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志摩詩選封面+書條.jpg

徐志摩詩選  施佳瑩◎編寫

【類別】:中國文學;詩

【出版日】:西元2016年4月15日 

【開本/頁數/定價】:14.8*21公分/264頁/定價250元/單色印刷

【ISBN】:978-986-178-384-0

【適讀年齡】:無分齡

 

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

 

無法想像沒有徐志摩的世界.....

文字是詩,生活是詩,愛情也是詩,

每首詩都是美麗的故事,每一句都成為傳頌的經典。

一同進入徐志摩構築的浪漫詩夢。

 

徐善增先生(徐志摩長孫)專文推薦!

 

以詩歌串起徐志摩生命經歷的紙上紀錄片──

本書是著名詩人徐志摩的詩歌選集,邀請曾協助徐志摩之孫徐善增先生撰寫徐志摩傳的施佳瑩女士編寫。

本書編選四十首詩歌作品,用最新的研究與最貼近徐志摩本人的角度對每首詩詳加導讀、註解,讓讀者更為全面地瞭解、品讀徐志摩的詩作與其創作背景,透過詩了解徐志摩的一生。

 

0423徐志摩詩選_誠品活動文宣.jpg

 

 

作者簡介 

徐志摩(1897~1931)

二十世紀初中國新月派現代詩人及散文家,以浪漫主義風格創作,成就現代文學史崇高地位,並於華語通俗文化中創造無遠弗屆影響力。著有詩集《志摩的詩》、《翡冷翠的一夜》、《猛虎集》和《雲遊》,散文集《落葉》、《巴黎的鱗爪》、《自剖》和《秋》,日記《愛眉小札》、《志摩日記》。

 

施佳瑩 編寫

國立政治大學中文系碩士,美國西雅圖華盛頓大學東亞系博士,研究領域為中國現代文學。著有《個人旅行:西雅圖》。

 

目錄 

徐志摩小傳

01草上的露珠兒 02康橋西野暮色 03康橋再會吧 04笑解煩惱—送幼儀 05哀曼殊斐兒 06石虎胡同七號 07月下雷峰影片 08常州天寧寺聞禮懺聲 09去罷 10沙揚娜拉─贈日本女郎 11毒藥 12白旗 13嬰兒 14我有一個戀愛 15為要尋一個明星 16無題 17雪花的快樂 18這是一個懦怯的世界 19別擰我,疼 20春的投生 21西伯利亞道中憶西湖秋雪庵蘆色作歌 22翡冷翠的一夜 23我來揚子江邊買一把蓮蓬 24這年頭活著不易 25三月十二深夜大沽口外 26白鬚的海老兒 27半夜深巷琵琶 28偶然 29拏回吧,勞駕,先生 30秋蟲 31西窗 32哈代 33我不知道風是在哪一個方向吹 34生活 35在不知名的道旁 36再別康橋 37我等候你 38黃鸝 39殘破 40雲遊

 

書籍購買  4/15正式上市!

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12191

晨星網路書店 http://www.morningstar.com.tw/bookcomment-2.aspx?BOKNO=1010088

 

推薦序

 徐善增先生(徐志摩長孫)專文推薦

*推薦原文為英文,下為中譯

 

我要恭喜施佳瑩出版了這本《徐志摩詩選》。值得一提的是,我的祖父徐志摩的第一部作品全集《徐志摩全集》,就是在我的祖母張幼儀與父親徐積鍇的協助下,由蔣復璁與梁實秋主編,於一九六九年由台北傳記文學出版社出版的。這套全集的出版,建立起徐家與台灣的關係。因此,我非常高興佳瑩的書讓徐家與台灣的關係持續下去,這層關係以後甚至可能會更加活躍。

 

在佳瑩編寫的這部詩選集中,她慎而重之地挑選了能代表我祖父詩歌之美的作品,並記錄他期待世人所知的故事,與他希望傳達的人生哲學。

 

我的家人與我都十分肯定佳瑩在選擇祖父作品時的用心,從這些作品中所反映的,不只是一個詩人的形象,也是一個會哭、會笑、也深深愛過的一個人的形象。我衷心期盼這本書能促使台灣讀者,繼續喜愛我祖父最為重要的作品,並且了解他更為真實的一面。

向各位讀者致上最誠摯的問候

徐善增

 

