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喚詩選.jpg

 楊喚詩選    廖彥博◎主編

【類別】:詩集;台灣文學

【出版日】:西元2016年8月1日 

【開本/頁數/定價】:14.8*21公分/192頁/定價220元/單色印刷

【ISBN/CIP/條碼】:978-986-178-394-9

【適讀年齡】:無分齡 

 

熟悉的〈夏夜〉,難忘的〈小螞蟻〉、〈家〉,一起走進楊喚的詩作世界。

 

詩,是不凋的花朵,

但,必須植根於生活的土壤裡;

詩,是一隻能言鳥,

要能唱出永遠活在人們心裡的聲音。──楊喚〈詩〉

 

篇篇經典,難以忘懷的永恆詩作

楊喚的詩──

半世紀以來,楊喚的童詩已經滋潤了好幾代的孩子,其詩作如〈小螞蟻〉、〈小蝸牛〉、〈春天來了〉、〈家〉、〈夏夜〉等都被編入學校課本,是台灣學子印象最深刻的課文,至今仍是課堂必備的讀物教材。

本書對楊喚詳加導讀介紹,並挑選七十六首最能體現楊喚生活、想望的詩作,讓讀者更為全面地瞭解楊喚其人其詩,讀懂楊喚詩裡的意涵及其寫作的背景。並搭配符合詩作之插圖,使詩中的情境能具體呈現。

 

「當街燈亮起來向村莊道過晚安,夏天的夜 就輕輕地來了。……撒了滿天的珍珠和一枚又大 又亮的銀幣。」──楊喚《夏夜》

 

「貓頭鷹長年地戴著一副大眼鏡,……到晚上一點也不想睡覺」──楊喚《森林的詩》

 

「可是我很快樂, 我也很驕傲。我願意幫助你們的媽媽辛苦的洗衣裳,我更願意跟著你們快活的吹泡泡。來,讓我們做一個好朋友吧!」

──楊喚《肥皂之歌》

 

「緊接著是龍眼先生們來翻筋斗,一起一落的劈拍響;西瓜和甘蔗可真滑稽,一隊胖來一隊瘦,怪模怪樣的演雙簧。」──楊喚《水果們的晚會》

 

//新書分享會//

8/06(六) 14:30-15:30 @ 淡水有河book    

講/廖彥博 (《楊喚詩選》主編)

活動資訊參考 http://goo.gl/dFYv8v

 

0806_有河book_楊喚詩選活動文宣.jpg

 

//作者簡介//

楊喚

楊喚(1930~1954),本名楊森,遼寧興城人,一九四八年來台,曾用「白鬱」、「金馬」、「楊喚」等筆名,發表詩篇多首,廣受矚目。一九五四年三月七日因車禍在台北市西門町平交道上罹難,震驚文學界。他的新詩天才橫溢,展現極高的藝術水準;他的兒童詩作更是開啟時代先河,影響台灣兒童文學甚深。

 

編者簡介

廖彥博

台北人,歷史系畢業。和楊喚一樣是處女座,和楊喚不一樣的是早已過了「白色小馬般的年齡」。寫過詩,也出過《夢境速寫》、《故事之牆》等詩集。

詩人以一顆溫柔悲憫的心腸,化作一顆顆光輝飽滿的珍珠。這些珍珠,就是他的童詩。

 

內頁插圖繪製

三娃

曾任飯店美工,從平面到立體作品無數。目前專職插畫工作,跨足繪本、書籍雜誌插圖規劃,風格偏向奇幻浪漫,篤信繪畫是創意飛翔的天地!

內頁插畫作品:《圖解台灣民俗》、《一本就懂台灣史》、《新月集》、《漂鳥集》、《先知》、《一本就懂日本史》。

三娃創意商品:http://www.geelook.com/Yalingkuo

 

//購書來這// 

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23054

晨星網路書店 https://www.morningstar.com.tw/BookInfo.aspx?BookNo=1010092

 

//導讀 (節錄)//

 

二、童年

 

小時候,

在哭聲裡長大,

讓我的日子永遠蒼白憂鬱。—〈小時候〉

 

一九三○年(民國十九年)九月七日,詩人楊喚生於遼寧省興城縣菊花島上的一個小農村裡。

 

他出生的地點、時間還有家庭,都可以看作是動亂時代這一闕悲歌裡,幾個哀沉的音符。位於遼東灣的菊花島,原名覺華島(二○○九年又改回前名「覺華島」),由主島和三座小島組成,總面積十三點五平方公里。島上的地勢南高北低,春夏時候,原野上遍地盛開菊花。冬天非常寒冷,暗沉的天色與灰色的大海連成一片,海面結了厚重的冰,甚至可以行駛車馬。三百年以前,這裡是明朝遼西邊城寧遠的屯糧處。大明天啟六年(一六二六)的隆冬,後金可汗努爾哈赤帶著六萬滿洲八旗大軍南侵,一路勢如破竹,攻到寧遠城下,明軍守將袁崇煥以葡萄牙大砲憑城堅守,努爾哈赤久攻不下,八旗勁旅損失慘重,不得已只好退兵。努爾哈赤勞師動眾卻踢到鐵板,面子掛不住,於是轉而攻打覺華島。當時氣候嚴寒,海面結成厚冰,在島上駐守的數千名廣東水師,掘開一道長達十五里的冰溝,企圖阻擋後金騎兵的衝擊。史書上說,來自南方的水師弟兄們連日構築工事,在缺乏器械的情況下徒手挖冰,「兵皆墮指」。最後,這支水師還是抵擋不住八旗鐵騎,全部戰死。

