吶喊_封面.jpg

魯迅經典小說集

【收錄阿Q正傳等14篇小說】

 魯迅◎著

【類別】:中國文學;經典小說

【出版日】:西元2016年3月15日 

【開本/頁數/定價】:14.8*21公分/200頁/定價220元/單色印刷

【ISBN】:978-986-178-379-6

【適讀年齡】:無分齡

 

★中國現代文學奠基者──魯迅

★奠定魯迅世界文壇地位的小說集《吶喊》

★《亞洲週刊》票選《吶喊》為二十世紀中文小說一百強首位。

 

「阿Q」、「吃人的社會」、「路是人走出來的」等魯迅小說中首創的詞句,已經成為現代人常用語。

《吶喊》一書收錄〈阿Q正傳〉、〈狂人日記〉、〈孔乙己〉等14篇至今仍深具影響力的小說,其小說人物早已成為現代的慣用語,是不容錯過的魯迅經典小說合集。

 

「我卻以為真實的魯迅並不是神,也不是狗,而是個人,有文學天才的人。」──陳獨秀

「20世紀亞洲最偉大作家。」──日本文學家大江健三郎評價魯迅

「魯迅是(中國)20世紀無人可及也無法逾越的作家。」──德國漢學家顧彬(Wolfgang Kubin

「如問中國自有新文學運動以來,誰最偉大?誰最能代表這個時代?我將毫不躊躇地回答:是魯迅。魯迅的小說,比之中國幾千年來所有這方面的傑作,更高一步。」──郁達夫

 

「我在年青時候也曾經做過許多夢,後來大半忘卻了,但自己也並不以為可惜。所謂回憶著,雖說可以使人歡欣,有時也不免使人寂寞,使精神的絲縷還牽著已逝的寂寞的時光,又有什麼意味呢,而我偏苦於不能全忘卻,這不能全忘的一部分,到現在便成了《吶喊》的來由。」──魯迅《吶喊》自序

 

本書塑造了許多經典人物與場景:

  • 〈阿Q正傳〉裡的「阿Q」從代表一個人的名詞轉變成形容大多數中國人的形容詞,這篇短篇小說也已成為世界級的名著。
  • 〈孔乙己〉中,「孔乙己」猥瑣的德行和讀過一點書的高傲氣,也成為當代知識分子的一個模型,使人因以為誡。
  • 〈狂人日記〉中的主人公雖然是一個患有迫害狂恐懼症的「狂人」,但其實要借狂人之口來揭露幾千年來封建禮教吃人的本質。

此外〈頭髮的故事〉和〈風波〉都悲哀的嘲諷了革命的意義對多數百姓來說不過是一場辮子有無之爭;另外也有如〈鴨的喜劇〉般的輕鬆作品。

 

∥作者簡介∥

鲁迅(1881~1936)

中國浙江紹興人,原名周樟壽,後改名周樹人,字豫山,後改豫才,魯迅是他1918年發表《狂人日記》時所用的筆名,也是他影響最為廣泛的筆名。

魯迅是中國現代文學的奠基人。作品題材廣泛,形式多樣靈活,風格鮮明獨特。他創作的作品包括小說、雜文、散文、詩歌等。作品有《魯迅全集》二十卷一千餘萬字。其作品常被選入國中小課程教材,對中國的語言和文學有著深遠的影響。被譽為二十世紀最具影響性的中文作家。

 

∥目錄∥

01自序/02狂人日記/03孔乙己/04藥/05明天

06一件小事/07頭髮的故事/08風波/09故鄉/10阿Q正傳

11端午節/12白光/13兔和貓/14鴨的喜劇/15社戲

 

∥書籍購買∥

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08640

晨星網路書店 http://www.morningstar.com.tw/bookcomment-2.aspx?BOKNO=1010086

 

∥書摘∥

阿Q正傳

第二章 優勝記略

阿Q不獨是姓名籍貫有些渺茫,連他先前的「行狀」也渺茫。因為未莊的人們之於阿Q,只要他幫忙,只拿他玩笑,從來沒有留心他的「行狀」的。而阿Q自己也不說,獨有和別人口角的時候,間或瞪著眼睛道:

「我先前——比你闊的多啦!你算是什麼東西!」

阿Q沒有家,住在未莊的土穀祠裡;也沒有固定的職業,只給人家做短工,割麥便割麥,舂米便舂米,撐船便撐船。工作略長久時,他也或住在臨時主人的家裡,但一完就走了。所以,人們忙碌的時候,也還記起阿Q來,然而記起的是做工,並不是「行狀」;一閒空,連阿Q都早忘卻,更不必說「行狀」了。只是有一回,有一個老頭子頌揚說:「阿Q真能做!」這時阿Q赤著膊,懶洋洋的瘦伶仃的正在他面前,別人也摸不著這話是真心還是譏笑,然而阿Q很喜歡。

阿Q又很自尊,所有未莊的居民,全不在他眼神裡,甚而至於對於兩位「文童」也有以為不值一笑的神情。夫文童者,將來恐怕要變秀才者也;趙太爺錢太爺大受居民的尊敬,除有錢之外,就因為都是文童的爹爹,而阿Q在精神上獨不表格外的崇奉,他想:我的兒子會闊得多啦!加以進了幾回城,阿Q自然更自負,然而他又很鄙薄城裡人,譬如用三尺三寸寬的木板做成的凳子,未莊人叫「長凳」,他也叫「長凳」,城裡人卻叫「條凳」,他想:這是錯的,可笑!油煎大頭魚,未莊都加上半寸長的蔥葉,城裡卻加上切細的蔥絲,他想:這也是錯的,可笑!然而未莊人真是不見世面的可笑的鄉下人呵,他們沒有見過城裡的煎魚!

