤。這裡居高臨下,視野開闊,不但是歷代楚王喜愛的遊樂場所,還是楚國祭祀先祖的高媒廟的所在地,是理所當然的雲夢之會的地點。

高唐觀台座前的廣場上正在表演《桑林之舞》──數十名舞者穿著紅黑相間的絲製錦衣,戴著華麗的面具,伴隨著強勁有力的音樂,輕捷地穿梭,矯健地起舞,頗似軍陣。場面壯觀,獨具魅力。

領頭的巫覡儀態不凡,戴著獸角形的頭飾,各舉一面旌旗,來回揮舞,與擊拊的石罄聲相應和。男覡阿鉞手中的旌旗上繡著人首蛇身的圖案,這是楚國王室「龍」的標誌。巫女阿碧手中的旌旗則繡著人面鳥身,人有九首,這是楚國圖騰「九頭鳳」,被認為是「太陽之精」。兩面旗幟的竿首均綴著五色雉羽做為飾物,在陽光下熒熒閃爍,詭異魑魅,妖冶邪氣,令人望而生畏。

楚威王熊商與最寵愛的華容夫人端坐在廣場西首台座的正中。台座是個夯土築成的大平臺,受山勢所限,不及半人高。左邊坐著故王后所生的太子槐、公子蘭及眷屬。右邊則是華容夫人所生的公主江羋、公子冉、公子戎幾人。再往下便是楚國的王公貴族,令尹昭陽、司馬屈匄、大夫景翠等文武大臣依官職大小分坐在兩邊。在楚國為人質的諸國公子,如齊國丞相田嬰之子田文、魏國魏惠王之子魏翰、越國太子無疆等,也是座上之賓。

楚地湖泊星羅,水網密布,天氣潮濕,群臣均是坐在矮腳的床榻上,只有在室內時才會像中原諸國那般席坐在地上。各人面前擺有銅製的長方形酒禁,上面擺滿各色酒具和食物。

案具之所以叫「酒禁」,是因為周人認為夏、商兩代滅亡的根源是由於君主嗜酒無度。有了前車之鑒,周王朝特意頒布了《酒誥》,規定:王公諸侯只有祭祀時才能飲酒,不准非禮飲酒;民眾聚飲,押解京城處死;不照禁令行事執法,同樣治以死罪。這也是中國最早的禁酒令。到春秋戰國時,禁酒令雖然跟共主周天子一樣,已然有名無實,但承置酒器的案具烙下中國第一個禁酒時代的印痕──名曰「酒禁」。
楚國地廣物博,礦產豐富,冶煉水平很高,其中失蠟法為楚國所獨有。楚威王面前的那只酒禁即是青銅器中的精品──長約六尺,寬約三尺;禁的四周裝飾有多層透雕的雲紋,玲瓏剔透,彷若天空中飄浮的朵朵白雲;雲紋下由數層粗細不同的銅梗支撐。銅梗分為三層,最內一層最粗,是骨幹梁架。中間層梗稍細,由上而下向兩側伸出後上彎,猶如古代建築上的斗拱。外層銅梗最細,呈相互獨立的捲草狀。銅梗相互盤繞,而又互不連接,多層重疊,錯落有致;酒禁的上部四周攀緣有十二條龍形怪獸,前後各四條,左右各兩條,凹腰捲尾,探首吐舌,面向酒禁中心,形成群龍騰雲駕霧、拱衛中心的畫面,靈動活潑,十分壯觀;禁的下部則是十二條虎形怪獸,兩長邊各三隻,四角及兩短邊各一隻,蹲於禁下為足,撐托著器身,看上去霸氣十足。整座酒禁構思奇特,造型奇巧,工藝精湛複雜,令人歎為觀止。

但奇怪的是,這座雲紋銅禁上擺放的豐盛酒食未動分毫。任誰都能看出來,楚威王病得相當厲害,這次能上紀山來主持雲夢之會,已很有些勉為其難。他一直枯坐在那裡,半耷拉著眼皮,處於有氣無力的混沌狀態。王宮醫師梁艾雙手提著藥箱,就站在楚王背後不遠的地方。

桑林之祭是公開祭祀儀式,在衛士的警戒圈子外,還聚集了大量趕來瞧熱鬧的普通民眾。寫出《道德經》的楚國奇人老子曾以「眾人熙熙,如享大牢,如登春台」來形容雲夢之會的盛大歡騰景象,可謂萬眾矚目。

許多人目不轉睛地觀看舞者的翩然起舞,但更多人的目光卻落在台座上的華容夫人和江羋公主身上。這對母女均有著絕世的容貌──母親三十餘歲年紀,朱顏丰韻,皎如明月;女兒十五、六歲,豆蔻年華,燦若春花。一個瑰姿豔逸,一個風流爾雅。有如此豔光四射的絕色美人在座,難怪廣場上的年輕男子爭相投來各種意味的目光。就連台座上的賓客也有不少人被美色所惑,譬如魏國質子魏翰總是有意無意地瞟向華容夫人,齊國質子田文則盯著江羋公主不放,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

