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幻巴士-立體書封  

夢幻巴士The Great Divorce by C. S. Lewis

奇幻文學「納尼亞傳奇」創造者
C.S.路易斯◎原著
高子梅◎翻譯

【類別】:西洋文學
【出版日】:西元2015年3月1日
【開本/頁數】:14.8*21公分/152頁
定價】200元

【ISBN】:978-986-178-346-8
【適讀年齡】:無分齡

地獄的大門是由內鎖上的,
我們若執意保有地獄,必定見不到天堂。

C.S.路易斯的天堂與地獄

發現自己身在地獄,等待著搭上駛往天堂的巴士。
想留在天堂的人,將可留在天堂。而天堂究竟是何模樣?
這是一趟奇妙的旅程,同時也是個可遇不可求的機會,
開啟了在善與惡、恩典與審判之間的奇特冥想。

知名作家暨實踐大學應用外語系講座教授 陳超明 專文推薦

世界奇幻文學大師C.S.路易斯展──魔鬼天使vs.魔法納尼亞

「假若機智和智慧、風格和學識是通過那扇珠白色大門的必要條件,那麼路易斯先生會是天使之一。」——《紐約客》(The New Yorker)

「對於半信半疑的人,對於想成為基督徒、卻又發現自己才智不足的好人來說,路易斯是最完美的說服者。」——《紐約時報書評》(New York Times Book Review)

「路易斯或許比二十世紀的其他作家,更能迫使他的傾聽者和讀者接受自己在哲理上的假設。」——《洛杉磯時報》(Los Angeles Times)

【搶先預告】:C.S.路易斯:與天使魔鬼對話第二彈!!~~4/1嘲諷登場
《地獄來鴻》The Screwtape Letters ~~ 來自魔鬼的書信 ~~

【自序】

布雷克(William Blake)曾寫過天堂與地獄的結合,而我之所以寫它們的離異,不是因為我認為自己的天分足以媲美那位曠世天才,也不是因為我對他書裡傳達的意義有十足的把握。而是因為就某種層面來說,試圖結合天堂與地獄的這種想法屢見不鮮,而這些人相信 :「真實」從來不會給我們一個「非此即彼」且一定得面對的選擇,只要有技術、耐心,以及(最重要的)充裕的時間,總會找到辦法兩者兼得,然後再靠一些進化、調整或改進,便能多少轉惡為善,毋須完全摒棄我們想要保有的東西。但我認為這種信念是錯的,可能招致災難。你不可能在任何旅行中都隨身攜帶所有行李,有的旅程會要求你把右手和右眼連同其他東西一塊丟棄。在我們住的世界裡,道路並非全由同一個圓的中心輻射出來,只要一直往前走,終會越來越近,最後在圓心碰頭——反而是在每條道路上走了幾英里之後便會分岔成兩條路,每一條岔路又會再分岔,而每次分岔的時候,你都得作出抉擇。即便從生物層面來看,生命也絕對不像一條河流,而是像一棵樹:它不會匯流合一,反而會不斷開枝散葉。生物的成長越趨於完美,便分離得越遠。善在成熟的過程中,不僅和惡越來越歧異,也和其他的善越來越不一樣。

我不認為選錯道路的人都會被毀滅;但他們的得救必須靠走回正途。以前種種都可以改正,只是一定得回過頭,找到那個錯誤,再從那個點重新開始,別再「繼續錯下去」。惡可以被毀滅,但不能「進化」成善。時間治癒不了它。要解開這個符咒,得慢慢地「倒念咒語,生出斬斷之力」,否則別無他法。它仍然是一個「非此即彼」且必須面對的選擇。我們若執意保有地獄(甚或塵世),必定見不到天堂:我們若是接受天堂,那麼就連地獄裡最微不足道和最私密的紀念品都不能擁有。我確信,凡是去到天堂的人都會發現他曾捨棄的(即使是挖掉自己的右眼)其實並未失去;就算是他過去最鬼迷心竅的東西,也會出乎意料之外地在「天上國度」等候他。從這角度來看,那些在旅程上已經走完全程的人(只有他們才有資格)說「善即是一切,天堂無處不在」,才是可信的。然在道路另一個盡頭的我們,千萬別冀望那種回溯過往的景象,否則可能會死抱著不實又不幸的對話與幻想,以為一切都是善,到處是天堂。

但你會問那麼塵世呢?我認為沒有人知道塵世其實是個很獨特的地方。我相信如果你捨天堂而選塵世,就會發現塵世自始至終都是地獄的一部分。但若置塵世於天堂之後,則它一開始就是天堂的一部分。

關於這本小書,還有另外兩點得說明。

首先,我必須感謝一位我已經忘了大名的作家。幾年前,我在一本色彩鮮豔,他們稱之為《科學小說》(Scientifiction)的美國雜誌裡讀到他的作品。我筆下描述天堂裡的萬物無法彎曲和折斷的特性,靈感就是來自於他,不過當時他是為了另一個更精妙的目的才發揮出這樣的想像力。在他寫的故事裡,主人翁回到了過去,發現雨滴可以像子彈一樣穿透他,三明治硬到無人咬得動——原因在於過去的一切都無法被改變。我把這點子套用在永恆的事物上,雖然原創不足,但(希望)一樣適用。如果那篇故事的作者讀到這段文字,希望他能接受我的謝忱。