阿Q「先前闊」,見識高,而且「真能做」,本來幾乎是一個「完人」了,但可惜他體質上還有一些缺點。最惱人的是在他頭皮上,頗有幾處不知於何時的癩瘡疤。這雖然也在他身上,而看阿Q的意思,倒也似乎以為不足貴的,因為他諱說「癩」以及一切近於「賴」的音,後來推而廣之,「光」也諱,「亮」也諱,再後來,連「燈」「燭」都諱了。一犯諱,不問有心與無心,阿Q便全疤通紅的發起怒來,估量了對手,口訥的他便罵,氣力小的他便打;然而不知怎麼一回事,總還是阿Q吃虧的時候多。於是他漸漸的變換了方針,大抵改為怒目而視了。

誰知道阿Q採用怒目主義之後,未莊的閒人們便愈喜歡玩笑他。一見面,他們便假作吃驚的說:

「噲,亮起來了。」

阿Q照例的發了怒,他怒目而視了。

「原來有保險燈在這裡!」他們並不怕。

阿Q沒有法,只得另外想出報復的話來:

「你還不配……」這時候,又彷彿在他頭上的是一種高尚的光容的癩頭瘡,並非平常的癩頭瘡了;但上文說過,阿Q是有見識的,他立刻知道和「犯忌」有點抵觸,便不再往底下說。

閒人還不完,只撩他,於是終而至於打。阿Q在形式上打敗了,被人揪住黃辮子,在壁上碰了四五個響頭,閒人這才心滿意足的得勝的走了,阿Q站了一刻,心裡想,「我總算被兒子打了,現在的世界真不像樣……」於是也心滿意足的得勝的走了。

阿Q想在心裡的,後來每每說出口來,所以凡是和阿Q玩笑的人們,幾乎全知道他有這一種精神上的勝利法,此後每逢揪住他黃辮子的時候,人就先一著對他說:

「阿Q,這不是兒子打老子,是人打畜生。自己說:人打畜生!」

阿Q兩隻手都捏住了自己的辮根,歪著頭,說道:

「打蟲豸,好不好?我是蟲豸——還不放麽?」

但雖然是蟲豸,閒人也並不放,仍舊在這就近什麼地方給他碰了五六個響頭,這才心滿意足的得勝的走了,他以為阿Q這回可遭了瘟。然而不到十秒鐘,阿Q也心滿意足的得勝的走了,他覺得他是第一個能夠自輕自賤的人,除了「自輕自賤」不算外,餘下的就是「第一個」。狀元不也是「第一個」麽?「你算是什麼東西」呢!?

阿Q以如是等等妙法克服怨敵之後,便愉快的跑到酒店裡喝幾碗酒,又和別人調笑一通,口角一通,又得了勝,愉快的回到土穀祠,放倒頭睡著了。假使有錢,他便去押牌寶,一堆人蹲在地面上,阿Q即汗流滿面的夾在這中間,聲音他最響:

「青龍四百!」

「咳~~開~~啦!」樁家9揭開盒子蓋,也是汗流滿面的唱。「天門啦~~角回啦~~!人和穿堂空在那裡啦~~!阿Q的銅錢拿過來~~!」

「穿堂一百——一百五十!」

阿Q的錢便在這樣的歌吟之下,漸漸的輸入別個汗流滿面的人物的腰間。他終於只好擠出堆外,站在後面看,替別人著急,一直到散場,然後戀戀的回到土穀祠,第二天,腫著眼睛去工作。

但真所謂「塞翁失馬安知非福」罷,阿Q不幸而贏了一回,他倒幾乎失敗了。

這是未莊賽神的晚上。這晚上照例有一臺戲,戲臺左近,也照例有許多的賭攤。做戲的鑼鼓,在阿Q耳朵裡彷彿在十里之外;他只聽得樁家的歌唱了。他贏而

又贏,銅錢變成角洋,角洋變成大洋,大洋又成了疊。他興高采烈得非常:

「天門兩塊!」

他不知道誰和誰為什麼打起架來了。罵聲打聲腳步聲,昏頭昏腦的一大陣,他才爬起來,賭攤不見了,人們也不見了,身上有幾處很似乎有些痛,似乎也挨了幾拳幾腳似的,幾個人詫異的對他看。他如有所失的走進土穀祠,定一定神,知道他的一堆洋錢不見了。趕賽會的賭攤多不是本村人,還到那裡去尋根柢呢?

很白很亮的一堆洋錢!而且是他的——現在不見了!說是算被兒子拿去了罷,總還是忽忽不樂;說自己是蟲豸罷,也還是忽忽不樂:他這回才有些感到失敗的苦痛了。

但他立刻轉敗為勝了。他擎起右手,用力的在自己臉上連打了兩個嘴巴,熱剌剌的有些痛;打完之後,便心平氣和起來,似乎打的是自己,被打的是別一個自己,不久也就彷彿是自己打了別個一般,——雖然還有些熱剌剌,——心滿意足的得勝的躺下了。

他睡著了。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