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澤賢治1_立體書封.jpg

 宮澤賢治短篇小說集Ⅰ

【收錄要求特別多的餐廳等17篇短篇小說】

宮澤賢治◎著  陳嫻若◎譯

【類別】:日本文學

【出版日】:西元2016年12月15日

【開本/頁數/定價】:14.8*21公分/248頁/定價280元

【ISBN】: 978-986-178-404-5

【適讀年齡】:無分齡 

 

日本國民作家 宮澤賢治 短篇小說集

 

依日本新編宮澤賢治作品集完整新譯

 

宮澤賢治生前唯一出版過的短篇小說集《要求特別多的餐廳》,並增加收錄格外受人喜愛讚賞的〈貓的事務所〉、〈歐茨貝爾與象〉、〈富蘭頓農校的豬〉等8篇短篇故事。

「我的這些故事,全都是在山林、野地或是鐵路沿線,從彩虹和月光那兒採集來的。其實,獨自經過柏樹林的藍色黃昏,或是打著寒顫站在十一月的山風中時,我總是會油然生出這種感懷。我只是把這些栩栩如生的事物照實寫下來而已。……我真心盼望,這些小故事中能有幾則,最後成為您通透心靈的糧食就好了。」

──宮澤賢治自序

專文導讀推薦

游珮芸 (國立台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所長)

「宮澤賢治這本童話故事集,十分適合帶著旅行般的心情閱覽。只要翻開書頁,一下子便可以遠離塵囂,進入另一個世界。」

 

 日本國民作家宮澤賢治

1924年,宮澤賢治自費出版《要求特別多的餐廳》短篇集,裡頭收錄了9篇充滿幻想、詩意的奇幻故事,其中〈橡實與山貓〉一篇出版後,戰後隨即成為日本國民小學的課本教材。宮澤賢治的作品此後就常出現於日本學校的課本中,廣受日本大眾歡迎與閱讀。

 

新譯完整版 + 增錄8篇短篇傑作

除了依據日本最新修訂版《要求特別多的餐廳》完整新譯外,另還增加收錄宮澤賢治另外8篇短篇故事。包括〈土地神與狐狸〉、〈滑床山的熊〉、〈黃色番茄〉、〈瑪麗瓦隆與少女〉、〈歐茨貝爾與象〉、〈貓的事務所〉、〈雁童子〉、〈富蘭頓農校的豬〉。讓讀者一次大飽眼福,走進宮澤賢治的奇幻世界。 

 

//作者簡介//

宮澤賢治(Miyazawa Kenji,1896~1932)

日本昭和時代早期的詩人、童話作家。短短37年的歲月裡創作出許多令人驚豔的文學作品,其字句充滿節奏韻律,讀來生動深具吸引力。其作品也成為日本學生必讀教材,被視為日本國民作家。主要作品有《要求特別多的餐廳》、《銀河鐵道之夜》、《風又三郎》等。

 

//譯者簡介//

陳嫻若

日文系畢業。從事編輯、翻譯工作多年,目前專職日文翻譯。喜歡閱讀文學,也樂於探究各領域的知識,永遠在翻譯中學習。

 

//目錄//

導讀 跟著宮澤賢治去旅行/國立台東大學兒童文學所所長 游珮芸 

宮澤賢治自序/橡實與山貓/狼森、笊森和盜森/要求特別多的餐廳/烏鴉的北斗七星/水仙月的四日/山怪的四月/柏樹林之夜/月夜的電線杆/鹿之舞的起源/土地神與狐狸/滑床山的熊/黃色番茄/瑪麗瓦隆與少女/歐茨貝爾與象/貓的事務所/雁童子/富蘭頓農校的豬

 

//購書來這//

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37595

金石堂網路書店 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kmcode=2018611481253

 

//書摘//

〈要求特別多的餐廳〉

 