 

覺華島是這樣一個充滿鉛雲般沉重歷史的地方,就像是整個東北命運的縮影。一九三一年九月十八日夜,日本關東軍進攻瀋陽,發動「九一八事變」,不久後奪占整個東北。當時,楊喚才剛滿周歲,瀋陽北大營的槍聲大作,預告了東北人長達十四年動亂流離、骨肉分離歲月的開始。

 

如果楊喚出生的家庭故事是一首歌曲,那也是一段沉重悲哀的旋律。楊喚還是嬰兒時,母親早逝。媽媽留下的唯一象徵,是一條俄國毯子。這條毯子,楊喚終身帶在身邊,至死沒有放開。父親不久後續弦,而後母對他的待遇,「和一般想不開的繼母是沒有兩樣的」,冷淡有之,呵斥有之,使喚也有之,就是沒有關愛,就是沒有照顧(葉泥,〈楊喚的生平〉)。父親為了生計東奔西走,飽受挫折後酗酒澆愁;楊喚的童年,就是一株夾縫裡自生自滅的小草,在瑟縮和罵聲、哭泣裡度過,他曾經這樣描述孩提時的自己:

從小就是個可憐的小東西。那在北風裡唱著「小白菜呀,遍地黃」的,那挨打受罵、以痛苦作食糧,被眼淚餵養大的小東西。

 

因為這樣,楊喚養成孤僻害羞的性格。在人群裡,他隱身在角落,希望自己不被看見;和別人相比,他覺得自形殘穢,也許根本就不值得讓人關愛。童年時有一次,楊喚到好友劉騷、劉妍兄妹在開原(今遼寧鐵嶺市)的家裡作客,劉家母親很是疼憐他,在一張僅存的紀念相片後背,他題寫:

我將難以忘記:她的母親曾怎樣的愛我。那時候,我是怎樣的一個骯髒、傻氣、怕羞的可憐的孩子呀!

 

就這樣,這個「骯髒、傻氣、怕羞」的可憐孩子,無奈地在亂世裡流離浮沉。東北在一九三二年成為日本扶植下的「滿洲國」,實際上等於日本的殖民地。楊喚在日制小學、農校(興城初農)畜牧科裡讀了幾年書,滿腔不情願的學著日本人灌輸的知識與意識形態,卻也因此而學會了日文。日後他在台灣,曾經以筆名發表過翻譯自日文的作品,就是在這時種下的因緣。

 

一九四五年八月九日,蘇聯對日宣戰,紅軍大舉攻入東北。八月十四日,日本無條件投降,滿洲國也隨之冰消瓦解,東北光復。可是,東北局勢並沒有隨著抗戰的勝利而好轉,國共內戰的滾滾硝煙,很快又在松遼平原上點燃起來。隨著情勢一天天的惡化,戰火的威脅逐漸逼近,風聲鶴唳,人心惶惶。一九四七年六月,楊喚從學校畢業,父親也在這時過世,家計的負擔和局面的危險,讓他決心離開寒冬將至的東北。於是,趁著二伯父楊楓回鄉的機會,他跟著伯父離開從小生長的故鄉,辭別青梅竹馬的小女友劉妍,先到天津,再到青島。一九四八年中,他又離開伯父家,來到廈門,輾轉渡過海峽,抵達台灣。自此,他再也沒有故鄉的消息,也永遠失去劉妍的音訊。

 

那個時候,他只不過是個十八歲的少年。

 

//目錄//

【導讀】將坎坷經歷化為一顆顆的文學珍珠──楊喚的人與詩

 

第一部  楊喚童詩選集

下雨了
小蝸牛
小螞蟻 
小蟋蟀
小蜘蛛

肥皂之歌
七彩的虹
眼睛
美麗島 
快上學去吧
小紙船
給你寫一封信
毛毛是個好孩子
森林的詩
童話裡的王國
春天在哪兒呀?

水果們的晚會
夏夜
感謝——致安徒生

 

第二部  新詩選集

小時候
垂滅的星
醒來

二十四歲
懷劉妍
給阿品
給林郊
贈禮——給穆熹和他的珠子
朗誦給康稔聽
笛和琴——給艾晴
鄉愁
高粱啊
扇子
懷念
我喝得爛醉——給愛我的朋友們
鑰匙
失眠夜
小樓

花與果實
號角.火把.投槍——給詩人李莎
檳榔樹
椰子樹
童話
八月的斷想
短章(一)
短章(二)
島上夜
我歌唱
載重

快修好你的犁耙
愛的乳汁

春的告誡

雨中吟
詩 
詩人
詩簡
黃昏——詩的噴泉之一
路——詩的噴泉之二
期待——詩的噴泉之一
雲——詩的噴泉之四
夏季——詩的噴泉之五
鳥——詩的噴泉之六
日記——詩的噴泉之七
獵——詩的噴泉之八
告白——詩的噴泉之九
淚——詩的噴泉之十
我是忙碌的
零下四十度
風景(未完稿)
 

 

 

, , , , , , ,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swen2001
  • 也希望自己可以一句一句說出心深處的聲音,
    深植在懂我的人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