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古典情套書_正封.jpg

漫漫古典情套書【五冊盒裝版】 

樸月◎著

【類別】:詩詞賞析
【出版日】:西元2020年06月15日 
【開本/頁數/定價】:14.8*21*10.3公分/1654頁/定價1300元
【ISBN】:
9999202006129
【適讀年齡】:無分齡
【購書連結】:
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s://bit.ly/3hcb8GG   金石堂網路書店 https://bit.ly/2YdS5Dm

 

漫漫古典情五冊盒裝紀念版,附贈精美典藏書盒

【你,今天,讀詩了嗎?】
一套值得珍藏的詩文賞析之作,述詩講詞,由文入景,由景入情,串起古今心靈對話。
詩文名家樸月作品,最適合贈人、悠閒品讀,推薦給青年學子的詩詞賞析讀物!


【品最美詩詞,讀詩人故事】
只是一兩句詩詞,卻令讀者聞之觸動!
是怎樣深刻的故事,讓詩人動筆寫下了千古佳作。


【超越時代、細水長流的「漫漫古典情」】
時代流行一直變化,但充滿古典情懷的「詩詞」已超越了時代,成為了歷史精華,不為時代所限,反而讀來更具有智慧與魅力。

【千年不變的「詩詞魅力」】
翻閱前人詩詞,古今明月依舊,心情竟亦相似。
本套書共分五冊,詩文名家「樸月」精選五百多首歷代詩詞,每首都是詩人淬煉情思之精華。
讓你在日常繁忙的生活裡,留住一方寧靜的心靈空間,緩緩呼吸千年依舊的詩情。

【全套五冊】

《漫漫古典情》
精選365首詩詞,依四季排序,一頁一文設計,天天為生活添加一點詩心與詩情。
與《古文觀止》、《世說新語》、《史記》共同入選「一百本好書」中「古典詞章」類別。
「投我以木桃,報之以瓊瑤」、「今夕復何夕,共此燈燭光」、「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

《漫漫古典情2:詩詞那一刻》
詩詞故事系列。
精選43句「遠古至隋」經典詩詞,娓娓道來背後的精彩故事,走入詩人筆下傳誦千古的詩意典故。
「願為西南風,長逝入君懷」、「何處結同心,西陵松柏下」、「曲終人不見,江上數峰青」......

《漫漫古典情3:詩與人的邂逅》
詩詞故事系列。
精選44句「唐至民國」詩詞,一起在時間流轉中,領略一幕幕詩詞的動人風情與故事。
「人生到處知何似,恰似飛鴻踏雪泥」、「此心安處是吾鄉」、「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漫漫古典情4:文人的那些事》
文學家故事系列。
挑選「春秋至五代」46位文學家,每位都留下千古傳誦的文章,但你絕想不到,創造出這些詩詞文人們,背後做了多少讓人啼笑皆非的事。
哪個詩人天生具有「笑病」,一見人就笑不停嗎?/有個詩人,叉手就能成詩,但嗜好竟是在考場時當槍手!

《漫漫古典情5:文人的另一面》
文學家故事系列。
精選「宋至清朝」60位文學家,看似嚴肅、認真的文人背後,其實藏著許多生活化、親和力十足的小故事。
哪位詩人馴養鹿、鶴,還讓鹿幫自己去買酒嗎?/「問人間,情是何物?」的作者是誰?

 

//作者簡介//

樸月

本名劉明儀,祖籍江蘇,1947年生。

自幼醉心古典文學,潛心涵泳詩詞、文史,為日後從事文藝創作奠基。出版:

古典詩詞:《詩經欣賞選例》、《漫漫古典情》、《梅花引》、《月華清》。

散文:《綠苔庭院》。

少年文學:《打金枝》、《玉堂春》、《平凡中的偉大》、《一代文豪歐陽修》、《亂世孤臣父女淚》、《亙古男兒一放翁》、《西施》、《唐代美人圖》。

歷史小說:《西風獨自涼》、《來如春夢去似雲》、《宇宙鋒》、《玉玲瓏》、《金輪劫》、《埋香恨》、《胭脂雪》。

傳記:《喜樂之歌──「伊甸.喜樂」四重唱》、《春風化雨皆如歌──申學庸》、《鹿橋歌未央》。

宗教:《玫瑰經詩劇》。

歌劇:《西施》。

歷史小說《西風獨自涼》獲「中國文藝協會」小說創作獎。

《宇宙鋒》、《胭脂雪》獲新聞局中小學生優良讀物推介。《一代文豪歐陽修》、《亙古男兒一放翁》獲國小班級讀物推薦。《西施》、《唐代美人圖》獲「好書大家讀」推薦。《漫漫古典情》入選「一百本好書」。

