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流水迢迢封面03  

好讀出版/真小說26
簫樓作品集03──
流水迢迢〈卷三:情似流水〉
長踞「晉江文學網」前十名的古言才女 

【類別】:古代言情、武俠
【出版日】:西元2013年3月1日
【開本/頁數/定價】:14.8*21公分/288頁/定價220元
【ISBN/CIP/條碼】:978-986-178-268-3(平裝)/857.7 102001067(單色)

什麼是兒女江湖?晉江文學網第一才女簫樓說了算
什麼是兒女情長?都在簫樓俏皮又悠長的淡靜筆觸裡

※ 簫樓「流水三部曲」系列之作──《流水迢迢》,兩岸三地網友大愛狂推,「晉江網」「當當網」「豆瓣讀書」好評推薦上千則
※ 《流水迢迢》自2008年發表以來,至今仍高居「晉江文學網」積分總榜前十名
※ 簫樓──GOOGLE大神網路搜尋,關鍵字前三名
※ 力邀大陸古風繪畫第一人、漫畫家「伊吹五月」,量身訂製書衣封面(GOOGLE大神網路搜尋,關鍵字第一名)
※ 一刀未剪、絕不和諧/河蟹的江湖兒女旖旎風光
※ 晉江網連載文字,VIP番外共12篇,均大器收入繁體中文版

流水迢迢 (全四冊,每冊定價220元)

流水迢迢【卷一】貓爪蟹鉗 2013元旦上市 ★隨書贈精美桌曆★
------------------------------------------------------------------------------------------------
流水迢迢【卷二】鳳翔九霄 2/1上市
------------------------------------------------------------------------------------------------
流水迢迢【卷三】情似流水 3/1上市
流水迢迢【卷四】花開並蒂 4/1預定上市

天涯小孤女江慈,喬扮男兵於軍營中習醫救護傷員,始終脫離不了貓爪蟹鉗的掌控。妙的是,貓爪蟹鉗聯手迎敵之餘,兩人目光卻總交錯於江慈身上。


華、桓兩國對決,戰局變化無常,軍戎生涯風波迭起。江慈與師姐久別重逢,本可自此脫離貓爪蟹鉗,重拾往昔無憂日子,誰知她心坎中竟不覺地住進了一道揮之不去的身影,如明月照映般教她難以割捨。

人心縱是最難捉摸的玩意,然柔情似水可穿石載物,到底貓爪與蟹鉗,哪一方能將江慈的心給撈上岸呢?小孤女芳心歸向何處,即將揭曉。


【登場人物】
裴琰(代號:大閘蟹)
青年俊丞相,神機妙算,備受皇帝和滿朝文武群臣倚賴。身為英雄男兒,長劍在腰詩書在袖,自尊甚高。當愛情悄然降臨,縱拿天生傲性抵禦,亦防不了那一縷淘氣朱砂落入心坎。

衛昭,又稱「三郎」(代號:無臉貓)
浴血鳳凰,貌美若月下明珠,傾國傾城。面具藏起容貌,尤匿著他多重身分與不堪過往,這樣的孤閉心靈,一旦被那灼灼桃花光華綻開一道縫隙,便如墮入輕功也躍不出的深淵。

江慈
靈動如波、清麗如荷,嬌俏如桃,膚勝雪的形容猶如山間精靈。只消微微扇動翅膀,即教冷靜如冰的天下美男心中掀起一場未知風暴。紅塵滾滾之中,唯有一個「懂」字,於她心中勝過千言萬語。

