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澤賢治短篇小說集2_正封.jpg

宮澤賢治短篇小說集Ⅱ

收錄銀河鐵道之夜等10篇小說

宮澤賢治◎著/許展寧◎譯

 

【類別】:日本文學

【出版日】:西元2017年3月15日

【開本/頁數/定價】:14.8*21公分/264頁/定價280元

【ISBN】: 978-986-178-419-9

【適讀年齡】:無分齡

 

日本國民作家 宮澤賢治 短篇小說集

本書依日本最新版本 新編宮澤賢治作品全集 原著翻譯

裡頭收錄了10篇宮澤賢治充滿幻想、童趣的故事,包括〈銀河鐵道之夜〉、〈拉大提琴的葛許〉、〈雙子星〉、〈夜鷹之星〉、〈開羅團長〉、〈號誌燈先生與號誌燈小姐〉、〈祭典夜〉、〈渡過雪原〉、〈虔十公園林〉、〈貝之火〉等

 

讓日本人喜愛不已的國民作家──宮澤賢治

宮澤賢治的作品在日本家喻戶曉,長年名列日本人最喜愛的作家之首,他創作了無數的詩歌與童話,作品多收錄於日本的中、小學課本裡。在其家鄉岩手縣,還建有「宮澤賢治紀念館」及「宮澤賢治童話村」。其獨特奇幻的故事風格與充滿詩意的文字,始終吸引著各年齡層的讀者。

 

宮澤賢治短篇小說最新選集

收錄包括〈銀河鐵道之夜〉等10篇短篇小說

〈銀河鐵道之夜〉是宮澤賢治的代表作之一,是一篇充滿唯美幻想的童話故事,廣受讀者喜愛。〈拉大提琴的葛許〉也是多次被改編為電影、動畫、漫畫的作品,另外還收錄少數在宮澤賢治生前即發表的作品〈號誌燈先生與號誌燈小姐〉等。

 

//作者簡介//

宮澤賢治(Miyazawa Kenji,1896~1932)

日本昭和時代早期的詩人、童話作家。短短37年的歲月裡創作出許多令人驚豔的文學作品,其字句充滿節奏韻律,讀來生動深具吸引力。其作品也成為日本學生必讀教材,被視為日本國民作家。主要作品有《要求特別多的餐廳》、《銀河鐵道之夜》、《風又三郎》等。

 

//譯者簡介//

許展寧

淡江大學日文系畢業,曾任職翻譯公司,現為專職自由譯者。譯作包括大眾文學、漫畫、影視等,熱中藉由翻譯來接觸各種不同專業領域。曾短居日本兩年,人生有一半以上的時間都在為自己的興趣而活。電郵信箱:hikoukikumonei@gmail.com

 

//目錄//

導讀/宮澤賢治與他的童話故事  

貝之火

夜鷹之星

拉大提琴的葛許

虔十公園林

祭典夜

渡過雪原

開羅團長

號誌燈先生與號誌燈小姐

銀河鐵道之夜

雙子星

 

//購書來這!//

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46227

金石堂網路書店 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kmcode=2018611512377

 

【系列作品】宮澤賢治短篇小說集Ⅰ(收錄要求特別多的餐廳等17篇短篇小說 https://goo.gl/mMHpBq

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37595

金石堂網路書店 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kmcode=2018611481253

 

//導讀//(節錄)

宮澤賢治與他的童話故事   

日本九州大學特別研究員賴怡真

 

