歃血3

劉太后病逝,宋仁宗趙禎真正掌控大權,太后臨終之際,特意找來狄青,啟示他尋找香巴拉之途。在為太后發喪期間,八王爺驚爆趙禎的身世之謎……
宋仁宗勵精圖治,重用一批忠臣良將,以圖重振西北,抗衡西夏。狄青主動請命戍邊,尋求建立功業的機會,正逢賢臣范仲淹執掌西北,重用狄青,狄青獨擋西夏鐵騎、大破後橋寨、獵殺西夏九部郡王,甚至刺殺西夏皇帝元昊。威震西北。然而,香巴拉的迷霧卻仍舊如層層蔽日,狄青在一次次失望中繼續找尋……

狄青也是不解趙禎為何單獨留下他。對於李順容之死,他雖傷感,可更急於找八王爺詢問劉太后的遺言。但見趙禎孤單單地立在李順容棺旁,滿是淒涼,狄青還是耐下性子,陪在趙禎身邊。良久,趙禎沒有轉身,只是喃喃道:「狄青,當年朕有難,陪在朕身邊的有我娘,還有你……你為朕捨生忘死,可反倒因為朕的緣故,失去了最愛的女人。當初見你發瘋欲狂的舉動,朕很是不安,朕對你有愧。」

狄青聽趙禎提及往事,心中微酸,一旁低聲道:「聖上……或許這是臣的命。」他突然在想,若是不給趙禎當侍衛,他不過是個平平常常的禁軍,或許此生就不會有這些苦惱。又或許,他根本沒有從軍,楊羽裳沒有遇上他,也不會遭此浩劫。一想到這裡,狄青又忍不住地心痛。

趙禎不望狄青,只是自語道:「有時候朕在想,若朕不過是個尋常的人,或許……會快樂很多。」狄青啞然,不想趙禎竟和他有相似的念頭。

趙禎望著棺槨中的李順容,眼簾又有濕潤,低聲道:「但我是天子,我別無選擇,我請你原諒……我知道你一定會原諒我的,是嗎?」

狄青有些訝然,不知趙禎是對誰說話。對他狄青嗎?宮變事發突然,趙禎不必如此自責的。

趙禎渾身已顫抖起來,突然轉身,雙手把住了狄青的雙臂,眼中滿是歉仄內疚,嘶聲道:「狄青,你最瞭解我娘親。你說,她不會怪我的,是不是?她肯定會原諒我這個不孝的兒子,對不對?」見狄青滿是詫異,趙禎嘎聲道:「你說呀!你說呀!」

狄青感覺趙禎有些失常,心下震驚,大聲道:「聖上,令堂絕不會怪你。她一心只為你好,她知道,你不知情。她不會怪你,她絕不會怪你!」

趙禎身軀一震,臉上滿是慘然,喃喃道:「是的,我不知情,她就不會怪我。我不知情,她就不會怪我……」他一直重複著這句話,神色恍惚,臉色蒼白,突然反身又撲在棺槨上,放聲痛哭。]'

白燭清淚,悲泣天下冷暖;寒夜冬雪,漠舞世間離別。一陣風吹進來,帶著雪,飄悠悠的地打著轉兒。狄青望著那白燭飄雪,不知為何,心中陡然有股悸動戰慄。

那股戰慄和著院外的風雪,讓狄青忍不住地打了個寒顫。雪更冷,天愈寒,原來汴京早已嚴冬……

第三章 誓 言

雪還在下,狄青到了八王爺府邸的時候,夜深沉如墨。

八王爺沒有睡。他靜靜地坐在廳中,望著廳中那濃墨重彩的屏風,滿是孤獨。

狄青第一次來到八王爺的府邸,有些奇怪府中的冷清。開門的是個老頭子,年紀蒼老得如同流逝的歲月。狄青認識那是趙府的管家,當年就是這個管家帶著八王爺給狄青作證,才讓狄青免於大難。

趙管家見到狄青的時候,並不多話,只是指向遠處廳堂。那裡孤燈寂燃,在雪夜中滿是清寧。狄青靜悄悄地走到了八王爺面前,並沒有多問,只是安靜地等待八王爺說出劉太后的遺言。狄青很多事情不想去猜測,他只要一個答案,足矣。