網友/鄉民讚譽
《流水迢迢》在晉江網的總分榜上一直排名前十,這是我讀過最好看的架空文。──閒散居人

可以說《流水迢迢》是我最近看的最好的一篇文。簫樓的文筆自不用說,我覺得此文中的人物塑造得尤其成功。──雷雷

《流水迢迢》是我最喜歡的古言文,看了好多遍,每一次都有新的感動,屢試不爽!──秋水一舟

我一向喜歡結局美滿的小說,不小心看了《迢迢流水》,卻再不忍心放下。──皋城布衣

看了《流水迢迢》很多遍,不得不承認簫樓筆力不凡,大局上把握得很穩,細節處也值得推敲,人物有血有肉,有深度,有靈魂,栩栩如生,彷彿就活在我們身邊。──姽嫿

不愛小白,不愛穿越,不愛耽美,獨愛古言,更愛《流水迢迢》的美,《流水迢迢》的情,《流水迢迢》的人。看《流水迢迢》,笑過愛過哭過恨過,更多的是感動,感動到好幾個月以來一直在回味,一直牽掛著這篇文,牽掛著文中的每一個人物。──huoxu2009

作者簡介
簫樓
籍貫湘,現居粵。工科出身,現為房地產估價師,從事與建築和數字打交道的工作,寫文純屬業餘愛好。自幼始於家學淵源,有了對文字的愛好,更鍾情於武俠與歷史的海洋中,提筆寫文,希望能將夢想訴諸於筆端,讓真情與俠義能在文中的世界得以實現。

繪者簡介
伊吹五月
湖南長沙人,熱愛動漫,熱愛《仙劍》《劍網》等遊戲,最愛畫同人,曾出版數本畫冊,新浪微博粉絲近二十五萬人次。畫筆下的人物,動靜皆美皆俊,不落凡俗,瞬間讓人定格於彼情彼景,無可自拔地愛上。曾為唐七公子、海飄雪等言情名家繪製書封。


書摘

這日,河西渠兩岸,沉靜中透著不尋常的緊張,雙方似是都知大戰一觸即發,雖無短兵相接,卻仍可感覺到戰爭的沉悶氣氛壓過了夏日的燦爛陽光。

到了入夜時分,軍營後方卻突然喧鬧起來。江慈剛洗淨手,囑咐了小天幾句,出得醫帳,見光明司衛宋俊手持利劍匆匆奔向後營,面上滿是殺氣,大感好奇。她曾受過宋俊保護之恩,便追了上去。

後營馬廄旁,早圍滿了士兵,不停有人起鬨:「揍死這小子!」「敢欺負我們洪州軍!」「大夥一塊兒上!」

宋俊持劍趕到,一聲暴喝,身形拔起,由圍觀之人肩頭一路踩過,躍入圈中,寒劍生輝,將正圍攻光明司衛宗晟的數人逼了開去。宗晟手中並無兵刃,正被數十名洪州軍圍攻。他雖武藝高強,但空手對付這數十名也習有武藝的洪州軍,正有些狼狽,宋俊趕到,終讓他稍鬆了口氣。

宣遠侯帶來的洪州軍見這名光明司衛的幫手趕到,又圍了數十人上來,場中一片混戰。宋俊無奈,長劍幻起漫天劍雨,但洪州軍仍不散開,不多時有數人受傷,倒在地上,洪州軍們更是憤慨,圍攻之人越來越多。