 

//購書來這!//

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s://bit.ly/3hcb8GG

金石堂網路書店 https://bit.ly/2YdS5Dm

 

//內頁參考//

9999202006129_b2.jpg 漫漫古典情》第1冊內頁參考

9999202006129_b5.jpg漫漫古典情》第2+3冊內頁參考

9999202006129_b9.jpg 漫漫古典情》第4+5冊內頁參考

 

//自序//

超越時代、細水長流的「漫漫古典情」
文/樸月

我的《漫漫古典情》第一版,是在一九九一年出版的。
那時,我已累積了近二十年的寫作經歷,也出過好幾本書了;包括以散文詮釋古詞的「詞演示」、散文、歷史小說、傳記等。這些書,都是先發表,再結集出版的。當時,我也還繼續在給報章雜誌寫專欄,寫單篇的散文、論文發表,也寫「長篇歷史小說」連載。這些作品中,有一部份為兒童寫的「歷史故事」,是台中《台灣日報.兒童版》的專欄。因為這個緣故,我與當時《台灣日報》的副刊主編陳篤弘先生,和負責兒童版的郁馥馨女士,都成為相當友好親切的朋友。
郁馥馨長得嬌小玲瓏,個性開朗可愛。她的姓名,好像每個字都帶著香味,所以,我們都喊她「香香」而不名。
有一次,香香打電話給我,邀我去台中。說:有一家出版社的社長想跟我談一個出版計劃。
對當時漸入中年的我而言,感覺這位社長還真是「年輕」!很有理想,也很有創意。他知道我的寫作題材,與當代的作家很「不一樣」:因為我從小喜歡的是古典詩詞和文史,所以寫作的路線很不「現代」;作品大多與詩詞、文史相關。就想把他頗富創意的構想,託付我來「完成」。
他的構想是:選三百六十五則的「詩詞名句」,附詩詞原文,再搭配我依據這些「詩詞名句」,隨興寫的思感情懷小品文字出一本書。讀者一天讀一則,費不了幾分鐘。若能用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的時間,就能輕鬆的進入「古典詩詞」的文學天地。
我當時有點詫異;因為當時出版界,正轟轟烈烈的在打一場驚動了文壇的版權官司;有一家出版社,控告另一家出版社「抄襲」了他們出版「詩詞名句」的書。當然,這些「詩詞名句」本身,都出於古人,誰都可以選用,已沒有「版權」問題了。官司的重點,在於名句後面附的「賞析」文字有雷同之處。就在這「時機敏感」的當口,這位年輕出版家,竟想出一本「詩詞名句」的書,加入「戰線」湊熱鬧?
我提出我的疑問。他笑了:
「雖然同樣是選『詩詞名句』。但以你對詩詞、文史的修養,和你清雅的文字風格,這本書一定跟他們的都不一樣!」
我也笑了;既感謝他對我的信任,也覺得:遇到這樣有主見和魄力的年輕出版家,跟他合作,共同完成這一理想,應該也是一件愉快的事,當下也就「一言為定」了。我還開玩笑的「保證」:絕不讓他陷入「抄襲官司」的危機!
當時,使用「電腦」,還是屬於「極小眾」。所以,這些文字,都是一字一句用原子筆寫在稿紙上,以「純手工」完成的!而且,也跟我其他的書不同;其他書,大都是文章先發表,再結集。《漫漫古典情》則是專門為了出版而寫的。