人不是因為知道得少而煩惱,是因為知道得太多。狄青已明白了這個道理,因此他在趙禎痛哭的時候,只是默默地陪伴。趙禎哭累了,回去歇息,狄青心中希望正燃。他覺得八王爺肯定不會睡,他猜得沒錯。

八王爺平靜地望著狄青,只是用手指指對面的椅子,又指指桌上的茶壺。

狄青坐下來,為自己滿了杯茶水,舉起示意。八王爺點點頭,和狄青隔空對飲了一杯。放下茶杯後,八王爺道:「狄青,我們沒有見過幾次面。可我知道,你是個值得信任的人,因此很多事情,我可以對你說了。」

狄青放下茶杯,本想說自己不值得信任,不然羽裳也不會變成今日的樣子,但他終究什麼也沒有說。八王爺望著狄青蕭瑟的面容,良久後,才歎了聲,「太后說的不錯,五龍乃香巴拉之物。」狄青一顆心已提起來,八王爺平靜道,「五龍在你身上,是不是?」

狄青心中微震,半晌才道:「是。伯父,你需要五龍嗎?」

八王爺搖搖頭道:「現在不需要。可能以後會用得到,但究竟能否用得到,我也不知道。」他說得凌亂,知道狄青不明白,解釋道,「我知道香巴拉是個極為神祕的地方,我也知道五龍是從香巴拉來的,但有五龍,不見得能找得到香巴拉。不然當年先帝持此物多年,也不會還找不到香巴拉。我眼見先帝手持五龍多年,知道它很是奇異。可這種奇異,絕非每個人都能感受得到!」

狄青第一次聽有人這麼清晰地分析五龍,忍不住道:「那先帝感受到五龍的奇異了嗎?」他其實也想問,八王爺有沒有感受到五龍的奇特?

八王爺苦澀道:「他當然感覺到了。若不是因為五龍神奇的感應能力,他如何能那麼瘋狂地癡迷神仙一道?」

「他感受到了什麼?」狄青惴惴不安地問。

八王爺沉默良久,這才思索道:「據我所知,他最少從五龍之上感應過兩次異樣。第一次,他夢到了一座燒焦的山。山上有光,光中有人對他說,要教他千秋萬代、永保基業之法。」

狄青皺眉道:「這世上哪有這種方法?先帝是在夢中所見,做不了準的。」

八王爺望著院外的飄雪,不理狄青的反應,喃喃道:「第二個感應,雖是荒誕,卻真實地發生了。」

「是什麼感應?」狄青急問。

八王爺眼中滿是困惑,甚至還有了分畏懼,良久才說出四個字,「八月十五!」

八月十五?什麼是八月十五?狄青一震,記得郭遵當初就在劉太后面前說過這四個字。郭遵說完這四個字的時候,太后的態度好像就改變了。因為八月十五,所以郭遵、趙元儼、先帝都信香巴拉?八月十五,那到底是一天,還是一個代號?為何會有這般神奇?

八王爺神色和飄雪一樣地飄忽,自語道:「八月十五很簡單,那一晚,月圓之夜,桂花正香,濃濃的香氣總讓人容易迷失本性。」

狄青心中焦急,搞不懂八王爺為何突然談起這些。

八王爺心中卻在想,那一晚,我和太后一夕風情,是因為花香……還是因為情欲?抑或是……沒有再想下去,嘴角滿是嘲諷的笑。隨後,八王爺悵然道:「那天白日,我被召入宮。先帝對我……好,他什麼事都喜歡和我商量。他那天很是興奮,對我說老天會賜給他一個兒子。先帝在那之前也曾有子,但均早夭折,他一直為帝業繼承發愁,可那天他很自信,說就在那晚,他就會有兒子。」

狄青目瞪口呆,半晌才問:「結果呢?」

「結果那晚五龍突現奇異……具體如何,你其實可以問郭遵的,因為當時郭遵在場。後來我聽說,先帝那晚臨幸了李順容,春風一度……再後來,李順容就有了先帝的骨肉,也就是當今的天子。」

狄青錯愕不已,突然想到當年在永定陵時,李順容曾說:「先帝迷戀上崇道修仙,有一日他服了仙……狂性大發,說什麼老天說了,會賜給他一個兒子,他在宮中狂走,找上了我,然後我……就懷了益兒!」

當初狄青聽到那番話,並沒有多想。如今一印證,李順容說的有些出入,但很顯然,八王爺說的更加詳實可信。他沒有想到過,郭遵也知道此事。怪不得郭遵當初在玄宮,見李順容時的表情就有些異樣。郭遵早知道趙禎的生母是李順容!


