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爾德2_立體書封2    

王爾德短篇小說集II(中英雙語版)
Selected Works of Oscar Wilde

王爾德 Oscar Wilde◎原著
陳筱宛◎翻譯

【類別】:英國文學/世界文學名著
【出版日】:西元2015年1月1日
【規格/頁數】:14.8*21公分/200頁
【定價】:定價220元

【ISBN】:978-986-178-336-9
【適讀年齡】:無分齡

愛爾蘭文學的代表‧唯美主義的奉行者
永遠的十九世紀英國文化偶像

溫馨的、蒼涼的、俏皮的、迷信的各種人間樣態,
組成了微懸疑、微驚悚微曖昧體質的故事集

華文世界最罕見的王爾德5短篇至美收藏!

本書獻上王爾德的5則短篇故事,並以中英對照方式呈現,
讓讀者讀好看故事的同時,還可增進自我英文閱讀能力──

世界級讚譽
※美國媒體女強人歐普拉「經典文學讀書俱樂部」,盛譽其為「史上最重要的10位愛爾蘭作家」之一(與作家喬伊斯、格列佛,詩人葉慈,劇作家貝克特齊名)
※十九世紀末英國唯美派代表作家,集詩人、小說家、劇作家、說故事高手、美學主義者於一身

【作者簡介】 
王爾德(Oscar Wilde, 1854年~1900年)
出生於愛爾蘭都柏林的詩人、劇作家、小說家,是英國19試劑唯美主義代表人物。

王爾德出身良好,父親是知名的眼科醫生(晚年更是受封為爵士),母親是詩人兼社會運動人士,從小,他的心靈與生活便優渥而深富思考。王爾德畢生提倡「為藝術而藝術」,將唯美主義與現實主義兩種看似極端的思想,以獨特觀點冶於一爐,充滿華麗的戲謔,由此深深撼擊人心。王爾德曾赴美巡迴演講,獲熱烈迴響,然一場同性戀控告案卻將他如日中天的聲譽事業毀於一旦。被判入獄的同時,王爾德宣告破產,並於出獄後流亡至法國,抑鬱而終。

他留於世的主要作品有《不可兒戲》《格雷的畫像》《理想夫婿》,尚有詩集、短篇故事、散文、評論等等。

譯者簡介
陳筱宛
英國倫敦大學教育研究院比較教育碩士。
曾任職出版社,現為專職譯者。譯有《簡愛》(合譯)、《共病時代》、《管理金律你不是不懂,而是用錯了》等書。譯稿賜教:penguin.gentoo@gmail.com


目錄

1 謎樣女子的祕密 The Sphinx Without a Secret

2 坎特維爾大宅之鬼 The Canterville Ghost

3 好樣百萬富翁 The Model Millionaire

4 亞瑟勛爵的罪行 Lord Arthur Savile’s Crime

5 W. .先生的畫像 The Portrait of Mr. W. H.


書摘
謎樣女子的祕密The Sphinx Without a Secret(摘錄)

一天下午,我坐在和平咖啡館外頭,觀察著巴黎人生活的奢華與寒酸;啜飲著苦艾酒,我對眼前這番驕傲與貧窮共存的奇特景象感到詫異。這時,聽見有人喊我名字,轉身,看見了莫奇森勛爵。

我倆從大學畢業後就再也沒見過面,而那已是將近十年前的事了;我很開心能再次遇見他,我們熱情地握手寒暄。當年在牛津,我們是很要好的朋友,我非常喜歡他,他人長得帥,個性開朗活潑,是個值得尊敬的人。我們一票朋友總調侃地說,要不是這個人總是堅持說實話,他肯定是最棒的朋友了;不過,我想實情是,我們都因他的坦率而更加欽佩他。

但隨即我發現他變了許多,他看起來焦躁不安、滿心困惑,似乎懷疑著什麼事。我想,那跟時髦的懷疑論無關,因為莫奇森是最最堅定的保守黨黨員,對摩西五經亦如對上議院那般忠貞不移;因此,我斷定事情肯定跟女人有關,便問他結婚了沒。

「我對女人不夠了解。」他答道。

「我親愛的傑瑞德,」我說,「女人是用來愛,不是用來理解的。」

「我沒辦法去愛一個無法信任的對象。」他回答。

「傑瑞德,我想你一定是遇上什麼謎團了,」我驚嘆道,「說給我聽聽。」

「我們去兜兜風吧,」他答道,「這裡人太多了。不,別搭黃色的馬車,選個別的顏色——那裡,那輛墨綠色的不錯。」不一會兒,我們的馬車便快步走下大街,朝瑪德蓮大教堂的方向前進。

