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秀佳人_立體書2  

清秀佳人2—艾凡里的安(新版)
Anne of Green Gables by L. M. Montgomery

露西.蒙哥瑪麗L. M. Montgomery◎原著
王筱婷◎翻譯

【類別】:西洋文學
【出版日】:西元2015年1月1日 
【規格頁數】:14.8*21公分/336頁
【ISBN】:978-986-178-340-6
【定價】:定價280元 特價169元
【適讀年齡】:無分齡

讓人永生難忘,一生必讀的經典佳作。
藉由蒙哥瑪麗清新文筆,隨著安的想像飛翔,讓思緒暢遊於風光旖旎的愛德華王子島上。

愛作夢的紅髮女孩,變成了學校老師
安在艾凡里展開全新冒險!

 

清秀佳人系列:2015年元月問世

 

1. 綠色屋頂之家的安 2. 艾凡里的安 3. 安的戀情
4. 安的幸福 5. 安的夢幻小屋 6. 安的莊園

露西‧蒙哥瑪麗風靡全世界之作,譯成八十種以上語言,暢銷超過八百萬冊的文學巨著

☆風靡千萬群眾,宮崎駿、高畑勳動畫名作「紅髮安妮」的故事
☆掀起五六年級生少女情懷潮流的熱門西洋影集「清秀佳人」(1985)原著
☆2014年日本NHK晨間劇「花子與安妮」(吉高由里子主役)鋪陳日文版譯者的幻想世界

「蒙哥瑪麗創造最甜蜜的孩童生活」--馬克吐溫

安,一個愛作夢的紅髮女孩。
因為一場陰錯陽差的誤會,她成為卡伯特兄妹的家人,讓三人獲得了充滿愛的人生!
還有一群個性分明又有趣的小鎮人們圍繞著她,溫馨的清秀佳人故事就此展開,教您再度感受生命的可愛與美好。

〈本集內容提要〉

少了馬修的綠色屋頂之家,增加了兩個小成員,成為四口之家。而那個充滿綺想的紅髮女孩,則搖身變成了艾凡里學校的老師。面對著昔日熟悉卻截然不同的種種,戰戰兢兢的安,將如何迎接第一堂課的挑戰呢?

伴著新生活展開,安和同伴們仍在艾凡里攜手冒險、一同編織夢想,但是,隨著青春歲月的流逝,大家卻也逐漸開始朝著不同的路途邁進……

【作者簡介】

露西‧蒙哥瑪麗 Lucy Maud Montgomery(L. M. Montgomery),1874-1942
蒙哥瑪麗出生於加拿大愛德華王子島的克里夫登,從小就十分擅長編說故事。十五歲那年,她的詩作成功在報上刊登發表,成年後展開教書生涯。1904年春天,一時突來的靈感激發,促使蒙哥瑪麗花費兩年時間創作出小說《綠色屋頂之家的安》(Anne of Green Gables);在不斷辛苦奔走的堅持下,1917年終獲出版社點頭出版「清秀佳人」系列書籍,漸受世人矚目,加拿大政府更將書中景點指定為國家公園。1940年蒙哥瑪麗健康狀況惡化,兩年後病逝葬於愛德華王子島上。

【目錄】

第1章 怒火沖天的鄰居
第2章 急賣與後悔
第3章 在家的哈里森
第4章 意見相左
第5章 初試啼聲
第6章 眾生百態
第7章 責任歸屬
第8章 瑪麗拉收養雙胞胎
第9章 顏色問題
第10章 德比的作弄
第11章 事實與想像
第12章 倒楣的一天
第13章 金色的野餐
第14章 避開威脅
第15章 揭開假期的序幕
第16章 如願以償
第17章 意外之章
第18章 托利街的探險
第19章 美好的一天
第20章 意外總是說來就來
第21章 親愛的拉文達小姐
第22章 遺留下的結局
第23章 拉文達的浪漫情史
第24章 活在自己國度中的預言家
第25章 艾凡里的醜聞
第26章 順其自然
第27章 在石屋的下午
第28章 王子歸回絢惑宮殿
第29章 詩與文
第30章 石屋的婚禮
延伸閱讀:愛德華王子島

【書摘】

摘錄自 第4章 意見相左
在某天的黃昏,琴‧安德羅斯、吉伯‧布萊斯還有安‧雪莉在針樅的影子裡,順著路旁的籬笆漫步在與樺樹道的相會之處,優美的針樅伸長枝椏隨著風在金橘色的天空中搖曳著。琴與安一起度過一整個下午,而現在安正陪著琴走在回家的路上。她們在籬笆那頭遇到吉伯,於是他們三人就一邊走,一邊討論著明天的事;明天就是九月的開始了,學校也將在明天開學。琴會到新橋鎮的學校教書,而吉伯則將到白沙鎮的學校任教。