宮澤賢治(一八九六年至一九三三年),日本岩手縣稗貫郡里川口村(現花卷市)出生。是日本的詩人、童話作家,也是農業學校的教師跟地質與天文專家,享年三十七歲。

本書所收錄的〈銀河鐵道之夜〉由兩條支線所組成,其一是探討何謂「真正的幸福」,其二則是以賢治早逝的妹妹為主軸,描繪主角喬邦尼與好友卡帕奈拉的友情。而這兩條支線的主題也幾乎貫穿了宮澤賢治所有的作品。賢治對於「真正的幸福」的探討淵源於賢治的生長背景。賢治所出生的東北岩手縣土地貧瘠,自古便屢次發生歷史留名的乾旱與米荒,即便是賢治出生後的明治三五年與三八年,都因農作物欠收而發生嚴重饑荒。隨著饑荒發生,賣女兒與扼殺嬰兒的慘事頻傳。在賢治一連串的傳記童話裡(如〈卜多力的一生〉)也描繪著饑荒導致的家破人亡,父母相繼自殺,妹妹被攫走的情節。而因無法耕種,農夫們也只好至外縣市捕獵為生,或是在非狩獵期間非法捕獵。〈銀河鐵道之夜〉裡,薩奈利嘲笑喬邦尼的台詞:「喬邦尼,你爸爸要帶海獺上衣回來囉!」其實就是暗指其父親從事非法捕獵,會被抓進監牢一事。而賢治一家自古即為當地的地方名士,父親繼承了家業的當舖與舊衣舖並將其擴大。但當舖本是以窮人為生意對象,而舊衣舖的客源也是附近的農夫們,靠著窮苦人家壯大自己的家業這一點使賢治無法接受,自小便與父親屢次發生衝突。在賢治國中所吟唱的俳句就有提到:「父親啊父親啊你何必在舍監的面前捲動你那銀手錶」。這首俳句裡面吐露了賢治對父親炫耀財富的厭惡感。賢治如此矛盾的出身使其作品裡不斷地探討何謂「真正的幸福」。在〈銀河鐵道之夜〉裡,家境富裕的卡帕奈拉為了救人獻上自己的性命,但「不曉得媽媽會不會原諒我」這一句台詞便點出了卡帕奈拉的矛盾。自己的幸福與全部的人的幸福永遠是相剋的問題,就如同賢治的家業一樣。而在〈虔十公園林〉裡,我們可以看到賢治是如何以另外一個角度去描繪身心障礙者的故事。因為自身跟周圍的人不同而被嘲笑的虔十,執意建造的杉林公園「今後不曉得將會讓幾千人明瞭真正的幸福」。賢治曾在「兄妹像手帳」上留下「Kenju Miyazawa」的簽名,這裡的賢治英文拼音(kenji)刻意寫成(kenju),即「虔十」的日文發音。從虔十的身上也看到賢治「不畏風雨」一詩中所提到「就算被大家叫做笨蛋,沒有人稱讚我,我也不以為苦」的精神。〈夜鷹之星〉這故事曾被鈴木健司(《所謂宮澤賢治的現象》(蒼丘書林,二○○二年五月)指出是安徒生童話〈醜小鴨〉與〈賣火柴的小女孩〉的綜合版。就像醜小鴨一樣,夜鷹因為醜陋的外貌受到無情的欺壓,最後則跟賣火柴的少女一樣用盡了力氣在寒冷的夜裡變成了天河邊永遠閃亮的一顆星。但「夜鷹之星」獨特的是,在臨死前(即便故事裡沒有描繪出死亡)做了許多掙扎。夜鷹徹悟到自己為了果腹而每天奪取了許多昆蟲的生命,但仍然留戀生命的他往西、南、北、東尋求眾星的援救。這個描繪也跟〈不畏風雨〉一詩裡,詩人去東邊探望生病的人,去西邊幫忙疲憊的母親背稻草,去南邊安慰快要臨死的病人,去北邊勸說愛吵架的人一樣,夜鷹奔命的姿態跟詩人為了所有人的幸福而東南西北的奔波的姿態相重疊。但夜鷹的奔波是屬於極端的自我懲罰,最終獲得救贖而升天。而一樣是發出閃耀光芒的〈貝之火〉裡,兔子赫莫伊因為自身的驕傲自大讓貝之火失去了原本的光芒,也被破碎的貝之火刺瞎了眼睛。這部作品明顯保留賢治早期作品殘酷且恐怖的氣氛,其草稿上繪有「吉→吝→凶→悔」的圓形輪迴圖,點出賢治早期常描繪的「驕傲自毀」主題。其「悔」的輪迴最終將回到「吉」,如同赫莫伊的爸爸最後的台詞:「能夠得到教訓就是你最大的幸福」,也為這部傷感的作品帶來最大的救贖。

 

導讀者簡介

賴怡真(LAI YICHEN

九州大學特別研究員。專攻日本近現代文學、宮澤賢治等。東吳大學日本語文學系碩士畢業。九州大學大學院比較社會文化學府博士學位取得。博士論文《宮澤賢治文學的VERSION的生成》(九州大學,二○一五年)。翻譯有《交會時互放的光亮—臺日交流文學特展圖錄》(國立台灣文學館,二○一六年)

 

//書摘//(節錄)

〈虔十公園林

 