「咱們要上哪兒去?」我問道。

「噢,你喜歡上哪兒就上哪兒!」他回答,「去森林附近的那間餐廳吧。我們可以在那裡用餐,然後聊聊你的近況。」

「可是我想先聽聽你的故事,」我說,「把那件讓你困擾的事告訴我吧。」

他從口袋裡取出一只附有銀色搭釦的摩洛哥皮革小盒,遞給了我。打開盒子,我看見裡頭有張女子的照片──女子高挑纖瘦,一雙迷濛的大眼和一頭奔放的秀髮顯得格外引人注目;她全身裹著厚重的皮草,看起來像個能預知未來的人。

「你對這張臉有何看法?」他說,「它誠實嗎?」

我仔細端詳著照片,感覺這張臉的主人心中藏有祕密,卻說不上來那祕密是好或壞。這張臉的美是一種由許多神祕感塑造出來的美,這種美是種心理上的感覺,而非外表上的;此外,那抹輕輕略過唇角、似有若無的笑,則含蓄得不像真正的溫柔。

「怎麼樣,」他耐不住性子追問道,「你認為呢?」

「她是穿著貂皮大衣的蒙娜麗莎,」我回答,「先讓我多了解了解她吧。」

「晚一點好了,」他說,「等吃完晚飯後。」接著,他便開始談論起其他的事。

等到侍者為我們送上咖啡和香菸後,我提醒傑瑞德他承諾過的事。傑瑞德從椅子站起身,在房裡來來回回走了兩三趟,最後在一張扶手椅坐下,告訴我底下的故事──

「有天傍晚,大約五點鐘左右,我走在龐德街頭。街上發生了一起很嚴重的馬車相撞事故,整個交通幾乎因此癱瘓。有輛小型黃色單頭馬車停在人行道旁,不知怎地引起了我的注意。當經過那輛馬車時,我發現從裡往外張望的,正是下午我給你看的那張照片的臉。我立刻為之神魂顛倒。那一夜,還有隔天,我一直想著那張臉。我在那條可恨的巷道徘徊,仔細地查看每輛馬車,等待那輛黃色馬車再次出現,卻偏偏找不到我那美麗的陌生人,最後甚至開始認為她只是一場夢罷了。

「大約一個星期後,我和拉斯泰爾夫人共進晚餐。原訂八點開飯,可是到了八點半,我們仍在客廳等候其他賓客。最後,僕役推開門,通報艾洛伊女士到了──她,就是我尋尋覓覓的女子。艾洛伊女士緩緩步了進來,看起來像一道披著灰色薄紗的月光,而且最開心的是,主人要我護送她入座。待我們坐定,我隨口攀談著:『艾洛伊女士,前幾天我好像在龐德街看見妳了。』她面上霎時血色盡失,低聲向我說道:『請求您別大聲嚷嚷,您說的話全被人聽見了。』我氣自己為何起了個這麼糟的開場白,便趕緊草草轉入法國戲劇的話題。她的話不多,總是以悅耳的聲音低語,彷彿怕有人聽見似的。我不顧一切、胡裡胡塗地墜入了愛河──全身上下籠罩著難言神祕感的她,激起了我最熾熱的好奇心。

「吃完晚飯不久,她便匆匆地離去;臨走前,我問能否登門拜訪,她遲疑片刻,環顧四周,確定附近沒人後才說:『好,明天下午四點三刻。』而後我纏著拉斯泰爾夫人打聽艾洛伊女士的事,卻僅得知孀居的她住在公園巷的一幢漂亮屋子,以至於當在場某個科學迷開始發表『寡婦是婚姻關係中最適者生存的典範』云云爾長篇大論時,我便起身告辭回家。

「第二天,我準時抵達公園巷,男管家卻說艾洛伊女士剛剛出了門。我悶悶不樂地前往俱樂部,心中滿是困惑;幾經思量,寫了封信問她是否允許我擇日再訪?等了好幾天,什麼回音也無,最後終於收到一封短箋,她說自己週日下午四點會在家,末了還附帶特別注明──『請別再寄信到此地。詳情容後面告。』

「週日,我見到了她,當天的她迷人得無懈可擊。可是正當準備離開之際,她請求著,假如我還會寫信給她,請把信寄到格林街的惠塔克書房,由克諾斯太太轉交,她說:『我無法在自己家裡收信,我有苦衷。』

「這一季,我常常與她會面,而那種神祕的氣氛從未離開過她身旁。有時,我認為她是受到某個男人的控制,但是她看起來如此難以親近,我實在很難相信這個念頭是真的。我實在很難做出任何結論,因為她就像博物館展示的那些奇怪結晶體,這一刻清澈透明,下一刻又煙霧迷濛。最後我決心開口向她求婚:我受夠了每次造訪,還有幾次寫信給她,都要不斷故弄玄虛、吊人胃口。我捎信到惠塔克書房,問她下週一六點能否見我。她說好,我歡天喜地,開心極了。當時我心想,那種神祕感除外,我對她一片痴心;而今我明白,一片痴心乃是神祕感造成的結果。不,不對,我愛的是那女子本身。那些神祕莫測讓我好生困擾,快把我逼瘋了。為什麼命運要這樣玩弄我呢?」

創作者介紹

好讀出版部落格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