「你們兩個都比我還好。」安嘆了口氣。「你們都是教一群不認識你們的孩子,而我卻必須教一群我以前的同學。林德夫人就跟我說了,我一定要板著臉才能教得動那些孩子,不然他們會不把我放在眼裡的。但我覺得,如果當一個老師要天天板著臉,那對我來說顯然太過於沉重了。」

「我倒覺得沒那麼糟,我們一定可以勝任的!」琴很輕鬆的說。

琴對於教導孩子們並沒什麼太大的願景,她只要如期地領到她應得的薪水,取得理事會的好感,然後在督學的榮譽教師報告中寫上她的名字,這樣就好了。「最主要的呢,就是讓孩子們維持秩序,而要讓他們這麼做的話,就要板著臉啦!如果那些孩子不聽話的話,那就只好處罰他們囉。」

「妳要怎麼處罰那些孩子?」

「當然是賞他們一頓教鞭啊!」

「喔!琴!妳不會的!」安驚訝的說。「琴,妳不能這麼做!」

「必要的話,我會這麼做,該打的時候還是要打。」琴說得斬釘截鐵。

「我絕對不會鞭打孩子的!」安也很堅決的說:「我不認為那是個好方法,史黛西老師從未打過我們任何一個,我們也都乖乖的聽從她的指導。反而是菲力浦老師常常打我們,我們還不是照樣不理他。如果教育學生必須用到教鞭,那我寧願不教。會有比用教鞭更好的方式去對待那些孩子的,我會試著去贏得孩子們對我的敬愛,這樣他們就會遵從我的教導了。」

「如果他們還是不聽話呢?」琴很實際的說出她的問題。

「不管怎樣我都不會體罰他們,體罰對他們絕對不會有幫助。喔,親愛的琴,不管他們做了什麼,千萬別動手打妳的學生。」

「對這件事你有什麼看法,吉伯?」琴詢問吉伯。

「妳不覺得鞭打孩子是一件殘忍蠻橫的行為嗎?」安大聲的說,連耳朵都紅了。

「這個嘛……」吉伯緩慢的說,他的心正在自己的信念與希望能符合安理想的標準中撕扯著,「妳們兩邊說的都很有道理,我相信過度的鞭打孩子並不恰當,我認為,就像妳說的,安,會有更好的方法,就像規定一樣讓他們遵從妳的教導,而體罰是要到最後無計可施的情況下才使用的手段。但從另外一個方面來思考,就像琴說的,我相信會有些頑劣的孩子,不管用什麼方法或任何人去感化他都沒用時,打他會是最有效、最直接的作法。在我的規則中,體罰是最後不得已的時候所使用的手段。」

吉伯感到相當疲憊,要成功的同時取悅這兩個各執一詞的女孩,實在是困難萬分。

琴搖搖頭。「當我的學生頑劣不聽話的時候,我就會鞭打他們,這是讓他們聽話最迅速也是最有效的方法。」

安給了吉伯失望的一瞥。

「我絕不鞭打小孩。」安重覆聲明她的堅決。「體罰並不是個正確而且必要的方式。」

「假設妳叫個男孩去做某件事,他不要,而且還向妳頂嘴,妳會怎麼做?」琴問。

「在下課後我會把他留下來,用嚴肅但是和藹的態度去開導他們。」安繼續說:「妳可在每個人的身上發現他的長處,這就是當老師該有的職責,去發掘他並且啟發他。

「那就是皇后學院管理部的教授說過的,妳知道的,妳以為用教鞭去鞭打他們就可以發現他們的長處嗎?雷妮教授說過:『以長遠的眼光看來,正確的感化他們也比教會他們讀書、寫字、算數還來得重要。』」