 自序(節錄)

透過詩歌認識徐志摩    

本書編寫/施佳瑩

 

我和徐志摩作品的關係,原來也和大家一樣,只是個單純的讀者。不過到了二○一四年,我在西雅圖華盛頓大學拿到東亞系博士學位,正收拾行囊,準備回台之際,華大東亞系圖書館館長沈志佳的一個邀約,開啟了我和徐志摩作品更為密切的聯繫,也種下了編輯徐志摩詩選的因緣。在我的指導教授韓倚松(John Christopher Hamm)先生的引薦下,沈館長問我願不願意幫助徐善增先生,也就是徐志摩的長孫,收集關於他正在以英文撰寫的祖父徐志摩傳的資料,並協助他翻譯工作?能為徐志摩的後人工作,是很榮幸的事情,我當下一口就答應了。當時的我,人生之路茫然不知何往,惶恐於立業之不成,得此機緣,是上天給我的一點安慰還是試探?我無從探詢答案,只能盡力把事情做好,以求無愧。

 

好讀出版的鄧茵茵總編輯得知我目前正從事的工作,便邀我編輯一本新的徐志摩詩選。在人人低頭閱讀手機的今天,她希望這本詩選能讓讀者樂於暫離觸碰式面板,享受翻閱書本的樂趣。茵茵的發想十分新穎。然而,今天再談徐志摩,彷彿談一個相識已久的老友。在市面上已有許多徐志摩詩集的情況下,怎樣讓讀者從我對徐志摩的介紹以及選詩之中,對徐志摩及其詩作,有不同感受,進而對詩歌增添更多的喜愛?這是我的挑戰。

 

別以為徐志摩和我們距離遙遠。徐志摩是台灣通俗文化的泉源。一九九九年轟動一時的連續劇《人間四月天》,不就是由出身台灣的編劇王蕙玲,將徐志摩代表的「浪漫主義一代」(李歐梵教授語)精神,淋漓盡致的表現嗎?想當年,《人間四月天》在公視頻道首播時,我也曾每天晚上八點一到,就坐在電視前等著林憶蓮〈飛的理由〉響起。羅大佑、蔡琴、張清芳、張雨生,還有林宥嘉,都譜唱過徐志摩的〈再別康橋〉、〈偶然〉、〈歌〉和〈渺小〉等詩。透過這些歌曲的傳頌,許多人即使不能背上整首,也能記得其中幾句。至今,徐志摩仍然是台灣流行歌曲的繆思。女子演唱團體S‧H‧E在二○○七年的全新歌曲〈再別康橋〉,以此歌懷想徐志摩與劍橋的因緣與愛情。二○一五年,陳永龍與野火樂集創作歌曲〈沒有徐志摩〉,歌名說是沒有徐志摩,歌詞處處徐志摩,恨不能比徐志摩浪漫,又愛徐志摩為這個動盪不安的時代,留下關於愛情的永恆詩句與傳奇。沒有徐志摩的世界,無法想像。

這本選集選擇徐志摩的四十首詩加以賞析。徐志摩的散文亦自成風格,但是,徐志摩讓無數學子因他而開始接觸現代詩,值得我們深入了解他詩歌的魔力所在。徐志摩對現代詩形式上做了多種嘗試,還從格律與形式的重視,試圖建立屬於白話新詩的節奏感,在定義詩的現代性上佔有一席之地,稱得上是一九二○年代中國先鋒詩人。但是漢語詩歌一進入現代時期,就已然小眾,(相關討論見奚密著,宋炳輝譯:《現代漢詩:一九一七年以來的理論與實踐》)徐志摩作為小眾文類的先鋒作家,卻能為他的作品創造無遠弗屆的影響力,這一點,恐怕許多現代詩人膛乎其後。

 