兩個年輕的紳士,打扮成英國軍人的模樣,扛著亮晃晃的步槍,牽著兩隻大如白熊的獵狗,走在深山小路上,一邊聊著這樣的話題。

「這座山裡可真奇怪,連一隻鳥、一頭獸都沒有,真想好好放個幾槍啊。」

「要能對準鹿的黃肚皮,射個兩三槍,再看著牠轉個幾圈,倒地不起,那該有多,過癮啊。」

他們所在的地方山深路遠,連領路的專業獵人都迷失了方向,不知走到哪裡去了。

而且因為山中情勢太險惡,兩隻大如白熊的獵狗不久即頭暈目眩,叫了幾聲後便口吐白沫的死了。

「說實話,我損失了兩千四百元。」一名紳士試著翻開狗的眼皮說道。

「我損失了兩千八百元。」另一人忿忿不平的歪著脖子說。

第一名紳士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目光炯炯的看著另一名紳士的臉說:

「我想該回去了。」

「也好,我有點冷,肚子也餓了,正有打算回家。」

「那麼,我們就在這兒掉頭吧。回程時,在昨天下榻的旅店,花個十元買隻山鳥回去就行了。」

「兔子也不錯呀。反正結果都是一樣的嘛。那我們走吧。」

可是,問題來了。他們完全摸不清方向,不知該往哪兒走才能回去。

風呼呼的吹起,草兒窸窸窣窣,樹葉颯颯作響,樹木轟隆大鳴。

「肚子真餓了,從剛才開始,我的側腰就痛得受不了。」

「我也是,真不想再走下去了。」

「我也不想走路啦。啊,真頭痛,好想吃點東西啊。」

「好想吃啊。」

兩位紳士在發出簌簌聲的芒草中,說了這樣的話。

此時,無意間回頭一看,出現了一家氣派的洋房建築。

而且,玄關上掛著一個招牌寫道:

 

RESTAURANT

西餐廳

WILDCAT HOUSE

山貓軒

 

「吾友,說巧還真巧。這裡不正開了一家餐廳嗎?我們進去吧。」

「咦,真稀奇啊,餐廳會開在這種荒郊野外。但是,至少能隨便填點肚子吧。」

「當然可以啦。招牌上不就這麼寫著嗎?」

「我們快進去吧,我已經快餓昏了。」

兩人站在玄關前,玄關是用瀨戶窯燒的白磚砌成,高雅堂皇。

而且大門是鑲了玻璃的雙扇門,上面用燙金字體寫道:

 

歡迎所有人光臨,身分不拘,無需客氣。

 

兩站在門前大喜過望的說:

「你看看這裡寫的,這世界果然處處有溫暖啊,雖然今天一整天處處碰壁,但在這裡卻能遇到這麼幸運的事,這兒雖然是餐廳,卻可以免費享用啊。」

「看起來似乎可以白吃一頓了。這兒寫的『無需客氣』,應該就是這個意思。」

兩人推開門,走進屋裡,面前是一條走廊。玻璃門的背面用燙金字體這麼寫道:

 

特別歡迎肥胖和年輕的貴客。

 

兩人看到特別歡迎幾個字,更是欣喜無比。

「老友,我們是店裡特別歡迎的客人呢。」

「我們倆正好兩者兼是啊。」

朝著走廊走了一會兒,來到一扇漆成水藍色的門前。

「這房子真奇怪,為什麼要有這麼多扇門呢?」

「這裡走的是俄羅斯風格。寒帶地方和山區都是這麼做的。」

兩人正想打開那扇門時,上面的黃色字體這麼寫道:

 

本店是一家要求特別多的餐廳,敬請包涵。

 

「開在這麼深山裡,生意卻好像很不錯呢。」

「可以想見吧。你看,就算是東京的大餐廳,也很少開在大馬路上。」

兩人一邊說著,推開了門。而門的後面又寫道:

 

因為本餐廳訂單很多,敬請多多忍耐。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啊。」一個紳士皺起眉說道。

「嗯,一定是點單太多了,忙不過來,向我們道歉的意思吧。」

「應該是吧,真想早點進到餐廳裡啊。」

「而且也很想到桌前坐下啊。」

不過,令人心煩的是,又來了另一道門。而且門邊掛著一面鏡子,鏡子下方放了一隻長柄刷。

門上用紅字寫著:

 

尊貴的客人,請在這裡將頭髮梳理整齊,並且將鞋上的泥巴刷掉。

 

「這說得十分合理。我剛才在玄關時,還因為開在山裡就小看它了呢。」

「這是家講究禮節的店。一定經常有不少高官名仕前來用餐。」

於是兩人在門前,把頭髮梳理好,又將鞋上的泥巴刷乾淨。

接下來到底是怎麼回事呢?就在他們把刷子放在板上,那刷子突然變得透明,然後消失不見。一陣風呼呼的灌進屋裡。

兩人吃了一驚,彼此相倚著,嘎的一聲打開門,進到下一個房間。兩人心想,若不快點吃到暖呼呼的食物,增添精力的話,就會有大麻煩了。

門的後面,又寫著奇怪的文句。

 

請將獵槍和子彈放在這裡。

 

定睛一看,旁邊有座黑色的櫃台。

「有道理,扛著獵槍,怎麼吃飯呢。」

「不,我想一定有大人物在裡面吧。」

兩人卸下獵槍,解開皮帶,然後放在台子上。

又是一道黑色的門。

「敬請將帽子、外套和鞋子脫下來。」

「怎麼樣?脫不脫?」

「沒辦法,脫吧。裡面肯定有很偉大的客人在。」

兩人把帽子和外套掛在鉤子上,又脫了鞋,吧嗒吧嗒的走進門裡。

門的背面寫道:

 

領帶夾、袖扣、眼鏡、錢包、其他金屬物品,尤其是尖銳的東西,請都放在此處。

 

門邊放著堅固的黑色保險庫,門上掛著鑰匙敞開著。

「哈哈,看來某些菜需要用到電呢。它一定是指金屬物品有危險性,尤其是尖銳的東西更危險吧。」

「我想也是。這麼看來,結帳之後應該是在這裡付錢吧。」

「似乎是這樣。」

「我想一定是的。」

兩人脫下眼鏡,摘掉袖扣,全部放進保險庫,然後關起來上了鎖。

再走一會兒,又來到另一扇門。門前擺了一個玻璃壺。門上這麼寫道:

 

請將壺裡的乳油塗滿臉部和手腳。

 

打量了一下,壺中裝的的確是牛奶的乳油。

「為什麼叫我們塗乳油呢?」

「我看哪,這是因為戶外非常寒冷吧。室內卻很溫暖,為了預防我們走進屋裡,皮膚龜裂,所以才要塗的。看來,屋裡真的有位高權重的人。說不定我們會在這種地方,和貴族們隔桌而坐呢。」

兩人把壺裡的乳油塗在臉上、塗在手上,然後又脫下襪子,塗在腳上。不過,壺裡還剩了不少,所以兩人各自裝著在塗臉的樣子,實際上卻偷偷把它吃下肚。

然後,兩人火速打開門,門後面寫道:

 

塗好乳油了嗎?耳朵上也塗了嗎?

 

這兒也放了一壺小小的乳油。

「對了對了,我還沒有塗耳朵呢。差一點我的耳朵就會出現裂紋呢。這裡的老板真是細心又周到啊。」

「嗯嗯,連這種細節都注意到了。話說回來,我真想早點吃到食物啊。一直在走廊上走也不是辦法啊。」

沒幾步路,又來到下一扇門前。

 

飯菜就快準備好了

不用再等十五分鐘,

馬上就能吃了。

請盡快把瓶中的香水仔細撒在您的頭上。

 

門前放著一個閃亮的金色香水瓶。

兩人使勁的把香水一股腦撒在自己頭上。

但是那香水不知為何,卻帶著醋的味道。

「這瓶香水怎麼有種古怪的醋酸味呀。怎麼會這樣呢?」

「一定是搞錯了。女傭得了重感冒,把它裝錯了吧。」

兩人拉開門,走進裡面。

門後面用大字這麼寫著:

 

這麼多要求,各位一定覺得很煩吧。真可憐。

不過這是最後一次了,

請把壺中的鹽盡量的塞到身體裡去。

 

, , , , , , ,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