虔十總是在腰上綁著繩子,臉上笑嘻嘻的,悠哉地走在樹林或田野間。

看到雨中綠油油的樹叢時,他會雀躍地猛眨眼睛;發現翱翔藍天的老鷹時,他會又跳又拍手地通知大街小巷。

然而,由於小孩子們老愛嘲笑虔十,把他當作玩笑看,虔十便漸漸不在大家面前隨意大笑了。

像是當風呼嘯而過,把櫸樹的葉子吹得閃閃發亮時,虔十都會看得好歡喜,好想要大笑,但他只能硬是張大嘴巴呵呵地吐氣,憋住笑聲蒙混過去,然後一直站在那裡抬頭望著櫸樹。

在張大嘴巴的時候,他偶爾會故意假裝嘴邊發癢,用手指一邊搔癢,一邊呵出氣息無聲地笑著。

這樣從遠處乍看,會以為虔十只是在搔著嘴邊的癢,或是在打呵欠而已。不過若靠近一看,不但會聽見虔十憋笑的氣息聲,就連嘴唇的抽動也能看得一清二楚,所以小孩子們還是很愛嘲笑他。

如果母親有交代,虔十會乖乖去挑五百桶的水回來,也會花一整天拔田裡的草。但其實虔十的父母親都不太會要他去做這些事情。

在虔十家後面,有一片差不多運動場大小,還沒開墾為農地的原野。

有一年,山頭上還覆著靄靄白雪,原野尚未長出新芽嫩草的時候,虔十突然跑到正在忙著翻地的家人面前說:

「媽媽,我想要買七百株的杉苗。」

虔十的母親停下手邊發亮的三齒鋤,直盯著虔十的臉說:

「什麼七百株杉苗?你要種在哪裡啊?」

「就是家裡後面的原野上啊。」

這時侯,虔十的哥哥開口說:

「虔十,就算在那裡種杉苗,也長不出東西來的。你不如來幫忙翻一下田吧。」

虔十一臉難為情地低下頭,扭扭捏捏地看著地上。

此時虔十的父親站在另一邊擦著汗水,挺直了身體說道:

「買吧,就買給他吧!反正虔十從來沒拜託過我們什麼事,就買給他吧!」虔十的母親聽了,也放心地笑了笑。

虔十立刻開心地拔腿奔向家裡。

他從倉庫裡拿出鋤頭,開始動手翻起草地,準備挖出用來種杉苗的洞。

虔十的哥哥隨後趕了過來,看著這片情景說:

「虔十,反正種杉樹時也是要挖開泥土,你就先等到明天再說吧。我明天會去買杉苗回來給你的。」

虔十尷尬地放下了鋤頭。

隔天晴空萬里,山上的白雪閃閃發光,高飛的雲雀在啾啾啼叫。虔十難掩喜悅,臉上掛著止不住的笑容,然後照著哥哥的指示,從最北方的邊界開始挖出種杉苗的洞。他不但挖得筆直,間隔也抓得不偏不倚。虔十的哥哥便沿著這些洞,種下一株株的杉苗。

就在這個時候,在原野北側擁有田地的平二叼著煙管,手插在衣袖裡,很怕冷似地縮著肩膀走了過來。雖然平二平常會做點農務,但其實大多都是在做些見不得人的勾當。平二對著虔十說:

「哎呀,虔十,你果然是個大笨蛋,竟然會想要在這裡種杉樹!你的樹最好別擋住我家田地的陽光啊!」

虔十聽得滿臉通紅,雖然想要回點什麼話,卻又不知所措地說不出話來。

於是虔十的哥哥開口說道:

「平二先生,您早啊。」他這麼說著,然後看著平二站了起來。平二見狀,才一邊在嘴裡咕噥,一邊緩緩地走開了。

嘲笑虔十在那片草原種杉樹的人,當然不是只有平二而已。大家都說那片土地底下是硬質的黏土,怎麼可能種得了杉樹,覺得虔十果然是個大笨蛋。

大家說的一點也沒錯。杉樹的翠綠枝幹,原本都是筆直地朝著天空伸展,然而從第五年開始,杉樹的枝梢便逐漸開始變得圓滑,到了第七年和第八年,樹高仍然只有九尺左右而已。

某天早上,當虔十站在杉林前時,有位農夫開玩笑地對他說:

「喂!虔十!你不幫那些杉樹修枝一下嗎?」

「什麼是修枝啊?」

「就是用山刀砍掉底下的樹枝啊!」

「那我應該也要修枝一下才對。」

於是虔十趕緊跑去拿了把山刀過來。

只見虔十開始從杉林一頭,喀擦喀擦地砍掉杉樹下方的樹枝。因為這些杉樹都只有九尺高,虔十必須稍微彎下身子,才有辦法鑽進杉樹底下移動。

到了傍晚,每棵杉樹都只剩下上方的三、四根樹枝,其餘部分全被砍得一乾二淨。

濃綠的樹枝遍布在草原上,那片小小的杉林頓時變得明亮空蕩。

看著空蕩過頭的杉林,虔十的心情突然很不舒服,胸口感覺到陣陣刺痛。

這時候虔十的哥哥正好從田裡回來,看著杉林忍不住笑了出來。他對著呆站在那裡的虔十愉悅地說:

「喂!我們把樹枝通通撿起來吧!竟然一下子就多了這麼多好用的木柴,連杉林也變得那麼氣派了!」

虔十聽了,總算才放心下來,和哥哥一起鑽到杉樹底下,把掉落在地的樹枝通通撿了起來。

杉樹底下的矮草長得短小美麗,讓這裡看起來彷彿就像神仙們下棋聚會的場所。

到了隔天,當虔十在倉庫撿著被蟲蛀過的大豆時,聽到杉林那裡傳來喧鬧嘈雜的聲音。

到處聽得到有人模仿著發號施令的喇叭聲,踏著步伐的腳步聲,以及宛如要把附近所有鳥兒都嚇飛般的陣陣笑聲。虔十嚇了一跳,趕緊跑到杉林那裡一探究竟。

令虔十驚訝的是,有五十幾個剛放學的小孩子在那裡排成一列,整齊劃一地踏著步伐,行進在杉林之間。

在這一片杉林的列隊中,不管走到哪裡,都彷彿身處在林蔭大道上一樣。看到換上綠衣的杉樹也像是排排站好的隊伍,孩子們都歡喜得不得了。只見大家紅著一張臉,模仿起紅頭伯勞鳥的叫聲,在杉林列隊之間來回穿梭。

才一會兒工夫,那些杉林列隊就被孩子們取了像是東京街道、俄羅斯街道,或是西洋街道之類的名字。

虔十也開心地在躲在杉林的一邊,張著大嘴哈哈大笑了起來。

從此之後,每天都會有許多小孩子聚在這裡玩耍。

不過如果是下雨天,孩子們就不會過來玩了。

這一天,軟綿雪白的天空嘩啦啦地下起雨來,虔十一個人孤伶伶,全身濕漉漉地站在林子外。

「虔十,你今天又來林子站岡了啊!」

穿著蓑衣的路人笑著對他說。杉樹結出紅褐色的果實,晶瑩冰涼的雨珠從翠綠茂密的枝梢上滴答垂落。虔十張開大嘴呵著氣息,身體在雨中冒著熱氣,就這樣一直站在那裡久久不動。

然而,事情就發生在某個霧氣瀰漫的早晨。

虔十不巧在茅草場上遇到了平二。

平二仔細端詳了四周,然後露出宛如惡狼般的邪惡表情大聲怒吼:

「虔十!快把你那片杉林給我砍了!」

「為什麼?」

「那片林子擋住我家田地的陽光了啊!」

虔十一語不發地低下了頭。雖然平二說杉林擋住了他家的田地,可是杉林的影子根本連五寸都還不到。更何況這片杉林,還能幫忙擋住南方吹來的強風。

「砍掉!通通砍掉!你不想砍是不是?」

「我不砍!」虔十抬起頭,有點害怕地說。他顫抖著雙唇,彷彿就快要哭出來了一樣。這是虔十這輩子唯一一次,對別人說出反抗的話。

然而,平二以為心地善良的虔十是在瞧不起自己,惱羞成怒地發起脾氣,突然不由分說地就往虔十的臉頰揍下去。一拳重重地揍了下去。

虔十用手摀住臉頰,默默地挨了一拳後,他頓時覺得四周一片蒼白,連站也站不穩。平二見情況不太對勁,便趕緊把雙手插在胸前,靜靜地走進霧中離開了。

於是,虔十就在那年秋天染上傷寒去世了。正好在虔十去世的前十天,平二同樣也因為罹患傷寒病死了。

不過在那片林子裡,每天還是會有許多小孩子跑來玩耍,完全沒有受到這些事的影響。

故事的進展要開始加快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好讀出版部落格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