「住手!」何振文的暴喝聲傳來,洪州軍們齊齊呆愣一下,俱各放手躍開。

宋俊過去扶起宗晟,宗晟拭去嘴邊血跡,怒目望向急奔而來的裴琰、何振文和衛昭。

何振文凌厲的目光望向洪州軍將士,喝問:「怎麼回事?」

一名受傷的副將自地上爬起,指著宗晟,極為憤慨,「侯爺,這小子搶咱們糧草去餵他的戰馬,還出口傷人!大夥實在氣不過,才……」

宗晟斜睨著何振文,「搶了又怎樣?這是我們衛大人的戰馬,就該餵全軍營最好的糧草!你們不過區區洪州軍,也敢在我們光明司面前擺臭架子!」

何振文面上有些尷尬,還未發話,那受傷的副將氣憤難平,脫口而出:「什麼衛大人!不過是個兔兒爺罷了!」

何振文不及喝止,衛昭眼中閃過一抹腥紅,白影一閃,瞬間便到了那名副將身前。那副將本是蒼山弟子,武功也不弱,卻不及閃躲,衛昭右手已扼上他的喉間。

「衛大人!」裴琰急掠而來,搭上衛昭右臂。衛昭裴琰冷覷一眼,仍不放手,他指間慢慢用力,那副將的眼珠似就要暴裂而出,其雙足劇烈顫抖,眼見就要斃命於衛昭手下。

裴琰望住衛昭,輕聲道:「三郎,給我個面子。」

衛昭斜睨了何振文一眼,手中力道漸緩,卻猛然一撩袍襟,雙腿分開,向那名副將冷冷道:「你,鑽過去,我就饒你小命!」

洪州軍大嘩,他們在洪州一帶橫行霸道慣了的,何曾受過這等羞辱,群情激憤下,大聲鼓噪起來,紛紛抽出兵刃。

何振文連聲喝斥,壓住眾人,又上前向衛昭抱拳道:「衛大人,手下不懂事,在下向你賠罪,還請衛大人看在下薄面,軍營中以和為貴。」

衛昭俊美面容上浮起淺淺之笑,看上去有些妖邪,他慢慢鬆開右手,望著何振文大剌剌道:「侯爺向人賠罪,就是這等賠法麼?」見何振文一愣,衛昭淡淡道:「當年陳尚書的公子向我賠罪,可是連磕了三個響頭的。我看在少君面上,只要侯爺一個響頭即可。」

何振文大怒,洪州軍更是紛紛圍了上來,吼道:「侯爺,和他拚了!」

「這小子欺人太甚,憑什麼咱們洪州軍要受這等羞辱!」

何振文面色鐵青,望向裴琰,冷聲道:「少君,我就等你一句話。」

裴琰面上露出為難的神色,衛昭冷哼一聲,負手而立,微微仰頭,也不說話。裴琰剛一開口:「三郎……」

衛昭右袖一拂,勁氣讓裴琰不得不後躍了一小步。

何振文見裴琰苦笑,怒道:「原來少君也怕了這奸佞小人!」他向裴琰拱拱手,「既是如此,我洪州軍也沒必要再在這裡待下去,告辭!」又轉身喝道:「弟兄們,咱們走!」

洪州軍們大喜,呼喝著集結上馬。裴琰忙追上何振文,在他耳邊一陣私語,何振文仍是面色鐵青,衛昭卻面帶冷笑,望著眾人。裴琰與何振文再說一陣,何振文面色稍展,冷聲道:「我就給少君這個面子,不過他衛昭在此,我洪州軍也不會再待在這裡,少君看著辦吧。」

崔亮趕了過來,想是已聽人講明情況,走到裴琰身邊輕聲道:「相爺,竇家村那裡,咱們不是正想調批人過去防守麼?」

裴琰眼神一亮,向何振文道:「何兄,竇家村那處防守薄弱,又是桓軍一直企圖攻破之處,此項防守重任,想來只有洪州軍的弟兄才能勝任。」何振文也不多話,只向裴琰拱拱手,拂袖上馬,帶著洪州軍向西疾馳而去。

裴琰轉過身來。衛昭也不看他,轉向宗晟,冷聲道:「沒出息!」

宗晟嘿嘿笑道:「下次不敢了。」

衛昭卻嘴角輕勾,「下次下手得狠些,就是把他們殺光了,也有大人我幫你撐著。」說著拂袖而去。

宗晟和宋俊擠眉弄眼,嘻哈著走開。

裴琰苦笑著搖了搖頭,向崔亮道:「子明,你看著安排兵力吧。」

江慈遙見衛昭並未回轉軍營,而是向軍營後方的原野走去,便悄悄地跟在了後面。

此時天色全黑,東面天空掛著幾點寒星,衛昭手負背後,不疾不緩地走著。江慈默默地跟在後面,不知走了多久,衛昭在一處小樹林邊停住腳步。江慈早知瞞不過他耳力,笑著走到他背後,衛昭回頭看了她一眼,又轉過頭去。