我將這本詩選定調為「以詩歌串起生命經歷的紙上紀錄片」。徐志摩的許多首詩都已為人所熟知,但它們如何與徐志摩的生命聯繫起來,讓我們透過詩理解徐志摩的一生,是這本詩選想要呈現給讀者的。其實,徐志摩在一九二一年之前並不寫詩,但正是在這段期間,他愛上林徽因,與張幼儀離婚。以後的十年裡,徐志摩就邁向了為愛與詩而生的傳奇人生。他與陸小曼開始了轟轟烈烈的愛情,寫詩、翻譯的同時,他陪同印度詩人、一九一三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泰戈爾(Rabindranath Tagore,一八六一—一九四一年)訪華(一九二四年),編輯北平《晨報》副刊(一九二五—一九二六年),與胡適(一八九一—一九六二年)、梁實秋、聞一多、潘光旦(一八九九—一九六七年)、葉公超(一九○四—一九八一年)等人在上海開設新月書店,創立《新月》雜誌(一九二八—一九三一年),這份雜誌後來成為自由主義者園地,與左翼作家之間展開論戰。一九三一年又創立了《詩刊》雜誌,成為中國現代詩歌史上的重量級刊物。因此,他的詩歌穿透他一生中最為重要的時期。透過詩歌所認識的徐志摩,正是你我心中所熟知的那個朋友與偉大的詩人。

 

 書摘

沙揚娜拉——贈日本女郎

 

最是那一低頭的溫柔,
    像一朵水蓮花不勝涼風的嬌羞,

 

道一聲珍重,道一聲珍重,
    那一聲珍重裏有蜜甜的憂愁——
        沙揚娜拉!

 

一九二四年五月,徐志摩隨著印度詩人泰戈爾訪日,訪日期間作有長詩〈沙揚娜拉十八首〉初收於一九二五年版的《志摩的詩》,在一九二八年版《志摩的詩》,這十八首詩被刪到只剩這一首〈沙揚娜拉〉,題獻給日本女郎。「沙揚娜拉」即日文的「再會」,也就是今日我們所用的「莎喲娜啦」。

 

在一九二八年再次出版的《志摩的詩》中,詩人做了非常大幅度的刪改。第一版原有五十五首詩,第二版只剩下四十首。梁錫華曾經對徐志摩刪詩作過研究。他指出,有些詩是被刪是因為文言氣息太重(如〈康橋再會吧〉),有些則是因為後人無從得知的因素,導致「以後在詩人眼中變為面目可憎之物而遭受『極刑』」。然而〈沙揚娜拉十八首〉只剩一首,還有一首〈留別日本〉(作於一九二四年七月)也被刪掉,卻殊不可解。梁錫華的看法是,這兩首讚美日本的詩,在中日局勢逐漸緊張之際,將容易使徐志摩被冠上「漢奸」之名,以至於徐志摩大刀闊斧地將這兩首詩砍掉(1)。

 

日本帶給徐志摩的是極美好的印象。徐志摩訪日的前一年(一九二三年)九月一日,日本遭逢芮氏規模高達七點九級的關東大地震。徐志摩到達日本時,遭受毀滅性打擊的東京與橫濱,正在逐步復原之中。他在一九二四年秋天於北京師範大學的演講內容編輯成為散文〈落葉〉(2),在這篇文章當中,他對於日本人堅強地重建家園的決心表示欽佩。而在〈留別日本〉中,面對日本島民「依舊保持着往古的風尚/在樸素的鄉間想見古社會的雅馴、清潔、壯曠」,他慚愧中國如今「痿痹」、「懵懂」,「更無從辨認——當初華族的優美、從容!」

 

因此,當他告別這個「優美的扶桑」之國(〈留別日本〉語),說道「沙揚娜拉」時,他滿懷著依依不捨。他想起美麗的日本女郎最最溫柔的時候,是她低頭的時候。那不勝嬌羞的模樣,如同一朵不勝涼風的水蓮花,在水中纖弱地搖曳著。前兩句將日本女郎溫柔嬌羞,盡寫於水蓮花的姿態之中,成為後世不斷傳頌的佳句。詩人喜愛日本女郎,愛令人感到甜蜜,而這份甜蜜即將要因為離別而蒙上陰影,因此他「道一聲珍重」,再「道一聲珍重」,而「那一聲珍重」,包含著詩人對於她的無限憐愛。「沙揚娜拉!」是詩人說的,還是女郎說的,已經分不清了,然而也已經不重要了,詩人對這位不知名日本女郎的深情款款,都在這首詩之中。

  1. 梁錫華:〈徐志摩第一冊詩集的初版及其他〉。
  2. 落葉刊於一九二四年十二月一日出版之《晨報六周年紀念增刊》,收於一九二六年北新書局出版之散文集《落葉》)。

 

 

 

, , , , , , , , , ,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