其次,我懇求讀者記住這只是一篇幻想文。裡面當然(或者說是我刻意表現)有其寓意。但所有超自然的內容描述純屬想像性假設,絕非是在臆測或推想我們以後可能遭遇的事。

最後,我希望這本書能喚起大家對死後世界的真正好奇。

作者簡介
C.S.路易斯
(Clive Staples Lewis, 慣稱 C. S. Lewis, 1898 - 1963)
1898年出生於北愛爾蘭,堪稱二十世紀最具影響力的奇幻文學作家之一,以千萬讀者神迷的「納尼亞傳奇」(The Chronicles of Narnia)系列作品享譽全球,尤獲得英國兒童文學最高榮譽卡尼基文學獎之肯定;與《魔戒》作者托爾金交往密切,互相討論創作想法,兩人同為「墨林」(The Inklings)作家俱樂部成員。

路易斯於牛津大學深造且開始教授英國文學,1954年被劍橋大學推選為「中世紀及文藝復興時期英國文學」講座教授,此教職持續至退休為止。由於童年在家上學的特殊際遇,使他格外沉迷童話、神話和古老傳說,成為他創作的靈感來源,擅用寓言成分和諷諭手法,帶入幾分神學內涵。

其著名作品尚包括《來自寂靜的星球》(Out of the Silent Planet)、《四種愛》(The Four Loves)、《地獄來鴻》(The Screwtape Letters)和《返璞歸真》(Mere Christianity),另有許多膾炙人口的神學及中世紀文學相關論著。

譯者簡介
高子梅
東吳大學英文系畢,曾任華威葛瑞廣告公司AE及智威湯遜廣告公司業務經理和總監,現為專職譯者。譯過《心靈雞湯――純真年代》、《心靈雞湯――護士的關懷》、《上帝的異想世界》和好讀出版的《869天的腦瘤日記》、《曼斯菲爾德莊園》等書。

書摘
那群堅實的人越走越近,我注意到他們的行動秩序井然,步履堅定,彷彿已在我們這群模糊的幽靈裡各自鎖定了要找的對象。我自言自語:「場面應該很感人吧,也許我不應該待在這裡看熱鬧。」於是藉口探險,悄悄溜走。

巨大的杉木林就在我右方,狀似吸引人,於是我走了進去,結果發現步履艱難。對我那雙薄弱的腳來說,地上的草堅比金剛鑽,宛如走在皺折密布的岩地上,痛苦程度就像跟安徒生童話裡的美人魚姑娘走在陸地上一樣。一隻小鳥從我面前掠過。我真嫉妒牠。牠屬於這地方,像地上的草一樣真實,能折彎草梗,濺起露珠。

忿忿不平的老闆和已成聖徒的殺人犯
先前我口中的那位大塊頭幾乎也立刻跟在我後面,但更名符其實的稱法應該是「大塊頭幽靈」。一個通身光亮的靈追在他後方,朝他喊道:「你不認識我了嗎?」我忍不住回頭看。那位堅實的靈穿著長袍,青春永駐的臉上溢著歡樂的表情,令我看了都想手舞足蹈。

「唉,我真是倒了八輩子的楣,」大塊頭幽靈開口:「我不相信,打死我也不相信。連恩,你也曉得這太沒道理了。可憐的傑克要怎麼辦?你看起來過得挺快活的,但我必須說,可憐的傑克怎麼辦?」

「他在這裡,」對方回應:「如果你留下來,很快會見到他。」

「可是以前是你殺了他。」

「的確是我殺的,不過現在都沒事了。」

「沒事?我看是你才沒事吧?那可憐的傢伙怎麼辦?他還屍骨未寒呢。」

「可是他現在已經不是那樣了。我不是告訴過你了嗎?你很快會見到他。他要我問候你。」

大塊頭幽靈說:「我想知道的是,你在這裡做什麼?你,一個冷血凶手,竟然活得這麼逍遙,而我……這些年來,卻徘徊在下界那幾條街上,住在像豬圈一樣的地方。」

「一開始是有點難理解,不過現在一切都過去了。你馬上會喜歡這裡,到時你就不用煩心這一切了。」

「不用煩心?你不覺得慚愧嗎?」

「不覺得啊,不過不是你想的那個意思。我的眼裡不會再只看到自己。我的心中已經無我。那場凶殺案過後,我不得不如此。這是我殺了人之後的後果,也是後來一切的開端。」

「就我個人的見解呢……」大塊頭幽靈的語氣分明言不由衷,「就我個人來看,我認為你跟我應該對調。這是我個人的看法。」

對方說:「如果你不再執著,有可能成真。」

「你看看我,」幽靈拍拍胸脯說道(但沒有任何聲響):「我這輩子行得正、坐得直。我的意思並不是說我篤信宗教,也不是說我從不犯錯,那是不可能的。不過至少我這輩子做的事情都對得起自己的良心,你懂嗎?我絕不負人,我就是這樣的人。我從不奢求非我該得的東西。如果我要喝酒,我掏錢自己買。如果我領人家薪水,我一定敬業完工,你懂嗎?我生前就是這樣的人,也不在乎別人懂不懂。」