楚國王室內部的危機正是因為這對母女而起。傳說楚威王愛華容夫人和江羋公主發狂,以致生了廢嫡立幼之念,有心廢掉嫡長子熊槐的太子位,改立華容夫人所生的熊冉為太子。若不是令尹昭陽等重臣堅決反對,只怕熊槐的太子位早已不保。

太子熊槐大約二十一、二歲年紀,戴著華美高大的楚冠,一身博袍絳衣愈發映襯出臉色蒼白慘淡。他的心思顯然不在精彩的《桑林之舞》上,一直刻意留意著斜對面江羋公主的一舉一動,雖然竭力掩飾著真實情感,臉上還是不自主地對這位又聰慧又美貌的異母妹妹流露出恨意來。

太子的妻妾南媚和鄭袖分坐在兩旁,二女也都算得上美人,只是比起豔驚四座的華容夫人母女要遜色不少。嫉妒是婦人的天性,意識到華容夫人和江羋公主才是全場矚目的中心時,鄭袖不由自主地地咬起了嘴唇。

湊巧這時江羋停止了與公子冉的竊竊私語,轉過頭來,有意無意地望向太子這邊。驚鴻一瞥中的她,天真而邪氣,有著不羈的美麗。只是顧盼之間淺淺一笑,嘴角微微翹起,多少帶著幾分挑釁的味道。

鄭袖忍不住附耳過去,賭氣告訴丈夫道:「太子,您瞧瞧公主那副得意的樣子,倒像是……」她刻意沒有說完下面的話,但熊槐很清楚下半句應該是:「倒像是她的弟弟公子冉已經當上太子了。」太子的臉色愈發難看,冷冷哼了一聲,不及說話,疾風驟雨般的音樂聲陡然止斜,《桑林之舞》結束了。

楚威王轉頭做了個手勢,低聲嘟囔了一句什麼,一旁的司宮靳尚便大聲宣布道:「大王有賞。」侍臣們遂捧上金銀等飾物分發給舞者,舞者們一齊上前拜謝。

魏國使臣惠施也在台座上,起身離座道:「桑林之舞如此精彩,令人讚歎。臣這次奉魏王之命出使楚國,除了要與大王修好、聯合起來對抗秦國,還有一樁大事,那就是想瞻觀楚國最著名的寶器。今日是雲夢之會,是君民同歡的大喜日子,可否請大王取出寶器,讓臣等一開眼界?」

惠施是宋國人,一直在魏國為官,很得當今魏王魏惠王的信任。他雖然沒有明指想瞻觀的寶器是什麼,然而旁人都知道那是和氏璧。天下有兩大公認的奇珍異寶──一是和氏璧,二是隨侯珠,均大有來歷。

和氏璧最初只是荊山的一塊玉石,楚國人卞和偶然發現了它,抱去獻給楚厲王。玉工鑒定後說這只是一塊普通的石頭,於是楚厲王以欺君之罪砍下了卞和的左腳。楚武王即位後,卞和再次抱著玉石來獻,又被玉工鑒定為石頭,楚武王又砍下其右腳。楚武王死後,楚文王即位。卞和抱著玉石在紀山下痛哭了三天三夜,眼淚哭乾了,眼角沁出了鮮血。

消息傳開後,楚文王很是好奇,派人去詢問原因。卞和道:「我哭並不是因為被砍去了雙腳,而是寶玉被當成了石頭,忠貞之人被當成了欺君之徒,無罪而受刑辱。」

楚文王便命玉工剖開玉石,果真取出一塊稀世璞玉,光彩射人──此璧正看為白色,側看為碧色;若置暗處,閃閃發亮;擱置案上,自卻塵埃;且冬日發暖,夏日生涼。見者無不驚歎。楚文王為紀念卞和獻璧之功,特意為玉璧取名為「和氏璧」,從此成為楚國鎮國之寶,歸存楚國王室,世接代傳,迄今已經有三百多年的歷史。

隨侯珠則是隨國的鎮國之寶。傳說隨侯出行時遇到一條受傷的大蛇,一時起了憐憫之心,取藥為蛇敷治。大蛇痊癒後,於大江中銜取夜明珠,以報隨侯救命之恩,由此得名隨侯珠,又稱靈蛇珠。此珠徑長一寸,跟和氏璧一樣,能在夜色中發光,同時照亮十二輛車子,所以又稱明月珠。

楚璧隨珍,遂成為共傳之寶。但楚國滅掉隨國後,並沒有得到隨侯珠,據說已經在城破前遺失,不知去向,成為世間一大憾事。和氏璧因而成為一枝獨秀,愈發珍貴。

不久前,昭陽出奇謀破韓國聯兵秦國攻打楚國之計,立下大功。他官任令尹,已是位極人臣,又曾因攻魏有功封上爵執珪,爵位也是最高,再無可封賞。但楚威王認為楚國國法獎懲分明,有功必賞,如果昭陽立下如此奇功尚得不到任何賞賜,怕是日後難以激勵軍民為楚國效力,反覆權衡之下,決意將和氏璧賜給昭陽。這也是和氏璧成為楚國鎮國之寶後,第一次賜給大臣,象徵著至高無上的榮譽。昭陽驚喜交加,感激涕零。楚國上下也一致稱讚楚威王不惜寶器、寧惜賢臣的胸襟和勇氣。