在交稿的時候,這位年輕有為的出版家,誠懇的對我說:
「像這樣『古典』的書,大概不太可能『暢銷』。但我相信,她將會是一本『長銷書』。我們就這樣給她『定位』;希望《漫漫古典情》能『細水長流』!」
我也不認為這會是一本「暢銷書」。卻頗意外的,出版後,被許多學校的國文老師們認同、喜愛,並推薦給他們的學生們閱讀;還曾在當時的「北一女」造成「人手一冊」的盛況。也被不知什麼學校或機構推薦,成為包括「古今中外」書籍的「好書一百本」之一。被列入「古典詞章類」的九本中;而且還是九本中唯一屬於「現代人」的作品!
忽忽近三十年了!《漫漫古典情》則改由「好讀出版社」,繼續出版。
而我,也在繼續我的「讀寫生涯」。二十幾年間,又出版了不少書。在網路興起之後,這些書也陸續因合約到期而絕版。只有《漫漫古典情》的「壽命」超長,不但一直「存活」著,甚至還因為「好讀」的持續經營,蓬勃成長。
不知道對出版社而言,算是優點還是缺點?我這個人是既宅又被動的;若沒有什麼特別情事,幾乎從不主動跟出版社聯絡;避免騷擾他們的工作,或帶給他們壓力。但他們也並沒有因為作者的「不聞不問」,而冷落了這本書。除了按時給我傳出版資訊、銷售報表,並付「版稅」之外,每每在合約將到期之前,就把新的合約寄來續約了。也不時的主動改版「促銷」;甚至,在今年初,還又改過版;算來,是這本書的第五個版本了。他們不僅改了版面,還請了名家設計封面,讓這本「老書」又有了「新風貌」。
在月前,負責這本書編務的莊銘桓先生來信,問:不知道我是否有其他的作品,可以給「好讀」出版?
今年初,「好讀」為《漫漫古典情》改版之後,一位與我相交二十餘年的朋友,應邀主持「聯合文學出版社」。一上任就來電表示:她希望能為我重新出版那些早已絕版的「長篇歷史小說」。在這網路時代,這樣的「舊書」有人青睞,更何況還是由我的好友主持其事!當然二話不說的,就同意把我那些「長篇歷史小說」交給她;今年也已出版了「文學家系列」的兩本書《西風獨自涼.納蘭容若》和《來如春夢去似雲.蘇東坡與朝雲》了。其他的,她則預訂在明年陸續出版。
因彼此已有了承諾,「長篇歷史小說」就此有了歸屬。不論「人情」或「義理」,都不能也不該「三心兩意」了。就如這些年來,也曾有出版社想跟我要《漫漫古典情》,我都當即婉謝拒絕;「好讀」一直對我尊重友好,善意相待,並沒有虧負我!我也非常珍惜彼此間這「不落言詮」的信任與情誼;同樣,不論「人情」或「義理」,都不能「辜負」老朋友!
因此,我跟銘桓說:他們來遲了一步!我的「長篇歷史小說」,都已「名花有主」了。但我有些以不同體裁寫的「歷史短篇」,已貼上了我的「部落格」。他可以上網去找找看;如果有他們覺得合適的,就可以給他們。
後來,銘桓給我來信:他已經搜索、閱讀過我「部落格」裡的文章了。他們決定先要「詩詞故事」系列。而且覺得:可以還是用《漫漫古典情》為書名。這想法好像也頗合情入理;實際上,不僅是「詩詞故事」,甚至連同我寫的其他歷史短篇人物或故事,沿用《漫漫古典情》這個「總題」,也都全無扞格、牽強之感;因為內容本來就都屬於「漫漫『古典』情」呀!換言之,此後,《漫漫古典情》對我來說,將不僅是「一本書」的書名,而是專屬於我的「書系」了。