「最好別再講以前的事了。」

「誰在講啊?我不是跟你吵,我只是告訴你我以前是什麼樣的人。我別無所求,只要求還我一個公道。你可能以為自己現在這副打扮,就有資格把我踩在腳底下——以前你在我手下工作的時候,可不是穿這樣——,而我現在只是個可憐蟲。但是我跟你一樣一定要得到我應得的權利,懂嗎?」

「哦,不,沒像你說的那麼糟。我沒有得到我應得的權利,否則我也來不了這裡。你也不會得到你應得的權利,你會得到更美好的東西,千萬別害怕。」

「這就是我說的。我沒得到我應得的權利。我總是盡心竭力,從沒做錯過什麼。所以我不明白為什麼我的境遇竟然比不上一個像你這樣的嗜血凶手。」

「誰曉得你將來的境遇是什麼呢?你只要保持心情的愉快,跟我來就是了。」

「你為什麼一直跟我辯?我只是在告訴你『我是什麼樣的人』,我只要求我應得的權利,不求任何人該死的施捨。」

「那就求吧,立刻求吧,求寶血的憐憫。這裡的一切都只給尋求的人,用錢是買不到的。」

「那這裡還真是挺合你的胃口。如果他們決定讓一個嗜血的凶手進來這裡,只因為他在最後一刻苦苦哀求,那他們可得小心了。不過我不覺得我可以跟你一樣,你懂嗎?我何苦呢?我又不需要別人憐憫。我是正派人士,而且照我應得的權利來看,我早就該在這裡了。你大可告訴他們這是我說的。」

對方搖搖頭,說:「你這樣絕對行不通,你的雙腳不夠堅實到足以踩在我們的草地上。還沒開始爬山,你就筋疲力竭了。更何況你也曉得你說的不盡然是真的。」他說道,眼裡閃耀著快樂的光芒。

「什麼不是真的?」幽靈面露慍色問道。

「你以前並不正派,也沒有盡心竭力。我們沒有一個人是真的正派,也沒有任何一個人是真的盡心竭力。不過沒關係,主會保守你。沒必要再追究以前的一切。」

「你說什麼?」幽靈倒抽口氣,「你,竟然有臉說我不夠正派?」

「當然。你一定要我重頭說起嗎?那我就先從一件事開始說起吧。殺害老傑克不算是我做過最罪不可赦的事——那只是一瞬間的事,而且我犯案的那一刻,已經快氣瘋了。倒是多年來,我在心裡早就蓄意殺害你多次。夜裡我睡不著,就會開始想要是我有機會的話,我要怎麼對付你。所以現在我才會被派我來這裡找你,請求你的原諒,只要你有需要,隨時做你的僕人,做多久都行,只要你滿意就好。我是罪大惡極,但在你手下工作的人也都有同樣感受。你知道你從來不讓我們有好日子過。你也不讓你老婆有好日子過,你對你的小孩也一樣。」

「小子,你少管閒事,」幽靈啟口道:「這不關你的事,懂嗎?你真放肆,竟然敢管起我的私事。」

「這裡沒有私事可言。」對方回話。

「那我就再告訴你一件事,」幽靈說:「你可以走了,我不需要你。我也許是個可憐蟲,但我絕對不跟殺人凶手交朋友,更不想聽他的教訓。我讓你還有你那些同夥日子不好過,是嗎?我告訴你,如果能再回到從前,我一定要教你見識一下什麼叫做真正的苦力。」

「現在就可以讓我見識啊。」對方笑聲朗朗地說:「上山這一路上會很有趣,但也很耗力氣。」

「你該不會以為我要跟你去吧?」

「別拒絕。你不可能自己走到那裡,我是被派來接你的。」

「原來這是你們的伎倆,對吧?」幽靈喊道,雖然表面忿忿不平,但我總覺得他的語調裡有某種程度的洋洋得意。對方正在懇求他,而他可以拒絕,這對他來說像是站上了某種優勢。「我本來還以為是什麼無聊的鬼話,原來你們都是一個圈子裡的人,該死的全都一鼻孔出氣。你告訴他們,我不去,懂嗎?我寧願被詛咒也不跟你去。我來這裡是要拿回我應得的權利,你懂嗎?不是哭哭啼啼地跟在你後面等人憐憫施捨。要是了不起到沒有你隨行在旁,他們就不要我,那我回家去。」就某種意義而言,能語帶威脅對他來說堪稱是件樂事。「我就是要這麼做,」他重複道:「我要回家了。我不是來這裡搖尾乞憐的。我要回家,我就是要這麼做。你們這群該死的……」最後,他匆匆離開,一路上仍在嘟噥抱怨,只是當他小心翼翼地踏過尖銳的草地時,仍不免被刺得偶爾嗚嗚哀鳴。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