「但教學督察只審查妳有沒有把讀書、寫字還有算數教好,如果孩子沒有達到他們要的標準,妳就沒辦法得到一份好報告了。」琴反駁。

「我希望我的學生在離校之後還敬愛我,會回來看我,這比得到榮譽紀錄還要來得有助益。」

「當孩子們的品行不端的時候,妳也不打算處罰他們嗎?」吉伯問。

「不是的!雖然我知道我討厭這麼做,但我還是會處罰他們,你可以在休息的時候把他留下來,或是在課堂上罰站,或是罰他抄寫之類的。」

「我想妳應該不會為了懲罰女孩子,而讓她去坐在男孩子旁邊吧?」琴狡猾的說。

吉伯與安互相對望,尷尬的笑了一下。曾經有一次,安被處罰必須和吉伯坐在一起,那一次讓安感到十分傷心與不平。

「那麼,我們就等時間來證明哪一種方法會是最好的。」在分手之際,琴有如哲學家般地說了這句話。

安順著樺樹道緩步走回綠色屋頂之家,樹蔭搖曳著,葉子與枝椏間傳來沙沙的聲響,空氣中瀰漫著蕨類植物的清新香氣,她穿過紫丁花谷,還有柳樹湖畔。樅樹下,光影相互擁吻交錯,安繼續往下走過戀人小徑,這些都是在很久很久以前安跟黛安娜一起取的名字,她慢慢的一步一步享受在森林、田野,還有在夢幻的夏日黃昏裡,嚴肅的想著明天開始的新任務。正當安回到綠色屋頂之家的院子時,林德夫人那堅定的大嗓門正從廚房越過敞開的窗戶傳來。

「林德夫人一定是為了明天的事來向我建議加油的。」安想到這兒,不由得扮了扮鬼臉,「要我進去是不可能了,只要想到林德夫人的勸告就像老婆婆的裹腳布一樣又臭又長,真是讓人卻步三分,我想……不如就到哈里森先生家吧,跟他聊個天也不錯!」

自從乳牛事件之後,安去哈里森家拜訪也不是第一次了,她常在傍晚的時候去找他,之後他們兩個就成了好朋友。不過,安有時也不太能夠忍受哈里森先生的直言直語。生薑也一直用著懷疑的眼神盯著安,並用嘲笑她「紅毛小妮子」的態度跟她打招呼。

哈里森先生試著想把生薑的這個壞習慣改掉,所以每次看見安來找他時就跳起來說:「哦!天啊!那漂亮的小女孩又再一次的造訪我們了!」或是其他類似的稱讚文句講給生薑聽。生薑不但看穿了哈里森的陰謀,還十分的瞧不起哈里森。安永遠都不知道哈里森在她背地裡說了多少好話給生薑聽,而且他從不在安的面前稱讚安,更不用說是讓她知道了。

「嗯,我猜想妳在回來的森林裡一定已經準備好明天要用的藤條了吧!」哈里森先生對著步上陽台階梯的安問候著。

「不,怎麼會?」安生氣的說道。她是個絕佳的開玩笑對象,因為安對事情總是太過嚴肅。「我在學校絕對不會使用鞭子的,哈里森先生。當然,我還是會需要一個可以用來指黑板的藤條,但那也僅止於拿來指示物品而已。」

「所以妳的意思是說要用鞭子囉?好吧,我不清楚妳想用什麼打他們,但妳是對的,用藤條打才痛那麼一下子而已,用鞭子打的話,會痛的比較久是真的。」

「我是不會用那些東西的,我不會打我的學生!」安堅持地說。

「我的天呀!」哈里森先生大大的嚇了一跳,「那妳要怎麼管妳那群學生呀?」

「我會用我的愛去感化他們,哈里森先生。」

「那是不可能的!」哈里森先生說:「千萬別這樣做呀安。『放棄教鞭,就是寵壞孩子!』當我是個孩子的時候,我的老師每天都會定時鞭打我,就算我沒有犯錯,他們也一樣認為我企圖想造反。」

「但現在已經跟您那時的上課方式不同了,哈里森先生。」

「可是人的本性還是一樣的啦!記住我的話,如果妳不時常鞭打他們,妳就無法管得動他們。這才是最可行的。」

「嗯,但我想先用我的方法試試。」安非常堅持她自己的信念,而且有耐心去實現。

「妳真是頑固呀!」哈里森先生妥協著說:「好吧!好吧!我們等著看吧,當妳有天脾氣來的時候——像妳這種有紅頭髮的人更容易生起氣來,妳就會忘記妳那美好的小堅持,然後賞他們一頓排頭的。妳太年輕、太小孩子氣了,教書對妳來說還太遙遠。」

總之言而,安那晚帶著沉重的心情躺在床上,幾乎整晚都無法入睡。隔天,安臉色蒼白的吃著早餐,瑪麗拉被她的臉色嚇到,弄了碗薑茶直要她喝,安無法想像薑茶對她會有什麼實質上的幫助,但安還是默默的喝了它。如果薑茶能帶給她神奇的成長效果,讓她可以再多個幾歲,擁有更多的經驗,再多的薑茶她也甘之如飴。

「瑪麗拉,萬一我失敗了怎麼辦?」

「妳不會失敗的,今天才剛開始,更何況還有明天、後天、大後天,日子會一天一天來臨。」瑪麗拉說道:「妳的困擾是因為妳想一次把孩子們都教好,也想一次就把他們的缺點全都糾正,而且如果妳做不到,當然妳會覺得妳會失敗。」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