這些故事的篇數,雖然比《漫漫古典情》少得多!但總字數是有過之的;因為那些「名句」所附的小品文,大約都只有一、兩百字。而這些連敘述、帶議論的作品,少則千餘字,多則數千字;否則無法完整的容納「故事情節」,及我對這些人與事的見解與論述。因字數較多,「好讀」站在讀者的立場考量;一本書若是字太小、太密集、太厚重,對讀者會造成傷眼,或閱讀上的不便。因此決定將「詩詞故事」分為兩冊出版;《漫漫古典情2》由「遠古」到「隋」;《漫漫古典情3》則由「唐」到「民國」。
其中有十二篇,出於文天祥的〈正氣歌〉中的詩句;加上他自己,總共是十三篇。這一部份,是因為相交近三十年,我看著「誕生」的「心韻合唱團」,去年的演唱曲目中有〈正氣歌〉。向例,他們在演唱相關「古典詩詞」的曲目之前,都會邀請我去為他們解說這些「古典詩詞」作品。在給他們解說〈正氣歌〉中列舉的人物和故事之前,我還真費了不少的時間和心力去準備!既然時間、心力都已經投入了,把這些故事寫出來,也就成了「順理成章」的事。而其中的人物,和其他「詩詞故事」中的人物也不大相同;這些人物故事所呈現的,不是兒女柔情,也不是個人經歷、感懷,而是國家民族大義!恐怕,這種從對「國家民族」的「忠愛」出發,不惜濺血捐身的「忠肝義膽」,也正是現代人最欠缺,而有「振聾發瞶」醒世意義的!而其中有些人物,像「三國」時代的嚴顏、諸葛亮,長久以來,一般人都被《三國演義》誤導,也應該還原其「真相」了!這些作品,也按著故事主角的朝代,列入書中。
緊接著要做的是:為這些當初就沒有按照時代順序,隨興寫成的作品,編纂「目錄」;這件事,由我自己來做,恐怕比編輯容易得多!於是我按著「朝代」排序;由遠古「帝堯」時代單純質樸的〈擊壤歌〉開端,一直到民國初年,詩僧蘇曼殊清婉深秀的〈憶西湖〉:「春雨樓頭尺八簫」結束。
對這些陸續寫的「舊稿」,我也一一重新校讀,整理、修訂。然後,像當年一樣:我鄭重的把這些作品,懇切的交託在「好讀」編輯手中。
我是十分愉快的;在這不但「家家有電腦」,更「人人滑手機」的網路時代,出版業所受的衝擊,是人所共知的。還能有一套兩本的「新書」出版,是何等的幸運!自己想想:或者,竟也因為這些都是「不合時宜」的「古典文學」吧?在「時間巨輪」的推動下,那些曾經屬於「現代」,甚至曾經在當時算是「前衛」的作品,已漸為飛逝的時光,和改變得太快的思想觀念、生活模式與電子科技「浪淘盡」之際,「古典文學」卻因為超越了「時代」,已進入了「歷史」,不為「時代」局限,反而得以繼續流傳了。
愉快的同時,把這些作品,交託給已經合作了近三十年,彼此信任的「老朋友」來經營、管理,我也真是「放心」的!
我自己也不知道緣由;今年,已「高齡」七十有一的我,似乎走了一步「老運」;在自己早已不再「期待」的情況下,竟連續已有三本改版或重出新版的書問世了!現在,整理完這兩本多年來陸續寫成,還不曾出版,真正的「新書」,我只能滿懷喜悅的說:
「感謝天主。」
一位相交數十年的老朋友則笑:
「我覺得,那些生前就非常疼愛你的長輩們,也都在天上聯合保佑你呢!」
好像是真的!人生至此,除了感謝,夫復何憾?