往事如飛,狄青恨不得立即去找郭遵問個究竟。但命運就是捉摸不定,他在汴京,而郭遵還在西北。

八王爺輕輕歎口氣,心中在想,那晚劉娥再也忍受不了三哥的冷漠,本要阻擋三哥再信神,結果被三哥重重地打了一記耳光。那是三哥第一次打劉娥,也是最後一次打劉娥。那飄香的桂花樹下,她見到了我,向我哭訴她的委屈。那晚的風很柔、花太香,我聽到她的哭訴,為何就……他想到這裡,哂然地笑,又想,想這些還有什麼用。劉娥死了,我在她死後,馬上揭穿了她的騙局,我是在恨她嗎?她死都死了,我再搞這些有什麼用?我難道真的如她說的那樣,從來沒有愛過她?哼……我不說,遲早也有人會說的。

狄青思索許久,這才道:「因為八月十五這件事情,所以郭大哥、伯父還有先帝,均信了香巴拉一事?」

八王爺緩緩點頭道:「不錯,我本來將信將疑的,可種種奇異讓我不能不信。先帝對我說,五龍本是香巴拉之物,香巴拉是個能滿足人願望的地方。這本是虛妄之談,我也不信的。可後來,我終於信了。先帝一直找不到香巴拉,可身體不行了,他就按照自己的心思,建了永定陵,仿造成香巴拉的樣子,搜集了各種古怪的東西放在永定陵。」

狄青神色恍惚,想到了玄宮中五道奇怪的門,裡面的天書、佛骨、無數面神像……他已隱約想到了什麼,見八王爺古怪地望著自己,不由問:「先帝在玄宮放了那些東西做什麼?」

八王爺嘴角滿是譏誚,淡淡道:你還猜不到嗎?」

狄青腦海中有如紫電劃過,霍然站起,眼角跳動,叫道:他希望長生,他還想復活!」一言既出,狄青只覺得背心都是冷汗。

這實在是太詭異荒誕的事情,狄青在那一刻,回想到太多太多的事情,也明白了很多事情。當初他和趙禎、李順容三人入玄宮,在石桌上看到一個手印。狄青記得李順容的表情不是驚懼,而是難以置信,李順容當初說的是,不可能,絕對不可能!」狄青當時不明白,可現在想想,李順容的意思當然是,趙恆絕不可能活轉!

因此李順容急急地去了存放趙恆棺槨的地方,就是要驗證趙恆是否出來過。怪不得他當時心有戚戚,總是提心吊膽,他當時也不知道自己為何害怕,現在他明白了。

他怕趙恆從棺材中鑽出來!他十分害怕留下那手印的人是趙恆。怪不得李順容很多事情說得支支吾吾,又說什麼真宗死後肯定很寂寞,他希望李順容經常過去陪陪他。

狄青只覺得嗓子有些發乾,苦澀道:原來李順容守在永定陵,不只是為守陵,她還在等有朝一日真宗復活,去接真宗出來?李順容當然知道這些事情了?」

八王爺點點頭,嘲諷道:不錯,她也知道個大概,但她多半不信的。先帝認為神讓李順容為他生了兒子,就說明李順容和他有緣,亦是和香巴拉有緣,這才將這事情讓李順容來做。不過……太后去了,李順容也去了……天底下知道這祕密的除了你我外,郭遵可能會略有知曉。八王爺稍頓了下,然後肯定道,就因為這些事情,我肯定香巴拉會存在,不然五龍從哪裡來的?但永定陵絕非香巴拉!」

(待續)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