夏風吹過,江慈忽聞到一股極淡的清香,不由抽了抽鼻子,笑道:「茜草香!」說著彎下腰去,四處尋找。她內力微弱,夜間視物稍嫌困難,找了半天都未發現,卻仍彎腰撥弄著草叢。

衛昭默立良久,終道:「什麼樣的?」

江慈直起身,笑著比畫了一下,「長著這麼小小的果子,草是這樣子的。」

衛昭目光掃了一圈,向右走出十餘步,彎下腰扯了一捧茜草,遞給江慈。

江慈笑著接過,「謝謝三爺!」她將茜草上的小紅果摘了數粒下來,遞到衛昭面前。

衛昭看了看她,拈起一粒送入口中,咀嚼幾口,眉頭不由微皺了一下,但見江慈吃得極為開心,也從她手中取過數粒,慢慢吃著。

「我小時候貪玩,經常跑到後山摘野果子吃,有一回誤吃了『蛇果』,疼得鬼哭狼嚎。師父又不在家,師姐急得直哭,連夜把我抱下山,找了郎中,才救回我一條小命。」江慈望向北面,吃著茜果,語帶惆悵。

「那你今日……」衛昭脫口而出,又將後面的話嚥了回去。

江慈微笑著望向他,她眼中閃著令人心驚的光芒,衛昭承受不住心頭劇烈的撞擊,眼見她要開口,倏然轉身,大步走向軍營。江慈急急跟上,見他越走越遠,喘氣道:「三爺,你能不能走慢些。」衛昭並不停步,江慈「哎呀」一聲,跌坐於地。

衛昭身形僵住,猶豫良久,終回轉身,江慈一把拽住他的右手,笑著躍了起來。衛昭急急將她的手甩開,冷聲道:「你倒學會騙人了。」

江慈拍去屁股上的塵土,笑道:「三爺過獎,我這小小伎倆,萬萬不及三爺、相爺還有剛才那位侯爺的演技。」

黑暗中,衛昭一愣,終忍不住嘴角的笑意,淡淡說道:「你倒不笨。」

江慈跟在他背後慢慢走著,道:「咱們軍中,有桓軍的探子麼?」

「少君治軍嚴謹,長風騎當是沒有,但何振文帶來的人魚龍混雜,那是肯定有的。」衛昭負手走著,轉而道:「你怎麼看出來的?」

江慈微笑道:「這裡又不是京城,三爺無須在人前演戲。再說,我所知道的三爺,可非罔顧大局之人。」

衛昭腳步頓了頓,江慈又遞了幾顆茜果給他,「看來,咱們馬上要和桓軍進行大決戰了?」

「是。」
二人在夜色中慢慢走著,待軍營的燈火依稀可見,江慈停住腳步,轉身望向衛昭。

衛昭靜靜地看著她。江慈仰頭,看著他如背後那彎初升新月一般的面容,輕聲道:「三爺,你回月落吧,莫再這麼辛苦了。」月色下,她漆黑的眼眸閃著純淨光芒,她淡淡的微笑,如盈盈秋水淌過衛昭紛亂的心頭。他神情恍惚,慢慢伸出右手,指尖冰涼,撫向那恬美的微笑,觸向那一份世間獨有、最柔軟的牽掛。

江慈覺自己的心跳得十分厲害,眼見他的手就要撫上自己的面頰,終忍不住閉上雙眸。盈盈波光斂去,衛昭驚醒,心中如被烙鐵燙了一下,猛然縱身,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江慈睜開眼來,夏夜涼風拂過她滾燙的面頰,她悄無聲息地歎了口氣……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