 

//書摘//

摘錄自《漫漫古典情》


閒來寫就青山賣,不使人間造業錢。

不煉金丹不坐禪,不為商賈不耕田,閒來寫就青山賣,不使人間造業錢。
──明.唐寅 言志

有人說,「金錢是萬惡之源」,的確可信。人類犯罪,大概至少百分之八十,與錢財有關。「人為財死」、「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有錢能使鬼推磨」……在在說明了金錢的魔力可怕。「人性本貪」,恐怕真是一針見血之論。貪念一起,惡向膽邊生,於是不擇手段明爭暗奪,誣害機陷,世界再無安寧之日。人與人間,也因之猜忌疑懼,失去了信任與和諧。

可是,「錢」又為人生活所必需,否則便有凍餒之憂。為了不陷於製造罪孽的因果循環中,賺心安理得的乾淨錢是第一要務。因此,擅長繪畫的唐伯虎自白:絕不賺「不義之財」,為自己增添罪業。而寧可用畫筆畫下的青山來換取酬勞。這一份淡泊高潔,值得欽仰。

--------

今夕復何夕,共此燈燭光。

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今夕復何夕?共此燈燭光。少壯能幾時?鬢髮各已蒼。訪舊半為鬼,驚呼熱中腸。焉知二十載,重上君子堂。昔別君未婚,兒女忽成行。怡然敬父執,問我來何方,問答乃未已,驅兒羅酒漿。夜雨剪春韮,新炊間黃粱,主稱會面難,一舉累十觴。十觴亦不醉,感子故意長,明日隔山岳,世事兩茫茫。
──唐.杜甫 贈衛八處士

年輕時代的朋友,經過了流離喪亂,二十年不通音問的時空阻隔,在偶然的機緣下重逢了。有家的,殷勤地把飄泊的朋友請回家中,見見自己的妻兒,吃頓便飯。

燭光,搖曳著夢般的光彩,面對著老朋友,竟有不知今夕是何夕的感覺。心中湧上的,是歡欣,是感傷,是不敢相信,今生還有這樣重逢的日子!千言萬語,全哽在喉間,又怎能任它哽住?有那麼多要問的,要說的……

二十年!彼此都老了,當年的其他朋友呢?死的死,散的散,這一見,是多麼難得!還不該多喝幾杯?明天,明天別後,又將是山隔水阻,音信茫茫。

※※※※※※※※


摘錄自《漫漫古典情2:詩詞那一刻》

【南北朝】
何處結同心,西陵松柏下(蘇小小)(節錄)

天下有些人與事,說起來還真是「不公平」;許多人努力奮鬥了一輩子,也未必能流芳傳名於後世。有些人卻似乎不費吹灰之力,就「名垂千古」。其中最令人難以理解的人物之一是:「南北朝.南齊」的名妓「蘇小小」。一千多年來,有許多文人雅士都曾為她作詩追悼,或墓前憑弔。清代以散文和詩名重一時的袁枚(字子才,號隨園老人),還曾刻了一枚閒章隨身攜帶;閒章上刻的七個字是:「錢塘蘇小是鄉親!」

使當時的士林大為不滿;與他的故鄉錢塘(杭州)有淵源,歷史上「重量級」的人物有多少(隨便舉例:白居易、吳越王錢鏐、蘇軾、岳飛、于謙……)!他都不提,偏去認一個名妓為鄉親!他卻覺得,「蘇小小」才是錢塘歷史上最「可愛」的人物!

蘇小小究竟是何許人呢?恐怕從古至今也沒人弄得清楚。現在所傳述她的「故事」,大概也是後人拼拼湊湊、加油添醬而成的。甚至,有許多人認為她根本是無中生有「製造」出來的「傳奇人物」,而非真實的「歷史人物」。事實上,我們一般認知的所謂「歷史人物」,特別是活躍文學或舞台上的人物,許多都是「製造」出來的。他們有些真的只是「傳奇故事」裡的人物,有些雖有其人,傳述的「故事」卻經過「添油加醬」。其中有些「得天獨厚」的,經過長時間一代代文人雅士的不斷「加工」,已掩蓋了歷史的真實,越傳越像真的!

蘇小小,或許也屬這一類。「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多少烜赫一時的歷史人物,都在歷史的長流中湮沒了。而她竟能流傳了一千多年,到二十一世紀的今天,還這麼「活生生」的讓人信以為「真」,也可真是「異數」了!

蘇小小的「原始資料」非常簡單:

這個名字,最早出現在成書於南朝「梁代」的《玉臺新詠》;書中有一首〈蘇小小歌〉(或名〈錢塘蘇小歌〉):

妾乘油壁車,郎跨青驄馬。何處結同心?西陵松柏下。

相傳,她是「南北朝.南齊」時代錢塘的著名歌妓,並因工詩,而有「詩妓」之名。最早的記載,大約如此而已。經過不斷加枝添葉,她的「故事」就越來越完整動人了:

「據說」,因為她身材纖小,有如「香扇墜」,故名「小小」。原本出身良好家庭,因父母雙亡,無依無靠,而進入青樓為妓。與一般妓女不同的是:她可以說是自己選擇當歌妓來維生的。而不像一般青樓妓女,大都是從小由假母(鴇母)買來,經過長年的調教,到了一定的年齡,才看她們本身的條件,開始「掛牌接客」,成為假母手中的「搖錢樹」。

假母栽培這些女孩子,尤其是稟賦良好,姿色出眾的,可以說是「不惜工本」的栽培;從小請人教導琴棋書畫、輕歌曼舞。她們的衣著品味、待人接物、言談舉止、乃至一顰一笑,都是經過「訓練調教」的。假母既在她們身上下了大本錢培訓「投資」,出道之後,當然得斤斤計較「報酬率」。因此,這些青樓女子,也身不由己的得努力賣笑、賣藝、賣身的為假母賺錢。假母對她們操控甚嚴;她們從小就是假母買來的,都有一紙「賣身契」捏在假母手裡。因此,在假母手下往往是不能作主,也沒有自由的!直到自己存夠了「私房錢」買回賣身契,或遇到對她有情,願意為她贖身從良的「恩客」,才能「脫離苦海」。不然就只能等著人老珠黃,門前冷落。甚至落得貧病交迫,衣食不周的悲慘下場。事實上,青樓女子日後有好下場如〈李娃傳〉裡李娃的,恐怕真不多;後世研究歷史的人指出:在那重視門第氏族的時代,法律就不允「良賤通婚」,事實上根本不可能!因此,青樓女子能「老大嫁作商人婦」,都已經算是結局不錯的了......(未完)

※※※※※※※※


摘錄自《漫漫古典情4:文人的那些事》

【晉】有笑病的陸遜之孫     —陸機、陸雲—

生具怪癖有「笑疾」
陸雲,生來有個毛病:愛笑。所以,陸機初訪張華時,就只一個人前往,不敢帶他同去。因「二陸」齊名,張華主動問:「令弟士龍,現在何處?為何不與你同來?」
陸機苦笑:「舍弟雲,有愛笑的毛病。怕尊前失禮,所以不敢前來。」
張華執意要見,立時命人去請。陸雲一進門,就笑得前仰後合,連話都說不出來了。原來,張華愛修飾,尢其珍愛他的鬍鬚,就把鬍鬚用絲繩纏起來保護。陸雲一見,視為「奇觀」。原本就有「笑疾」的他,那還彆得住呀!
他不僅平常愛笑,看到打扮奇怪的人忍不住笑。自己守喪,應該哀毀逾恆時,照樣要笑。
他曾在居喪期間,穿著麻衣,戴著麻冠的喪服出門。江南是水鄉,交通多靠船隻。他上了船,看到自己映在水中的倒影,便忍不住捧腹大笑。船小,重心不穩。他這一笑,致使船左右擺盪,就把他搖下水去了。幸好旁邊有識水性的人,才把他搶救上來。

急智捷才
陸雲有一次去拜訪張華,在座中遇到了荀隱。荀隱字鳴鶴,也是當代的名士。
魏晉風氣,崇尚清談,喜以口舌才辯折人。張華見兩人都是名士,又是初見,便道:「你們今日相遇,可別落了俗套!」
陸雲一拱手,大咧咧道:「雲間陸士龍!」
荀隱回敬,絲毫不讓:「日下荀鳴鶴!」
你稱雲間,是龍。我道日下,為鶴。除了表出了自己的字,也扣住了姓名。雲,是你的名,荀是我的姓;荀字正是日在下。陸雲又道:「既開青雲睹白雉,何不張爾弓,挾爾矢?」
他故意把荀隱字中的「鶴」,貶為白野雞。還問為什麼不用弓箭把野雞射下來。
荀隱從容道:「本謂是雲龍騤騤,乃是山鹿野麋。獸微弩強,是以發遲。」
荀隱毫不示弱,也把他自稱的雲中之龍,貶為有角的山間麋鹿。感嘆那麼微弱的小動物,不值得用強弓硬箭,所以遲疑,放他一馬。
文人相輕,針鋒相對,只樂得觀「戰」的張華拍手大笑。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