惠施是天下有名的辯者,也是魏國最有智謀的外交大臣,人稱惠子,心思機敏,口才出眾,他偏偏在這個時候提出要看楚國寶器和氏璧,令人不得不懷疑他是別有用意。

令尹昭陽站起身來,正要出面解釋和氏璧已歸自己收藏。莫敖屈平卻忽然站了出來,道:「使者君想看我們楚國的寶器,其實寶器近在眼前。」

惠施奇道:「噢?」微一驚愕,旋即會意過來,以為屈平指的是楚王面前的那座雲紋銅禁。當時大型青銅器也是國之重器,像雲紋銅禁這樣精美華貴的器具鑄造不易,難得一見,稱其為楚國寶器也不為過。

不料屈平話鋒一轉,道:「珠玉之類不過清玩而已,算不得什麼寶器,楚國真正的寶器是賢君賢臣。我國有大王體恤百姓,充實府庫,使全國人民豐衣足食,耕者有其田,居者有其屋,各得其所;有賢臣治理內政,制定禮節,應對諸侯,排解危難;有良將鎮守楚國門戶,整理軍務,赴湯蹈火,萬死不顧。這些都是我們楚國之寶。他們現在人都在這裡,使者君想要觀看,轉身就能一一看到。」

屈平是司馬屈匄的堂弟,雖然年紀小得多,卻因為父親屈庸是長子,所以世襲了屈氏的莫敖官職,地位反而在屈匄之上。他出生在寅年寅月寅日,夏正以建寅之月為歲首,寅年寅月寅日真正符合於「人」的生辰,大吉大利,是一個好兆頭。因為生辰與眾不同,特意取名「平」,字「原」,平即公正,象徵於天,原即原野,代表大地,以合「天開於子,地辟於醜,人生於寅」的天地人三統。

屈平自小有「神童」之稱,博覽群書,學識淵博,嫻於辭令。但他畢竟才十五歲,驀然挺身而出,對著最著名的辯者侃侃而談,口若懸河,還是讓眾人大吃了一驚。然其言辭精妙絕倫,不卑不亢,著實令人激賞。

惠施一時無言可對,然仔細思量對方之言,卻是句句在理,當即肅然起敬,歎道:「莫敖君年紀輕輕,見識高明,才氣縱橫,實在可敬可畏。惟楚有才,果真名不虛傳。」頓了頓,便直截了當地表明了用意,道,「請大王恕愚臣淺薄,其實臣之前提及的寶器,指的是貴國鎮國之寶和氏璧。魏王派臣來楚國瞻觀和氏璧,其實是要祝賀大王,因為華夏正有讖語流傳道:『得和氏璧者得天下。』」

台座上的群臣登時發出一陣驚呼聲,隨即不約而同地望向令尹昭陽,目光中各有深意。昭陽正回到座席預備重新坐下,聞言亦是心頭大震,當即跌坐在床榻上。楚威王似是也吃了一驚,挑了一下眼簾,但還是沒有吭聲。
華容夫人到底是婦人,忙追問道:「華夏當真有這種讖語麼?」惠施道:「回夫人話,千真萬確。愚臣好友宋國人莊子根據夢中神授著有《天下》一篇,內中也曾言道:『郢有天下。』」

莊子名莊周,宋國人,是楚國奇人老子道家思想的繼承者和發展者,也是當今楚王最仰慕的人。楚威王曾派兩名大夫攜帶重金前去宋國,聘請莊子來楚國任令尹。大夫懇切地道:「我國大王久聞先生賢名,欲以國事相累。深望先生欣然出山,上以為君王分憂,下以為黎民謀福。」莊子正在渦水垂釣,持竿不顧,淡然道;「我聽說楚國有隻神龜,被殺死時已三千歲了。楚王珍藏之以竹箱,覆之以錦緞,供奉在廟堂之上。請問二位大夫君,此龜是寧願死後留骨而貴,還是寧願活時在泥水中潛行曳尾呢?」大夫道:「自然是願活著在泥水中。」莊子道:「二位大夫請回吧!我也願意繼續留在泥水中曳尾而行。」以龜喻人,巧妙地拒絕了楚威王的邀請。

請莊子出山到楚國為相一直是楚威王心目中難以圓滿的夢想,忽聽得那位淡泊名利的世外高人曾有「郢有天下」的預言,在場群臣無不悚然動容。就連也楚威王也高高挑起了雙眉,枯瘦的臉上一下子有了些許表情,似是終於從渾噩的僵態中甦醒了過來。

惠施瞧在眼中,又從容續道:「各諸侯國均為此讖語而議論紛紛。聽說秦國正有意發兵攻打楚國,預備用武力奪取和氏璧。這次敝國大王派愚臣出使,一是賀喜楚國有和氏璧這等天賜吉物,二則是要提醒大王,須得加緊防範西面的秦國。」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